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章 公鸭嗓子
发表时间:2019-11-06 点击数:72次 字数:


    帅小泽回到家主动向母亲认错,说在学校跟同学发生口角。推搡的时候碰了到门框,把眼角碰青了,老师已经批评过那位同学,让她不要担心。母亲没有多说话,只是心疼地叹口气,然后煮了个鸡蛋剥皮,趁热给他肿起的地方敷了一会儿。

  第二天上第一节课,帅小泽发现芦建国没上学,连忙低声问芦建虹。结果她噙着眼泪说堂哥回去被大伯暴打了一顿,今早起不了床,她上学走时还听奶奶说要带到诊所看。她说完后又问帅小泽脸上的瘀肿还疼不疼,他笑着说没事了,还打趣说老妈已经为这点小伤,命令他早晚内服外贴了两个鸡蛋,她这才散去满脸的愁容。

  课间,帅小泽再次偷偷摸摸在高育红办公桌放了馍片,临出门被刘慧堵个正着。

  “帅小泽,你找我有事儿?脸这是咋回事?跟同学打架了?”刘慧追问着,也是一脸的关心,这样的尖子生在哪个班都会得到老师的青睐。

  “报告刘老师!没有打架,昨晚骑车子摔倒了。”帅小泽赶紧站直了回话。同样是女老师,对高育红以外的老师,她都抱着崇敬的态度,“刘老师,我想找你请一会儿假,中午放学我要出去一趟。”

  “你们这些孩子一天骑车跟飞似的!慢点儿不行啊?不知道自身安全比什么都重要!中午放学时间你想出去就出去呗,不用特意请假。”

  “谢谢老师,我怕回来晚了耽误上课!”帅小泽确实打算出去一趟,因为他决定去看看芦建国,芦建国没来上学跟他有直接关系。

  “哦,那没关系,下午第一节课好像是化学,一会儿我跟你智老师打个招呼!去上课吧!以后骑车慢点儿!”刘慧微笑着,她感觉这孩子不但文化课学的好,言行举止也挺招人喜欢。

  “谢谢老师!”帅小泽恭敬的说,然后傻傻一笑跑回教室。

  第二节课间休息时,袁欣敏、李嘉都跑来看帅小泽,见他脸上虽然还有些紫青色瘀肿,但谈笑自若。他又告诉她们放学后单独去看芦建国,她们又是一惊。但他主意已定,让大家不用担心,说芦建虹会陪他去,而且她奶奶还是他堂姑,所以不会有事情,大家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去上课。

  放学后,帅小泽跟芦建虹分别骑车往学校外面走,王易佳追了出来,坚决要一起去。帅小泽知道她是个倔性子,又是出于对他关心,也就同意了,让她坐在车后座,三人一起向芦建虹家骑去。

  “奶奶!奶奶!你看谁来了?”芦建虹刚进家门就喊。接着从屋里面出来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头发有些花白,身体健朗,笑容可掬地打量孙女以外的两个孩子,却都不认识。

  帅小泽见她打算问芦建虹,连忙走向前恭恭敬敬地说:“小紫儿姑,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小泽,村儿西头的。”

  “哟,是你呀乖乖?长这么高啦?快,快进屋再说!”建虹奶奶立刻就想起了他,亲热的不得了,拉他胳膊进房子,不住地打量,亲昵地摸摸他的头,“乖,好几年没来玩了,建虹这丫头还老念叨。来,让姑看看,呵呵,都成大人了,姑过阵子给你寻个好媳妇儿,咦?这脸咋瘀成这样了?这个兔孙下手也忒重,活该被他爹揍一顿!”她忽然发觉他脸上的淤青,更加显得心疼。

  “姑,对不起!我也有错,昨天不该跟建国打架,回去就被我妈给骂了一顿!”帅小泽提起打架的事情也有些内疚,芦建国的伤即使不是他所致,至少也是因为打架才被老爸揍的。

  “这事儿不赖你!乖,来先坐下,姑还留了几个大石榴!”建虹奶奶像对自己孩子一样,不停慈爱地打量还摸着他的头发,知道他从小爱吃甜食和石榴。

  等帅小泽和王易佳坐下,建虹奶奶又从旁边屋子取出个装满点心的盒子,还有几个碗口那么大的红石榴,亲自剥开一个递给帅小泽两人,也没询问旁边的王易佳是谁,就一个劲疼爱他。忽然又像想起什么,笑着对帅小泽说:“乖,你们都没吃饭吧?我去厨房给你们包点饺子,你们吃过再上学校!”

  “姑,还是不要了吧?我就是想看建国要不要紧,马上还得赶回去呢。”帅小泽说着看看一旁的王易佳和芦建虹,她们两也频频点头,害怕不够时间回去上课。

  “这个不能依你!咋能到姑这儿不吃饭就走?必须吃了饭才能走!”建虹奶奶把笑着的脸沉了下来,却还是满脸祥和,“这样,我马上就包饺子去,建虹,你带乖乖到你大伯院子去看看那个兔孙,立马再回来吃饭,要敢跑了看我怎么打你屁股!”说芦建虹的语气就变成了命令,三人吓得都不敢再说半个不字。

  “那好,姑,我一会儿再过来。”帅小泽见堂姑这样坚持,也只从命,腼腆地笑着说。

  “乖,这就对了,等一会儿吃完饭,把那几个大石榴都给你提回去慢慢儿吃,呵呵呵,去吧!真是的,一晃眼儿没见,就成大人了!”建虹奶奶看三个人往门口走,还在感叹岁月蹉跎。

  芦建国怎么也没想到帅小泽会来看他,足足发呆了半分多钟。回过神以后连忙从躺椅上起来,客气地感谢王易佳,并请她在沙发坐下,还倒了两杯茶分别放在她和芦建虹跟前,并没有理会帅小泽。

  “建国,昨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还连累你没上成课!”帅小泽尴尬地脸又红了,觉得手足无措。

  芦建国只是轻轻哼一声,把头扭到一边去,当做没看到帅小泽。王易佳也觉得有些不舒服,心说这家伙怎么不分个好歹?人家专程来探望,他居然还使性子,一点度量都没。

  “你,你不是说以后谁也不理谁吗?干吗还来看我?”过来一会儿,芦建国终于开口。他觉得这里到底是他的家,自己不能太小气,而帅小泽究竟算客人。更何况王易佳和堂妹都在,就算怎么不乐意也不能把面子丢在家里。

  “其实那都是气话,就像咱俩小时候每次打架都很激烈,后来还不是一起玩儿?希望你放下今天以前的不愉快,从今以后咱们好好做朋友!”帅小泽笑了笑,诚恳地说。

  “能——帅小泽,我只能答应你放下以前的恩恩怨怨。至于做朋友的事儿,以后再说吧,我会尽量试着不去讨厌你!”芦建国也退了一步,连本来要叫帅小泽外号都改口了。他仔细想想得出个结论:帅小泽这人除了爱出风头,爱逞能,并不是特别讨厌。

“那好吧,你休息吧,我们走了。”帅小泽说完示意王易佳离开。

芦建国跟着送他们到门口,刚要回屋时,见帅小泽又转过身说:“建国,我希望你可以参加我们的兴趣小组,那里不少人都是一些好哥们儿,大家一起讨论学习,一起打篮球,一起玩儿!”

  “那我考虑考虑,可以吗?大班长!”芦建国回过头说,完了竟然呵呵一笑,这是见帅小泽以来第一次笑,虽然笑的不是很开心。

  “建国,奶奶包了饺子,你过去一起吃吧?”芦建虹又叫住了堂哥,希望他完全放开心里的芥蒂。

  “我不去,你们去吧,她见了准会骂我!咱们明天学校见。”芦建国说完进了房子。

  帅小泽满腹的担心也释怀了,高兴地和王易佳、芦建虹去堂姑家吃饭。临走真用塑料袋提走了几个大石榴,建虹奶奶高兴地送他们出门口。

  音乐老师贾淑红是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姑娘,一米六的个头,圆脸形,大眼睛,皮肤细白,乌黑披肩发,整齐地刘海儿。身穿一套白底蓝碎花连衣裙,腰间系着的蓝色腰带把身材束得到玲珑有致。最显眼还是那对闪闪发亮的细耳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直径足有六公分。最时髦的还不是这身打扮,以及细长的假睫毛,殷红的唇膏。而是她独特的教学方式:第一次上课,她就把一班二班的音乐课调到一起,整整一百个学生排坐在音乐教室里,没位子的干脆自带凳子,而她的理由竟然是方便大家课堂上相互交流学习。

  开始上课,贾淑红先解释了上一节课因为私人原因让高育红代课,然后让部分学生演唱一下上节课学到的内容。她把每一段歌词分三个人各唱一句,而且拿着两个班的学生名单,挑着名字让大家玩歌曲接龙,借以认识部分学生。

  先是一班的陈乐凯,他认真唱了一句:“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然后坐下。

  “季心怡!”贾淑红继续叫下一个,认真地看着每个学生演唱,了解每个人的嗓音和功底。

  “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季心怡委婉的声音引得老师频频点头,她也唱完坐下。

  “董涛!”贾淑红接着叫名字,一个男孩儿站起来端正地唱:“啊,每当想起你,敬爱的好老师,一阵阵暖流心中激荡。”

  又叫了几个人以后大家几乎能跟着唱,她就打算叫二班的学生,嘴里却顺口念出一个名字:“慕容媛媛!”这名字还是蛮好听的。

  “新长征路上老师立新功,一群群接班人茁壮成长。”慕容媛媛唱完笑着坐下。

  贾淑红点头称赞,接着叫下个同学:“唱的不错,下一个章凤巧。”

  章凤巧恭敬地站起来,大声唱道:“肩负祖国希望奔向四方,您总是含泪深情地凝望!”然后坐下听课。

  “嗯,唱的都挺好,下来是——师小泽!”贾淑红笑着说,感觉这些孩子都不错,却不小心看错了帅小泽的名字。

  “报告老师,班长叫帅小泽!”前面第一排有个女孩向老师纠正。

  “哦,不好意思,那就请班长帅小泽接着唱!”贾淑红略显尴尬地说,脸上仍然带着笑。

  帅小泽早已经站起来了,可是他没敢唱,害怕唱不好,前面的同学都唱的那么好,可是他嗓子不行还有些紧张。看贾树红盯着他看,把心一横,唱就唱吧,把脸一仰:“啊,啊——啊!”声音略显沙哑倒也罢了,竟然还忘记下面的整句歌词,脸立刻又红成了西红柿。

  教室里瞬间静止,大家都呆住了,没想到品学兼优的班长,竟然唱出这样的歌曲。

  贾淑红也大为震惊,其他孩子都唱得好好的,怎么这孩子唱了一个字就停了?大概是太紧张了,刚准备安慰他两句,让他坐下,门忽然被推开了。

  教导处的黑煞神冯主任把脑袋探进教室,手还在门把手上,一脸的惊讶望着百十名师生:“咦?你们在上课?我还以为有鸭子叫呢!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没等他关门,同学们“哄”的一声全乱了!纷纷大笑,还有人附和:“我去!原来班长是在学鸭子叫!”“帅小泽是公鸭嗓子,哈哈哈哈!”“……”添油加醋恶搞的不少,还有人干脆重复帅小泽刚才的声音。

连矜持的贾淑红都忍俊不住笑出声了,连忙摆手示意大家别笑,也摆手让帅小泽坐下。可场面失控了,大家都笑的前俯后仰,哪能轻易停下来。

  只有三个人没有笑,门口的冯主任尴尬地扶着门把手,为自己的冒失感到不好意思;一直站立的帅小泽,被大家笑的都想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脸色也从西红柿变成了紫茄子,就连前几天和芦建国打架留下的紫青都看不出了;还有就是王易佳,她见不得有人欺负帅小泽,无心之失也不允许,所以也站起来,瞪大眼睛怒视着周围狂笑的人。

  “够了!全住口!”“住口!”“全住口!”“谁再笑就点名了!”王易佳终于忍不住了,她看着帅小泽已经弯腰蹲在地上,大声喊道。高大铭、衡信、季心怡、章凤巧也连忙站起来喝止大家,用手指点着还在笑的同学。芦建国、芦建虹也站起来,其它几个兴趣小组的一起劝周边的同学。

  “组长,谁再笑就是跟兴趣小组作对!把他们名字全记起来!”季心怡这句话声音虽然不太大,却相当有效。许多没忍住的人立刻捂住了嘴,在座的人都知道,得罪帅小泽最多是少个朋友,要得罪了兴趣小组就等于跟全年纪的学习尖子为敌!不到十秒钟,全场肃静,都坐回到自己位置,除了王易佳、衡信等几个兴趣小组核心人物在站着维持秩序。

  贾淑红也停住了笑,惊讶于这几个孩子如此齐心,而且富有震慑力!三言两语就能把这么混乱的场面恢复平静。尴尬地站在讲台安慰帅小泽几句,然后开始讲课。冯主任这才明白自己这一推门给这堂课带来多大的困扰,也有些暗自埋怨自己,悻悻地关上门走了。

  高育红和刘慧一边聊着走到音乐组教办室,打算拿音乐教室的钥匙练会儿钢琴,她知道刘慧班里最后一节课是自习,想叫帅小泽过来给他唱那首《天天天蓝》。推开门,贾淑红正和音乐组两个同事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三个人咯咯笑着,见她们进来,就走过来看着刘慧说:“小惠姐,你们班有个学生特别腼腆,我今天让他唱歌时……”她把帅小泽在音乐教室尴尬事又学了一遍。

  刘慧也被逗乐了,却看到高育红脸色凝重,瞪了一眼贾淑红,喃喃说道:“自己的学生出错,不想着好好教导,还在这儿嘲笑,传出去丢谁的脸?”说完转身就走,钥匙也没心情拿了。几句话说的贾淑红停住笑容,和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平日文静的高育红会忽然生气,弄了个大大的没趣,回到桌子跟前还是觉得想不通。

  “小惠姐,育红今天是怎么了?”贾淑红郁闷地看着刘慧说。

  “哦——你刚说的帅小泽,以前是育红带的学生,和其他十来个孩子都是学校的学习尖子!这学期调班给调乱了,她心里很恼,你刚当她面嘲笑,勾起她的不忿,回头你找她说句软话就没事儿了!不过今天她的反应是大了一点儿!”刘慧也觉得今天高育红情绪波动有些过于明显。

  “这样啊?真是性情中人,那她对工作也太投入了!明天吃饭给她陪个不是!”贾淑红淡淡地说,忽然又疑问地问刘慧:“你们找我有事儿?”

  “我没事,育红本来想找你们拿音乐教室钥匙,说放学弹会儿钢琴,”刘慧无奈摇摇头说,“你们忙吧,我回教办室。”

  “哦,那咱俩一起,我还是把钥匙给育红送过去!”说着转身,在门后面墙上取下钥匙,跟着刘慧走出门。

  高育红匆匆来到二(二)班门口,同学们正在课间休息,帅小泽趴在桌子上低头看书,旁边的芦建虹正扭头跟他说什么。进门以后就有学生跟高育红打招呼,她一一回应。然后到了帅小泽旁边,伸手敲两下他桌面,直接出后门向外面走去。帅小泽赶紧起来跟着走,心想她该是知道了打架的事情,免不了又一顿申斥。可那也得跟着,毕竟她是为他担心才会责怪。

  “高老师,你叫我有事吗?”帅小泽看她在教学楼后面拐角停住,就站在她跟前,把头尽量放低,怕她看到脸上的淤青。

  “傻瓜,没外人在的时候不要拘束,头那么低干吗?在我跟前还害羞?听贾淑红说你在音乐课被大家嘲笑了?不要灰心,不会唱歌又不是你的错,是音乐老师没把你教好!”高育红看他低头心里也觉得难受,连忙安慰。

  “我,是我自己一紧张忘词儿!不怪老师,我大概不是唱歌的材料,你别担心,我已经没事儿了!”他弱弱地说,还是低着头,提起唱歌就多少有些自卑。

  “没事儿了就好,傻瓜,干吗老低着头?脖筋断——咦——你的脸咋回事?”她悬着的心逐渐放松,伸出双手把他脑袋扶起来,一眼就看到眼角的淤青,松懈的神经又绷了起来,“谁把你打成这?”

  “红姐,没事儿了,早已经好了!”他怕的就是她为自己担心,连忙看着她解释。

  “你——怎么不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快给我说个清清楚楚!”她紧张得轻抚着淤青的地方,也明白了他之所以没说是不愿她担心。

  “哦,就上一次音乐课那天,我在课堂上支持你教后面的歌,回到班里芦建国嫌我奉承你,还骂你烧包……”帅小泽无奈之下只好仔仔细细说了一遍,还专门强调跟芦建国已经合好,从堂姑家拿的石榴还留了两个在书桌兜,想等伤好了再找她一起吃。

  高育红这才明白他是为了她打架,不由得又是一阵心疼,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过了许久才稳定情绪,柔声说:“傻瓜,以后不许你做傻事!被骂几句又影响不了什么,再说嘴在人家身上,要是全校的人都骂了,你还能把全校人都打一顿?”

  “我,我就是看不了有人在我面前抹黑你!谁骂都不行!”他把脖子一仰,天真倔强的说,疼痛不能影响他对她的呵护之心。

  “傻样,以后不许打架!你该知道我心里的疼不会比你身上的疼更少!明白吗?”她也直言不讳,其实换做自己要为了呵护他,也会不计后果。

  “嗯,我答应你,以后会加倍保护自己,不让你担心。放心吧!”他挺直腰板说,像个大男子汉一样。

  “傻瓜,你们下节课是自习,咱们一起到音乐教室去,我教你唱歌!别人越是看不起,咱越是得发奋学习,证明咱不是脓包,随便什么人都能挑刺儿!”高育红见他信心回来了,就想鼓励他唱歌,她认为他可以做到,嗓子好坏不是决定因素。

  “啊?我行吗?”帅小泽又没了底气。

  “一定行!又不是逼你唱美声,通俗歌曲好学!说,想学什么歌?”她说完微笑着给他打气,手还在他头顶揉了一下。

  “好吧!听你的就是,就学上次你在菜花地唱的那首!”他定了定神,认真地说。

  “《恋曲1990》?喜欢那歌?”高育红先是一怔,又笑了起来,知道他又是因为她才喜欢的。

  “嗯,恋你一千九百九十年,可以吗?”他点点头也笑了,向她眨眨眼睛。

  “傻瓜,又想耍贫嘴!不理你了,我回去看有没有歌谱,你一会儿到音乐教室找我!”她莞儿一笑转身走了。

  最后一节自习课,大部分人在看书,个别人在小声地聊天。王易佳在写作业,还偶尔喝几口帅小泽的花茶。还有人课间就把作业差不多写完了,上课不久就把课本塞进桌兜,环顾一下悄悄溜出去,他就是帅小泽,一出门直接奔二楼转弯处的音乐教室。

  王易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看看同样一脸茫然的芦建虹说:“小泽干吗去了?”

  “不知道,课间被语文老师叫出去过,回来就写作业,一句话也没说!”芦建虹悄声说,脸上的笑容有些停滞。

  “哦,那可能是去给老师帮忙了!算了,继续写咱的作业吧!”王易佳说完继续写字,不愿去猜他具体会做什么。

  帅小泽小心翼翼地来到音乐教室,进门后把门关上,腼腆地到钢琴旁边。高育红在钢琴跟前坐着,见他进来微笑一下,示意他在她身边空位坐下。她没有找到歌谱,就用一张纸写上歌词,划分段落,并画了第一段和最后一段的音节符号,摆放在钢琴上面的琴谱架。

  “傻瓜,我先弹唱一遍,你仔细听,完了再教你第一小段。第一段唱熟练,其他都差不多,再记歌词就可以了,嗯?”她柔声说,眼睛盯着他微红的脸颊,“不要害怕,把思想放松,唱错也没关系,谁都有第一步!”

  “嗯——啊——,好了,开始吧,”他答应着先是长长的来个深呼吸,然后笑着看她。

  “别看我,看歌词!”她温柔地白了他一眼,开始踩踏钢琴风板,纤长的手指开始灵活地琴键上跳动,悦耳的琴音传出来,占满整个教室。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

  ……”

  她唱的依然是那么甜美,那么温柔,轻松地就像随口吟一首自己写的小诗。

  高育红唱完以后又重复第一小段,然后才让他试着唱,试了好几次才唱通顺第一句。她笑着鼓励他,不要怕错,把面子和自卑丢开。她告诉他唱通俗歌曲,心情尽量放松,不必拘泥于原唱的音调高低,也不要刻意学别人的声音和音调,只要顺着音乐唱流畅,唱自然,习惯了就形成一个自己的风格。

  唱了几遍以后,帅小泽逐渐放开了。声音不再颤抖,心跳也匀称了,脸色也恢复正常,眼睛也不再紧盯着歌词,坐的姿势也自然了许多……

  通往北河的公路上,有三辆自行车由南至北并排行驶,车上四个人边走边聊,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比赛越来越少,也不知道大林他们怎么联系的?再过阵子天一冷,打球就不方便了!”马子祥觉得最近比赛少,训练时间多,大家都闲得发慌。

  “唉!是啊,天快冷了,打不了多少场,不如把重心放在竞赛上!大家加把劲儿,争取为小组多弄几个名次回来。”帅小泽叹口气,忽然把话题一转,说起竞赛的事,“小刚,马上要开始准备奥林匹克和五项全能两项竞赛了,有没有人需要咱辅导?”

  “目前没有,估计等其中考试过,就有人开始着急!”刘烨刚也觉得最近百无聊赖,“你是组长,是不是该开个动员会?让小组成员到一年级宣传一下。那些新生,尤其是学习好的,肯定对奥数充满兴趣,先组织一个班让哥儿几个练练手也行!”

  “嗯,有道理!明天放学晚走一会儿,叫小敏、李嘉她们到篮球场,大伙商量一下。”帅小泽思虑着说,“回头还得联系一下高林、李清和大林,从他们学校搞几套去年的一年级和二年级竞赛题,一方面咱们研究一下,再就是给补课班做准备,有人愿意的话,咱得抄上几套卷子给他们用!”

  “跑腿儿的事我去就行,反正去了还能蹭顿饭,抄试卷就得靠你和祥子,星期六放学去一中跟高级中学,星期天早上再去鹿港二中,祥子,你去不?”刘烨刚主动跑路,又问旁边的马子祥。

  “干吗不周六去二中?周日早上进城?”马子祥也有点动心,想到好久没去看录像了,“要么周日咱把衡信、大铭都叫上!好久没去那啥!”

  “不能都去!还得训练篮球队!要么把大铭叫上,你们三个去玩儿,让衡信训练半天队员算了!”帅小泽淡淡地说,玩谁都想,兴趣小组的事不能断。

  “小泽,咱俩也跟他们一起去呗!”后椅座的刘素霞感到好奇,人多一起玩才热闹。

  “你去干吗?他们是去看——”帅小泽差点顺口说出“录像”,被二人打断。

  “哎!小泽!”“小泽,你——是不是还要到学校去?试卷的事你安排吧?”刘烨刚和马子祥几乎同时出口,都怕刘素霞跟着。刘烨刚继续说:“我们周六要能拿到试卷,晚上就给你!”

  “抄试卷的事你们不用操心,小敏、李嘉、佳佳、心怡、建虹各抄两份就差不多了,不行再让章凤巧和小龙女也抄几份。”帅小泽也意识到不该让刘素霞知道那么多男人间的事情,也就接着说抄试卷,“素霞,你也能抄吧?”

  “我?抄就抄,只要你们不嫌我的字难看!”刘素霞随口说,却没忘记刚才的半截话:“你们要去看啥?”

  “看李清和高林!你不用跟着掺和!”马子祥迅速接住她的话,怕帅小泽再给说漏。

  “哦,那我还是跟小泽去学校!我也能帮着训练球队,小泽,是吧?”刘素霞悻悻地说。

  “呵呵,能!”帅小泽笑着应了一下,继续骑车子,嘴里开始哼哼下午学的歌。

  “你哼哼啥呢?要唱就大声唱!咱几个还会笑你的公鸭嗓子?敞开了唱!”刘烨刚扭头看帅小泽,听大铭说了下午第一节课的事,也知道他这个不服输的性格。

  “小泽唱吧,我们都给你打气!”刘素霞在背后轻轻拍了一下他肩头。

  “就是,练好了就是进步!练不好也没损失!”马子祥也鼓励道,“实在不行了,我教你!”

  “切!”三人几乎同时表示不满。

  “好吧,不许笑啊!乌溜溜地黑眼珠和你的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地转变……”帅小泽说着唱了起来,歌声平静悠扬,沙哑的嗓音反而显的稳重,也成熟。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都感觉这家伙忽然变化好大,不但没有腼腆,连声调都稳定多了,跟以前的“不着调,不靠谱”相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

  三人也逐渐跟着哼哼起来,虽然反反复复都是那么半首歌,却哼哼的津津有味。

  天色渐渐暗下来,三个车仍然不紧不慢地在公路上行驶,参差不齐地哼着,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映射着左面天空残留的那一抹晚霞。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章 公鸭嗓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