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三章 生日不快乐
发表时间:2019-11-27 点击数:75次 字数:


      天蒙蒙亮,西北里风裹着零星小雨,打在脸上冷冰冰的。刘烨刚和刘素霞到了帅小泽家里,弟兄俩正在洗涑。帅小泽母亲关爱红早煮好了红枣稀饭,见两人进屋就盛了四碗放在小桌子上,中间放着馒头和一碟炒咸菜丁,还煮了五个鸡蛋。因为今天是帅小泽生日,照例是要吃滚运鸡蛋的,关爱红特意多煮几个,让二儿子和其他几个孩子也凑着骨碌运气。

  帅小泽感觉运气不错,竟然磕开一个双黄蛋,高兴地直到见马子祥还在说。马子祥和刘烨刚、刘素霞都说这是好兆头,四个人边骑车走边说笑,灰暗的天色和朦胧细雨丝毫没影响他们的心情。

  路过一个拱形石板桥时,刘素霞仍旧下车推他一把,等过了桥再斜坐在车后座。可偏偏这天地面湿滑,刘素霞一脚踏空,没坐到车后座,却靠在车身上,车子猛地倾斜。帅小泽淬不及防又加上路面湿滑,斜刺里摔倒在路边,右腿被车大梁压住,脚踝还崴了,痛的他呲牙咧嘴。

  马子祥和刘烨刚赶紧把车停在路边,跑过来扶起帅小泽和车子。刘素霞看他咧着嘴,知道肯定腿痛,也用双手扶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脚一滑没坐好!你感觉咋样?要紧不?”

  “没事儿,路滑咋能怪你呢?就是脚脖疼的厉害,不敢使力,你咋样?没摔着吧?”帅小泽咧着嘴安慰她,自己眼泪都快疼出来了,“哎呀,这下骑不成车咋办啊?”。

  “我带着你!咱得先去学校东边儿的诊所给你瞧瞧,让小刚骑你车子带素霞,还有一个车子咋办?”马子祥看着帅小泽痛苦的表情心里也不是滋味,“你能侧着推吗?”

  “谁说不怪她?她要是自己骑车子,就不会有这事儿了!”刘烨刚把脸一沉看着刘素霞,“我不带你,你要么骑小泽车子走,要么推着车子去学校!”

  “你会骑车?”帅小泽和马子祥同时盯着刘素霞,吃惊之余也埋怨她不该瞒着大伙。

  “对不起!我刚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儿,后来就习惯让你带着,你别怪我好吗?”刘素霞脸色微红,跟天气冷也有关,弱弱地看帅小泽,“小泽,我带着你走。”

  “啊?你行吗?”帅小泽打量着刘素霞,又看马子祥,“她不会再把我摔喽吧?”

  “小泽,就让她带着,算是欺骗咱的惩罚!”马子祥指着刘素霞说,“素霞,还不上车?摔了就再不要跟我们走一路!先去学校东面的诊所!”

  马子祥、刘烨刚看着刘素霞稳当地带着帅小泽走了,感觉挺稳当才上车跟了上来,还恶狠狠地瞪了她几眼,几个人继续赶路。到诊所一看,医生说是脚踝软组织损伤肿胀,韧带受损。擦了些散瘀的药,还拿宽绷带给他固定住,一周后再过来复查,没什么意外两到三周就能恢复正常。

  到学校以后,三个人把帅小泽送到班上。英语老师汪维珍正在讲台上课,见他跛着脚进教室也关心地问了几句,接着讲课。王易佳却再也没心听课,不住地和他咬耳朵问详细情况,还催他用温水把药吃了。周围其他人也不时扭头,投以关切的眼神,帅小泽示意大家认真听课。芦建虹轻轻告诉他,五项全能英语分数出来了,王易佳得了全市第二名。他轻轻碰碰王易佳胳膊,冲她微笑着说恭喜,她也悄声说季心怡和“小龙女”也取得了名次。

  下课时,袁欣敏、李嘉、刘烨刚、马子祥、尤玉娇都跑过来看帅小泽。关切地问他怎么样,疼不疼,搞得他心里一阵暖暖的,感激地谢过大家。李嘉建议帅小泽暂时住校,少走路有助于恢复脚伤,其他人也赞成,可他还是不舍得几十块的住校费,而且大半个学期都过去了更是不划算。结果大家都批评他,都主动说这次谁获奖替他出几十块,他没再坚持,也就同意了,把钱给刘烨刚让他中午帮三个人到教导处缴费。上课铃响了,大家纷纷回班,数学老师曾伟随着也就走上讲台。

  “起立!”“曾老师早上好!”随着芦建国的口令,同学们起身问候,唯独帅小泽没动,右脚不敢用力。

  “同学们早上好!”曾伟点点头,摆手示意大家坐下,眼睛扫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帅小泽,心里有点诧异,却没有表现出来,“同学们,咱们这次的竞赛成绩依然很优异。尤其是帅小泽,你这次又刷新了咱学校的记录,我们几个老师见到成绩是都感到吃惊,满分!奥数竞赛满分!你想到了吗?”

  “哇!”全场哗然,纷纷把目光投向帅小泽,他自己却一脸的不好意思,用手挠着耳根子,看着曾老师。

  “不仅如此!五项全能你拿了两个市级第一,一个第二,一个第三!还有两个第一也是你的好哥们,衡信比你高了一分取得化学第一,还有三班的马子祥,取得了物理第一名,你是第三名。四班的刘烨刚这次也取得了一个第二,一个第三,一个第五。王易佳和章凤巧也取得了名次,对吧?”曾伟越说越兴奋,“这次你们班主任刘老师一定要好好奖励你们,要按照去年期末的奖励标准计算——呀!你小子要领三千多块的奖金,相当于一个民办教师一年多的工资!”

  这话一出,同学们的眼睛都瞪得跟铜铃似得,目光都快能融化掉帅小泽了。他自己也在发呆,三千多得卖好几季的粮食才能赚到,去年得了一千块都被家里人夸了好一阵子。

  “帅小泽,上来把你的金笔拿回去,王易佳也有,五项全能数学得了第四名!”曾伟说着把笔盒拿在手里,王易佳到讲台上说:“谢谢曾老师,小泽的脚伤了,我替他拿过去行吗?”

  “哎呀!脚咋伤了?我看看!”曾伟关切地走到帅小泽跟前,蹲下挽起他裤管看看,“这是怎么伤的?哟,包扎过了啊,好好将养着,别着急!”

  “谢谢老师!早上路滑车子摔倒,把脚崴给了!”帅小泽腼腆地说。

  “天冷了咋不住学校呢?这样,我一会儿给教导处说,让你住校,以后地上冻冰了更容易滑倒。上下学别再来回跑!”曾伟是发自内心爱护他,尤其是他这次给学校挣得了不小的荣誉。

  “谢谢!我们几个也打算下半学期住校。”帅小泽感激的看看曾老师。

  “嗯,住吧,过了年再骑车!”曾伟说完走到讲台,语重心长地扫视大半圈,“天冷路滑,大家在路上都要注意安全,你们平平安安的,家长和老师才能放心。咱们接着讲讲这两张试卷,我把主要的题抄在黑板上,大家都可以抄下来练习试试,这次没考的同学以后还有机会。”

  曾伟认真地转身在黑板上一边抄题,一边轻声念着。

  高育红坐在办公桌前看书,这几天心情有些郁闷,就像窗外灰暗的天气,阴冷还飘着小雨,弄得人心情都感觉湿漉漉。最近忙于竞赛,有阵子没跟他好好聊天了,在一起吃饭的机会也没有。偏偏这时发现小区对面新开了一家麻辣烫,从门口过了几次被里面的热闹的场面吸引住,想告诉他还没合适的机会。而他已经好些天没有拿馍片过来,就连倒热水都是来去匆匆,想说话时常常都有别人在场。这两天竞赛成绩出来了,他的成绩又是非常出彩,耳朵里装满了同事对他的称赞,听了都为他高兴。今天又是他的生日,早上就打算着叫他晚上去吃饭庆祝,可又赶上这么一个破天气,而且整个上午都快过完了,也没见他来倒水。想去班上找他又担心别人看见说闲话,更可恶的是今天碰巧二班没有语文课。

  “育红,你说这些孩子们现在最想要什么?”二班上午最后一节课是刘慧的物理课。她拿着课本和竞赛试卷走到门面又停住,因为她作为班主任,没想好怎么奖励这几个优秀的孩子。想听高育红的意见,毕竟她也带过那几个学习尖子。

  “嗯,这天气吃麻辣烫也不错!”高育红喃喃地说,根本没留意刘慧说什么,只是信口说着自己的想法。

  “麻辣汤?那几个孩子喜欢喝这个?哪有卖的?远不远?”刘慧还没听过麻辣烫,还以为是胡辣汤的一种呢!

  “什么远不远?”高育红这才注意到刘慧的话,从座位站起来,“小慧姐,你在跟我说话?”

  “啊?你没听见我说话呀?育红呀,你是不是大白天在发癔症?”刘慧说着摇摇头,拿着东西去教室了。

  同学们起立问候过坐下,刘慧把课本放在讲桌上,看着下面的同学,不知道怎么说起。要是直接说自己没准备奖品,会不会引得他们不高兴,避而不谈好像也不合适。而且她注意到帅小泽表情有些不自然,刚才问候时他都没欠屁股,是不是已经猜到我没准备奖品?

  “嗯——咳。”刘慧轻轻咳嗽了一下说,“同学们,竞赛的成绩出来了,咱班几位同学的表现很好,特别好!所以老师一时间想不到合适的礼物做奖品,暂时口头表扬以下同学:帅小泽、衡信、王易佳、章凤巧,你们是咱班的榜样,也是学校的骄傲!我很高兴有你们这样的学生!”

  “咦?口头表扬?”“这下不用羡慕人家啦!”“奖励了个空气!”“傻了吧?口头就是啥都没有!”下面有人窃窃私语。声音不大,王易佳和帅小泽他们都能听见,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帅小泽本来就有些不爽,三门第一和王易佳一门第四名都是金笔,但碍于面子趴在桌子上没动。尤其是衡信,上节课间刚听说三班智老师给马子祥奖励一辆崭新轻便自行车,心想同样是第一名,就算奖励差点也能像刘烨刚、袁欣敏弄个电子词典,可如今一听,不由得把脑袋耷拉下来。

  刘慧也能听到一些,脸腾就红了,连忙补救:“同学们请安静一下,咱也有奖励,只是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希望你们几个下去好好考虑一下,想到要什么就直接告诉老师,我尽量满足你们。咱们接着上课,先讲讲这次的试卷……”

  吃中午饭时间到了,高育红拿着饭盒出办公室门后。想到他一上午没倒水,杯子应该是空的,就走到二班教室要拿空杯子泡杯茶,可一进门看到他一个人趴在课桌上看书。

  “哎,帅小泽,你怎么没去吃饭?干吗一个人在这儿看书?”她走他身边轻声说,没敢叫他傻瓜。

  “红——高老师!你先去吃吧,衡信他们一会儿给我带回来!”他想叫红姐,想扑过去依偎着她,告诉她今天的糟糕心情。一听到她叫他名字,才意识到这是公共场合,万一哪个同学忽然回来看到就麻烦了,连忙改口,微笑着看她。

  “今天是你的生日,怎么能等他们拿冷饭给你?”她露出一脸的不高兴,怪他不懂得照顾自己,“走,咱们一起去食堂吃!”

  “红姐,我的腿不方便。”帅小泽赶紧压低声音说,害怕拒绝她的好意惹她难过,“早上车子摔倒把脚崴了!”

  “啊?傻瓜,你今天过生日,咋这么倒霉的?有没有去医院拍个片?”她心疼地说,连忙走到他跟前要蹲下去看。

  “我去诊所擦过药了,不要紧,大夫说过半个月就能恢复。”他赶忙阻止她,怕被人看到,“你先去吃饭吧,一会万一谁回来看到你,就有麻烦,咱们晚上一起吃饭,我从今天开始住校!”。

  “嗯,你早该住校,过阵子路上冻会更滑!”她早就希望他住校,可他就是舍不得花钱,“你脚伤的事情阿姨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打算告诉老妈,免得她担心。小刚晚上会回去告诉她一声,就说天冷我们几个都住校,应该不会起疑。”他淡淡地说,本来也不打算告诉高育红,可又怕瞒不住,她会更不好受。

  “那你中午凑合吃点,尽量少走路,有什么事让你那几个好哥们儿帮你。下午放学我带你出去吃,不管咋也得过生日,嗯?”她轻轻挑了挑柳眉,故作轻松地说,不想他心情太沉重,“杯子我拿去给你泡杯茶,吃冷饭多喝点热水,喝完让谁帮你倒。我走了?”

  “哦,好的,你也多喝点热的,天冷御寒。”他又何尝不想跟她一起吃饭,半天来的憋屈就想借她的陪伴寄以安慰。

她点点头莞尔一笑,拿着杯子走出去,教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没过几分钟,王易佳就匆匆地回来。手里提着两个饭盒,两双筷子,还捧着一碗牛肉汤面,走到他桌子跟前仍然热气腾腾。她笑着对他说:“小泽,帮忙接一下,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打了些肉和菜,还有一碗加了鸡蛋的长寿面,快吃吧!”

  “谢谢你!佳佳!”帅小泽连忙接了碗放在桌子上,笑着对王易佳说。她接着打开饭盒,一个是卤鸡腿,一个是清炒西蓝花,然后挨着他坐下。

  “干吗还见外,快吃吧,一会儿要凉了!”王易佳递给他筷子。先给他夹鸡腿还笑着说以形补形,接着告诉他,小组的人听说他脚崴了都很关心,纷纷说吃完饭来看他,两人有说有笑地吃了起来。

  袁欣敏和李嘉两个先吃完饭,就连忙到了二(二)班。她打算把今天白春梧奖励的电子词典,送给帅小泽做生日礼物,可看到王易佳正和他吃饭,也就没机会单独说话。马子祥等人也陆续来了,还有很多兴趣小组的人都来看帅小泽的伤,大家热闹地聊着,逐渐淡忘了各班级不公平的奖励。

  “哎,小泽,喏——”大伙正聊在兴头上,李嘉忽然压低声音叫帅小泽,眼睛往后门口瞟了瞟。众人都把目光转移到门口,崔正玲在门口站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帅小泽。大家又把目光转回到帅小泽脸上,不知道他怎么反应。

  “小强,你家亲戚找你!”帅小泽都没拿正眼看崔正玲,而是看着王义强说,“你们出去聊,别影响了大家说笑话。”

  “啊?好吧。”王义强当然知道帅小泽是把她当皮球一样丢给自己,却不能不接。毕竟是一个村的女孩儿,她要在外面丢人大家都没面子。紧走几步到门口对她说:“你来这儿干吗?有啥事儿?”

  “小强哥,我找帅小泽。”崔正玲弱弱地对王义强说。接着走到帅小泽桌子旁边把眼一横说:“跟我出去说吧。你上次当着好多人的面骂我,还没给我道歉!”

  “道什么歉啊?凭啥还得跟你出去?你忘了我是坏人?”帅小泽看见她就脑仁儿发麻,没好气儿地撇她一眼,“小面条,你没病吧?”

  “我误会你了给你道过歉,你误会我也得道歉!”崔正玲不温不火地说。

  “什么叫你道过谦我也得道歉?我怎么你啦?是抢你东西啦还是碰你一指头了?”帅小泽实在不愿跟她纠缠,“走走走,我不想跟你说话!”

  “你,你骂我了!都把我骂哭了!”崔正玲一本正经地说,“你要么现在跟我道歉,要么出去单独说!”说着就要伸手拉帅小泽衣袖。

  “小面条!闪远!”刘素霞一把就把崔正玲推到旁边,“小泽脚伤着呢!”

  “不管你事儿!”崔正玲瞪着刘素霞喊,然后又扭头看帅小泽,眼神瞬间从盛怒变成了关怀,“你脚伤了?伤哪了?怎么伤的?”

  “我脚伤没伤伤哪怎么伤的关你屁事儿?我都说不想再看到你,你滚远行不行?就当我帅小泽求你,别在我面前出现,行不行?”帅小泽逐渐有些恼怒,不知道这小面条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帅小泽,你,你这么多朋友,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凶?”崔正玲忽然摆出一副无辜表情,又上前两步站在帅小泽跟前。

  “我多少朋友跟你没一毛钱关系,你又不是我朋友!”帅小泽想发火,觉的她说话越来越莫名其妙,而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心里不舒服,“你干吗非要缠着我呢?”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对我好点儿吗?”崔正玲茫然地说,其实她自己也说不上具体原因,越是被他凶,越是对他埋怨,事后越是想见他。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是不是你这里错乱着?”帅小泽用手指着自己脑袋说。忽然觉得有些害怕,真怕她有什么神经病,那缠上自己就完蛋了,“我说过不想看到你,你走吧!离我远点儿!求你了!”说着用手一指王义强,“小强,小面条可是你家亲戚,你赶紧把她给弄走,最好能告诉她家里人,有病就看病!要再来粘我就受不了啦!”

  “帅小泽!你咋这样呢?”崔正玲显得有些焦急。她怕爸爸严厉的打骂,也怕看妈妈哭,因为每次她犯错误又不肯认错,就得挨顿打,妈妈都不敢劝,只有在旁边抹眼泪的份。

  “小玲,走吧!你不是要我为难吧?”王义强更觉得自己被无辜连累,也觉得她实在是太倔,明知道每次讨不到好处,却偏偏还要纠缠。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崔正玲不甘心,用乞求地眼神看着帅小泽。

  “走吧!回去专心学习,别再来了!”王义强也不知道是劝她还是安慰,总之也就是怕她纠缠不休。

  崔正玲总算是走了,大家说笑的心情也没有了。正打算各自回班级,冯主任来了,笑呵呵地走进教室:“这么多人在干吗?帅小泽呢?帅小泽!”说着穿过人群,来到帅小泽跟前,微笑着说:“听曾老师说你脚崴了,让医生拍片了吗?严不严重?”

  “啊,冯老师,您也知道了?我不要紧,谢谢您!”帅小泽感到惊讶,没想到黑煞神冯主任会特意来看他。其他同学也是一脸茫然,这个以严厉被同学们害怕的黑煞神,竟然会满面笑容询问帅小泽的脚伤,不能不说是个意外。

  “呵呵,不要紧就行,好好将养着。你现在是咱学校的骄傲,教育局领导前几天都夸奖你,从有竞赛以来你是第一个得满分的同学,照这样下去,你不用等高考就很可能被名牌大学特招了。”冯主任笑呵呵地说,弯腰伸手拉起帅小泽裤管,认真地看了看包扎的绷带,然后站起身扫视了一圈儿,“衡信、马子祥、袁欣敏、李嘉、刘烨刚、王易佳、季心怡还有章凤巧,都在这吗?”

  几个人连忙站出来,对视以后向冯主任问好,也不知他葫芦里买什么药。

  “哦,就你们几个呀!你们这次在竞赛表现非常好,都为学校争光了,学校为你们几个准备奖励,期末表彰会上都有奖金。帅小泽、马子祥、衡信都是一千元大奖!听曾老师说你们好像都是兴趣小组成员,这个小组办得好,继续加油!”冯主任扫视一眼,心里一凉,在他看来这些孩子听到奖钱,就算不激动的跳起来也该满脸喜色,可如今竟连个笑脸都没有。

  “冯老师,为什么得三个第一和一个第一奖金是一样?这不是打击人的积极性吗?”王易佳直勾勾盯着冯主任的眼睛,等他解释。

  “这个啊?学校是象征性的鼓励获奖同学,没有正式的标准。”冯主任已经笑不出来,因为教室里虽然站着几十个不同班级的学生,没有一个人带半点笑意。他哪知道这些孩子心里的抱怨,帅小泽不久前还答应大家,拿到三千多的奖金拿出一小部分请大家吃饭看电影,大部分交给老妈,可不到半个时辰就破灭了。

  “学校领导们做事也太不严谨了,怎么能象征性做事?要是我们也象征性地到考场转一圈,象征性地考几个倒数第一回来,学校也能平心静气?”衡信心里也很不爽,同样得第一,马子祥已经有了辆自行车,他和帅小泽屁都没有,这平白无故的又把帅小泽三千多变成一千。

  “要么咱下次替别人考得了,听说二中奖励很高,要么咱让大林问问,说不定可以挣个外快!”说起挣钱,刘烨刚这个会计兼支书怎么能不发言呢。

  “这事情是学校的决定——”

  “小刚说的对,干脆咱以后不在学校考,替考也不错。”李嘉打断冯主任的话。

  “李嘉,你们算是好的了,最起码有个电子词典,我们班主任只是口头表扬。看来抠门儿白老师还不是最抠的。”章凤巧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

  “什么啊?白老师已经扣得不得了啦。前几天竞赛他带我和小敏去三十八中食堂吃饭,竟然要三份便宜盒饭,都是些乱菜,连个肉渣都没有!他自己还吃的呼呼呼。”帅小泽想起前几天跟白春梧吃饭的事。

  “哈哈,那不跟猪一样?”芦建国笑出很大声。

  “可不是,我跟小泽看得都难受,都想站起来到街上吃碗面去。幸亏那个学驴叫的石老师,给我们拿去两盘菜。”袁欣敏一直都觉得石忠是个老实人,就是个性太倔太孤僻。

  “在咱学校学驴叫那个石老师?他没找你们麻烦?还给你们送菜?操,驴都转性了!”马子祥故意大声说,还看看冯主任。言外之意就是:驴都变好了,校领导没变好。

  “小石忠那家伙对你们这么好啊?上次在学校较劲儿的时候,把我气得都想揍他一顿。”高大铭提起石忠就窝火。

  大家七嘴八舌聊起了石忠上次来学校的事情,有些人又被逗笑了,想起那家伙的样子就忍俊不住,说笑声占满了整个教室。

  冯主任被晾在一边没人理会,这可是他从业以来第一次被视若无睹,而且这次还是主动跑来做好人,却落了个大大的没趣。扫兴地从后门出去,往教办室走,心里左右不是好滋味,没想到这些孩子不光学习成绩突出,价值观也比较突出。竟然对学校的奖励方法这么大不满,连他这个平日严厉训导学生的教导主任都不当回事,看来是该向学校提点意见,表达一下孩子们直接的想法。

  整个下午,帅小泽都沉浸在郁闷中,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是荣耀的第一名也会让人不舒服。早上还在想有三千多块,老妈一定很高兴,就不用发愁未来几年里弟兄两个的学费了,原来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放学时候天还在下雨,虽然不大,夹杂在冷风里也让人难受。马子祥去找生活老师替三人报到,然后再到食堂打两人的饭。刘烨刚回去了,晚上下雨就少上一天晚自习,他负责通知三人的家长住校的事情,好让家里人放心。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离家近回家吃晚饭,吃完饭再过来上晚自习。高大铭下午就在闹肚子,跑了好几趟厕所,最后撑不住去诊所买药了。

  帅小泽扶着墙慢慢挪到高育红教办室,她没在,刘老师也下班没在。他又慢慢往职工宿舍区磨蹭着,因为她中午答应过要跟他一起吃饭庆祝生日,可是放学后在班上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她过来。别看只是几百米,平日里两分钟都用不了,今天却足足挪了四十分钟。到了她宿舍门口一看,心里又是一阵慌,因为她没在,门口归“铁将军”把守。

  他一下没了精气神儿,好不容易过来就这么没见人再走回教室?心里一阵失落,轻轻坐在门口湿漉漉的台阶上,也顾不得那许多。正心慌意乱地猜测她可能去哪,一定是什么突发事件让她无暇跟我打招呼!她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即使有事情发生,她又怎么舍得让我这个像残废一样的人帮助呢?唉,都怪这不争气的脚!再返回头想想:从早上那个双黄蛋就不正常,半路又倒霉地把脚崴了。然后是那个所谓的好消息,让我以为有三千多块可以补贴家用,最后落了个失望。还有那个小面条,她怎么偏偏要纠缠着让道歉,我干吗要惹这种难缠的是非精呢?难道上辈子就欠她?红姐,红姐这时候在哪?会有什么样的麻烦事?难道是为了这倒霉的生日?红姐,你快回来吧,我宁愿不过这生日,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你在身边!

  天黑了下来,愈来愈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帅小泽仍然在她门口的台阶上坐着,头发衣服都是潮湿的,脸上挂着水珠,可她终究还是没回来,心里的失落感让他从头凉到脚底板。

  晚自习上课铃响了,他扶着墙站起身子,摸索着走出职工宿舍区。五号宿舍楼跟前灯光下,马子祥和衡信正焦急地乱转,他打完饭回教室却找不到帅小泽。找遍十几个教室和厕所,又叫上衡信回到宿舍找,连高大铭、芦建国的宿舍都找了都找了个遍,就差没找职工宿舍和女生宿舍了。衡信一眼看到有个人蹒跚着挪过来,认出是帅小泽,箭一般跑过去扶住他胳膊。马子祥也到了,两人二话没说架起帅小泽往教室走。到了教室座位后,才注意到他木纳的表情、惨白的脸色,头上脸上都是水珠。也没敢问原因,把早已凉透的馒头递到他手里,毕竟今天是他生日,吃冷的也比饿着强。马子祥无奈地摇摇头,回隔壁班自己位置了,衡信也默然回到自己座位。

王易佳看着帅小泽神情恍惚的样子也不由得一阵心疼。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副模样,但知道今天是他生日,知道他一天几次心情落差,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一定特别差!她用手绢轻轻擦着他头上和脸上的水珠,而他仍然面无表情,嘴里机械地咬着冰凉地馒头,眼睛痴痴地望着黑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三章 生日不快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