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毛主席笑谈建“三线”
发表时间:2019-11-04 点击数:105次 字数:

第一章 绝密报告

 

毛主席笑谈建“三线”

 

每一个重要的时代,每一个时间节点,总会留给许多人难以忘怀的记忆片段。一千个人回忆三线建设,也许会讲述出一千个热泪盈眶的故事。

深秋的一天下午,我如约来到前进。

在前进的西厂区一排乳白色楼房的一隅,我见到了本书要采访的第一个人——彭念顺。

他是前进厂的元老,目前仍健全的第一代三线建设者,也是为数不多的“献了青春献子孙,献了子孙献终身”三线建设见证人之一。

彭念顺老人今年已经80多岁了。那张饱经风霜的脸,轮廓分明,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头发有些灰白,但脸色红润,看上去精神矍铄,很有神,老而强健,不失风采。爽朗的笑声,宛如轰轰作响的汽车引擎,依然穿墙越壁而来,让我完全可以想象到他年轻时的风采,总是像太阳吸引向日葵那样,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他是1998年在原前进厂辖属的“五七”附属厂厂长的岗位上退下来的。

天上一片雪,地下一世界。此时,老人穿着一身整洁的中山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读书茗茶,耐心地等待着我的到来。

老人思维很清晰,有关“三线”岁月的美好记忆,一幕幕如诗的往事,一个个似画的场景,如同轨道清晰可现的老唱片一样,滔滔不绝,似音乐、似流水般淌了出来。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新中国已经从战时体制转入了和平建设,百废待兴,百姓需要休养生息,却为何要举一国之力在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风餐露宿、肩扛人挑,用艰辛、血汗,乃之生命来搞一场史前无例的“三线建设”呢?

刚一落座,我便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这个在心中长期一直不解的迷惑。

这都是让美国人给逼的。确切的说,当时新中国就像一头被一群饿狼包围的雄狮。你想想,雄狮又怎可能永远任狼欺凌呢?

彭念顺老人比喻极为生动,一语点醒梦中人。

随着他的往事叙述,我也仿佛穿越了半个世纪的时光隧道,回到那个让无数中国人热血贲张的年代。

新中国在经历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三年困难时期”后,在960万平方公里辽阔的中国大地上,无论是工业、农业、商业,还是国防、军事、科技,等等,百废待兴可以说,那是新中国的最困难时期。

然而,新中国越是有了困难,敌人就越来劲了。美国人仰仗着手里攥着的“核大棒”,四处挥舞,搅得我国周边局势动荡不安——

蒋介石,他一生都在做着“反攻大陆”的梦。

在美帝国主义的军事援助下,台湾蒋介石当局趁大陆出现经济困难局面,不断进行军事骚扰,企图反攻大陆。就连香港的一些报纸都帮着鼓吹:蒋介石准备要回南京做大寿呢。

1953年7月,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提出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问题。第一次台海危机形成。

1954年12月2日,美国与台湾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国务卿杜勒斯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福上将提出美国空军与国民党空军一起轰炸大陆,必要时实施核攻击。

《共同防御条约》给新中国的领导人解放台湾增加了新的变数和难度。而面对杜勒斯之流的核恫吓,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代革命家心中也有了一种高度的危机感、紧迫感。

 卧塌之下,安能睡乎?1955年1月18日,人民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作战展开。在张爱萍将军的指挥下,一举收复了一江山岛。20日,又解放了大陈岛。

这时,杜勒斯是真急了,他亲赴台湾,为国民党蒋介石打气。并提出:如果我们要保卫金门、马祖,我们将要使用核武器,只有它们才能有效地攻击大陆上的飞机场。这位擅长外交辞令的美国国务卿甚至还挑破:我们必须使用原子弹,厦门将成为第二个广岛。

杜勒斯为蒋介石站台,将这样一把核长剑悬在了新中国的城门之上,犹如剑尖直抵喉咙之处。

面对核恫吓,毛主席回应了。在接见芬兰代表团时,老人家豪迈地说,艾森豪威尔要搞什么“大规模报复战略”,杜勒斯叫嚣要在台湾海峡使用原子弹。有胆你来扔吧,美国的原子弹威力再大,投到中国来,把地球打穿了,将地球炸毁了,对于太阳系来说,算是一件大事,但是对于整个宇宙来说,也就是在地球上炸了一个洞,有什么了不起……

中南海,毛泽东谈笑风生,展现的是一位东方大哲学家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概与境界。

……

见核讹诈吓唬不了新中国,紧接着,美国第七舰队悍然进入我台湾海峡,挟迫印度、日本、韩国等我周边国家签订条约,结成反华联盟,并在这些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对我国东、南部形成一个“C形”的包围圈。

1962年后,美国在台湾海峡多次举行以入侵中国大陆为目标的军事演习。

1964年,美国制定了绝密报告——《针对共产党中国核设施进行直接行动的基础》,试图出动空军袭击中国即将进行第一颗原子弹实验的核基地。

1964年8月2日,北部湾事件爆发,美国驱逐舰“马克多斯”号挑起并夸大与北越的武装冲突。美国出动第七舰队125艘军舰和600余架飞机,5日,悍然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轰炸,开始全面介入越南战争,导致越战全面升级,并将战火延烧到包括北部湾和海南岛在内的中国南部地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杜勒斯站在一道浅浅海峡那边大放厥词时,与新中国第一个建立外交关系的苏联,也由于在意识形态等方面发生的分歧,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专家、逼新中国还抗美援朝时期购买军备所欠下的债务,还策动新疆分裂分子举行武装叛乱。

尤其是到了1969年时,中苏关系越走越远,从疏远、冷淡到敌视,两国友好交往的边境地区成了军事禁地。苏联在中苏长达7300公里边境线上,陈兵54个师、近百万人。并且,苏共中央政治局甚至讨论了要用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消灭中国核基地的计划,并打算联合美国进行。

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

而当时,我国的工业、国防工业等绝大部分都分布在东北、华北一带。万一战争爆发,东北地区许多靠近苏联的军事工程都会暴露无遗,必须搬迁到安全地带。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的年代啊!

他们这是企图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将新中国的军事和工业扼杀在摇篮之中。正是在这些多种原因的背景下,1964年4月,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向中央提交的一份关于我国经济布局不适应未来战争需要的报告,被摆放到毛泽东的书案上。

这份报告,正好与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忧虑不谋而合。

那天,看完了报告后,毛主席坐在椅子上沉默良久,然后吩咐秘书,请恩来同志来一趟。

中南海西花厅离菊香书屋并不远,很快周总理就步履匆匆来到位于中南海西侧的丰泽园。

看见周恩来走了进来,毛主席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递给了这份报告,说:“恩来,这份报告你看过了吗?”

“送主席之前,我就看过了。”周恩来说,报告详细列举了全国工业过于集中、大城市人口过多、交通枢纽和港口码头过于集中在大中城市及附近等问题。而这些问题是关系到全军、全民和直接影响卫国战争进程的一些重大问题,分析的很透彻。

毛主席点了点头,说:“我国全部轻工业和重工业,约70%在沿海,只有30%在内地。看来我们还得重新考虑啊!”

主席,就目前而言,我国东北重工业和军事工业基地,全部在苏联可携带核弹头的中短程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的打击范围之内,沿海工业城市也处在美蒋航空兵力打击范围之内。而西部地区则处于苏联和美蒋军事火力打击之外,无论是苏联还是美蒋的武器装备,都还打不到西部地区,特别是打不到西南地区。我考虑,是不是由国务院组织一个专案小组,根据国家经济的可能情况,研究采取一些切实可行的积极措施,以防备敌人的突袭。

“我看可以嘛。”毛泽东还特意交待道,这件事要抓紧!只要帝国主义存在,就有战争的危险。我们不是帝国主义的参谋长,不晓得它什么时候要打仗。

“是!主席。”周总理又进一步建议,沿海的工业基地必须充分利用,但是,为了平衡工业发展的布局,内地工业必须大力发展。

我们要搞三线工业基地的建设,一、二线也要搞点军事工业。要搞原子弹,有了这些东西,就放心了。毛主席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在世界上存在原子弹时期,中国没有后方不行。现在沿海地区搞这么大,不搬家不行,搬家是大搬家,不仅工业交通部门要搬家,大学、科学院、设计院都要搬。总之,一线要搬家,三线、二线要加强。

……

时间到了1964年5月,当国家计委李富春等向毛主席、党中央汇报第三个五年计划的编制情况时,毛主席特意又提出制订计划要考虑备战,要搞攀枝花、酒泉后方基地的建设。并明确提出,第三个五年计划,原计划在二线打圈子,对基础的三线注意不够,现在要补上。

经过深思熟虑后,1964年6月6日,中央工作会议上,毛主席再次明确提出了搞“三线建设”的主张,并且表示,要搞三线工业基地的建设,一、二线也要搞点军事工业。各省都要有军事工业,要自己造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迫击炮、子弹、炸药。“有了这些东西,就放心了。”毛主席的话音刚落,台下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为了保证三线建设的投资,毛泽东指示:今后新建项目大多要摆在西部地区,现在就要搞勘探设计,不要耽误时间。对沿海地区所有要求增加投资的部门,都不要批,以便把钱大部分用到三线建设上去。

毛主席的讲话激起了与会者的强烈共鸣。

除此之外,毛主席还亲自点兵选“将”搞三线建设,彭德怀、聂荣臻、钱三强、邓稼先等,都被选派到三线地区搞建设。在文革早期,三线也是大量知青的去处,前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就曾经分配到甘肃刘家峡水电站

在毛主席的亲自指导下,在中央,由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主要负责人主持三线建设的日常工作;在地方上,也成立了西南、西北、中南三个三线建设委员会,主任均由该地方中央局第一书记担任。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在较短的时间内,尽快在西部和西北部地区建立起一个敌人战略核武器打不到的,能为国防和农业服务的,实行工农结合的工业特别是军事工业基地,进而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后方工业体系。

至此,全国战备的气氛日趋浓厚,一场以“大分散、小集中”,“依山傍水扎大营”,即使在打核战争的情况下,也打不烂、炸不垮,能继续坚持生产和科研,支援前线的“三线建设”在中国大地上全面启动。

……

暮霭降临,华灯初放。不远处楼房里人家已是灯光点点,上了一天班的工人也陆续都回到各自家里,乐享和谐温馨之美。

一个笔记本,一支笔,一老一少,在彭老家的书屋里,我们围绕三线建设已整整谈了快四个小时。期间,阿姨也催了几次让我们先吃饭再接着交谈,但已是耄耋之年的彭老仍仰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

他给我明显的感觉,记忆闸门一旦被打开就很难关闭。三线建设,像是尘封了老皇历一样,被一页页翻动着。

老人乐意讲昨天的故事,我也是一个乐意倾听者。

三线是如何划分的?还有什么是大三线,什么是小三线……我接二连三的发问,也似乎一次次地触碰着彭老的兴奋点,让他根本停不下来。

所谓"三线",一般是指当时经济相对发达且处于国防前线的沿边沿海地区向内地收缩划分的三道线。

一线地区指位于沿边、沿海的前线地区;

二线地区指一线地区与京广铁路之间的安徽、江西及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四省的东半部;

三线地区指长城以南 、广东韶关以北、京广铁路以西、甘肃乌鞘岭以东的广大地区。这里是中国的腹地,距西面国土边界约上千公里,主要包括四川(含重庆)、贵州、云南、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省区以及山西、河北、河南、湖南、湖北、广西、广东等省区的部分地区。

从行政区划上来看:一线地区主要包括北京、上海、天津、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新疆、西藏。三线地区主要包括四川(含重庆)、贵州、云南、陕西、甘肃、宁夏、青海7个省区及山西、河北、河南、湖南、湖北、广西等省区的腹地部分,共涉及13个省区。介于一线和三线地区之间的地区,就是二线地区。

三线建设,是中国生产力布局的一次重大战略调整。

三线地区位于我国腹地,四周有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太行山、大别山、贺兰山、吕梁山、伏牛山等连绵的山脉作为天然屏障,这些山就成了保护这些中国工业的软甲钢壳。

截止到1965年4月,中国的战略资源大多已经向西部和西南地区转移完毕。此时的中国,已经不怕打大规模战争了。

1965年4月,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请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向美国总统约翰逊传话说:如果美国把战争强加给中国,中国将奋起抵抗,战斗到底。不管来多少人,用什么武器,包括核子武器在内,可以肯定地说,它进得来,出不去,必将被消灭在中国。总理的话,严正不屈,字字铿锵。

……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1969年。

基于“备荒备战为人民”的准备,毛主席又高瞻远瞩提出发展“地方军事工业”建设,就是:各省特别是进行三线建设的各省,再建设成本省自成体系的“三线”,俗称为“小三线”。

这样,既可以使“大三线”与“小三线”两个体系环环相扣,形成一个大系统,也可以将三线建设深入到中小城市、县城乃至乡村,使我国形成支持长期战争的工业基础。

此时,毛主席的三线建设思路,几乎完全集中到准备打仗、准备打长期的战争上来。

地处一线二线的省份,也各自建一批省属的“小三线”地方军工企业,由省国防工办领导,主要生产半自动步枪、7.62毫米中间威力步枪弹、手榴弹、引信、迫击炮弹、重机枪、中小口径迫击炮、火箭弹、火箭筒、高射机枪、无后座力炮等。也就是步兵营、连级的火力配制,力争做到在未来反侵略战争中“省”自卫战坚持抵抗。

在这场自1964年至1980年长达16年、横贯三个五年计划的三线建设中,有几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上万人次民工的建设者,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号召下,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书写了人类工业史和城市史上史无前例伟大之举。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现森
对《毛主席笑谈建“三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