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一章 这个赛季不太美
发表时间:2019-11-13 点击数:177次 字数:

期中考试刚过,校园里就躁动起来,各年级的同学都在议论竞赛的事情。学习好的希望有机会参加市里的竞赛,成绩稍差的也想着弄点竞赛题做,下学年再争取机会。要在学校大会上弄个荣誉证书可是件露脸的事,据说还能抱个大红包。

兴趣小组原计划抄的十六份一、二年级奥数竞赛题,以三十元每份的价格被哄抢,还都是低调转让给了会员。帅小泽赶紧动员几个写字好的女生,加抄了二十份,另外把物理、化学、语文、英语各抄三十份,并且交代各班级会员不是卖题,是替一中的朋友帮忙推销。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芦建虹、章凤巧、尤玉娇、刘素霞等都参与了抄写工作。按刘烨刚的建议,把价格提升到五十元每份,仍然被兜售一空。还有人建议再抄,被帅小泽一票否决。他认为事情不易闹太大,万一让学校知道了,说不定大伙都要受处分。尽管如此,前后已经买了七千四百八十块,扣除买纸笔花费的四十块,给八位女生各奖励五十块,还为小组盈利七千零四十块。在那个五毛钱一瓶汽水的年代,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一年级六班有个女生叫崔正玲,十三岁,微黑的小脸盘儿,小嘴小鼻头,纤瘦的体型,要不是满头干黄发叉的头发,就活脱是刘素霞整体缩小五分之一。她在班里的学习也是拔尖,尤其是数学,所以对奥林匹克知识竞赛校级筛选信心满满,可是眼见着同班成绩差不多的刘辉,不知道从哪弄了一份奥数题,抽空就在研究,心里也焦急起来。打听到卖题的是高年级的兴趣小组,忙跑过去询问,可人家的试卷要五十块一份,犹豫了一夜。第二天再去买,没了,五十块也没得卖。

  从小就要强的崔正玲,自然不甘落后于人,再次找到同村的王节峰,他又让她找二(二)班王义强,他也是同村的,而且是兴趣小组成员。

  上午第二节课间,崔正玲在二(二)班找到王义强。他一听是买试卷立刻就把脸沉下来,厉声说:“谁在卖竞赛题?我怎么没听说?我只知道兴趣小组偶尔跟会员补课!不要跟着那些无知的人一起胡说八道!念在同村一场的份上,我帮你打听一下有没有去年的旧试卷,在这儿等着!”

  崔正玲讨了个没趣,站在二(二)班门口看着王义强进去。和另外一个人嘀咕几句,又出来说:“行了,先回去吧,组长说卷子刚巧借出去,过几天人家还了我再拿给你!”

  “我去跟你们组长说!”崔正玲心里咯噔一下:等几天后竞赛就开始,要试卷还有什么用!没等王义强反应,侧身进了教室里面,到那个人跟前劈头盖脸就问:“小强哥说你是组长,对吗?你的试卷借给谁了?能带我一起要吗?”

  “哦?我是帅小泽。”帅小泽一惊,上下打量着这个忽然闯进来的女生。瘦里吧唧的身形,还没刘烨刚看着顺眼。再仔细看小鼻子小眼儿小嘴唇儿,眉毛又细又淡,干黄得柴火似得头发扎着马尾在脑后面垂着,整个人有气无力的样子像根面条。知道她是王义强同村的,淡淡地一笑说:“我跟你好像不认识,有必要跟你详细交代吗?这事儿我妈都不管!”

  “哎,小泽,我看这丫头有意思!八成不是想当你妈就是想当你媳妇儿!”旁边站的李炳俊笑嘻嘻地调侃。

  “姑娘,快走吧!这些家伙心眼儿都坏,说着说着一不小心就真把你当成媳妇儿!连三媒六聘的钱都想省了!”李炳学跟着继续逗。

  旁边站的七八个人哈哈大笑,包括帅小泽旁边的王易佳。都看着眼前这小姑娘害羞的样子挺逗,脸虽然红扑扑的,眼神却透着一股无形的倔劲。

  “小玲,快回去上课!要不然‘坏水儿三李’非把你弄哭了!”王义强赶紧把崔正玲往外拉,她却不动,眼珠动也不动地盯着帅小泽。

  “小强哥,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怎么把我也扯进坏水儿里面啦?”李学良故意学着女生扭捏的声音说,还伸出兰花指点指王义强,“何况我又没说什么,我有说啥时候拜堂了吗?有说让这小妹妹跟班长怎么洞房了吗?净冤枉好人!”

  李学良的话音未落,大伙又是一阵狂笑,班里剩下的男男女女都笑的嘎嘎的。

  这下崔正玲可承受不住了,泪珠夺眶而出,用右手指着他们咧着嘴哭喊:“你们都是坏人,呜呜,小强哥也是坏人!呜呜呜,还有你,”上前几步指着帅小泽的鼻子,手指与鼻子就差两厘米,“你也是坏人,呜呜,还是最坏的!呜呜呜……”转身跑了出去。

  “嘿,我咋是最坏的?”帅小泽脸腾就红了,用手指着自己鼻子纳闷,“哎,小强,明明是他们三李把人家姑娘逗哭,怎么按我身上来了?佳佳、建虹你们可要给我作证,要不然跳黄河都洗不清!”

  “嘿嘿,还是最坏的人!我看像!看人家小妞哭的多委屈?”芦建国不失时机地调侃。

“芦建国,你觉得人家可怜,还不快去追?说不定落个媳妇儿呢!你们俩搭配刚好,肥肉配排骨,不柴不腻!哈哈哈!”李炳学又把矛头对准芦建国,小姑娘跑了,笑话还在继续,要不然“坏水儿”这名字不就白叫了。  

大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之后接着调侃,直到传来上课铃声。

  第三节是曾伟的课,他刚上课就宣读了本次数学期中考试成绩,帅小泽以99.5+5的分数再度蝉联年级第一,王易佳分数是97.5+5,位列第四名,第五名是章凤巧,分数是96+3。他们三个将代表二(二)班参加半个月后的市级奥数竞赛,和二十天后的五项全能数学竞赛。衡信的分数是92+3,名列年级第十一,只有希望下次继续努力。

  曾伟又重申了一次学校将会给予市级获奖者荣誉证书和现金奖励,他个人也将继续送出金笔给前三名。然后继续讲课,把试卷内容逐一地向同学们讲解。

  还没到下课,教导处的黑煞神冯主任来到二(二)班,让曾伟叫帅小泽出去,跟他教导处去了。其他学生面面相觑,尤其是王易佳、衡信、章凤巧以及兴趣小组几个人。都担心帅小泽被处罚,因为他说过私下卖试卷抢了学校的生意,要尽量低调处理,尤其不能说成买卖。曾伟不知道那么多,只是转身到讲台,继续讲课。

  “帅小泽,是吗?”冯主任这次没有按以往的方式出牌,不用在门口罚站,直接就在办公桌后面坐下问。他认出了面前这个孩子,就是在音乐教室被弄得尴尬的学生。

  “报告冯老师,我是帅小泽!”帅小泽心里有些忐忑,凡是被黑煞神召见的准没好事儿。

  “上次在音乐教室,真是不好意思!害你被同学们嘲笑了!”冯主任竟然尴尬地笑了,他觉得是自己引起那场骚乱。

  “报告冯老师,那事儿都已经过去了,按说不怪您,是我自己不小心。”帅小泽心里平静了许多,因为眼前这黑面神是笑着的,而不是严厉的训斥。

  “哦,呵呵,是这样啊?把我弄得好几天都不安,”冯主任若有所思地笑笑,“我觉得你挺面熟的,好像我给你颁过奖状吧?上次期末你是不是得过奖?”

  “报告冯老师,我每学期都得奖,不知道您说的是哪次?”帅小泽见他和颜悦色,像是聊天,也就完全没了戒心,声音也高了一下。

  “哦?是吗?”冯主任仔细打量着帅小泽,逐渐地想起来,他还专门关照过他班主任,说这孩子是块可造的材料,“你到那边搬个凳子坐着说,我想起来了,你去年考了个全市第一名对吧?我还跟高主任说你是快好材料,只要好好调理一下,以后必然成才!”

  “报告冯老师,是的!”帅小泽刚刚坐下又站起来恭敬地说。

  “不用每句话都喊报告,坐下说话。眼前又要参加奥数了,还有个五项全能,高主任今年选你了吗?”冯主任兴致来了,觉得眼前这孩子既聪明又懂礼貌。

  “冯老师,你能把我再调到高老师班里吗?”帅小泽突发奇想,不知道传说中既有权利又严厉刚正的黑煞神会不会帮他一把,因为从进门黑煞神都是和颜悦色,会不会是转性了。

“怎么?高主任把你调走了?”冯主任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平静,“是整体调班把你调走了对吗?先混到年底吧,过了年我把你调回去!哎,我今天是为了有人告你的事儿才叫你,怎么跟你聊起天儿来?”他忽然想到今天找帅小泽的真正目的,帅小泽心又忽悠悬了起来。“对了,帅小泽,你是不是搞了个兴趣班?在学校倒卖竞赛题?”

冯主任说完脸色变得铁青,恢复了黑煞神的本来表情。

  “报告冯老师,兴趣班儿是有,大伙在一起都是交流学习。偶尔也打篮球,为了丰富课外生活。卖题的事儿是个误传,今天还有个一年级的女同学来找我们说要买题,我同学跟他解释了,没有卖题。前几天一中的同学在咱校卖试卷,有兴趣小组的同学帮过他们宣传,目的是为了让大伙多见见题型也不算坏事儿,具体有没有人找他们买就不知道了!”帅小泽一听,就知道准是那个瘦弱的像根“面条”一样的女生跑来告状,连忙详细地解释卖题的事,必须跟兴趣小组彻底撇清。

  “哦,是这样呀?其实你们要是有做生意的头脑也不是坏事儿!”冯主任吁了口气,淡淡地说。

  “冯老师,我们还小,都是学生,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文化知识,做生意挣钱那些事儿,还是等毕业了再说吧。”帅小泽仍然一本正经地说,把老妈平时教育弟兄俩的话都用了,不管他出于好意还是在套话。

  “那——好吧,你回去上课吧,好好学习,再给咱学校争个第一,即使生活上有点小问题,我都能帮你遮过去。”冯主任恢复了笑脸,越来越觉得这孩子可爱。

  “谢谢冯老师!你能帮我和王易佳都调回高主任班里吗?”帅小泽站起来打算走,再次提出调班,用来试探冯主任是不是言而有信。

  “调班的事,不说等年底吗?你跟那个什么家是吧?”冯主任笑呵呵地说,“回去吧,把本事在赛场发挥好了!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谢谢冯老师,您记住我叫帅小泽,还有一个叫王易佳。”帅小泽再次弯腰感谢,并重申了两个人的名字,然后走出教导处,刚跨出门口下课铃响了。他边走还在想应该把衡信、章凤巧、芦建虹都调过去,再一想人多了冯主任肯定记不住,弄巧成拙也说不定,还是等取得好成绩以后再来求他才行。

  袁欣敏今天的心情很不错,早上第一节课班主任宣布了她的语文成绩96+3,是全年级第五,李嘉是94.5+3排年级第七名,还有刘烨刚93+4排第九名,三人都能代表学校参加五项全能竞赛。第二节课数学老师又宣布了她98+4的成绩,排年级第三;李嘉以95+4的成绩排第六名,刘烨刚却排年级第二,分数是98.5+3;三人同时参加奥数竞赛和五项全能。所以第三节一下课,三个人就一起来找帅小泽,打算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同时也探探他和王易佳的分数情况。可过来一看就傻了,衡信告诉他们,帅小泽正上课被黑煞神冯主任带走了,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大家都站在二(二)班后门外面等着,焦急地看着通道拐弯处。

  “小泽,回来了?什么情况?”帅小泽刚走到通道,就被高大铭给拉住了。他也看到黑煞神带走帅小泽的一幕,那时间他还是红着脸低头不语,现在一切正常。

  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刘烨刚、衡信都跑过去,其他十来个人也跟着,把帅小泽围在中间,仔细地打量他的脸色。

  “嘿嘿,没事儿!一场虚惊!早上来那个小强的妹妹,把我给告了,说咱们兴趣小组在学校倒卖试卷!经过我向冯主任一解释,化险为夷!”帅小泽笑呵呵说。

  “啊?哪个小强的妹?咋那么坏呢?”袁欣敏满脸的诧异,眉头皱着埋怨。

  “别提啦,人家用手指着小泽的鼻子说,你也是坏人,还是最坏的!”芦建国插嘴,学着崔正玲的口气说。

  “建国学的不行,人家是哭着说的,你得哭才像嘛!”不爱说笑的衡信,居然跟芦建国开起了玩笑。

  “那得教训她一下才行,破坏咱兴趣小组发展,绝不能姑息!”刘烨刚听了有些生气。

  “算了吧,人家女生都哭成那样,还是别再为难她了!”芦建虹觉得那女生被三李奚落的够惨,哭相可怜的很。

  “建虹说的有道理,人家也是受害者。”王易佳也有些同情崔正玲,更多的是讨厌“坏水儿三李”,专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有几次差点惹到她身上,还好他们对帅小泽有几分忌惮。

  “大家还是别在这儿聊天,一会儿放学到食堂说,快该上课了!”章凤巧说完,接着就是一阵铃声,大家迅速跑向各自班级。袁欣敏还觉得没听帅小泽说去教导处的过程,无奈地看他一眼,向后面跑去。

吃午饭时,大家才了解到,这次参加奥数竞赛的学校代表,全是兴趣小组的人。原来二(一)班的高大铭是这次期中考试年级第八名,季心怡是第九名;二(二)班的帅小泽是第一名,王易佳第四名,章凤巧第五名;二(三)班马子祥第七名,二(四)班刘烨刚第二名,袁欣敏第三名,李嘉第六名;最后一个名额虽然被衡信以半分只差错过,但得到第十名的是二(九)班刘超,他也是个最近刚加入兴趣小组的新人,所以没有接到通知情况下,只有周末聚会的时候才会出现。

  大家都鼓励衡信加油,争取下次再进一步,那么参加奥数的就都是小组核心人物了。

  “小泽,我忽然觉得咱可以不参加竞赛!”放学后大家九个人一起往门口走,刘烨刚一句话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住,赶忙解释,“别紧张,我不是说参加竞赛不好,只是觉得荒废了挣钱的好机会!要是咱们不参加,是不是能给参加的人补课了?”

  “你想错了!首先你自己都不参加,还有什么资格给别人补习?咱要把学习放主要位置,参加竞赛为自己积累经验,为学校争光,为小组积攒荣誉。其次,兴趣小组和挣钱都是次要的,决不能喧宾夺主,要因为兴趣和贪财影响了上学就得不偿失了!再说补习不容易,咱不是正规补习班,现在一毛钱都还没挣到是不是?”帅小泽立刻把刘烨刚的想法否决。

  “就是,挣钱方法又不是只有一种,咱可以把那几套卷子卖给其他学校!”袁欣敏接着说。

  “那这样,明天中午放学咱三个分头去找高林、李清和大林,商量一下去他们学校卖卷子的事儿!”马子祥立刻接着说,他认为中午一个半小时足够跑个来回,快的话还能在城区整碗面。

  “哦——不用商量!”帅小泽想到最近吃完午饭都要去学一会唱歌,再说跟那几个也没必要商量,看着身边几个女生说:“小敏、李嘉,你们几个家里还有抄卷子的纸吗?”

  “还有呢!”“有!”五个女生都答应。

  “卷子原件在哪?你们五个人各拿一个科目,晚上辛苦一下,抄个六份,明天分给祥子、小刚和衡信,中午放学拿去给高林、李清、大林,让他们找各班尖子试试,五十块转出去一份给他们提十块,你们抄卷子提五块,剩下的归小组,他们要感觉能卖再过来要。另外晚自习周一就开始,这两天就放消息出去,在晚自习期间辅导,一节课五块就说是车费,混杂在咱们一、二、四,三个班里,由咱们九个轮流讲题,一定要低调,挣钱不重要,咱们自己也得加油!”帅小泽认真地安排,人已经到车棚里,正在开锁。

  “那行,明天衡信去找大林吧?”马子祥说着推车子望向衡信,衡信点头同意,他又看帅小泽,“小泽,咱最近都抓竞赛这机会挣钱,你能暂停学歌吗?”

  “你在学歌吗?跟谁学?”“小泽,在哪学歌咧?”王易佳和李嘉纷纷追问。

  帅小泽一个没注意就被撂出去了,脸腾就红了:“啊,学歌啊,那就是自己瞎哼——”

  “糟糕!小泽!”衡信一眼看到大门口有个女生站在那里,眼睛却盯着车棚这边众人,说具体点是盯着帅小泽,因为正是上午找麻烦的那个女生。

  帅小泽的心忽悠就提起来,还没找她算账就算大度了,怎么她还敢找茬?

  “她不会是在等你吧?”王易佳看着帅小泽,忽然觉得这女孩儿绝非善类,“要么我——还有刘素霞去替你打发她走?”有心替他挡横,还有点怯,只好连带上刘素霞。

  “算了,还是别跟她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了,毕竟她跟王义强叫哥呢,太僵了不好看!”帅小泽弱弱地说,真心不想惹事,这么多人跟一女孩儿较劲也不光彩。

  众人都没说话,只是暗地里都叫着心劲儿,她胆敢过分就得还点颜色。毕竟帅小泽不仅是大家的好朋友,还是兴趣小组的头,即使有个丢人事也得掖起来。

  “帅小泽!你什么时候把旧试卷给我?”崔正玲看着一行人从身边走过去,大声喊帅小泽。每个人都扫她一眼,却没人搭理,继续往外走。

  就在帅小泽跨上车扶好车把,刘素霞也斜着坐好了,要用力蹬的时候。崔正玲从后面跑过去,伸开双臂拦在车前面,小眼睛瞪得溜圆说:“小强哥上午说你答应给我旧试卷,什么时候给我?”

  “嘿?我这个爆脾气!”刘素霞一偏腿下车,走到她跟前。扯着胳膊把崔正玲拉到旁边,不耐烦地说:“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你的小强哥答应你,不去找你的小强哥要?在这儿拦着路干吗?这里面哪个是你的小强哥?就算找冯主任告状的事不跟你计较,你也不能得寸七尺吧?”

  “我告他是为他好!因为他有错!答应我事情在前,不能说话不算话!”崔正玲仰着头说。她自认为行得正站的端,可站在刘素霞跟前直接矮了将近一头。

  “哎,小面条,你哪个耳朵听见我答应你了?闪远点儿!”帅小泽实在不愿搭理她,又怕她再纠缠被刘素霞收拾一顿,那样以后还会有更多麻烦,“素霞,上车走!佳佳,小敏,你们按咱刚说的做,我们先走。”扭头看看那几个女生,脚一用力,车子缓缓使出去。

  “有病!”“脑袋生锈了!”马子祥、刘烨刚没好气地看看她,骑车走了。衡信也骑上车,朝另一个方向走。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季心怡都瞪了崔正玲一眼,转身离开。

  崔正玲讨了个没趣,看着那帮人都消失以后,还没离开。心里还在想究竟是帅小泽不肯借试卷,还是同村的王义强有意敷衍她。

  “乌溜溜地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漂泊,寻寻觅觅常相守……

  永远无怨的是我的双眼……”

  帅小泽终于流畅地唱完整首《恋曲1990》,高育红弹完乐曲,为他拍手算是赞扬,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他果然没有辜负她一番苦心。

  “傻瓜,给喝点儿水。”高育红揭开水杯盖子递给他,“你唱的已经很好了,暂时先把心收一收,全力应付竞赛。听刘慧说你参加了奥数竞赛,还参加了四门五项全能竞赛!为啥不把英语也学好?”

  “英语呀?我实在是学不好,”帅小泽喝了几口水说,“算了,红姐,别逼我了,我听到英语俩字就头大!”

  “英语真不该偏!以后有大用途!傻里傻气!”她白了一眼,眼光满是亲昵。其实他已经很优秀了,不该要求他太多,平凡的快乐蛮适合两个人的性格,太有才了说不定又是留学又是考研的,哪有时间顾家,接触人多了疏远两人感情也未可知。

  “对了,不说那个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过了年还调到你班里去,咋样?”他连忙岔开话题,虽然知道她说的都是为了关心他。

  “调班?怎么调?刘慧同意了吗?”她当然希望他回到自己班,可这种事不能强求,至少她是没办法向任何人开口。

  “我昨天找了冯主任,他答应,只要我在竞赛取得好成绩,就可以安排我和王易佳回到你班里!”他认真地说,只是没好意思提找冯主任的真正原因。

  “真的?他没问你为啥回来?”高育红有些担心,怕他一个不留意,给别人看出端倪,两人就会成为话柄。

  “没有,是他先提到你的。呵呵,看,我带了石榴,庆祝一下!”帅小泽笑呵呵地说,然后拿出个大石榴,头上已经用小刀划开口子,轻轻一掰就开,鲜红的石榴籽露了出来。

  “这怎么吃啊?这里没地方洗手,一会儿把手都弄黄了!”高育红想说拿回宿舍吃,阻止已经来不及。

  “没关系,你不用伸手,我剥了籽喂你!”他说着把半块放在钢琴盖上,把手里的半块又掰开,放下一部分,轻轻剥下石榴籽放到手心,又伸到她面前,眨着眼睛说:“嗯?”

  “这样不好吧?我怕被人看见说闲话!”她没敢动,迟疑地看着他认真的样子。

  “哪有人呀?快吃!”他微笑着说,又把手往她嘴边挪近些。

  她把嘴凑到他手上吃了一口,甘甜的石榴汁甜到了心里,忽然喃喃地说:“籽吐哪?”嘴里嚼着,有些含糊不清。

  “不要吐!石榴籽能改善皮肤光滑度,还能增进大脑功能!”他连忙制止她,认真地说完又调皮地笑着说:“你要实在舍不得吃——再喂给我吧!啊——”长大嘴巴凑到她面前。

  “去你的,不害臊!”她咽了进去,再次低下头吃他剥好的籽,“别光顾着给我,你也吃!”

  他嘿嘿一笑,也吃了一口,两人说说笑笑吃了起来。

  下午预备铃响起,帅小泽小跑着回教室,发现崔正玲在教室后门站。连忙从前门进去回自己位子,问旁边的王易佳:“佳佳,那个小面条怎么又来了?难道又是专门等我?”

  “大概是,”王易佳压低声音说,帅小泽两人都趴在桌面上,脑袋挨着,“我从宿舍过来时就看她在那站着,也没见她跟谁说过话!”

  “她怎么跟冤魂缠身似得?一年级试卷的底稿谁拿着?给她算了。”帅小泽真有些失去耐心,打算把题给她了事。

  “在小敏那里,可是我不想去找她。”王易佳弱弱地说。

  “我这出去不方便呀,那好吧,叫芦建虹去。”帅小泽说着扭头转向芦建虹,小声说:“建虹,帮个忙吧?去四班找小敏要一年级奥数试卷,就说我不方便过去。”说着朝门口努努嘴。

  芦建虹轻轻应一声,笑着出去了,不大会儿回来把试卷交给帅小泽,刚想要说什么上课铃响了。衡信进来教室,跟帅小泽打声招呼回到座位准备上课。与此同时崔正玲也站到了芦建虹旁边,瞪着眼睛看帅小泽,噙着眼泪说:“怎么你回来也不吱一声?人家等你老半天了!”

  “小面条!你没事儿吧?我回自己座位干吗要跟你吱声?”帅小泽看见她就烦,“你是我什么人?”

  “我,我不是你什么,可是小强哥说你会给我借卷子!我就在这儿等!”崔正玲喃喃说道,眼泪急的团团转。

  帅小泽伸手把试卷拿起来递给崔正玲,严肃地说:“小面条,喏,试卷给你!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我不想看到你!走吧!”

  “谢谢!我叫崔正玲,不叫小面条!”崔正玲恭敬地接过试卷,居然鞠了个躬,转身疾步离开。

  大家看着崔正玲离开教室,再看讲台上,地理王老师已经在黑板上画图。都认真地翻开课本,等待老师讲课。

  课间时候,马子祥和刘烨刚来了,兴奋地说了见李清、高林的情况,两人听说按提成推销试卷都觉得有意思,希望再给准备五套题,明天中午他们过来取。帅小泽夸奖两人做的好,让他们快告诉那几个班的女生,课间抽空赶紧抄题,晚上回去再加个班,明天别让那两个空跑。

  “小泽,走吧!”袁欣敏一放学就到了二(二)班,站在芦建虹旁边对帅小泽说。

  “哦,马上,小刚他们还没来,大家一起呗,”帅小泽答应着,看着旁边的王易佳说:“佳佳,上课的时候最好别抄卷子,万一被老师看到不好!”

  “我知道,你不是说给芦建虹一份让她帮忙抄吗?给!”王易佳说着把一份自己抄的化学卷子递给帅小泽,还给了几张空白纸。

  “好,你回去帮心怡抄英语,尽量多点,也别累着!把原稿给章凤巧,”帅小泽说着又转身喊章凤巧,“凤巧,你把原稿拿回家抄上几份!明早带回来!”章凤巧答应着接过试卷装书包。他又对收拾书包的芦建虹说:“建虹,这几张交给你,辛苦你了!”

  “客气啥?都是自己人!”芦建虹接过去,小心翼翼地放进书包。

  大家陆续到了,一起走出教室往大门口方向走。

  袁欣敏悄悄走到帅小泽近前,小说对他说:“小泽,不是说到篮球场吗?”

  “篮球场?今天好像没有约球赛吧?”帅小泽声音并没有放低,大家都能听得清。他又问刘烨刚:“小刚,今天有人要打球?”

  “没有,谁说打球?这几天怕是没时间打球了,大家都在准备竞赛。”刘烨刚说着忽然转头看衡信,“喂,你这次好像爆个冷门儿啊!化学整个满分,智蕊是不是给你开小灶?我干脆没进前十!”

  “得了吧,你参加三项就可以了,别忘了你还有个奥数,得奖机会够多了!”衡信马上接话说,“我就上两项,还不知道其他学校的高手啥水平呢!”

  “小泽,你,你是不是没看我给你写的东西?”袁欣敏把帅小泽拉到旁边说,看他愕然的样子脸也红了,声音压得更低,“我在给你的试卷里夹了个纸条,说让你放学到篮球场唱歌。”

  “啊?我没看到,说不定掉了。现在哪有时间唱歌,你跟李嘉赶紧回家抄物理和语文试卷,明天要十份呢!小刚没告诉你吗?”说到唱歌帅小泽又不得不压低声音,“唱歌的事情,以后多的时间!竞赛完了再说好吗?”

  “那好吧,记住你的话,竞赛完了可得唱给我听,小刚说你唱的可好听了。”袁欣敏低着头说,眼睛没敢看他,怕他看到自己紧张的表情。

  “好,一言为定!但是你也得给我唱!呵呵呵,行吧?”帅小泽声音依然很低,然后转身叫大伙:“大伙走快几步!哎,刘素霞抄十份行不行?小刚,你给她帮帮忙吧?”

  “要不我去你家吃饭,吃完饭你跟我一起抄!”刘素霞大声说,其他人都瞪大眼睛看帅小泽怎么回答,心想这刘素霞也太随便了点,怎么这么直接。

  “得了吧,我写字太潦草,抄了别人也看不懂!你还是自己回去慢慢儿抄吧!”帅小泽可不敢跟她大晚上在一起抄试卷。

  “那算了,小钢蛋儿吃完饭到我家来,帮我抄几份再回去!”刘素霞见帅小泽不愿意,只好拉上刘烨刚,而刘烨刚不好拒绝,只有点头同意。

  大伙说着在车棚推了车子,向门外走去。

  第二天中午放学时间,同学们一窝蜂似的涌出教学楼,有的走向宿舍,有的走向食堂。帅小泽他们一行十几个也走出教室,说笑着去食堂。

  忽热有纸飞机在空中飘。“咦!快看!”有人惊叫,因为空中飞的不是一只纸飞机,也不是三两只,而是一大片,密密麻麻地从顶楼飘下,估计有上百只,如同巴掌大的雪片从空中落下。

  “看,飞机上面有字!”有人大声尖叫,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接着又有人喊:“是找帅小泽的!”“有女生找帅小泽到楼顶!”“我去,是女生写的字!”“不会殉情吧!”有不少人跟着起哄!

  走出门口的袁欣敏也伸手捡起一个纸飞机,上面果然写的字,脸色不由一变。弯腰再捡一个写的丝毫不差,半行工整小巧的字迹:“帅小泽,我在五楼顶上等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一章 这个赛季不太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