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八章 大铭和“大铭”
发表时间:2020-01-01 点击数:410次 字数:


七个人一边往教室走,一边聊着周末吃麻辣烫的事情,帅小泽声称没吃过,跟大家一样十分期待星期天的到来。开始说各掏各的腰包,后来又决定算兴趣小组公费。可说起可能是二十八快保底,十六个人吃一顿麻辣烫下来,花下来也挺贵的。刘烨刚考虑了一下,让衡信跟王易佳、章凤巧联合起来找班主任刘慧,她去年竞赛后答应过的奖励一直没兑现。必要时帅小泽也可以去,因为她说话时他也在场,那时还是他们班长。要是她同意就可以给小组剩下这笔费用,大家都赞成这样做。

王易佳听完了衡信的话,就知道这绝不是衡信自己想到的,但麻辣烫这词确实挺有吸引力,就立刻同意了。趁着没上课,三个人找到刘慧教办室,里面只有刘慧和高育红两人。

“刘老师,您还记得去年答应过我们的奖励吗?一直还没兑现呢!”王易佳作为班长,当仁不让地代表两人和刘慧谈判。

“哦,是有这回事儿,你们想到要什么了?老师一定尽力满足你们要求,呵呵。”刘慧当然记得,看到三个人一起,就明白肯定是商量好才敢来张口的。

“是这样的,这个周末兴趣小组十几个人一起在城区聚餐,这次正好该我们请客了。所以我们想请刘老师也参加,钱我们掏,就是人多热闹点儿,有个大人在也不容易被宰。”王易佳拐弯抹角的说,打算让刘慧主动提出来她请客的话。

“你们兴趣小组一群孩子聚餐,我去合适吗?”刘慧明白他们的意思,出钱不是问题,可要她当孩子王得考虑考虑。扭头望向高育红,笑着说:“钱我来掏,可让我带帮孩子有点儿怪!是单纯地吃饭吧?还有没有别的?让高老师也一起去行不行?”

“欢迎高老师一起去,就是单纯地吃饭,您也可以随意带朋友。”王易佳微笑着,然后看看衡信和章凤巧,意思这句话是代表大家说的。

“当然欢迎,大贱——不,大铭和小泽说吃麻辣烫,人多才热闹!”衡信一激动差点说出“大贱”和“贱头儿”,连忙改口。尽管如此,章凤巧已经听到了,惊异地瞟了一眼衡信,并没有说话。

“那好,咱们就星期天一起进城,在什么地方碰头呢?”刘慧爽快地答应了,麻辣烫几个字她好像在哪听说过,问高育红,“育红,那就这么说了,星期天咱俩一起带孩子们吃那什么汤?”

“行,我也出一半钱。王易佳,那天都谁?几个人?”高育红乐意跟他们一起吃饭,尤其是麻辣烫,刚才已经听到衡信说有高大铭和帅小泽了。

“十六个。”衡信认真地说,这些人都是帅小泽早就说定的小组核心。

“育红,你别跟我客气,我答应过孩子们,所以我请定了!哎,咱们几点去?在哪碰头?”刘慧脸上带着笑,语气相当认真,不能在孩子们面前失信。

“哎呀,在哪呢?我忘了问。”衡信这才想起忘了问地方。忽然又想到大铭说小区门口,连忙补充:“刘老师,大铭的意思好像是在他家门口,高老师应该听过吧?”

“嗯,小区对面好像是有个麻辣烫,我也没吃过。你们星期天上午十一点到红旗中路逸园小区门口,咱们一起过去。”高育红故意思索着,尽量不让别人以为她经常吃。

“好的,谢谢高老师!谢谢刘老师!”王易佳说着向衡信、章凤巧使眼色,三个人笑着出了教办室。衡信顺便拐到一班告诉高大铭和帅小泽。
    川人王麻辣烫一楼大厅的靠窗位置,紧挨着三张桌子坐的都是帅小泽他们。高大铭和高育红、刘慧坐一个桌子,同桌还有王易佳、季心怡、章凤巧。相临的桌子坐的是袁欣敏、李嘉、芦建虹、尤玉娇、慕容媛媛、刘素霞。最外面一桌是帅小泽和其余五贱。
    刚吃了一会儿,热情的餐馆老板从外面往里走,一眼看到帅小泽,过来用四川话搭讪:“小老弟儿啥子时候过来些?你那漂亮——”
    “老板你好!”帅小泽赶紧截住他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本就不想让认出来,进门时还刻意低着头。
    “今天咋没跟我吱一声,也好再给你们打个八折!”餐厅老板客气地说。
    帅小泽本就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来过,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可既然被认出来,也就不能再躲,笑呵呵的说:“刚进来时没看到你,也没好意思到处找,这些都是我好哥们儿。”同桌子这几个,包括隔壁桌这些人都看出来帅小泽跟这人认识,各种疑惑眼神看着帅小泽。
    “哦,是吧?可能刚巧去后厨,不好意思啦。”餐厅老板搓着手笑,“你们喝些啥子?我给你们拿去!”
    刘慧听见餐厅老板说的八折,立刻来到帅小泽跟前,不满地说:“原来你们是熟人啊!咋不早说?浪费咱几十块!”
    “没得关系!嘿嘿,既是小老弟儿带的人,又怎能让你们吃亏些?”餐厅老板笑呵呵的说,又看着刘慧笑,知道她是帅小泽的朋友,“啤酒汽水儿免费,不算钱儿!”他说完又冲着前台喊:“小翠儿,小翠儿!二十号酒水儿呒得钱儿,不要算哈!”
    “哎,老板,还有这两桌!”刘慧赶紧指着其他两桌。
    “要得!妹子儿放心吃些!保证呒人收钱儿!”餐厅老板笑呵呵的答应,又转身看帅小泽,“老弟儿你们先吃些,我忙完过来跟你碰两杯!”说完转身走了,帅小泽不好意思地挠着头,站着目送他离开。

大伙一听汽水和啤酒随便喝,立刻拿了好多过来,高高兴兴地吃喝起来。因为是第一次吃麻辣烫,基本上都比较兴奋。高大铭在姑姑跟前坐着不方便喝啤酒,不时的跑到几个男生桌子跟前,悄悄喝些啤酒,再回去高育红身边装乖孩子。李青喝的比较文气,一杯酒要喝七八口。高大林和马子祥则是频频干杯,时间不大脸色已经通红。刘烨刚和衡信以吃为主,把各种菜串都常遍,酒喝的也不算少。帅小泽不时地望向高育红,她也悄悄微笑看他,还示意两人同时取菜,并告诉他菜可以多吃,但一定要少喝酒。所以帅小泽只是喝少许的啤酒,尽管如此脸色也微红。

袁欣敏她们几个边吃边叽叽喳喳的聊天,也试着喝了点啤酒。袁欣敏的脸色本就红润,加上酒精的挥发,更是红霞满两颊。性格豪爽的王易佳喝了好几杯啤酒,还跟刘慧、高育红分别碰了一杯。本来还想找帅小泽他们喝,被季心怡悄悄拦住了,怕她被高大林那几个灌醉。她其实有自己的想法,打算借着酒劲儿问帅小泽,他心里的那个女生是谁,即使他不肯说也不会怪她酒后多嘴。因为王易佳已经听出餐厅老板的意思,帅小泽定是这里的常客,而且是带着个漂亮女生一起来。

大家正吃的带劲着,忽然有人在旁边大声说话:“嘿!大铭!这么巧你也在这儿吃饭啊?”

更让大家吃惊的,是这人打招呼的对象是帅小泽。正是帅小泽第一次吃麻辣烫时碰到的,高育红父亲的同事杨元申。

帅小泽本来正和衡信猜老虎杠子鸡,听到这句话差点没被吓坐地上,连忙硬生生地接过他的话说:“杨爷爷,这么巧啊?您也在这儿吃饭?”

帅小泽要随便点头打个招呼不问还好,这一问更问出了麻烦!只见杨元申笑呵呵地说:“是啊,今天不光我在这儿,你爷爷和几个现任领导都在二楼包间呢!走,我带你去见见!”

这句话就像一声闷雷,真把帅小泽给震的半个身子一摘歪,嘴唇都有些哆嗦:“啊,好,好好啊!您先上去吧,我先去,去去趟厕所,马上就过来找您!”

“哦,好吧,那你小子可快点儿!”杨元申说着转身,顺着通道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好奇地说:“哎,大铭,你知道哪个房间?”

“啊,知知道,那容易,您老这么帅,一打听就知道了。”帅小泽紧张的有些口痴,好在反应不慢。

“臭小子!还这么淘!”杨元申还真是挺喜欢帅小泽的模样,以至于见一次面就记住他是高大铭了,“大铭,甭打听啦,上楼梯右手第三间。”说着笑呵呵走了。

众人听这几句对话都懵了,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下发生的什么事情。都坐在远处呆看着,有的把菜串举在手里忘了吃。高大铭也是晕头转向,杨元申他见过好几次,但从没有说过话。没想到人家见了面会打招呼,而且是对着帅小泽叫他的名字,更离谱的是还要让帅小泽去见他爷爷。高育红听见杨元申说话的时候也吓一跳,把身子低的几乎贴在桌面上,既怕他看到她,又怕旁边的高大铭过去搭话。可现在更是不知道如何进退了,既不能让帅小泽去见她老爸,还不能让大铭上去,可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

帅小泽本还想着借尿遁,来个不了了之,下次见到就说忘了,没曾想人家这么认真,连地方都说了。看这意思要是一会儿见不到他,还有可能下来找呢。连忙趁大家没反应过来时,悄悄向高育红使眼色,确定她明白了,才离开桌子走到取蘸酱的地方。

“傻瓜,怎么会这么巧?现在咋办?你真上楼见我爸?”高育红过来压低声音说。站在帅小泽旁边,手里装着调酱碗,眼睛四处扫视有没有人注意他们。

“我也不知道该咋样!所以才找你商量商量,你给拿个主意呗?”帅小泽脑袋早乱成一锅粥了,没想到装一次大铭混过关,竟还惹了麻烦。

“我能拿什么主意?你鬼点子那么多,自己想!”高育红在给一个碗里加芝麻酱,加满了倒出来些,再慢慢往里加,“要不然咱们走吧?”

“走?你确信合适?”帅小泽轻轻摇摇头,当即否定她的提议,“你爸知道你和大铭都在,会不会不问?刘慧和那些同学都在,会不会不问?你真以为他们脑袋都是榆木疙瘩?走了,肯定露馅儿!”

“那咋办呀?走也走不成,难不成你装大铭去骗我爸?还是让大铭装你去骗杨叔叔?他们可都是教育局的,思路清晰的很!”高育红急得鼻尖有点冒汗,又开始给半碗芝麻酱里加辣子,一勺、两勺、三勺。

“唉,咱的点儿咋这么背呢?要是能跟那几个贱家伙商量,说不定还能弄出个贱主意来,可惜——”帅小泽还真想不出办法,心想要是能跟其他六贱商量就好了,嘴里不自觉嘟噜出来。

“什么贱家伙?贱主意的?还能把你跟大铭混合喽?”高育红也没心情纠正帅小泽的出言不逊,脑子还在飞速旋转,想什么主意好呢?手也没闲着,正在给碗里加盐,不自觉又加了好几勺。

“混合?有了!”帅小泽忽然一拍脑瓜,靠近她说:“红姐,有办法了,我跟大铭和你三个人同时上楼,我跟大铭都尽量不说话,只叫几声爷爷打招呼就行。主要是你说话,再给介绍的含糊点儿,指着我们两个说大铭和他的好朋友帅小泽,不要说具体谁是谁,他们就会按自己心里原有的想法给我和大铭定位。大不了我们同时给他们挨个打招呼,尽快下来也就不会拆穿。回头再跟楼下这帮子解释,就说我跟大铭去你家玩时闹误会了,两边都能摆平!”

“嗯——办法嘛——还算不错!那还得先跟大铭商量好!你要跟他说实话吗?他要知道你跟我好能接受?以大铭的鲁莽劲儿,能不能闹出更大麻烦?”高育红担心的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开始往碗里加胡椒粉。

“不,绝不能给大铭说实话,他知道了六贱也就全知道了,六贱知道了小组核心就知道了,那比让楼上那几个事后盘问更麻烦。”帅小泽此时思路已经清晰,把这件事当做奥数题给解析了,“红姐,你先回去,叫大铭到这儿来,我跟他商量。说好以后我会拿个蘸酱碗儿回去,然后到楼梯口等你,你跟着来按咱刚说的做就行。”

“哦,那好吧,你可要谨慎点儿,千万别露馅儿!”高育红答应着,又给碗里加了两勺醋,拿着往回走,虽然没听明白他说的六贱和小组核心是怎么回事,但相信他的随机应变能力。

高育红走到桌子跟前时,刚好高大铭从另外一张桌子回来。附在他耳边说帅小泽等他,他就放下装着啤酒的汽水瓶,向隔断那边走去。她在刘慧旁边坐下,正准备装作若无其事地吃烫菜,刘慧笑着说话了:“育红,你的酱还有那么多,干吗又拿?是不是知道我酱碗刚好完了?来,先给我吃,刚才那个人怎么把帅小泽当你侄子了?”

“哦——那是杨叔叔,我爸的同事。”高育红的酱碗被刘慧拿去了,就用旧酱碗蘸,边向刘慧说明。“上次到我家时刚好帅小泽跟大铭在一起玩呢,把他当成大铭了,我还正寻思要不要上去跟他解释——”旁边坐的王易佳、季心怡等人也竖起耳朵听。

“哎呀!我的妈呀!”刘慧忽然大声喊,打断了高育红的话,也吓得其他人都是一惊。周围的人包括七贱剩余五贱和袁欣敏的桌子,全部站起来看向她。就见她把嘴里吃的东西都吐在桌子边上,眼泪都要掉下了,呲牙咧嘴地找水漱口,却又忙中出乱拿了高大铭汽水瓶,喝嘴里一大口啤酒,意外的差点给呛住。又附身吐在地上,吐着麻木的舌头,瞪大眼睛看高育红,“育红!你——你拿的是什么酱?”说完拿起高育红的汽水漱口。

“小慧姐,怎么了?”高育红当然不记得那酱碗里都加了些什么,想笑又不敢笑。

“咕噜——咕噜咕噜——你自己尝尝!”刘慧气糊涂了,把正在漱口的汽水咽了进去,“你从哪弄的酱碗?不知道的会以为你在整人!”

“啊!是吗?”高育红说着用筷头蘸了一点点放进嘴巴试试,立刻拿瓶新打开的汽水漱口。脸色变得极其不好意思,她也没想到忙乱中调了一个这样的蘸酱碗回来。

其他人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笑着坐下来继续吃饭。

 

高大铭来到调料台跟前笑着对帅小泽说:“贱头儿,啥事儿还得背着人?”

“别玩儿了,有正事儿。”帅小泽看了一眼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认真地说:“刚才把我当成你那个人知道吗?”

“哦,那是教育局的杨爷爷,咋把你当成我了?”高大铭还真想知道原因。

“长话短说,前一阵我碰到他和一女的在这儿吃饭,多看了他们几眼,他就过来问我是干吗的!在哪住!我一害怕就说在对门小区,他问我是不是姓高,我说是的,他就把我当成你了,还说跟你爷爷熟悉,就是这样!”帅小泽避重就轻带胡扯。

高大铭信以为真连连点头:“哦,是这样,那你打算咋办?上楼去见我爷吗?”

“现在麻烦就在这儿,见也不好,不见也不行。杨爷爷要知道我不是你,又担心那天的事,肯定在你爷爷跟前说坏话,那你就得倒霉!要是你爷知道有人装你,又乱惹事,你还得倒霉!你想想是不是?”帅小泽故意把事情说的夸张些,好让高大铭主动提出帮忙。

“啊?那该咋办?我爷管的可严了,你惹的事可得一肩承担啊!”高大铭提到爷爷就有点心怯。

“你看我这小身板担得了吗?就是想给你说清楚然后溜之大吉!你不行也溜吧?”帅小泽说着仔细观察高大铭脸色,欲擒故纵。

“我溜得了吗?他可是跟我爷在一起呀,要去我家就是分分钟的事情!”高大铭感觉脑子嗡的一下,似乎已经预料到爷爷瞪大眼睛逼视他,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小泽,你可不能跑,一定要把这事摆平,不然我就得讹上你!”

“呵呵呵。”帅小泽干笑了一下,就知道高大铭已经卯上劲儿,淡淡地说:“我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道你愿意做不?”

“快说,啥办法?”高大铭有些急切,已经落入帅小泽的算计之中。

“一会儿呢,咱俩还有你姑三个人一起上去,咱俩都是高大铭,也都是帅小泽。就是说,你姑姑介绍你时,咱俩都答应,介绍我时咱俩还同时答应,但不要主动说话,明白吗?”帅小泽把早想好的主意跟高大铭交底。

“哦,那他们要是单个问呢?”高大铭心里还是有些虚。

“他们单个问咱也得同时回答,随机应变呗!要实在不行我拉你衣服你就沉默,不是还有你姑在吗?她也会给咱兜着点儿,咱丢人也等于她没面子,对吧?”帅小泽沉稳地说着,其实对于没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半点把握,但信心必须得充足。

“好吧,那咱现在就上楼去!回来你得敬我几杯给我压惊!”高大铭看帅小泽的脸色像是心里有数,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酒不还不多的是吗?走,到楼梯口等我。”帅小泽说着转身,走几步又回过头说:“哎,大贱,这事儿是秘密,不能有第四个人知道!”

“就你秘密多!快点儿!”高大铭说着往楼梯走去。

帅小泽拿着个纯芝麻酱碗,慢悠悠地走到桌子跟前。刻意看看高育红,然后随手把酱碗放在桌子上,跟李青他们几个打个招呼向楼梯口走去。

高育红过来了,并没有多说话,三人直接来到右边第三个包间。敲门进去,里面一个大圆桌,靠窗子的半边围坐着五个人,最左边是刚下楼的杨元申。紧挨着是个年纪略长的白头发老者,是高老爷子。再旁边坐的两男一女大概在五十岁以下。

高育红连忙走近父亲跟前大声说:“爸,你和杨叔叔都在这儿吃饭呀?”言下之意既问候了高老爷子和杨元申,又是告诉帅小泽两人其他几人她也不认识。

“丫头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教育局现任的文局长,你文叔!”高老爷子笑呵呵地介绍,“书全儿,这是我家丫头育红。”

“文叔好!”高育红微笑着打招呼,眼睛瞬间瞄了帅小泽和高大铭,希望他俩能记住。

“好,这闺女长得水灵!有对象了吗?”文书全开玩笑似得,他在接局长任以前就在高老爷子手下干过多年,虽然极少到高家,但跟老爷子的关系还是相当好,“要是不嫌弃咱这行穷酸,文叔可以给你在局里踅摸个小伙,咋样?”

“以育红这么好的条件儿还愁没有小伙追吗?哪用得着你操心?”杨元申怕高育红磨不开,迅速挡掉文书全的话。

“丫头,这是路主任,你路叔!”高老爷子介绍了文局长旁边的谢顶,又随即指着最右面一个四十岁出头的文气女人说:“这是成书记,你叫成姨!”
    “路叔!成姨!你们好!”高育红微笑着打招呼,那二人也笑着欠欠身子,寒暄两句坐下。
   “爸,我和同事还有学生在下面吃饭,大铭刚看到杨叔叔,所以带他和好朋友帅小泽来跟大家打个招呼!”高育红先跟父亲说一下,才转向帅小泽和高大铭,柔声命令:“大铭,你们快跟爷爷他们打招呼,然后下去吃饭吧!”
    “哦!”两人同时答应,又同时从左到右一一打招呼:“杨爷爷好,爷爷好,文爷爷好,路爷爷好,成奶奶(阿姨)好!”前面说的很整齐,到成书记时帅小泽竟叫成了阿姨。把几个人给逗笑了,说这孩子会来事。
    帅小泽腼腆地挠着头傻笑一下,然后向高大铭使眼色。两人同时向后退几步,同时向高老爷子说:“爷爷,你们慢慢吃着,我们下去了。”转身就想走。
   “唉, 文局,刚高局闺女说的这个帅什么?是不是去年奥数竞赛满分的孩子?我记得也姓帅!”成书记忽然想起去年竞赛时,大家议论最多的就是个姓帅的。
     “哦,你这么说是有印象。”文局长笑着点点头,左右打量两人,不知道谁是帅小泽,“你可是从有奥数竞赛以来第一个得满分的孩子啊,继续努力!有潜力!”
   “小帅同学,你叫帅什么?奥数题做成这样可不容易呀!”文书记淡淡地说,眼睛柔和看着高大铭和帅小泽,也不知道哪个是。要是直接问哪个是显得轻视高老爷子家孙子高大铭,怕伤了退休领导的面子,打算用这句话问出谁是谁,高大铭和高育红也吓一跳。
    帅小泽随即附在高大铭耳边嘀咕,然后两人同时上前一步齐声说:“阿姨,帅小泽!我们兴趣小组的都很厉害!”

 杨元申笑了笑,拍着旁边的空椅子说:“呵呵,有意思!来,旁边坐下先喝一杯,然后好好说说你们的兴趣小组!”

“杨爷爷,我们不能喝酒!我们先走了!”两人仍然说的很整齐,就想溜之大吉。
    “嘿嘿,这话可不对!大铭啊,我可看到你上次喝啤酒啦!来,坐下!”杨元申脸上笑呵呵的,说话语气却非常笃定,他竟然还记得上次帅小泽位子的啤酒瓶。又把高育红吓一跳,连忙看着帅小泽和高大铭,不敢想象这两个怎么应对。

“哎呀!肚子有点儿不舒服!姑,你替我们吧?我们急着去趟大号!”两人同时望向高育红,都叫姑,都捂肚子,没等高育红做回应就弯着腰往门口走。

“调皮蛋儿!回来!”高老爷子的声音虽不算大,却透着摄人心神的威严,“借尿遁也要俩人一块儿?”

帅小泽左脚已经迈到门外又不得不停住,知道这下想走难了。转回头看着高育红也是一脸的无奈,脑子开始飞速地旋转。猜想高老爷子是要在朋友面前争点面子,但爱面子正是北方人的普遍弱点,只要你沾一点酒,就有可能得喝大了才能离开。

“姑,是不是喝酒伤脑子?”帅小泽忽然微笑着对高育红说,胳膊肘碰了一下高大铭。高大铭也说:“姑,我们脑子要是坏了,谁给我们赔脑子啊?”

“别看你们姑了,这儿不是学校的课堂,她说了不算!”杨元申继续笑着说,似乎非要跟两个孩子玩玩,“我告诉你们俩,喝酒不伤脑子!看在座的哪个是不喝酒的?哪个脑子坏了?听我跟你爷爷的!适当喝酒活血健身!”

“杨爷爷,要这样的话,咱可得说个规矩,你们大人不能欺负小孩儿!”帅小泽说着,身后的手再拉高大铭衣角,高大铭立刻附和:“就是,要不然我们一滴也不喝!”

高育红没有说话,看到帅小泽忽然笑的很轻松,就猜到他已经想好办法。所以一句话也没说,而是用眼光扫视坐着的五个人,脸上浮现出浅浅的微笑。

“呵呵,有趣儿!”旁边的成书记笑着接话,“难怪你们爷爷叫调皮蛋儿!说说你们的规矩,我给你们做主!”她逐渐地喜欢起两个男孩儿,她有个女儿比两人大些,而且没有这种男孩习气。

“谢谢成阿姨!”两人同时使了个礼,帅小泽微笑着说:“我俩加一起二十多岁,这些爷爷们可能都是我们的两倍以上,所以我们俩喝多少,他们都得翻倍喝!”

“这没问题!你们能喝多少?开始喝吧!”文局长也来了兴致,不管他们最终喝不喝酒,就是觉得这俩孩子认真地样子很有趣。

帅小泽扫视了桌子上有一个没打开包装的老白干酒,有一个半瓶的在杨元申面前,还有一个空瓶子在地上,猜想他们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应该没有人能连续干掉两玻璃杯。就到杨元申跟前拿起酒瓶在一个空玻璃杯到了满满一杯,附在高大铭耳边嘀咕几句。

高大铭先是诧异地瞪大眼睛看帅小泽,迅速又恢复平静,端起杯子说:“杨爷爷,成阿姨,你们看清楚。”说着想都没想一口气喝掉半杯,剩下的递给帅小泽。辣的咧咧嘴,连忙拿起杨元申的筷子夹了块不知什么肉放进嘴巴,又站回到刚才的位置,看帅小泽。

帅小泽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拿着高大铭剩下的酒一仰脖子全喝了,辣的吐吐舌头。把杯子口朝下晃晃,一滴酒没流,看着杨元申说:“杨爷爷,你先来呢?还是叫哪位爷爷先来?”说话时感觉从喉咙以下,全都是火辣辣的烫。

杨元申硬是没说出话,再看看其他几个都是瞠目结舌,都没想到这俩孩子这么胆大,更没把握一口气喝掉两杯酒。连高育红和成书记都呆了,本来以为他们说着玩,说着竟然喝了杯白酒,这么一来就把几个长辈给将住了。

“丫头,带两个孩子下去吃饭吧。”约莫两分钟,高老爷子首先打破僵局。毕竟这些都是他的客人,本来是跟孩子玩玩儿,却被将了一军,而他也不好直接跟两个孩子说这酒喝不下去,只好让高育红把他们带下去。

高大铭本来还想较真儿,被帅小泽拉了一下,悻悻地往楼下走。出门就觉得腿有点软,五脏六腑里头也在翻腾。帅小泽与其说扶高大铭下楼,还不如说相互依靠更确切些,因为他喝下去半杯白酒马上就觉得脑袋发胀发晕,身子也开始歪歪斜斜,还好可以脱身,也没露馅。

走在楼梯上,高育红本想责备帅小泽几句,可一看两个人红彤彤的脸,再加上呆滞的表情,就知道晕乎了。笑了笑跟他们来到大伙跟前,继续聊天吃饭。

又吃了好一会儿,大家才打算离开餐厅。高大铭已经晕的走不了路,他喝白酒之前就喝了不少啤酒,在热锅跟前坐了那么久,两种酒精在身体里乱窜的更厉害。马子祥和高大林喝的趴在桌子上睡了,刘烨刚身体弱干脆留下,送高大铭的任务就落在李青、衡信和帅小泽身上。帅小泽其实自顾不暇,所以李青和衡信一边一个架着高大铭前面走,帅小泽在后面晃悠。高育红本来是带路的,结果还要挽着他,气的瞪了他好几次,又不忍当众朝他发脾气。再有他人虽然晕乎,眼睛却始总是迷离地看着她笑。

送完高大铭回来时,李青和衡信又一边一个扶着帅小泽。然而,这些他都不记得了,就连怎么回到家的都不记得。印象里只记得自己喝醉了,醉的晕晕乎乎,清醒后的脑袋里,就剩下一路上骑车子像腾云驾雾的感觉。还有依靠着高育红时,她带着娇嗔的动人浅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八章 大铭和“大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