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七章:兵阻硖石
本章来自《秦晋兴亡录》 作者:段永忠
发表时间:2019-11-28 点击数:88次 字数:

  

  1,

  正当谢玄率“北府兵”主力全力西进时,秦军前锋已抵达淮南。作为前锋的统帅,阳平公苻融深明“兵贵神速”的道理。苻融选择的第一个主攻目标就是淮南重镇寿阳。

  寿阳是淮南的门户,城高壕深,为淝水入淮处,地控水陆要冲,是一块战略要地,历来为兵家注重。东汉末年,袁术占据淮南,兵精粮足,即是以寿春为根据地。是以苻融欲取淮南,必先占据寿阳。

  寿阳守将徐元喜闻秦兵自颖口来攻,兵力众多,深以为忧,寿阳兵力单薄,如何能敌?没奈何职责所在,只得约同太守王先守城,一面作成告急文书,遣使向朝廷求援,请谢玄火速发兵前来救应。

  谢安接得文书,知寿阳危急,心中暗自划量:“寿阳虽小,干系甚大,决不能让苻融抢了先手,寿阳断不可失!”谢安不意苻融来得如此之快,自思谢玄大军启程未久,远水解不了近渴,唯一能援寿阳的莫过于胡彬水师。胡彬所率虽只有五千人,却是水师中的精锐,此刻已达淮河边上。是以断然决定,令胡彬率五千水师昼夜兼程,溯淮而上,援救寿阳。

  胡彬接令,不敢懈怠,令手下日夜不停,全力以赴,以解寿阳之围。正是救兵如救火,丝毫耽搁不得。好在船行水中,不必停留,将士们自可休息。

  时兰天放亦在军中,自朝廷招安后,兰天放和太湖八寨的数千弟兄被朝廷收编,加入水师,一路升迁,此刻已是胡彬的副手。兰天放为人慷慨,武艺超群,在军中享有很高的威望。

  胡彬令兰天放为前锋,率一千水军船队在前探路,望寿阳全速前进!兰天放手下太湖弟兄皆渔民出身,自小在太湖之中捕鱼为生,风里来,雨里去,谁没有经过大风大浪?是以水性极好。又得兰天放多年调教,实水师中的中坚力量!

  船行迅疾,昼夜不停,眼见得离寿阳渐行渐近,忙派出细作探听军情,却听探子回报:“禀将军,大事不好!苻融军锋甚锐,已一举攻占寿阳,擒住守将徐元喜,王太守战死,秦兵势大,请将军定夺!”

  兰天放飞报胡彬,胡彬知寿阳已失,轻叹一声道:“功败垂成,还是没能赶上!如今寿阳已失,孤军深入已毫无意义,若不速退,恐为敌军所困!”忙传令退军,以保硖石。硖石江面开阔,芦苇丛生,地形复杂,易守难攻。如守住硖石,静待谢玄大军,届时水陆并进,不失为一良策。

  2,

  胡彬退保硖石,原是权宜之计,谁知祸不单行,苻融大军尚未追到,下游退路已被截断。胡彬纳闷,自问来时不见秦兵拦阻?此时何处飞来秦兵?

  胡彬哪里知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就在他昼夜不停赶往寿阳之际,东路秦军已抵达彭城,正从自己身后赶来。原是秦营骁将梁成奉苻融将令,谐同扬州刺史王显、弋阳太守王咏等率五万大军前来,出奇不意,攻占洛涧。复沿淮列栅,以阻谢玄大军。

  梁成大军未到洛涧,胡彬水师已过,浑不知情,及回军硤石,。胡彬听探子回报,方明就里。如今前有强敌,退路被截,顿时陷入绝境。

  胡彬倒吸了一口凉气,早已抱必死之心,心中反觉坦然,谓兰天放道:“吾孤军深入,退路被截,如今兵阻硖石,定然凶多吉少,吾欲与诸君共存亡,拼将一死以报家国!”

  兰天放久历江湖,艺高人胆大,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此时身处逆境,自知凶险万分,可英雄豪杰本色,闻言凛然不懼,心中膽气更壮!忙宽慰胡彬道:“将军但请放心,吉人自有天相。谢都督知我等被困,必尽全力解救,我军皆为水师,战斗力强,大江之中,足可与敌人周旋。莫若坚守待援,定能绝处逢生!”

  胡彬道:“看来只好如此了!”传命傍岸扎营,坚守以待救兵。正?商议间,遥闻喊杀之声渐近,知是苻融遣兵来追,兰天放自告奋勇愿打头阵,胡彬许诺。

  俄而追兵渐近,秦军耀武扬威,不意被兰天放伏军芦苇丛中,一阵乱箭射回,兰天放乘势引军突出,短兵相接,将追兵杀得溃不成军。来将为秦营名将徐成,徐成欺兰天放兵少,丝毫不以为意,仗着自己兵多,不退反进,率众围了上来 。     兰天放大怒:“氐奴不要命耶?”取下雕弓,箭发连珠,徐成身侧二裨将应声落马,徐成大吃一惊,却见一箭挾着劲风,朝自己咽喉射来,忙本能的将头一低,虽则避过利箭,却将头上盔缨齐根削去。

  徐成“哎呀”一声,回马就走,秦兵见兰天放如此神勇,魂不附体,皆没命的奔逃。兰天放大获全胜,秦兵损折二千余人,徐成领军狼狈而退。秦军经此一役,轻易不敢前来招惹,胡彬得以在硖石立足。

  3,

  胡彬兵阻硖石,和秦兵巧妙周旋,苦苦相持,为惑敌军,胡彬采用兰天放建议,扬沙以示秦兵,秦兵不察虚实,还道胡彬粮草充足,是以不敢贸然来攻。

  如此相持半月有余,谢玄大军尚未到来,晋军粮少,眼看就要告罄,胡彬心急如焚,语兰天放道:“我军进退失据,粮草将尽,将军计将安出?”兰天放道:“我军被困日久,粮草断难支持,一日无粮千军散,为今之计,莫若派人突围,向谢都督求援方为上策。”胡彬点头称是。

  胡彬作书,遣心腹小校乔装改扮,连夜抄小路送出。谁知苻融豫加防备,遍地侦骑,加派巡逻,小校行至半路,终被秦兵发现。原来苻融为人精细,也防有人突围,是故小校终落敌手。

  秦兵押小校去见苻融,言捉住晋军奸细,苻融从小校身上搜出书信,阅后方知上当受骗。其书曰:“未将奉令往救寿阳,奈贼军势大,寿阳失陷,只得退保硤石。今兵阻硖石,退路被截,进退失据,军中乏粮,倘或不测,恐不能再见大军矣!望都督救援。”

  苻融冷笑道:“饶你奸诈似鬼,也叫你插翅难逃!”下令严密封锁硤石,只围不攻,一面知会粱成,谨防胡彬水师突围,但等晋军粮尽,那时兵不血刃,就好瓮中捉鳖了。

  苻融暗自得意,自己首战告捷,一举攻占寿阳,可谓先声夺人,复将胡彬困在硖石,早晚必为自己所擒。日前又得探子回报,晋军三路人马,总共亦只数万,看来晋兵势弱,不难歼灭。何不致书主上亲临寿阳指挥,也好速战速决!

  主意既定,遣使驰赴项城,向秦王坚禀道:“寿阳已克,贼少易擒,谢石望而生畏,但恐遁去,宜急击复失!请主上移驾寿阳,速来主持。”

  秦王坚览书大喜,将大军留屯项城,令苻睿等代为统领,下令军中严守机密,“有敢言朕去寿阳者拔舌!”私下里匆匆交割。自率轻骑八千,为羽林郎之精锐,令张若梅、邓羌一班人随行,倍道急驰,径赴寿阳。

  4,

  时“北府兵”已进抵洛涧南岸,距梁成军二十五里,谢石闻寿阳失陷,秦军声势浩大,凛然而生懼意。谓谢玄道:“秦军势大,锐气正盛,何不避敌锋芒,深构高垒,坚守勿动,挨其师老兵疲,方有隙可乘。”谢玄以敌情不明,只得传令扎营。

  秦王坚既至寿阳,扎下行宫,召苻融及一班将佐会商军情,苻融奏道:“我军先声夺人,一举攻占寿阳,今江准门户已开,梁成又据洛涧,诚有利于我。谢石、谢玄兵少,惮不敢进,正我军乘胜奋击之时,若约同梁成,合击谢玄,‘北府兵’不难破也!惟陛下圣裁。”

  苻坚听了,龙颜大悦,朗声笑道:“朕尝闻‘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今形势有利于我,与其聚而歼之,不如遣使招降,若二谢来投,免了一场血战,天下从此定矣!”顿时,一幅光明的前景展现在苻坚眼前:谢安屈服,谢玄、谢石率大军归顺,秦兵所向披糜,渡长江直取建康,司马昌明肉袒出降,江南宣告平定!从此天下一统,四海归一,那是何等诱人的情景啊!

  “陛下宽厚仁慈,豁达大度,为天下百姓计,正宜如此!况兵凶战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少不得生灵荼炭。陛下招抚之策实属英明!”秦王坚话音刚落,朱序即表赞扬。

  邓羌虽也赞成,却不无担忧:“若能招降,那是再好不过,只恐谢安爱重名节,谢玄、谢石忠勇,不忘故国,未必轻言投降!”

  秦王坚信心满满而言道:“时局变幻,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我百万大军压境,谢石、谢玄欲抗不能,朕料彼为势所迫必难拒我好意也!”邓羌半信半疑。

  苻融问道:“陛下意欲招降,不知可用何人为使?”秦王坚拈须大笑道:“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朱尚书原是晋臣,此番前去那是再合适不过。”

  朱序原有此意,闻言故作勉强,假意推辞道:“臣老母虽逝,女儿家人皆在南朝,臣尽忠陛下,瓜田李下,还是避嫌为好!望陛下另择高明!”

  秦王坚笑道:“招降二谢,原是大功一件,朕知你忠心不二,断不相疑,卿放心前去,此事非君莫属!”朱序听了,正中下怀,遂领旨而去。有分教:只因朱序出使晋营,和谢玄串通,才泄漏了秦军军情,晋军有了内应,才有了淝水战场阵后的一声大喝:“秦军败了!”

  5,

  朱序既奉秦王令旨,渡涧来至晋营,时谢石所统水军已渡过长江,沿巢湖北进,和谢玄的“北府兵”会合,为方便指挥,谢石和谢玄一道驻节于洛涧之南的“北府兵”大营。

  朱序来到营前,见晋军营垒依山阻水,营盘坚固,旗帜鲜明,部伍整肃,不禁暗暗佩服。

  谢石得中军通报,知苻坚派朱序为使来作说客,恐扰乱军心,欲待不见,谢玄劝道:“朱序忠勇,心怀故国,女儿女婿,皆在江南,襄阳之战,序已尽力,不得已而降,情实可原。彼久在秦邦,必知秦军虚实,天幸撞着此人,怎能令其空返?”

  谢石见谢玄说得有理,忙传令相请,谢石径出帅帐,亲自往迎。二人携手同入大帐坐定,双方各叙寒喧。谢石道:“数年不见,朱将军丰采依旧,故人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朱序拱手道:“秦王坚派我为使,来劝诸位投降,朱序原是晋臣,身在北国,心系江南,怎肯为氐奴卖力?正好借此机会,前来传递消息,望都督见谅。”

  谢石捋须长笑:“可笑秦王无知,全无知人之明,欲使我等投降,除非淮水倒流!为我寄语苻坚,趁早断了这个念头。故人有何见教,谢某洗耳恭听。”谢玄亦道:“朱将军忠勇,弟早有耳闻,愿不吝赐教,江南百姓之幸!”

  朱序坦然相告曰:“秦兵势大,虎狼之师,士卒百万,战将如云,若同时并至,诚不可与争锋。为今之计,莫若乘其诸军未集,速与之决,其前锋仅二十余万,若破其前军,余众气夺,将不战自溃矣!”

  谢玄大喜道:“某正有此心,英雄所见略同,吾意已决,定剋期进击,望将军充作内应,家国幸甚!届时大破秦兵,将军居功至伟,定能荣归故国,可谓忠孝两全。”朱序许诺。

  朱序依依惜别,语二人道:“老母辞世,抱恨终天,序生前不能尽孝,死后不能奔丧,愧疚良多,发誓今生今世定不为氐奴效力!为我寄语桓冲元帅,恩待老母之情,朱序感恩不尽!来生作牛作马,以报知遇之恩。”

  原来朱母韓夫人年事已高,年前在上明逝世,享寿八十有余。时朱巧儿已和桓石秀喜结连理,及朱母病逝,桓冲表奏朝廷,亲自为韩夫人主丧,备极哀荣。故朱序感恩载德,作如是之说。

  朱序告辞而出,返转寿阳,回秦王坚道:“二谢不识好歹,心如铁石,非言辞所能动也!臣已尽力,望陛下体谅。”苻坚见招降不成,只得作罢。一面使人知会梁成,收聚兵力,一面调兵遣将,要和谢玄、谢石在淝水一带决一死战!

  6,

  苻坚遣使招降,消息传到建康,谢安闻讯,嘿嘿冷笑,谓白金凤道:“氐奴无知,不自思量,世上只有断头谢将军,何来投降谢安石?”

  白金凤闻寿阳失守,胡彬被困,顿感局势严重,谓谢安道:“寿阳失陷,胡彬坐困,我军已失先机,难怪苻坚如此嚣张!为今之计,只有令谢玄进兵洛涧,击破粱成,方能挽回颓势。为妻欲亲临前线,一则深入虎穴,摸清敌情,二则鼓舞士气,催促谢玄、谢石进兵,不知相爷意下如何?”

  谢安深知白金凤之能,闻言大喜:“夫人若能如此,大晋之幸也!只是鞍马劳顿,令夫人身临险境,实叫人于心不安!”

  白金凤道:“相爷主宰中枢,担子更重,为妻自宜分担,为妻乃习武之人,为保江南百姓免遭战火,为妻死也心甘!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白金风泪光莹然,谢安自是万分理解,原来白金凤虽出身武林世家,从小闯荡江湖,随父母在外卖艺,四海飘零,受尽了人间的雨露风霜,颠沛流离,深知民间疾苦,对黎民百姓充满了同情。

  谢安知白金凤心意已决,也不勉强,忙嘱咐道:“为我督责谢石、谢玄,深刻体察朱序之意,事关重大,火速进兵!粱成乃秦营名将,当出奇制胜。若破梁成一军,则敌人胆落矣!”

  谢安附白金凤之耳密语道:“我知你轻功出神入化,天下无人能阻,若能如此这般,破梁成必矣!”白金凤点头应允。

  谢安复道:“为我传令谢石,率全部水军沿淝水北进,直逼寿阳,以分苻融之势,吾令桓伊随后进发,为彼声援。苻坚闻谢石进军,势难兼顾梁成,如此则吾计酬矣!”言罢纵声长笑。白金凤见谢安算无遗策,从心底里佩服,情不自噤地投去深情的一瞥。

  7,

  江南的原野上,三骑骏马正旋风般地向西北方疾驰,那是建康通往淮南的官道。马上的乘者皆习武之人,身手矫健,英姿飒爽。白金凤披一件黑色的斗蓬,跨一匹千里龙驹驰在前面,紧跟在后的是剑胆、琴心二位侍女。

  白金凤身为相国夫人,身边的侍女非同寻常,不但人才百里挑一,更兼身怀上乘武功。白金凤为人随和,待二婢亲如姐妹,二女知白金凤身具绝世武功,亦不时讨教,三人名为主仆,实则半师半友,平常情好日密,形影不离。此番白金凤前往淮南,本欲孤身犯险,当不得二女软磨硬缠,再三央求,白金凤只得允其同去,倒也免了旅途寂寞。

  时已初冬,天气阴寒,朔风渐起,草木凋零。江淮大地上,黑云压顶,灰濛濛地望不到边际,北风紧一阵,慢一阵的刮来,发出凄厉的呼啸声!仿佛战乱中的百姓哀鸿遍野,在凄风苦雨中挣扎!

  白金凤抖了抖缰绳,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随着马儿的颠簸,白金凤的一颗火热的心在跳跃,热血在沸腾,救民水火,为国尽忠的愿望成了一往无前的动力,激励着她冲破重重险阻,奋勇向前!

  第二天傍晚,白金凤一行经长途跋涉来到了“北府兵”大营。谢石、谢玄接着,不觉喜出望外。二人对白金凤敬重有加,知白金凤亲自前来,必有重大的使命。是晚,二人设宴为白金凤接风洗尘,谢琰闻白金凤亲临,亦前来拜见,一家人相聚,低斟淺饮,相互交谈,其乐融融者矣!

  席间,白金凤转达了谢安对二人的问候和嘉勉,将谢安的书信分赠二人,再三嘱咐谢石、谢玄,定要采纳朱序的建议,调整部署,相互配合,尽快进军,务必一举歼灭洛涧的梁成。

  谢石听了,犹面有难色,犹豫不决,言:“苻坚已到寿阳,未可轻敌,敌方势大,只宜坚壁清野,固守为上,待彼师老兵疲,方可进军。”

  辅国将军谢琰年轻气盛,闻言奋然道:“兵法有云,机不可失,敌不可纵,朱序此来,正天授机宜,奈何勿从?望主帅详察!”

  谢玄久有此意,闻言亦催促进兵,言:“吾筹谋已久,北府健儿士气正旺,剋期进兵,奋击梁成此其时矣!若逗留不进,畏敌如虎,到时定落得师老兵疲,士无斗志,何以破敌?”白金凤乘机传达谢安将令:令谢石率水军沿淝水北进,策应谢玄进袭洛涧,打掉梁成 ,进而会师寿阳,和苻坚决一死战!谢石听了,膽气顿壮,点头依议。

  白金凤成竹在胸,将自己的想法告知谢玄:“为婶欲夜探敌营,摸清粱成的部署,也好有的放矢。硖石尚有我胡彬水师,正可前往取得联系,届时泊舟于淮河渡口接应。倘我军偏师附敌背后,出其不意,定可事半功倍。”

  谢玄大喜,深施一礼,向白金风拜谢:“如此有劳婶母大驾,侄祈盼佳音!”

  8,

  白金凤深入虎穴,夜探秦营,凭着出神入化的绝世轻功“鸿飞杳杳”,来无影,去无踪,有如一道闪电,有如一缕清风,黑夜之中,进出敌营,如入无人之境,秦兵如何发觉得了?于不知不觉间,将粱成军营的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

  想起夜探秦营的经过,白金凤心中暗暗好笑。自己携二婢来到秦营,令二婢营外把风,自己施展轻功,悄悄偷入秦营,营里营外看了个遍,将梁成的兵力部署摸得一清二楚,随即绘成简图。出营时还抓了个“舌头”。那是一个专门负责巡逻的小将,胡里胡塗地被白金凤点了穴道,带出营外细加盘问。那小将见白金凤貌若天仙,疑是神女天降,对白金凤的盘查很是配合,白金凤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把自己的所知一古脑儿全倒出来,完全印证了白金凤探明的情况。及白金凤将其放归,还跪在地上给白金凤恭恭敬敬的叩了几个响头。

  白金凤探明了洛涧的军情,复沿淮河西上,直至硖石,胡彬接着,喜从天降,白金凤说明来意,胡彬满口答应,派兰天放引五十艘快船前去接应,准时抵达洛涧入淮处。

  白金凤辞别胡彬,率二婢径返谢玄大营,和谢玄详加计议,决定奇袭洛涧,一举击破梁成。白金凤完成使命,浑身轻松,临行前叮嘱再三,方返回建康。

  为配合谢玄的“北府兵”进袭粱成,谢石下令水师出巢湖沿淝水北进,西中郎将桓伊率所部从历阳出发,一时间,水陆二军以攻为守,齐头并进,不觉声威大振。谢石令水师虚张声势,遍插旌旗以惑秦兵,造成晋军主力在此一路的假象。

  秦王坚果然中计,得苻融禀报,早知军情,二人计议良久,决定先击溃谢石一军,大军直取豫州,然后/从历阳渡过长江,直扑建康。留梁成一军阻住谢玄,使之滞留洛涧,三路晋兵不能会师。苻坚打的固然是如意算盘,却不知人算不如天算,二苻左算右算,却算漏了一点,梁成非谢玄对手,自己轻估了“北府兵”的力量!这就在战略上犯下了至命的大错。

  苻坚随发将令,令张蚝为前锋都督,会同毛当、毛盛等十余员上将率精骑五万往迎谢石、桓伊,复令苻方率水军万余随后进发。时前秦水军组建未久,规模亦复不大,盖北兵精于骑射而不习水战也!

  那张蚝为秦营著名悍将,平素为秦王坚信任,临行前苻坚嘱道:“汝放胆前行,朕与阳平公引大军随后跟进,若击败谢石,不必停留,可挥军直下埭城,径取历阳,然后从历阳渡江直捣建康!惟将军勉之。”张蚝应诺:“臣不惜肝脑涂地以报陛下!”

  秦王坚复道:“谢玄为梁成所阻,汝大可放心。吾水师虽弱,已初具规模,朕令其随后接应,君其无忧!”张蚝大喜,领军拜辞而去。

  张蚝挥军疾进,苻方率水师亦步亦趋,秦晋两军均沿淝水两岸进兵,一在西岸,一在东岸。谁也不敢轻易渡过淝水,恐被敌人隔在对岸,孤立无援。

  那晋军来得好快,原来晋军水师顺流而进,兵行迅速。张蚝进至孙庙,正与谢石大军相遇。张蚝不敢再进,只得传令扎营。与水师互为犄角,养精蓄锐,准备来日大战。谢石见秦军南下,人马众多,不敢怠慢,亦傍岸驻扎,催促桓伊火速进兵,前来会合。

  谢石见敌人势大,不敢大意,凝神静气,深思熟虑。谢石自幼得谢安教导,习《孙子兵法十三篇详注》后日益成熟,心智大开,此时身为都督,更是虑事周详,智勇兼备。沉思有顷,蓦然心生一计。

  是晚,谢石尽起江南水师精锐,百十艘艨艟大船满载晋营将士,人人顶盔贯甲,强弓硬弩杀奔淝水西岸!楼船上灯火通明,将江面映得通红,船行飞快,直逼秦军大营。谢石令军士摇旗呐喊,击鼓索战,声势煞是骇人!

  张蚝安营甫定,立足未稳,不意谢石夜战,骤然来攻,心中也觉惊慌。黑夜中不知敌人虚实,自是不宜出战,只传令坚守大营,切勿轻出,但有敌人前未,即以弓弩射之……

  两军接战,双方互射,喊杀连天,但觉暗流湧动,丝丝声响,箭如飞蝗,矢下如雨,互射良久,双方各有损伤。如此折腾一个多时辰,谢石见攻不着敌人要害,扰敌目的已达,遂掉转船头,鸣金收兵。

  有道是烟笼寒水月笼纱,也不知什么时候,淝水之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轻雾,那雾气愈来愈浓,向两岸弥漫开来,和周边的水气融为一体,顷刻间成了一场大雾,将江淮大地遮掩得严严实实,十步之外浑不见人影。

  时已五更,秦营将士早入梦境,被谢石搅了个大半宿,皆已困顿,待得晋兵已退,倒头便睡,张蚝只道谢石虚张声势,不防有它,安顿好游动哨后便放心大睡。

  西北风卷地刮来,夜风一阵紧似一阵,黎明前的夜静悄悄的,黑得吓人,谁也不料在这个时候,一队晋兵乘着大雾,借着夜色的掩护,轻骑奔袭,旋风般的排开鹿角,路障,杀奔敌营!

  9,

  张蚝作梦也不会想到,晋兵会趁夜前来劫营。军士被晋军水师扰乱了大半夜,早就疲惫不堪,好不容易等到谢石退军,几曾料到敌人会来劫营?

  原来桓伊率军到来,谢石灵机一动,自己率领水师扰敌,却叫桓伊暗出奇兵,夜袭敌营。桓伊派大将檀玄率领二千轻骑,从上游渡过淝水,只等谢石扰敌成功,便乘夜往劫敌营。此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也!

  张蚝自持人多势众,未将晋军放在眼里,心中只防着谢石水军,却丝毫未曾料到谢石扰敌背后暗伏的杀手神招!

  张蚝果然中计,待发觉晋兵劫营为时已晚。被檀玄率众突入,大杀一阵,毁去营盘十余座,士卒伤亡四千余人。檀玄兵少,不敢恋战,意在先声夺人,挫敌锐气。

  檀玄宿将,时年已五十余岁,早在枋头之战中就受桓温器重,点作前部先锋。如今老当益壮,又立新功,见目的已然达到,见好即收,率部奏凯而还。

  张蚝出师不利,损兵折将,只得自认晦气,请求处分。败报送到寿阳,秦王坚拂然不悦,谓苻融曰:“张蚝骄狂轻敌,有失孤望,孤欲将其撤换,爱卿以为如何?”

  苻融对曰:“临阵换将,兵家大忌,余以为不妥,张蚝勇将,机谋不足,误中谢石诡计,情有可原。目下正用人之际,莫若让其戴罪立功是为上策。”苻坚称“善!”

  苻坚复问破敌之策,苻融笑道:“吾已筹思良久,莫若‘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谢石胜了一场,必然松懈,彼欺我水师幼弱,北兵不习水战,正可从中取事也!吾前出潼关,在风陵渡口收了一班水鬼,原是黄河摆渡的梢公,精通水性,如今正好派上用场!”附苻坚之耳而言道:“只须如此,如此,便不难击败江南水师……”苻坚频频点头。

  苻融唤过信使,授以锦囊一个而言道:“上复张蚝将军,只须依计行事,定可反败为胜!望将军戴罪立功,好自为之。”信使诺诺连声去了。

  10,

  张蚝见秦王坚不罪,心中欢喜,发誓报效,一面重整旗鼓,严加防范,一面依计行事,知会苻方,暗作准备。

  时桓伊亦移营前来,和水军唇齿相依,两军会合,声势大振。二更过后,西北风正紧,天黑得象一口大锅,无情的砸向大地,将天幕压得很低很低。

  晋军水营却灯火通明,将淝水照耀得有如白昼,淝水是淮河的支流,南北走向,江面甚是宽阔,经巢湖北去,是连接长江和淮河的重要通道。

  谢石夜坐楼船,秉烛夜读,手中的《孙子兵法十三篇详注》早已纸质发黄,内容也早已滚瓜烂熟,倒背如流,可一遇大敌,谢石总是习惯的把它捧在手中,一次次地反复研习,从中寻求破敌的良策。谢石自幼习武,平生读书不多,却酷爱兵书战策。自得三哥所赠的《孙子兵法十三篇详注》,如获至宝,便日以继夜,如痴如醉的研读。二十几年如一日,从未间断,不觉心智大开。其间更以《孙膑兵法》、《吴起兵法》、《太公阴符》、《三国志》等一系例典藉作为佐证,从中吸取教训,更是受益匪淺。

  谢石修为日深,已具大将之才,自思此番受朝廷重托,拜为征讨大都督,与其说是为朝廷出力,不如说是替三哥分忧,督师阵前!自己身系家国重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实干系重大,容不得丝毫闪失!

  日前智取张蚝,夜劫敌营,初战告捷,令人鼓舞,可张蚝败而复进,不知有何主意?苻坚近在寿阳,苻融智计百出,自己务必小心防备!谢玄被阻洛涧,能否击破梁成?实此战中关键所系。若谢玄出兵奇袭,打掉梁成,即可三路会师,直趋寿阳,届时水陆并进,和苻坚决一死战,不管胜负如何,也算轰轰烈烈!自己和北府将士万众一心,为国血战到底,定能胜券在握。

  谢石思绪万千,想入非非,不觉骤然一惊:“张蚝虽败,兵力未损,新近又得苻融补充,实是不容小觑!如今依然敌强我弱,敌情不明,自己肩上担子不轻啊!”谢石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务须步步提防,小心应对!

  谢石步出舱门,欣赏水寨夜景,长江防务是晋军的生命线,故而十分注重水军,谢石幼习水战,统领水军,是江南水师的重要将领。但见江南水师威武雄,清一色的艨艟大舰,大船小船,相应搭配,环环相扣,疏密有致,进退有序,形成水上的一座城池。

  谢石无心观景,静气凝神,眺望淝水西北,俯察敌情。谢石从小练武,听力、视力远逾常人。忽觉下游芦花丛中,夜鸟惊飞,顿时引起警觉。

  俄见水寨西北角火起,紧接着东北角、西南角同时起火,谢石情知有异,定是敌人乘夜来袭,忙发号施令:“全军出动,火速迎敌!”

  谢石应变奇快,谁知还是晚了一步。也是谢石一念之差,对秦营水师力量估计不足,大意轻敌。谢石只道秦军水师弱小,对自己不构成威胁,哪知苻方按苻融锦囊之计,令水鬼黑夜偷渡,放火烧船。那水鬼共有百十余人,原是黄河两岸百姓,摆渡为生,精通水性,被苻融重金收买,自是甘效死命!

  众水鬼受苻方差遣,身着水袄,用油布包着硫磺、焰硝等引火之物,乘夜潜渡,摸到晋军水寨,黑夜之中,乘晋军不备,四下里放火烧船。时西北风正劲,呼啸怒吼,卷地刮来,风助火势,不须片刻,晋军水寨之中便黑焰弥空,烈火升腾!数十艘艨艟大舰为水鬼放火所烧。

  遥见淝水下流喊杀声起,灯火通明,秦军水师满载兵士,张满风帆,逆流而上,杀奔前来!张蚝欲雪前耻,自是全力以赴。此刻见晋军水寨火起,知众水鬼得手,便明火执杖,放胆前来。

  谢石知奸细混入,传命肃清内奸,晋军冒烟突火而来,见人就杀,众水鬼不通武艺,如何是其对手,不消片刻,即尸横就地,一个也不曾走脱。

  秦军抵近,两军混战,张蚝令施放火弩火箭,尽朝晋军楼船射来,火势更猛,淝水中火光冲天,漫江通红,有如赤壁鏖兵!

  两军喊杀连天,对射良久,互有杀伤。晋军吃亏在楼船着火,军士在烈焰中乱窜,为避火势,好多人被迫跳水,被秦军乱箭射死。淝水之中,尸浮遍地,鲜血染红,令人惨不忍赌!

  接战良久,难分胜负,谢石见楼船被烧,不利于已,若不速退,损失更惨,忙传命退军,晋军边战边退,秦兵乘胜追击,谢石立足不稳,直败退五十余里,方重新扎营。

  张蚝进军东岸,和桓伊激战,桓伊知谢石失利,孤掌难鸣,和檀玄亲自断后,缓缓退军,张蚝见桓伊军容整肃,临危不乱,不敢进逼,顺势收军而回。

  是役也,晋军水师遭到重创,损失战船五十余艘,士卒伤亡六千余人,江南水师,三停中几去了一停,实前所未有之败绩!江南水师乃朝廷心血之所聚,实精锐中的精锐,平时轻易难得动用,今日遭如此重创,谢石心痛可知。乃痛定思痛,连夜整顿军旅,作成文书飞赴建康,自请朝廷取分。

  张蚝大获全胜,击走谢石、桓伊,遣使报捷寿阳,苻坚、苻融大喜。传令张蚝速率所部人马火速南进,直扑历阳!苻方则率领水军缠斗谢石。谢石新败,断无力反击。

  苻坚、苻融打的是如意算盘,如今晋军新败,后方空虚,历阳门户洞开,若攻占历阳,从那里渡江,即可顺流而下,直捣建康!宁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晋有擎天柱谢安,能以只手补天,岂能令敌人阴谋得逞!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不回分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段永忠
对《第二十七章:兵阻硖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