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深山无名“烈士园”
发表时间:2019-11-04 点击数:82次 字数:

深山无名“烈士园”

 

写下这个章节题目时,心里一直纠结着,此亦非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多次采访,数易其稿。直到成书前,我都还处于写与不写的纠结中。这主要基于,这是一个伤痛的片断,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一种声音告诉,不要写。主要基于这是一起未定性爆炸事故,且与本书关联不大。但也有另一个声音,既然是写三线的人和事,那么就要真实地记录下这段历史。有道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或许“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呢。这是心声。

每当周末的时候,家住宜阳县城的蔡师傅都会到一处野外荒郊看看,看着缓缓而落的夕阳,向一个个没有碑文的59个坟丘,深深鞠上一躬,然后缓缓地举起右手,行上一个最肃穆庄严的军礼。

那是一处无名的烈士陵园。从1969年至今,40多年过去了,那一声巨响一直叩击着他的心灵,以至到了晚年,他都无法心安。因此,一有空闲,或春节来临,他都要去看看,掬一把泥土搁在添在荒草淹没的坟丘上。

……

你问的是那起军工厂大爆炸吧?上了一点年纪的宜阳人都知道嘞。当时俺们还以为是发生地震了,一家人都跑到院子里不敢回屋子里。后来,才听人说是军工厂爆炸啦!

2015年夏日的一天傍晚,在蔡师傅家里我们闲聊起1969年发生在国营856军工厂的那起大爆炸。

时间过去了都快四十年了,他的回忆仍清晰如昨。

他非常确定地对我说,那1969年11月,那天很冷。他的一个远房侄子就在这个厂上班,也是在这起事故中逝去了宝贵年青的生命。几十年过去了,至今提起仍是一家人心里的痛。

事故发生的前天夜里,天上还飘下了点雨。不大,象农村妇女们在家里洗洗涮涮后顺手在院里泼了一盆水似的,洒到地上很快就干了。

那天,清早的天空是半阴着,没有一丝风,所以也并不怎么寒冷。但给人的感觉是,空气中有一股说不清的气息在缓缓的流动,那是一种淡淡的却又略显凝重的清冷气息,让人有些压抑和沉重,却又挥之不去。

蔡师傅的家就住在856厂附近的村子里。那天他刚好在家和父亲、亲戚们一道修缮房子。

这样的气息本不是属于这个季节的。

但,任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大爆炸悄然而止。只不过是没有人能够预见到。此刻大气里的沉重,其实是大灾难来临前的征兆罢了。

出事的这家兵工厂,是生产反坦克地雷的,对外称为黄河机械厂,军工代号856。他们生产的地雷个头有脸盆那么大,厂址也在宜阳县城不远处的一条山沟里。

天气是从黎明时份起,便已经开始有些反常了。

那天,他的侄子正哼着小曲欢愉地行走县城的街头上。他咋不高兴呢,昨儿领了结婚证,之前家里这个催那个劝,只因生产任务重,今个拖明个,明个拖后个,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厂里不是给你批了几天假吗,这咋不搁家歇着,恁冷的天出来弄啥嘞? 街头上,蔡师傅瞅见了他,打老远就叫住问他。

一看是表叔了,小王急忙从衣兜里拿出了几块糖块递给了蔡师傅。“是表叔呀,你去弄啥嘞。结婚证我昨儿都领了。这不寻思着搁家里没事干,就去上班吧。”小王和蔡师傅的年龄相差不多,平时又能说到一块,虽说蔡师傅的辈份高了点,但两个人还是象兄弟一样是好朋友。

你准备撂到啥时间办事呢?

见蔡师傅关切地问他,小王说,春节吧,到时候你可得早点去帮忙!

好,到时候我一定去。

中,那你先忙吧,我去上班啦!

叔侄俩相视一笑,就分头走了。谁承想,这一别就是阴阳两隔。

走着走着,突然一片黑褐色的东西,不经意间从上飘落在小王的面前上。他弯下腰轻轻的将它从地上拾起,是一枝枯萎了的叶子!

他顺着叶子飘落的方向向上仰望,尽管树枝上仍是一簇簇浓绿色,但也真真切切的看到,已有不少被风干了失去水分的枯叶挂在枝丫上。刚才那落在他面前的便是其中的一片了。

天空依旧阴沉着,看不到一只鸟儿的影子经过。或许,鸟儿早已离巢去觅食了吧?他没有答案。

到车间时还不到八点钟,工友们也都陆续到了。室外的那股清冷气息,在彼此的问候中,瞬间也被吹得无影无踪了。上班时间到了,大伙各就各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生产所需的液态TNT就放在车间内的一口大锅里。

按照操作规程,工人们是先把化成水的TNT炸药灌进炮弹里,然后送交其他车间进行装备。

当时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现象,60名工人象平常一样灌药水,压根都没想到会出事。殊不知灾难已经临近。

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不大一会儿,“轰隆”一声巨响,整个车间眨眼荡然无存,装着药水的大锅直接飞过山的另一边,地上只留下一个几米深的大坑。

地面山崩地裂,空中寒风呼啸。虽然工厂是在山里,但爆炸冲击波和震动十几公里都能强烈地感觉到。起初大家还以为是发生了地震。后来,一听说是856厂爆炸了,大家纷纷涌向那条山沟。蔡师傅的远房嫂子更是疯了般跑出家门,边哭边跑,心里祈祷着孩子平安无事。

儿子昨儿才领了结婚证呀。早上临出门时,孩子给她说,厂里这段时间生产任务重,搁家没事干,想回去上班。她没有反对,就让他去了。

当她紧赶着跑到了现场,脚上的鞋子跑掉了一只都浑然不知,然,让她最揪心的还真成了事实。一听说正是孩子所在车间发生事故,她整个人瘫坐到了地上。

蔡师傅赶到时,他的远房姐姐说,我儿没了。

啊!蔡师傅犹如五雷轰顶。早上,他还有表弟说着等过年了参加他的婚礼呀。

爆炸现场很惨烈,一个个被炸得肢体不全,有的被冲击波炸飞烧焦,有的被建筑物砸压身亡,地上、树枝上都挂着断裂的肢体,分不清谁是谁。蔡师傅说,下葬时,实在收集不到全尸,有的棺材里就只能是放了个草人。他那表侄的棺材里也就放了几件旧衣服。

这一声巨响,让包括一名副厂长在内的59人当场丧命,剩下一个人侥幸生还,后来虽经全力抢救,但落下了终生残废,连话都不会讲了。

大爆炸不仅轰动了宜阳、轰动了河南,而且轰动了全国。甚至连日理万机的周总理都被惊动了,老人家亲自签批,派来了一架直升机参与救治那名幸存者。

当59口朱红色棺材并排摆在操场上时,上千人哭声一片。说到这里,或者是想念起亲人吧,蔡师傅揉了揉发红的眼,几乎是哽咽地说,当时,全厂都沉浸在无比悲痛当中,当晚工厂连夜召开了追悼会,那个场面没有亲身经历是无法想象的。

爆炸身亡的他们,工厂当时定为“烈士”。

在工厂外面靠山的山坡上掩埋,当时给每人立了个木板的碑,写上某某烈士之墓的字样。起初,还有人去给他们点根香烧张纸,但天长日久了,就没人再去拜祭。有的家人隔得远,来一趟不容易,木板的碑,时间久了就腐烂消失,坟包也慢慢地被荒草淹埋了。

这59条年轻的鲜活生命就这样“凋谢”了。从技术层面上分析,液态TNT的性能很稳定,一般是不会发生爆炸的。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起惨剧,是不是人为的破坏呢?我有点不解地问。

不会的。蔡师傅很肯定地说,这是军事绝密工程,外人根本进不去,干活的工人也都是根红苗正的积极分子,显然故意破坏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省委、省政府,省军区,还有公安局等都来了,爆炸现场被破坏太严重了,几乎看不到原来的一丝模样,加上惟一幸存的一个人,也没有了意识。至今这仍是一个历史谜案。

鉴于特殊的时期,特殊的环境,这起特大安全事故很快被封存进了机密档案中。不过,据后来的推测,应该是盛装液态TNT的大锅可能是受到了某种撞击,才发生了这次意外。

大山无言,流水伴陪。假如没有出事,他们如今也都到了乐享晚年的日子了吧。但生活是没有如果的。

再后来,工厂破产倒闭,工友们各奔东西,除了家人又有谁会记得他们,也不知他们家人有没有去迁坟,或许他们现在还在那寂静的大山里长眠吧!

……

安全无小事呀!说到此,蔡师傅泣不成声。他的妻子也忍不住哽咽出声,捂着嘴冲出门。

如果说,这起爆炸事故仅是一个局部的偶然事件,对于河南三线建设的大形势而言,并没有太多的影响。但对于失去了亲人的家庭来说,留下的远远不止是伤痛。

为国防筑巢就是这样,每一个工程竣工了,每一个军工厂建成了,就会留下一座陵园。

告别蔡师傅时,他执意要送我们到村口。走了很远,当再次回头望去时,他仍然在向我们挥手……


  
上一章:9645的秘密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现森
对《深山无名“烈士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