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睛空霹雳
本章来自《秦晋兴亡录》 作者:段永忠
发表时间:2019-11-06 点击数:129次 字数:

  

  

  1,

  

  话说谢安回到家乡,高卧东林,犹诸葛孔明之高卧隆中也!古往今來,凡具大智慧之人,必有大的抱负,纵览先贤,莫不如此。其所谓的退隐江湖,不是表相的消极遁世,还是以退为进,积蓄力量,“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谢安其人,外圆内方,刚毅非常。表面上看似平和,实则古道热肠。只是他修为日深,度量如海,令人难以捉摸。

  

  这一日天气阴沉,彤云密佈,朔风渐紧,一场大雪眼看就要降临。谢安心血来潮,忽然动了游兴。想庄韦办学已然月余,不知进展若何?东山形胜之地,也有几年没有前去游玩,今日空闲,何不前去走走?心随念动,便叫家人请老总管和白金凤一同前往。

  

  白金凤久静思动,听说去游学舘、东山,心中雀跃不已。三人也不骑馬,迤俪而行,咫尺之地,顷刻即到。老远就见庄院门前掛一大匾,“東山书苑”几个字分外醒目,正是谢安親笔所题。

  

  庄韦闻讯迎了出来,请众人室内待茶,众人边走边看,只见书桌凳子,尽皆新制,几间课堂亦修缮一新。课堂原是旧时库房改建,门框窗户,全是重新安装,可谓宽敞明亮,谢安看了,频频点头。原来东山庄院乃谢府仓库所在,自谢万.谢石、谢玄等相继出仕,谢府人丁大减,是故有许多空房。

  

  待众人茶毕,庄韦即行禀报:“岳父大人,小婿奉谕办学,现已基本就绪,新骋塾师三人,皆饱学之士,学富五車,学童已招八十余名,大多为殷实人家子弟,只有少数佃农子弟需要周济。”

  

  谢安叮咛道:“贤婿,为国育才,不要怕花银子,书苑要扩大,要多招收农家子弟,资助他们,以免他们的子弟上不起学。”庄韦恭敬道:“谨遵岳父教谕!明年开春,当可招满二百学童。”

  

  谢诚道:“这两百学童一旦成材,便是它日的州县之选,庄先生,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庄韦应道:“学生定不负老总管厚望。”众人皆喜。

  

  庄韦欲款待众人,谢诚忙摇手止住:“不须费心,等下府內自有人送来。”白金凤接问道:“庄先生,几时可以开课?”庄韦道:“万事俱备,只须选个黄道吉日,拜过大成至圣先师就可开讲了。届时请诸位大驾光临。”谢诚白金凤齐声应“好!”

  

  看谢安时,却在凝神观望庄韦身后悬掛的一幅荷花图,只见那图中池水清清,荷叶嫩绿,荷花娇艳,魚虾嬉游,垂柳树下,系一葉偏舟,莲女二八,美不胜收。“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端的是意境悠远,回味无穷!谢安脱口赞道:“好画,好画!”随问道:“何人所画?”庄韦道:“原是小婿闲聊之作,岳父若是喜欢,它日送几幅来。”

  

  谢安喜道:“贤婿上次画的水墨观音,你岳母爱不择手,现已悬掛佛堂,?岳母赞你家学渊源, 不知贤婿功底竟如此深厚!”庄韦逊道:“岳父见笑了,比起家父,学生犹萤火之光。”谢安告诉庄韦:“贤婿,你的母親,老总管已派人去接,不日当可到达,贤婿大可放心。”庄韦稽首,连连称谢。

  

  2,

  

  午后,众人同游东山,谢安、谢诚是故地重游,庄韦也是数度登临,对其风物、人情、典故尽皆了然于胸,只有白金凤初来乍到,一切均感新奇。

  

  那东山地处会稽城东南,上虞境内,前临曹娥大江,占尽形胜,虽不比会稽山高大,然树木葱茏,古迹众多。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 有龙则灵。”谓其是也!

  

  览东山形胜,在曹娥一江,千百年来,曹娥江静静的流淌,川流不息两岸风景宜人,水波不惊。流水呜咽,象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个淒美的故事……

  

  曹娥江原非此名,而是后人为了纪念孝女曹娥所命。传说东汉未年,曹娥之父溺水而亡,始终打捞不上,十四岁的少女曹娥美丽善良,闻听后万分悲伤,焦急异常,深恐鱼虾损坏亡父的尸体。小曹娥想尽千方百计,皆不能凑效,不由得铁下心来,为救父亲的亡灵,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把父亲的尸骨从水府夺回来!主意既定,曹娥驾船来到父亲溺水处,毅然沉江,终获父尸安葬。父亲的灵魂得到安息,而美丽的曹娥女却永沉江底……“曹娥投江”的故事感天地而泣鬼神,曹娥江自此得名。

  

  众人来到东山脚下,见谷中一条小溪翻着水浪潺潺流淌,当溪水流经一块巨岩下时,和崖内的湧泉交汇形成一个深潭,潭水碧绿,深不见底,寒潭凛冽,冬热夏凉。庄韦连叫“姑姑”,向白金凤讲述寒潭的故事,原来此潭名唤“洗剑潭,”为东山一景。传说越王勾践曾在此炼兵,范蠡、诸稽郢率一班将士常在此洗剑、磨剑、饮水,故得此佳名。白金凤若有所思,不觉多瞧了几眼。

  

  众人沿青石板路拾级而上,沿途树木茂密,夾杂着野草闲花,却也悦人耳目。待到半山腰时,赫然见一凉亭,琉璃黄瓦,翘角飞檐,朱红栏杆内置有桌凳,可供游人叙谈休憩。

  

  白金凤眼尖,老远就看到匾上题词曰“范蠡亭”,知道又是一处古迹。传说春秋末年,吴越争霸,会稽为越国国都,范蠡为越国名臣,其人文武全才,足智多谋,有神鬼莫测之机,曾佐越王灭吴,为中国古代历史上有名的传奇人物。“羡煞功成辞上赏,风流千古载婵娟,”讲的就是他的故事。

  

  众人进亭内稍歇,听谢安点评范蠡,白金凤却在栏杆外流连,但见离亭百十步外有一块平地,一座古墓用砖石砌成,墓碑高大,超乎一人。白金凤好奇心重,也不打声招呼,独自一身前住,及至墓前,方看清碑文:《南林处女衣冠冢》,刻的却是小彖。白金凤大惊,忙走到墓前,双膝跪下,毕恭毕敬的叩了几个响头。你道为何?原来南林处女正是《越女剑法》的创始人!

  

  史传南林处女隐居深山,剑术通神,其女无名无姓且终身未嫁,故以南林处子为名。为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遂下山辅佐,教习越军剑术,使成一支劲旅。

  

  勾践灭吴后,南林处女功成身退,不受封赏,复遁隐深山,莫知所终,只遗下剑囊及少数衣物。勾践为表其功绩,下令为其建衣冠冢以旌表,后人誉为百代剑仙之祖。

  

  白金凤寻到了根,得偿夙愿。回到凉亭,见众人正注目自已,顿着不好意思。谢诚问道:“凤儿何以行此大礼?”谢安笑道:“见了祖师婆婆,焉有不拜之礼!”众皆大笑。

  

  谢安接道:“世人只知佐越伐吴,文种、范蠡应居功首,平心而论,陈音、南林处女亦功不可没,若无陈音传授射技,南林处女教习越军剑术,弱小的越军如何能击败强大的吴军? 。”众人皆服其论。谢安叹道:“四弟、五弟均投身军旅,玄侄、琰儿游学江南,众人皆可造之材,不知如今怎样了?”牵掛之深,难以言喧。

  

  众人出了凉亭,望顶峰攀行,不知什么时候,雪花已随风飘来,初时片片,紧接着渐行渐紧。谢安已披上狐裘,庄韦年轻,谢诚、白金凤皆习武之人,自是不畏寒冷。

  

  众人冒雪而行,却也别有风趣,昔先贤曾有诗云:“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描的正是此刻情景。待到众人奋力攀登来到越王台下时,那雪下得越发紧了。

  

  谢安触景生情,谓然長叹:“千古雄主,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成霸业,十年生聚不易,十年教训犹难,当今圣上若能如此,何愁中原不复?何惧五胡猖獗?”

  

  众人站立在越王台上,遙望会稽一城,只见漫天风雪,阻住了视线,昏暗了苍穹,会稽城隐没在一片灰濛濛的雾海里。

  

  3,

  

  那雪一连下了几场,天寒地冻,半个月后方始放晴。望着天上一轮骄阳,老百姓打心眼里喜欢。古人云:“夏日畏其烈,冬日赖其暖。”雪后的艳阳就是贫穷人家的一盆火啊!

  

  这一日午后,天气晴好,谢府大院门前来了一个乞丐模样的人。其人年纪看似不大,却衣衫褴褛,满面风尘,一看就知是个经长途跋涉之人。

  

  来人不卑不亢,径直走向谢府门前,对看门家院作了个揖,言道:“大叔,烦你通报贵府白大小姐,有长安下书人到。”

  

  其时白金凤正在绣房看书,自来到谢府后,晨起练武,午后观书成了白金凤的每日必修,好在白金凤幼承家教,文武双修,与文字一道已有相当火候。

  

  忽闻家院来报,知張若梅等有了音讯,不觉喜出望外。忙令相请,随下绣楼直奔客厅。

  

  下书人来至中堂,礼毕,从行囊中掏出书札呈上,心中暗暗纳罕:“人言張寨主绝世姿容,美貌无双,哪想白女侠尤胜三分,造化神奇,江南美女如云,何多彩多姿也!”

  

  白金凤接过书信,见其皱巴巴的,知路途遥远,辗转而来,想是保管不善之故,好在字迹未損,随即拆阅,恨不得目观十行。

  

  当看到张若梅大战林丹,啸聚终南时,白金凤不禁哑然失笑:“三个妹妹乃人间仙女,脸儿吹弹得破,如今为势所迫,身入绿林,做了强盗头儿,真难为了她们!”

  

  续往下看,至张若梅义释苻坚,信中隐隐透露出对苻坚的融融爱意,白金凤不觉感同身受,心头鹿撞,但随即释然。心想大妹已有归宿,也是好事,那苻坚如此英雄,非同小可。日后必然显贵。

  

  白金凤看完书信,欣慰无限,随问道:“茫茫人海,迢迢万里,大哥何以至此?”下书人答道:“奉寨主将令,一路上马不停蹄,越秦岭危崖小道,过長江骇浪惊涛,自皖入苏,在义征寻访月余,皆无音讯,幸遇白小姐当年租车之人,得他指点,方能夠一路追寻来到山阴。”

  

  白金凤见来人风尘仆仆,臉有菜色,忙慰道:“大哥辛苦了!”下书人告道:“当日盘缠用尽,只得卖了马匹,从京师一路行来,确是又苦又累,然寻到了女侠,还了寨主心愿,纵然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白金凤大为感动。

  

  丫环献上香茗,下书人饮了,白金凤吩咐家院,引下书人客房休息。嘱道:“你且在府上盘桓数日,恢复体力,我即刻修书,银两马匹,我自会安排。上复你家主人,白姐姐一切均好!你忠心耿耿,坚韧耐劳,材可大用,我会对你家主人建言。”下书人称谢。

  

  只因有了白金凤的推荐,下书人受益匪浅,后张若梅下山进宫,辅佐苻坚,以其人可靠,升作亲随统领,享尽人间富贵。此为后话,带过不题。

  

  4,

  

  谢府在安定祥和中度过了一年,新年伊始,谢府内便贺客盈门,亲朋好友,故交世谊,后生晚辈皆来拜年,谢府内热闹异常,整日忙碌,流水价般开席,如此一连十余日,谢安自是忙于应付。好在初十之后,来客渐少,谢安只盼元宵早过,也好图个清静。

  

  时东晋朝廷,相对稳定,没有大的战事,没有战乱,老百姓的日子也就好过多了。

  

  然北方仍不平静,杀伐不断。前趙后趙虽已被灭,只留下历史的陈迹,可前燕依然鼎盛,前秦也逐渐强大,两国皆沃野千里,带甲百万,彼此虎视眈眈,早晚难免一战。尚有代国、西凉等一班小国,国力弱小,仅能自保,常颤颤競競,恐它国前来侵犯。更有西羌姚襄姚苌一股武裝,虽未立国。却飘忽不定,强悍异常!群雄逐鹿中原,谁也没有积蓄力量,皆无力南侵。

  

  谢安身在山阴,心系社稷,于天下大势,洞若观火。却不料东晋小朝廷表面平静的背后,一场弥天大祸正悄悄的降临!

  

  正月十一日晚,夜幕徐徐拉上,二更过后,谢安正准备安歇,却闻叩门之声,老总管谢诚神神秘秘地引一人来到书房,来人布履长衫,一表斯文,虽是平民装扮,谢安却一眼认出,不是那知县相公李逢春是谁?

  

  李逢春本山阴县令,又是谢安门生,谢府座上常客,造访并不稀奇,惟谢安见其夤夜来访,又是如此模样,知事关非常,忙请进内书房叙话。

  

  谢安示意谢诚警戒,随问李逢春来意,李逢春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道:“恩师大人,事关国家命运,社稷安危,学生特来讨教。”

  

  谢安道:“何以夤夜到來?如此装扮?”李逢春稽首道:“学生礼数不恭,为防走漏风声,只得平民装束,只携一个亲随前来。此事牵扯面广,若处置不当,恐江山易主,东南又遭兵火!”

  

  谢安知事态严重,远出意料,忙安抚李逢春:“贤契休要惊慌,你且慢慢道来。长夜无事,咱们仔细斟酌,就是天塌下来,也有谢某顶着!”

  

  李逢春也觉自己失态,忙镇慑心神,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5,

  

  “事情还得从十年前说起,”李逢春从茶几上端过茶水,饮了一口,清了清嗓子,开始对往事的回忆:“学生祖籍本嵊州人氏,从小跟随父亲在京师读书。学生有一姑表兄弟,姓吕名规,住在嵊县境内离城十里之吕家庄,虽则父母双亡,家道中落,却是个饱学之士。表哥长我六岁,十年前就已婚配。”李逢春忆起旧事,如数家珍。

  

  “表嫂凤娘,娘家姓聂,虽是小家碧玉,却天生丽质,知书能文。更兼温雅宜人,女红针线,样样精绝,一方誉为才女,倾倒

  

  了多少公子王孙。只因爱慕表兄才华,方结为伉俪,婚后夫妻十分恩爱。”

  

  “你远居京师,何以知晓如此详实?”谢安忍不住发问。“父亲虽在京为官,家中常有客来自家乡,听他们谈及表哥表嫂之事,故尔知晓。”李逢春答道。

  

  “你表兄一介书生,何以如此知名?”谢安意犹未尽。李逢春道:“与其说是表兄知名,不如说是事出非常,十年前表兄表嫂相继失踪,离奇古怪,轰动远近,至今毫无音讯。若不是今番表兄冒死来投,学生也不明其中缘由。”

  

  谢安道:“如今你兄弟已然会面,事情真相想已明白?此事与大晋江山社稷有何关联?”李逢春道:“学生已然明白,恩师且仔细听来……”谢安应诺。

  

  6

  

  话说吕家庄东南有一座高山,名唤四明山,离城百十余里,其山青峰入云,山势雄浑,异常险峻,连绵数百里,山道崎岖,易守难攻,故常为绿林、山贼盘据。

  

  山上旧有一寨,名唤“宕云寨”,有三个头领,五百喽啰,首领叶茂,原是山下破落大户,两个手下亦是他的护院武师,只因与人结仇,连年官司打没了田产,一气之下,遂杀了仇家上山落草。

  

  叶茂为人阴毒却功夫平平,两个武师也是江湖上二三流脚色,如何能占山为王?自古弱肉强食,果然不到半年,山寨易主,叶茂被杀。

  

  新来的寨主名唤洪涛,人称“玉面阎罗”,是个出道未久的雏儿,年方十九岁。只因自小出家随师学艺,自感身世飘零。以四海之大,无立锥之地,故仗着惊人艺业只身拜山,欲求叶茂收留自已。

  

  谁知话不投机,叶茂气量狭小,不肯收留,推说山寨僻小,留不住英雄,千方百计刁难对方。洪涛大怒,气不打一处来,双方划下道來,比武定输赢。叶茂如何是他对手?三五个照面不到,即被洪涛卖个破绽,一剑刺倒在地,随即结果了性命,盗众群龙无首,欲救不能,只得遵约奉他为山寨之主。

  

  洪涛占山为王,好不得意,接连干了几票大的买卖,财物山积,遂兴建三关,整顿山寨。不出数月,山寨焕然一新,两个头领对其死心塌地,奉若神明。

  

  时吕规在家教几个蒙童度日,对百十里外山寨之事一概不知,怎知这个新来的寨主洪涛,会给他家带来一场飞天横祸!

  

  也是吕规时来运转,新来的知县时文彬慕其才能,上任伊始便聘其为书史,执掌县衙文书案卷,夫妻俩喜出望外。

  

  其时聂凤娘已怀孕在身,吕秀才爱妻心切,自思妻子无人照看,故每日骑驴上班,早出晚归。好在离城不远,两相照顾得到。

  

  谁知好景不长,即发生了一件意外之事,洪涛闷住山寨,久静思动,欲往城中走走,顺便享乐一番。只道自己来到四明山时短,无人知晓,更兼艺高人胆大,心想只要事情作得机密,当无大碍。

  

  那知隔墙有耳,洪涛火拼叶茂,并未赶尽杀绝,叶茂旧时管家叶深怀恨在心,欲为主人报仇,怎会放过如此机会?洪涛初出江湖,不知人心险恶,怎知其中厉害?

  

  洪涛倒也老成,乔装改扮,身边只带两个心腹喽啰。嵊州离四明山路近,自是首选。谁知刚到县城,便落入公差事先布置好的圈套。

  

  嵊州城里的两个都头張武、李能原是时文彬手下的哼哈二将,二人得叶管家传讯,早已张网以待。

  

  洪涛怎知内幕,昂然而入,拣城里最豪华的酒家“嵊云楼”落坐,准备花大把的银子,谁知乐极生悲,变生腋肘,三杯酒下肚,便觉异样。两个喽啰口吐白沫昏迷不醒,自己腹内也翻江倒海有如火燎,知中毒已深,忙停杯不饮。

  

  洪涛应变神速,一面默运玄功疗毒,一面拔出佩剑,張武一声大吼:“于我拿下!”伏兵齐出。李能率百十个公人四下里围來,二位喽啰早成刀下之鬼。洪涛惊出一身冷汗,头脑顿觉清醒,知自己入了陷阱,忙舍命突圍!

  

  洪涛怒喝一声“鼠辈敢尔!”一脚踢飞桌子,宝剑扬空一荡,一招‘夜战八方’击退来人,纵身从窗户中飞身而下。

  

  张武、李能呐喊一声,率众追來,酒楼外顿作战场。洪涛运剑如风,状如疯虎,连杀十余名公人,自己也遭二都头圍攻,身被数创,满身血污。其时隐雷阵阵,天降大雨,酒楼外血水和流,染红一方。

  

  洪涛身中剧毒,十成功力发不出三二成,自知凶险,为保性命,只得边战边退。待得一招得手,砍去了李能一条手臂,忙溃圍而出,一阵疾奔,方脱出重圍。

  

  也是洪涛命不该绝,慌不择路,夺路出城,望吕家庄方向奔來。洪涛失血过多,一阵昏眩,恐公人追来,欲进庄暂避。

  

  朦胧中遥见村头一家,青砖瓦舍,正是吕秀才家,其时聂凤娘一人在家,身感困倦,正欲小憩,忽见一人顶风冒雨而来,未至阶前,顿觉摇摇愰愰,体力不支,俄而倒了下去,恰在自家门外。

  

  聂凤娘大惊,忙步出门來,见一年轻人俯卧地下,满臉血污,知受了重伤,年轻人昏迷不醒,口中发声,有如蚊叫:“大姐救我。”

  

  聂凤娘细观来人,年约二十来岁,血污中透着俊秀,眉宇间有英挺之气,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聂凤娘连抱带拖,将年轻人拖进屋来,自思无处可藏,只有后园有一菜窖可以容身,复将其拖向菜窖内安置。菜窖在后园墙脚下,地方还算隐秘,聂凤娘费尽了吃奶的劲,方安排妥当。上放柴草,神鬼莫知。复出外将地上血渍擦干,收拾停当,方上床假寐。

  

  張武率兵旋即追来,向聂凤娘盘问,聂凤娘蕙质兰心,强行镇定,应对自如。骗过了张都头,救了洪涛一命。张都头见妇人美貌,又是吕书史妻子,也未深究,遂放虎归山。

  

  是晚吕秀才回到家里,方明就里,欲责备妻子几句,话未出唇,见妻子盈盈泪水,楚楚可憐,心肠也就软了。俄闻敲门之声,山寨中有人寻来,年轻人千恩万谢离去,言它日必报大恩。只因聂凤娘一念之仁,救了盗魁,方惹下风流孽债,无穷事端!

  

  7,

  

  半个月后,吕家庄传来惊人消息,吕秀才夫妻相继失踪,下落不明。此事惊动了县令时文彬,忙令捕头張武带人查证。如此月余,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了一桩悬案,时文彬顿失臂助。

  

  时文彬哪里知道,此时吕规正身陷贼窟,被人软禁在四明山上,吕秀才的妻子聂凤娘却已成了宕云寨寨主洪涛的“押寨夫人”。

  

  事情何以会如此演变?实在出人意料。原来那日洪涛得聂凤娘救助,脱出大难,随即回到山寨,对聂凤娘之恩自是念念不忘。然身中剧毒,又兼受伤,仗着功力深厚,虽无性命之忧,却一时难以恢复。那毒散布体内,不时发作,洪涛几次运功疗伤,硬是驱除不尽,心内甚为担忧。

  

  洪涛疗伤七日,用尽山上诸般药材,未见好转,正心烦意乱,忽报山下来了救星,来人自称能救洪寨主之命,为此专程而来,洪涛忙命:“有请!”

  

  约莫盏茶功夫,头目引一先生来见,洪涛在榻上静观来人,见来人身材矮小,状貌猥琐,獐头鼠目,背负青囊,恰是一个游方郎中,又似一个算命先生,心中先有三分不喜。

  

  那先生也不客气,来到洪涛榻前为洪涛诊脉,静气凝神有顷,复目露精光,拱手相贺:“寨主贵体违和,乃身中剧毒所致,区区此毒,难得了别人难不到我,寨主安心调养,不是左某咵口,只需三日便可痊愈。”洪涛大喜,心中犹自半信半疑。

  

  洪涛服了先生解药,顿感通体舒泰,神清气爽,如此一连三日,那丹药果然灵效,洪涛体内之毒被驱除殆尽。

  

  洪涛功力恢复,对先生肃然起敬,山寨中排宴为先生接风,对其敬礼有加。洪涛哪里知道,自己当日所饮毒酒,正是李能求先生配制,如今对症下药,焉能不药到病除?

  

  二人意气相投,说话很是投机,一连数日,形影不离。那先生观颜察色,鼓舌摇唇,直说得天花乱坠。洪涛信以为真,以为自己是真龙天子,天命所归,只乐得飘然云端,如在雾里。

  

  那先生口若悬河,乘机煽动:“西晋已亡,东晋半璧江山,气数亦不久长

  

  ,英雄建功立业,此其时矣!若能聚数万之众,揽天下英才,振臂一呼,西向以争天下,则东晋可取而代之。以新克旧,如摧枯拉朽矣!”洪涛听了,正中下怀,有如茅塞顿开。直以先生为张良、陈平再生,佐自己以取天下,只缘相见恨晚。

  

  至此洪涛方知,先生姓左名世文,浙东南仙居人氏。自幼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识地理,阴阳八卦,奇门遁甲尽皆知晓,更兼熟黯兵法,为人城府极深。只因其貌不扬,多为人轻贱。

  

  听左世文自叙,也曾为人幕宾,只因其为人刁诈多嘴为主人所不容。后一气之下游历江湖,偶有奇遇,在括苍山上修炼多年,自以为学有所成,方下山闯荡。

  

  洪涛自结识左世文后,视为天下奇才,将其留在山上,拜为軍师,对其言听计从,自以为如鱼得水矣!

  

  也许是前世的孽债,注定今生要还,聂凤娘之救洪涛,原是一念之仁,谁知洪涛感恩之余,对其念念不忘。洪涛正值青春,情窦初开,聂凤娘那清丽的面容,娇美的身姿不时在他脑际浮现,搅得他心绪不宁,茶饭不思,即使是在梦中,亦叨念着聂凤娘的芳名。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左世文的法眼,平素言谈之间,便多了几分试探,左世文一经挑逗,洪涛少不得遮掩,左世文何其狡诈,欲取悦洪涛,一条毒计便悄然实行!

  

  左世文叫过一个头目,吩咐其如此如此,那头目不敢违抗,带领几个喽啰下山去了。

  

  8,

  

  时近黄昏,倦鸟归林,聂凤娘倚门而盼,却见门外来了一顶官轿。几个公差直奔家中,为首公人禀道:“娘子有礼了,你家官人吕书史今晨上班,一不小心从驴上摔了下来,跌成重伤,现在衙内医冶。知县老爷令我等来接娘子前去服侍,请娘子上轿速行。”

  

  聂凤娘大惊,未及细想,忙收拾几件衣物,便上轿前往。谁知轿夫乃喽啰所扮,聂凤娘作梦也不会想到,洪涛会恩将仇报,将自己刧上四明山来。

  

  待得吕秀才回到家中,已是人去楼空,四下里黑灯瞎火,空无一人,脑门里 “轰”的一声,顿时呆若木鸡。心想凤娘哪里去了?也不事先招呼一声。忙点燃焟烛,但见桌上有一封书信,上置大堆纹银,足有百两之多。

  

  及拆开书信,方明就里。信中言聂凤娘已接往山寨享福,劝吕秀才另娶淑女,切勿自误。纹银百两,权当补偿,如此云云。吕秀才大怒,骂一声“洪涛逆贼,反恩为仇,胆敢夺我妻子,我与你誓不干休!”骑驴星夜往四明山追来。

  

  是晚,宕云寨中大排宴席,为聂凤娘接风洗尘。洪涛听说请得聂凤娘上山,喜从天降,忙殷情相待。洪涛一口一个“恩人”,众头领亦齐声称谢。众人轮番敬酒,聂凤娘却不过众人情面,只得应付了事。勉强饮了几杯,不觉头晕目眩,心中暗暗叫苦。

  

  谁知这一切皆是左思文暗中操控,洪涛并不知情,洪涛开怀畅饮,不觉酩酊大醉,左世文早令喽啰预先布置好新房,将二人扶进帐内。

  

  也是宿世孽缘,二人皆蒙在鼓里,如今中了左世文诡计,干柴烈火,同处一室,其后果可想而知。洪涛醉眼朦胧,见帐内玉体晶瑩,美人横陈,酥胸荡漾,曲线分明,此情此景,任柳下惠复生,宁不动心?

  

  洪涛见了,欲火如焚,犹如猛虎下山一样,扑向猎物。聂凤娘已醉,如在梦中,只道吕规回来,“嘤咛”一声,投怀送抱,張臂相迎。二人恩爱缠绵,意犹未足,几次三番,方曲尽其妙。

  

  其实二人并非真醉,只是被人作了手脚,酒中掺了一种名唤“阴阳和合散”的药物。待得神志清醒,已是翌日凌晨,聂凤娘酒后失身,放声大哭,洪涛见是聂凤娘,难免愧疚,然生米已成熟饭,亦无可奈何。只得将错就错,一边安慰凤娘,一边埋怨軍师作事孟浪。

  

  吕秀才气冲斗牛,来到四明山上,凭着那封书信闯过三关,直至聚义厅前,放倒厅前“义”字旗杆,大叫道:“洪涛逆贼,还我妻来!”洪涛闻讯,来到聚义厅前,见了吕规,好不尴尬,忙陪礼道歉。

  

  吕秀才戟指大骂:“洪涛恶贼,负义忘恩,只怪我夫妻瞎了双眼,善恶不分,救了你这恶狼禽兽。你夺占我妻,恩将仇报,天理难容,必遭报应!”左一个强盗,右一个奸贼,直把洪涛十八代祖宗损遍,只骂得洪涛一佛出世,二佛涅磐,作声不得。

  

  众头领见寨主受辱,皆愤愤不平,欲杀吕秀才而后快,洪涛忙加阻拦。洪涛自知理亏,内疚神明,又兼聂凤娘反复叮嘱:“不要伤害吕规,若规郎不保,妾绝不独生!”

  

  洪涛挨骂不过,下不得台,僵在那里,只得把求助的目光射向軍师。左世文早有安排,顺便唤过那个头目,嘱其:“与我善待吕先生!”头目会意,将吕规押扑后寨软禁,严加看管。可怜吕规,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竟无法抗拒,只得任其所为。

  

  9,

  

  樵楼鼓响,时已三更,谢安听李逢春讲述,直入了迷。口中连连念叨:“如此之事,亘古少有,真个稀奇!”

  

  李逢春接道:“恩师且慢,怪的还在后面哩!”谢安道:“贤契辛苦,且休息片刻,再行讲述。”李逢春称“是”。

  

  李逢春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在室内来回踱步。待绕室三圈,理清了思路,复继续讲述:“表兄在山上一住就是十年,十年间,吕规目睹了山寨的兴盛,经历了许多终身难忘的往事。”

  

  “开始时吕秀才心存反抗,几次出逃皆未成功,继之想到自尽,心想一了百了,可尘缘未尽,聂凤娘尚在,心中尚有念想。”

  

  “其间左世文几次欲杀吕规,以绝后患,洪涛碍于聂凤娘情面,终是下不了手。也亏了聂凤娘多方照应,在洪涛面前温言软语,吹枕头风,言吕秀才诸般好处,吕规才得以保全。”

  

  “后凤娘怀胎十月,在山上八月期满,产下一子,洪涛还道是己出,对聂凤娘更是宠爱有加。聂风娘有了孩子,心中有了希望,知为吕秀才骨肉,只得苟且偷生,把一腔心血全浇注孩子身上。”

  

  “三年后,吕秀才开始有了自由,可在山寨内随意走动,又复一年,开始掌握山寨部分文案卷宗。吕规知是聂凤娘暗中维护,感激之余,发誓要报夺妻之仇!”

  

  “吕秀才出身书吏,自是精明过人,左世文如得臂助,乐得清闲快活,许多事情都让他放手去作,只是暗中尚使人监视。吕秀才身处贼窟,处处龙潭虎穴,事事都得小心。”

  

  “七年后,吕秀才渐得山寨信任,蹈光养晦,忍辱负重终有所成。七年来,山寨日益发展壮大,增加了许多新的面孔。”

  

  “首先是左世文引二盗魁入伙,打破了山寨均衡,左世文乘机弄权。紧接着洪涛下山,半年间先后收得四个剧盗上山,做了心腹头领,势力又复盖过对方,左世文只得死心塌地,发誓效忠。”

  

  “八年后的一天,山寨里敲锣打鼓,欢迎一位英雄,此人方面大耳,相貌堂堂,人称‘飞天太保’石玉,是洪涛的結拜弟兄。,听说其人武艺高强,几次比试,竟和洪涛打成平手。洪涛好生相敬,请来作了副寨主。后石玉又荐两个师兄弟来投,山寨更见兴旺。”

  

  “洪涛招兵买马,寨中喽啰兵日增。多时竟达近万人,寨中粮草房舍有限,自是容留不下。还是左世文多谋善断,要洪涛往四下里疏散。言只有‘分兵散处,寓军于民’,才能渡此难关。于是,洪涛软硬兼施,不择手段,将附近几个州县收服,暗中为己所用,方达到‘寓兵于民’的目的。”

  

  “洪涛苦心经营,一心要夺东晋天下,还是左世文献策,洪涛率人星夜下山,收揽浙南群盗。洪涛勇不可挡,又得石玉相助,旬日之间,连平浙南二十余寨,群盗尽为所用,得众八千余人。群盗歃“血为盟,共推洪涛为主,只要洪涛一旦举事,便群起响应。”

  

  谢安听得毛骨悚然,如霹雳轰顶,心内暗惊。愤然问道:“洪涛如此胆大妄为,地方官难道不知?何不申奏朝廷派人进剿?”李逢春答道:“据吕规讲,嵊县已被洪涛掌控,李能被杀,县令时文彬成了傀儡,其余周边诸县,情况亦差不多。其间,只有会稽郡守倪继祖率部前去征剿,双方互有死伤,后不知什么原因,各自撤兵罢战直到如今。”

  

  谢安叹道:“朝廷腐败,民不聊生一至如斯乎?可恨贪官污吏,坐使贼大,昔日的癣疥之疮,如今竟成晋室的心腹之患!”言罢不胜感慨……是夜,师生二人同榻而卧,直至天明尚难以入梦。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段永忠
对《第七章:睛空霹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