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楔子
发表时间:2019-11-04 点击数:87次 字数:

楔子

 

国庆节,这天是个晴日。

我当兵时的老班长、河南省前进化工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彭立打来电话说,“秋日的前进,醉人入骨,来前进耍吧”。

接着,他通过手机微信发来了秋到前进的一组照片——

碧绿的香樟,流火的紫微,高大的菩树,修美的翠竹,相思的红豆……秋风婆娑起舞摇曳出满地斑驳迷离的前进,在蔚蓝色的晴空下,像一位饰着金色丽纱的处女,裸露着奶黄色的胴体,展现着消魂的倩姿。

好唯美的意境呀!

面对美,谁不心旌摇荡?面对美景,谁又不心驰神往呢?接到邀请后,我欣然驱车前住。

河南省前进化工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进),是一个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三线建设”的军事工业单位,是共和国地方军事工业的长子。

从军工转身到国营,从集体制嬗变为股份制,和诸多军事工业一样,前进在中国工业发展的转型路上,一路跌宕走来,也曾有过步履沉重,举步维艰,甚至遇到挫折和委曲,但她又是如何从一个名不经传、不起眼的军工小厂到中国民爆行业的翘楚,继而跻身成为集研发、生产、运输配送、爆破培训、商贸物流、工程爆破、矿山复绿为一体“全产业链”的当代中国爆破器材行业的知名企业呢?如何在鲸波鳄浪中凤凰涅槃突出重围,又如何实现华丽转身鲲鹏展翅呢?期间,究竟创造了多少奇迹和辉煌,又究竟做出了多少牺牲和奉献?她又呈现给世人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呢?

……

带着这些疑惑,从有着千年帝都史的洛阳城出发,一路向西。沿着洛宜快速公路向西南,约摸一个小时后,前进出现在车窗外。

未近厂区,先闻水声。

穿厂而过的陈宅河,似同有生命的不老泉,带着在时光久远里沉淀的柔和的绿,蜿蜒流淌,千年不息。那“哗哗……”欢歌的溪水,清澈见底,春也叮咚,秋也叮咚,似美人纤指拨动的琴弦,又如天籁般的欢歌笑语。欢快的河渠中,还有一片茂密的芦苇丛。微风吹过,白鹭飞舞,鸭游鱼嬉,且歌且舞,满河渠都是欢愉的笑声。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前来厂门口接我的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郭守阁,笑咪咪地说,雨后的小溪,还时不时会有一段美丽的彩虹,夕阳为溪水注入生命的活力。

登高望远,满目秋色。这里的山岭是彩色的,并非我想象中的那么光秃,那么怪石嶙峋。道道山岭上,有新载种的桂树、菩提、红枫,山楂,还有黄栌、山楂、柿子、皂角、酸枣、漆树等,以及各种叫得上或叫不上名字的树,漫山遍野。

看,霜染的黄栌叶红了,到处都是通红通红,七沟八梁和淡黄色草丛相间交织,在微风吹拂下,婆娑摇曳,火舌舔舔,象火炬,象彩带,似云如霞,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娇羞得红了脸般。

柿树上也缀满了沉甸甸的柿子,红得透亮,象一盏盏小红灯笼,在秋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摇曳起来,闪烁着红光。遥遥望去,你会突地觉到,还真个象到了看不到源头的飘渺的红河谷。

走到山顶时,已是夕阳下时分。鹅黄的山色和着新鲜的气息,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儿啼鸣,脆生生地在空气中划过。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唐代著名诗人杜牧曾在他的《山行》中留下这句脍炙人口,幽静甜美的吟咏秋叶的千古佳句。“万花都落尽,一山红叶烧”,可惜他看到的只是江南的枫林,却没有赏到这里的黄栌红叶,倘若大师犹在,他又会写下怎样的诗句呢?

“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郭守阁低头轻轻嗅了嗅采来的花束,激动地说,昔日的荒山荒坡变成了金山银山,春天来了,那五颜六色、娇嫩欲滴的花蕾,常年绽放在苏醒的山坡上,脉脉含春望秋,竞相吐艳,那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呢!

一路走,一路感慨。不觉间,漫步到了银杏林。

说一句实在的话,相对于花开时节动京城的牡丹,只留清气满乾坤的腊梅……我更喜爱满目尽带黄金甲的银杏。有道是“千年的银杏,千年的诱惑”,每当微风拂过,无数的金黄由上至下地发出“沙沙”的声响,犹如一支优雅的乐曲在林间回荡,又是那么富有生机。

晴空中的最后一抹金色呈现在半空,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园内,片片折扇似的金黄叶子,如耀眼的繁星在空中闪耀,又似成千上万只蝴蝶在飞旋。看着看着,那树间树下金色的枝杆藤叶,又像是被大自然打翻了调色板,不经意地将金色泼洒在山岭山涧。置于其中,既仿佛行走在铺满黄锦之上,又如同置身于金碧辉煌的宫殿,足不敢触。

看,那片园子是桂园。顺着郭守阁手指去的方面,我看到,那远方红黄相间中的山峦上,有一片浓郁的绿色,成森,成海。不是人间种,移从月里来,郭守阁说,这里的每一棵桂花树都少说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驻足置身那满园氤氲着桂香的桂树园,金桂、银桂、丹桂、四季桂……丛生的,单株的,密密层层的枝杆藤叶,是经过了岁寒洗礼的墨绿,自有一股上了年纪的老者的肃穆之气。走到跟前,又能发现,在粗直的枝杆上是跃跃欲试不断冒尖儿的新芽,亮眼的嫩黄新绿,充满了生的喜悦。

远处的绿山,近处的碧水,绘就了前进青山绿水。

漫步其间,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浑然一色。尤其是当轻轻踩过那被雨露亲吻过的落叶,呼吸着那略带着一丝泥草味的清香,倍让人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平静和惬意,足以忘记这里还是个工厂呢。

太惬意了!刹那间,我被征服了。

智者喜水,仁者乐山。本以为只有在童话世界里才会出现的情景,竟然如此真实。当确定我们不是来到了仙境?也不免感叹,这哪里是个工厂呀,那美国作家伯内特的《秘密花园》描述的意境,也不过如此!

绿色,让前进翠绿迷人;

绿色,让企业声名远播。

江山多娇人多情,使我白发永不生!之前,我曾听人说过,前进的美,在水,在山,在园,更在人。

郭守阁不无骄傲地说,这犹如画廊的大美前进景色,并非大自然的杰作。她说,过去这里是“岭上不见草,风吹石头跑”的荒山沟。今天所看到一切,是向往绿色的前进人,一天天、一年年,用汗水在山坡,在田间,刨下一个个鱼鳞般的树坑,然后植下一棵棵树木,浇水,培土,才让缄默了千百年的荒山披上了绿色植被,换来了今天星罗棋布的这园那园,这道那道……

“山里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就在我们下山时,一阵微风过后,山上山下升起了一团团白色的雾气。刹那间,整个山峦,白雾袅袅,烟雨朦朦。俯瞰云雾笼罩下的前进,另有一番意境。

一栋栋错落有致、飞檐翘角、白墙黛瓦的明清徽派建筑,犹如一位侧躺着入睡的少女,在雾霭袅袅中若隐若现,与远处的傲霜红枫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

雨停了,暮霭也落了下来,夜色又如潮水泛起。此时,一道弯月出现在雨后夜空,又高高挂在山尖。

推窗眺望,静默地凝视月光下的前进。行道两旁的路灯,昏黄如豆,在薄暮中犹如一只只夏夜里的萤火虫,将前进人家的灯火引燃了,点点灯光,辉映着温沙细石的洛河,波光粼粼,人们正沉醉于灯火的温馨之中。

天上一轮月,地下万盏灯。远山近水,灯光倒影,相映相辉,灿然一片灯海。此情此景,心儿都醉了。

人合天地情,天地识人心。弹指间,前进已经走过了近一个甲子的风雨历程。

岁月流走,白驹过隙。时间之河,匆匆过,甲子一梦。多少事,成云烟,随风散。多少岁月,苍老没落了青春?

历史如水东逝,梦想源远流长。与其碎念嗟叹曾经逝去的岁月,惹得几处人消瘦,不如直面已经回不去的时光,珍惜眼前的时日和天降良机。

几天的探寻,我也曾试图寻找前进快速发展的金钥匙,期冀谋求到其中的根源。但对于我的好奇和惊讶,董事长彭立的心境却是那样的和谐宁静,心态又是那样的宽容平衡,他让人强烈地感受到是与外界的心灵“温差”,是一种千帆过后的水天一色,是一番笃定从容的盛大气象,是让人心动的坚持,令人敬重的淡定。

前进,向前进!这是他全部的心声。

是啊!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人生如此,前进何尝不是若此?是夜,沉浸在斑驳迷离的夜色中,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入眠。

走进前进,品读前进,心潮澎湃。曾经晦暗且艰苦的日子,多像天边已经渐渐远去的起伏阴霾,而近在眼前的一切,却又是那么闲适和美好。今昔对比,灵感飘飞,激情四溢,豪迈之气蓬湃于胸。

于是,情之所至,挥毫波墨一首《水调歌头?前进》——

久有凌云志,

鲲鹏上九天。

卧薪尝胆灵山,

练就铁心胆。

任凭浪涌潮起,

横刀立马笑谈,

雷电一挥间。

立礁头,

擂角鼓,

展宏图。

五十年已过去,

前进换新颜。

朝乾夕惕固本,

扬鞭蹈厉奋发,

呕心披肝胆。

高路入云端,

只为勇者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现森
对《楔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