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六章:围棋賭墅
本章来自《秦晋兴亡录》 作者:段永忠
发表时间:2019-11-28 点击数:96次 字数:

  

  1,

  公元383年,是东晋历史上最为关键的一年,这一年,风雨飘摇,东晋王朝面临着生死存亡,著名的秦晋“淝水之战”就发生在这年。

  苻坚举国南侵,百万大军虎视江南,消息传到建康,东晋朝野一片混乱。孝武帝震惊之余,心中乱了方寸,乃移驾崇德宫,就教于崇德太后褚蒜子。

  时褚太后已归政多年,体格犹健,褚太后身历六朝,两度垂帘,可谓德劭望重,更兼黯熟国事,为孝武帝敬重,故朝中每遇大事难决,必亲自前往躬问。

  褚太后早知孝武帝来意,待孝武帝请安毕,含笑语道:“哀家老迈,难当大事,陛下年青有为,朝廷自有擎天柱在,陛下如何不问?却来躬问老身?”

  一语惊醒梦中人,孝武帝闻言大喜,忙顶礼受教道:“朕年幼失察,多谢太后教训。”传旨急召谢安入崇德宫,和褚太后一道会商国事。

  谢安奉旨进宫,褚太后赐坐,语谢安道:“前番淮南之战,卿调度有方,谢玄率‘北府兵’将士浴血苦战,方得以转危为安。今苻坚亡我之心不死,倾国来犯,举朝震慑,人心不稳,老相国雅量高致,成竹在胸,何以应对?何不道来,哀家洗耳恭听!”

  孝武帝接道:“孤德薄能鲜,当此巨变,忧心如焚,惟丞相教之,朕敢不奉举国之政以委卿。”

  谢安离座,稽首再拜道:“臣尝闻:自古‘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此常事也!苻坚南侵,自有我‘北府兵’挡之,又何必懼焉?臣主持中枢多年,自应鞠躬尽瘁, 为国分忧!臣筹谋有日,早有安排,前方军情,烂熟于胸。皇上、太后但请放心,容臣一一谋划,详加剖析。”褚太后、孝武帝大喜,同声语道:“卿且奏来!”

  谢安知皇上、太后心忧国事,难免心弦蹦得太紧,欲稳定大局,先要调理好二人心态,遂好整以暇,缓缓言道:“淮南之战,我前方将士众志成城,英勇奋战,五万‘北府兵’即全歼秦军十四万。苻坚此番南来,气势汹汹,看似声势浩大,兵力众多,然在谢某眼中看来,苻坚的百万大军不过是乌合之众,一盘散纱,未足惧也!”

  孝武帝忙问:“丞相何以见得?”谢安道:“秦军号称百万,奢言‘投鞭断流’,实则鱼龙混杂,其心不一,五胡受胁而来,未必甘效死力,能战者不过前锋区区二三十万耶!秦兵大多为中原新征汉民,训练有限,士气不足,更不愿为其所用。若破其前锋,中军必垮,如此之众,纵有百万,又何足懼哉!

  褚太后闻言,大加赞扬:“丞相气度,绝后空前,虽古之名将,未若有也!纵太公、武候复生,亦不过如此!”

  谢安复道:“臣仰观星相,岁德在吴,晋室正朔,不容侵伐。晋有长江天险,军士熟悉水战,北府劲旅,以逸待劳,利于防守。苻坚穷兵黩武,征战连年,国库空虚,人心离乱,不如我万众一心。天时、地利、人和皆于彼不利。臣敢于断言,只要圣上决心抗战,大晋必胜!”

  孝武帝见谢安剖白得有条有理,头头是道,不禁龙颜大悦,豪兴大起,当即表态:“为江山社稷计,朕决心一拼,血战到底!有相如此,何懼氐奴猖厥!”

  褚太后问道:“秦军势大,但不知当用何人为将?”谢安慨然道:“臣世受国恩,主宰中枢,敢不肝脑塗地以报皇上知遇之恩?”

  孝武帝大喜,忙不迭的嘉勉:“丞相耿耿丹心,愿挺身抗敌,为国分忧,那是再好不过!功成之日,朕岂敢不封茅裂土以酬大功乎?但不知用兵几许?”

  谢安道:“臣未雨绸缪,早已安排就绪,上游、中游,自有桓冲主持,下游建康,为臣坐镇,若得谢玄率北府兵十万,定能击败苻坚,捍卫朝廷,保守江南!”

  孝武帝一锤定音:“壮哉,丞相!十万兵急切难集,八万人当有把握,朕当率御营将士为卿后援!”谢安一口应承:“若能得北府精锐八万人,则大事偕矣!”

  谢安见目的达到,告辞出宫,临行前犹自为孝武帝打气:“陛下有此雄心壮志,江南百姓之福!此战不胜,谢安愿当军令!”

  2,

  谢安回到相府,白金凤接着,叩问召见情因,谢安转述。白金凤称誉道:“相公见解精僻,处事沉稳,皇上决心抗敌,妾以为力挽狂澜大有可为!只是运筹帷幄,相爷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谢安欣慰地点了点头

  翌日早朝,景阳钟响,孝武帝大会群臣。其时秦军前锋已逼近两淮,正快速地向南推进,边关告急文书,如雪片般飞来。建康市上,流言四起,一日数惊。满朝文武皆惊慌失措,没了主张。孝武帝得谢安支持,初生之犊不怕虎,决心雷厉风行稳住阵角,以霹雳手段镇慑当朝!

  孝武帝高踞于龙椅之上,意态安详,谓群臣道:“苻坚猖厥,贼心不死,今倾国来犯!侵我疆土,践我子民,朕义愤填膺,不惜举国玉碎,决心一战,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众臣闻言,默然无语,文武两班,鸦雀无声,众人皆知事关重大,谁也不敢贸然出声,齐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谢安。

  谢安位居宰辅,领袖群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然知道自己的地位,忙越众而出,率先表态。

  谢安俯伏金階,凝神奏对:“苻坚南侵,大军压境,臣谢安愿与晋室共存亡,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臣愿为主分忧,临危受命,帶领全国军民,共御外侮,誓抗强秦!”

  谢安的话掷地有声,一言九鼎,引起了群僚的共鸣,群臣倍受鼓舞,齐齐发声:“臣等愿追随陛下,誓死抗敌,卫我大晋!”,大殿之上,群情激昂,声震殿宇。

  孝武帝大悦,谓群臣道:“卿等皆国之柱石,朝廷栋梁,现同仇敌愾,朕有何忧?”复顾语谢安:“老相爷匡扶晋室,劳苦功高,当此之时,举国共仰,朕加封卿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总领中枢,坐镇建康!除御营将士外,可调动全国兵马,文武百官皆受卿节制!”

  谢安闻言,忙跪地谢恩:“臣谢安谢主隆恩!”孝武帝复赐谢安上方宝剑,敕谢安道:“寡人以举国之政委卿,凡军国大事,可独断专行,先斩后奏!”谢安再拜道:“臣受教!”

  孝武帝见谢安奉诏,满心欢喜,复晓喻道:“爱卿既奉朝令,重任在身,下朝后速具奏章,将前敌诸将人事安排一一奏明,朕好量才委用。”谢安道:“微臣遵旨!”

  群僚见谢安临危受命,宠辱不惊,慷慨激昂,齐齐投来赞许的目光!是希翼?是期待?是鼓舞?抑或是鞭策!

  3,

  谢安回到书房,草具奏章,自早朝回府,止不住思绪纷纭,久久不能平静。一颗原本波澜不惊的心,如今面临生死存亡,也不禁踌躇再三了。

  白金凤的话不时在耳畔浮响,扰得他心绪不宁。是啊!“非常时期,国难当头,欲行非常之事,须用非常之人!”苻坚南侵,直指建康,“北府兵”首当其冲,天下之望,集于谢氏一门。如今太原王氏已衰,桓氏家族亦处其次,孝武帝对谢家如此信赖,该是陈郡谢氏效忠的时候了!

  俗语说得好:“国难思良将,世乱辨忠奸。”谁叫我谢安身为宰辅热衷功名?谁叫我海内人望领袖群伦?与其说是前秦和东晋之间的战争,不如说是苻坚和谢安之间的殊死搏斗!

  “欲兴邦国,重在用人,欲赢征战,重在用将,用人用将,各宜谨慎!”谢安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对于这场预料之中的战争,谢安早有准备且为之绞尽心血,原本以为思虑周全,如今看来,尚有诸多不如意处,还须进一步完善和补充!

  谢安一边慎重思索,一边不停的搅动笔锋,一个个鲜活的形象浮现脑际,一个个将帅的名字跃然纸上。这笔锋,搅动满天风云,描绘着历史的画卷,这笔锋,续写着自己人生的辉煌,将时代的航船推向那风口浪尖!人们几曾想到,一枝普通平凡的笔握在谢安手中,竟能产生如此的魔力和威慑!

  有顷,笔锋停了,奏章擬好了,自己用心血凝成的将帅名单定局了,谢安长长地抒了一口气。历史将赋于他们以重任,在这场名垂千古的战争中扮演着各自不同的角色。他们分别是: 尚书仆射谢石为征虏将军兼征讨大都督,授徐兖二州刺史,代谢安统领水陆三军,督师阵前。 谢玄为前锋都督,总领北府诸将打头阵。 谢琰为辅国将军,辅佐谢玄。 豫州刺史桓伊任西中郎将为后应,复使龙骧將军胡彬部领水师,随军调用。共出动北府精锐八万人,出御秦军。

  孝武帝览表,御笔钦点,随即草诏,交相府星夜行文,众将士奉诏,齐赴建康述职,东晋一方的军事首脑粉墨登场了!

  4,

  谢安选定了前方的统兵将帅,心中松了口气,见白金凤忧形于色,知为国事担忧,忙开解道:“夫人休要忧心,为夫已安排妥当,有谢玄及‘北府兵’在,定能灭敌气焰,阻敌兵锋。”

  白金凤叹道:“敌兵百万,我军只有区区八万余人,众寡悬殊,力量相差实在太大,事关生死存亡,家国荣辱,妾是以为忧!”

  谢安慰道:“不然,前朝赤壁之战,曹兵八十三万,孙刘联军亦只五万余人。周郎妙用火攻,强虏灰飞烟灭,可见将在谋而不在勇,兵贵精而不在多。凡事谋定而后动,秦兵虽众,其奈我何?”

  白金凤提醒道:“兵凶战危,难策万全。‘北府兵’虽勇,数量有限,相公切勿大意!现大敌当前,何不启动战时机制?将江南丁壮编成军伍,全国动员,既可充实后方,又可保障兵源,此不败之道也!”

  谢安顿首道:“为夫正有此意,多谢夫人提点!”白金凤见谢安答应,愁云顿扫,笑靥如花,谓谢安道:“相公虑事周全,为妻放心得很。”

  谢安重回书房,再度起草,申奏朝廷,请孝武帝下旨,诏告天下臣民:凡大晋国内民间丁壮有名在卷者,一律按战时体制编成军伍,十人为伍,十伍成队,十队为旅,十旅成军。一州一郡,自成体系,由地方军事长官统一节制,协同守土。

  朝廷复又规定,队上设百夫长一名,军、旅尽皆设帅,皆受朝廷俸禄,由地方官从军中委派能员以任之,统御部伍。

  旬日间,圣旨到处,州郡动员,天下响应!江南之民,保家卫国,尽皆踴跃。几十万人汇成军旅,朝夕训练,以备战时之需。谢安“寓军于民”的策略初见成效!

  5,

  数日后,谢玄从淮上赶回广陵,随赴建康。自淮南血战后,谢玄肩负重任,競競邺邺,一刻也未松懈过。整日忙于补充士卒,训练新兵。两年来,“北府兵”日益强大,成了护卫建康,保障东南的钢铁长城。

  作为“北府兵”的最高统帅,谢玄非常自负,却也是众望所归。谢玄清楚地知道,表面的平静只是暂时的,暴风雨即将到来!苻坚不甘失败,早晚定卷土重来,是以练兵之余常巡查边关,督促防务。

  俄闻苻坚集倾国之兵,大举南侵,秦兵东来,气势汹汹,两淮首当其冲。谢玄心忧国事,不敢怠慢,遂亲赴淮上,鼓舞士气,整理防务,作好抵御秦军的准备。

  旋即接得朝廷旨意,以谢玄为前锋都督,率“北府兵”出御秦军,谢玄知事关重大,军情如火,忙星夜赶回建康。

  谢玄既奉朝旨,面圣述职,孝武帝亲自接见,褒勉有加。玄为人谨慎,恐敌人势大,众寡悬殊,未免忧心,是以面圣之后即回转相府,问计于叔父谢安。

  玄幼承叔父教诲,受益良多,心目中以谢安为神人,无比景仰。后得统北府,迭经历练,变得沉稳刚毅,智勇双全,然比之谢安,犹自觉根基浅薄,修为不夠。面对苻坚的百力大军,谢安能波澜不惊,心如止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谢玄却心有所忌,患得患失,二人相较,高低已判,玄自愧弗如。

  秦淮河旌歌悦耳,风景依旧,乌衣巷冠盖如云,车水马龙。谢玄一行轻车路熟径往相府,自有老总管谢云接待,随即往内书房请安。

  叔侄俩久未见面,自有一番寒喧,谢安见谢玄面目英挺,满面风尘,知为国事操劳,昔日的“芝兰玉树”如今已成参天大树,堪为栋梁,谢安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侄儿!自谢奕死后,谢万被废,自己不得已出山,实为谢氏家族荣誉。谢家子弟众多,不乏英才,而谢安心中最为看重的自然莫过于谢玄了。

  自谢玄就任兖州刺史,总领北府兵,常在广陵任上,叔侄二人常离多聚少,难以聚首,此番相聚,原意料中事,却又值苻坚大军压境!谢安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无数嘱托,却不能尽言,唯有硬着心肠压抑胸间。谢安清楚地知道,朝廷此刻最需要的是镇抚人心,无声实胜有声!为将之道,在于随机应变,在于定力,象谢玄这样英勇果敢之人,实用不着面授机宜!

  谢玄请安毕,欲请教进军方略,谁知谢安打定主意,不予理睬。夷然答道:“已别有旨。”玄静待多时,不闻下文,却见谢安意态悠闲,双眼微闭,有如老僧入定一般,躺倒在座椅之上。

  谢玄不便再问,告辞而出,令幕僚张玄重请,那张玄与谢玄友善,亦海内名士,二人齐名。平日在朝为官,二人忝为同僚,及谢玄掌管北府,为加强前方防务,乃受谢玄之聘,屈就幕宾,成为谢玄最得力助手。

  张玄久仰谢安之名,平时恭敬有加,既受谢玄之托,少不得入内请安,申谢玄之意再度请教。谁知谢安推托道:“难得回府,暂且安息,吾今日略觉困倦,挨明日再谈!”张玄知趣,告辞而出。

  6,

  翌日凌晨,谢玄一大早起来,方入内请安,尚未就教,却见亲朋故旧相继而来。安相洽甚欢,约同游山间别墅,令谢玄相随。玄心中有事,只好随行。

  及抵郊外,清露尚浓,但见香草铺路,野花迷径,鸟鸣枝头,犬吠柴门,好一个世外桃园!青山绿水间有一幽谷,一处庄院别具一格,分外精致,原来此处正是谢安所置郊外别墅。魏晋时期,官僚、士大夫贪图享乐,常在郊野置墅,图个清静。谢安一朝名相,备极风流,郊外置墅亦属寻常。

  众人鱼贯而入,墅内富丽堂皇,一切设施应有尽有,比之相府尤过三分。谢安待众亲友落座,含笑与语,令“今日只尚出游,不谈国事,违令者自罚三杯。”时王羲之亦在,二家已结姻亲,谢府才女谢道蕴下嫁王家为媳,是以二家以通家之好亲上加亲。众人敬重谢安,哪敢轻触禁令。

  谢安令谢玄对坐奕棋,谢玄知叔父有此雅兴,只得作陪。安神彩飞扬,指着别墅谓谢玄道:“吾知汝精于此道,今日务必尽兴,闲来无聊,即以此墅为筹,汝若赢我三局,即以别墅相赠!”言毕大笑。

  众人知有热闹可看,纷纷围观,其中如王右军之流亦为此中高手。若论平日,谢玄原棋高一筹,胜于谢安。偏偏此刻满腹心事,怀着鬼胎,勉强应战,如何静得下心来?实无心下子。几局下来,竟为谢安所乘。谢玄连战败北,负了数局,实在无心再下,欲待出局,偏谢安不让,缠玄继奕。谢玄不欲扫叔父之兴,只得强打精神,直至傍晚方歇。

  谢安游兴大发,复与众亲友登山涉水,尽情游览,品评景物,纵论古今。偶尔诗兴大发,多有咏叹,众人陪同谢安足足消磨了一日时光

  ,入夜乃还。

  是晚,谢玄夜宿相府,陷入沉思,自思叔父日间所为,分明是在迴避自己,可仔细想来却又不象。叔父主持中枢,心系天下,居庙堂之高,领袖群伦。如今大敌当前,岂能贪图享乐?如此作派,定有深意!

  谢玄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俄而静下心来,镇慑心神,不再去想问题,渐觉神思困倦,终入梦乡。

  一觉醒来,已是次日黎明,古人闻鸡起舞,谢玄也有早起习惯。但觉窗外花香满地,灵台一片空明,却见卧室之中悬有一轴,微光映照,依稀可辨,正是诸葛丞相的两句警世名言:“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谢玄蓦然心动,顿觉感悟!

  原来叔父昨日种种作派,闭口不谈国事,正是用心良苦!分明在作表率,教自己如何镇定,以静制动,以不变而应万变!自己身为前锋都督,原是三军的灵魂人物,遇敌怎能惊慌?哪怕一丁点的焦躁都会影响士气。以不变应万变,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难道这不正是一个灵魂人物应该拥有的最高境界么?

  谢玄终于找到了答案,豁然贯通,心中一片祥和,不禁信心大增!毅然告辞出府,扬鞭策马,飞赴广陵。自始至终,谢安、谢玄叔侄俩都未谈及一句军情。 后淝水大战,谢玄从容应敌,指挥若定,一举击败秦军,“围棋赌墅”的故事传为千古美谈!

  7,

  时桓冲屯上明,领江、荆、梁、益、宁、交、广七州军事,总揽长江中、上游防务。闻苻坚倾国南侵,西线必有战事,定有几场恶仗要打,故激励部下,养精蓄锐,单等秦兵到来。

  桓冲一代名将,处处透着小心。自桓温殁后主持荆州军务,和朝廷同心同德,与谢安之间亦达成谅解,相互尊重,双方再无龌龊。是以当前秦倾国来犯之际,晋廷上下皆空前团结,无隙可乘。

  桓冲加派侦骑,不时打探苻坚军情,知苻坚大军径出豫州,必取道淮扬,直捣建康。旋闻苻坚拜姚苌为龙骧将军,和荆州刺史都贵合兵来攻上明。桓沖知敌人有意相扰,目的在于拖住自己,不能分身。

  桓冲自思上明有荊州兵十万,兵力不谓不厚,桓氏子弟皆将门虎子,有大将之才,任选一人足可独当一面,是以不忧强敌环伺。

  倒是东线的战事不容乐观,建康乃军事要地,命脉所系,虽有谢安亲自坐镇,然兵力不足,众寡悬殊,“北府兵”虽精锐所聚,可压力太大,定不胜负荷。谢玄号称能战,实力不在自己之下,可巧媳妇手中无米,又如何下炊?苻坚的百万大军如泰山压顶,十万北府将士如何支撑?

  桓冲越想越不着头绪,越想越为建康担忧,若东线防务出了问题,西线何能独存?是以断然决定,宁愿自已承受压力,也要分兵驰援建康!

  桓冲击鼓聚将,使从子襄阳太守桓石民为将,将帅府亲兵三千人入援京师,这三千人乃桓冲从十万荆州兵中精选,平时护卫帅府,可算精锐中的精锐。桓石民方屯夏口,得叔父将令,交割防务,率众起行。冲行文朝廷,叙明入援之意。

  时谢安正分遣诸将,剋期进兵。安外示闲暇,漫不惊心,意在镇抚人心。朝野上下,见谢安处事有方,御将有道,有条不紊,方始放心。谢安闻桓冲遣军来援,知其美意,感念其顾全大局,以根本为重。

  然谢安石有江海之量,胸中自有雄兵百万,他讲求的是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岂在乎区区的三千精卒?乃批转文书,令桓石民率三千人马返还。但云:“朝廷处分已定,兵甲无阙,不劳桓公遣兵。西藩关系重大,幸勿疏漏!”

  桓石民不敢违令,率众返回上明,桓冲大惊,手足之心皆凉,语群僚道:“谢安石有庙堂之量,惜不谙军情,大敌将至,尚务清谈,但遣诸不经事少年督师拒敌。今又拒我援兵,兵微将寡,天下事可想而知,吾其不免左衽矣!”言罢不胜叹息!

  看官须知,桓冲乃桓温之弟,和谢安正是同辈,原长谢玄一辈,加之年龄亦大过谢玄,资望自是较谢玄为尊,故将谢玄当成不经事少年。

  谁知后来淝水鏖兵,谢玄、谢石大破秦兵,苻坚全军复没,片甲不存。捷报传来,桓冲方服谢安胆魄,心中由悔生愧,终至郁结其胸,羞惭而薨。一代名将就此去了,徒留下千古浩叹!后人有诗吊桓冲云:

  将星出谯地,原本忠良根,勤谨唯老到,儒雅更知文。

  虎旅镇荆襄,雄师屯上明,惜无江海量,领表难称尊!

  8,

  谢玄回到广陵,作出师前的最后准备。谢玄知此役非同小可,事关东晋的国脉和江南百姓的安危,实生死存亡所系,是以镇定异常,事事透着小心。谢玄乃精细之人,心细如发,凡事势必亲躬。如今敌强我弱,大军压境,多少的军国大事急待处理!

  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中钱粮实关键所系,昔诸葛丞相六出祁山,皆因蜀道崎岖,粮草难以为继,故无功而返。即王猛伐燕,攻克洛阳后亦因粮草不济而旋师。谢玄自思此番大战,敌我双方必尽倾国之力,器械钱粮,必耗损无数,故心中高度重视,未雨绸缪。

  好在大晋近年来国力日张,府库充盈,江南连年大收,百姓丰衣足食,广陵城中,器械充足,粮草山积,自无辎重之忧。督粮官乃扬州府尹赵政兼任,那赵府尹为官清廉,办事认真,深得谢玄信用。

  谢玄一回广陵,即得赵政禀报:“禀都督,军中粮草已安排就绪,足够十万大军一年之需,运送民夫,不下十数万人,正从江南各州郡日夜不停地赶来,源源不断。卑职定不负朝廷重托,望都督放心!”谢玄得赵政禀报,方始松了口气。

  谢玄调集兵马,大会诸将,一时间,车辚辚,马啸啸,广陵城大军云集,人喊马嘶。北府诸将闻苻坚挟百万之众南来,知有大仗恶仗要打,尽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希图建功立业,再展身手。众将得谢玄号令,无不雷厉风行,奋勇争先,率兵前赴广陵。

  谢玄废寝忘食,一连数日忙得不可开交,看到谢玄双眼熬红,帅府诸人无不感概!刘牢之奉命赶回,几番恳请作前部先锋,谢玄笑而不答。其余几个大将田洛、诸葛侃等人亦纷纷请战,谢玄一一嘉勉。众人心中明白,在北府诸将中,刘牢之勇冠三军,英勇善战,自是先锋的最佳人选,可主帅不定,谁敢越俎代庖?

  谢玄自有心中的打算,谢玄在等一个人。如今军情紧急,离出师的日期越来越近,为何迟迟不见何谦的消息?谢玄不禁心中暗暗焦急。

  这一日午后,谢玄正在帅府和几个心腹幕僚共议,忽旗牌官来报:“启禀都督,何将军从淮北前线赶回,听候都督召唤。”谢玄这一喜非同小可,忙不迭的道:“快快有请!”

  俄见何谦全身披甲,满面征尘,大踏步走进帅府,随即朗声笑道:“托都督虎威,末将尚幸不辱使命!”谢玄喜问道:“事体如何?为何不见韩、耿诸位将军?”何谦道:“大事谐矣,不劳都督掛心。韩威、耿武、关纯几位将军尽皆来投,因沿途厮杀,鞍马劳顿,末将已安排他们先在营中休息,改日再来拜见都督。”谢玄复问:“尚余多少人马?”何谦如实回答:“沿途拼杀,浴血苦战,人数锐减,目下尚余八千余众。”谢玄嘱道:“好好看顾他们!令他们好生将养。”何谦称是。

  时张玄在侧,闻言贺道:“恭喜都督!贺喜都督!大战在即,我方凭添数员猛将,八千儿郎,诚天佑大晋耶!”众人不知内情,齐把惊异的目光投注到何谦身上。

  9,

  却听何谦呵呵笑道:“此事说来话长,当真有趣得很!何某在淮南镇守,接得都督将令:言中原有一支义军遭苻睿追杀,欲率众来投,令我火速前去救应,也是我主洪福,大晋之幸,我等在关键时恰巧会合,杀退敌军,方留下这点火种!”

  原来商丘有一英雄,姓韩名威,为夏邑首富,平生仗义疏财,武艺高强,专爱结交天下豪杰,誓扶晋室,力图恢复。

  时中原蒙尘,商丘为大燕占据,慕容暐任用太傅慕容评,横惩暴敛,祸害汉民。韩威一怒之下,大义凛然,遂散尽家财,慨然起兵。联络附近四十八家邬堡首领,歃血为盟,反抗燕廷,几次把前来征讨的燕军打得大败!

  慕容评鞭长莫及,无可奈何。 及王猛挥师灭燕,敬韩威是个英雄,派员前来招抚,许诺其权慑商丘府事,故两下相安。及苻坚决意南侵,十丁抽一,征兵加赋,百姓不胜其苦。韩威不肯奉令,扯旗反抗。苻睿数度发兵,皆为韩威所拒。

  消息传到长安,苻坚盛怒之下令苻睿快速剿灭,苻睿亲率五万人马前来征讨,众寡悬殊,为保存实力,避敌锋芒,韩威主动弃了商丘。得永城义士耿武之助,占据芒砀山以抗秦兵,复用关纯之计,诱敌深入,几次打败符睿。

  后秦兵日众,苻坚大军接近项城,韩威恐孤掌难鸣,决意率部南归。好在耿武与谢玄乃旧时好友,遂遣使至广陵求援,谢玄大喜。因事关机密,只能暗中行事,遂遣何谦率五千精兵前往救应。

  义军离芒砀山时尚有二万余众,沿途被秦兵咬住,几场厮杀,损失过半,若不是何谦英雄机智,择险设伏打败秦兵,韩威等人如何脱身?几全军覆没。

  何谦一口气讲完事情的经过情因,众人方松了口气,齐向谢玄道贺。谢玄亦喜,嘉何谦道:“何将军有勇有谋,救应及时,劳苦功高,谢某定表奏朝廷!”何谦乘机求为先锋,谢玄意示嘉许,却含笑不语,众人莫测高深。

  三日后乃黄道吉日,八万北府兵聚齐,谢安、谢石皆来到军中。望着精锐的“北府兵”龙腾虎跃,谢安打心眼里高兴!誓师大会上,谢安石气吞河岳,从心底里喊出了将士们的声心:“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保我建康,卫我江南!”

  谢安随即发出将令:令谢玄率“北府兵∵”主力为前锋,谢石坐领中军兼统水军,桓伊为后应,随后继进,胡彬领五千水军入淮,然后溯江而进,驰援寿阳。一时间,风起云湧,铁流滚滚,北府将士如一把把锋利的钢刀,杀向淮北,舍死忘生,迎着苻坚的百万大军!这正是:

  忠肝义胆北府兵,拼将血肉筑长城,

  气壮山河吞强虏,保我江山卫我民。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段永忠
对《第二十六章:围棋賭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