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五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11-04 点击数:85次 字数:

这时响起’咚咚’扣门,如雷贯耳震慑人心,接着又一阵,更加坚定更加有力让人窒息。静默一阵梁艳梅下地,弄好上衣理顺头发凛然道:“开门吧! 没事了。”其声微颤。说完摸着苗清泉脸,手掌冰凉苦笑说:“老苗?我真的不是太害怕。”苗清泉凑近她耳朵嘘:“别出声,去门后。”两人牵着蹑手蹑脚朝门口摸,梁艳梅‘啪哒’撞到什么,赶紧抱住苗清泉,吓得想叫唤,可是没出声。苗清泉把她藏到门后再三叮嘱:“要是他们来堵咱俩,我三下两下放翻几个,坚决不让抓了双!你直接跑去高局长家,那里没人胆敢胡来,千万记住你来说事!是说医院发生的事!总之吧,他妈的我也讲不清。”梁艳梅害怕小声问:“那你呢?” 苗清泉正说门又响了,他便故意问:“外面谁呀?”

“我,任红,急事。”
  两人松了口大气。

苗清泉开门问:“任医生?”又伸头察看两边过道,见亮着昏暗的过道灯,这才放宽心。任红推开苗清泉,进屋寻着说:“灯打开!坏分子才怕光亮!”苗清泉忙笑怕说:“深更半夜别大声,别大声。” 任红说:“正大光明,敲门怕啥?”见这两人狼狈不堪,压低嗓音生气悔道:“你个死丫头,说话不算话,过几个五分钟?你来我就悔了,胆也太大了!过道里住着十多家,你们就敢这样痴?不怕被人抓现行?再犯就不是作风问题,是屡教不改的流氓分子!”梁艳梅支支吾吾说:“任姐,一起说话都不行吗?”任红瞪她说:“快拉倒吧!半夜三更一对男女情人关系,关在屋里只说说话鬼才相信!告诉你梁艳梅,要不是住在我的家,姐姐怕成了王婆,才不管这种破事呢。” 梁艳梅辩说:“任姐冤枉人,看!床上一点都不乱。” 任红看也不看说:“再不敲门会怎样?看地上?还不赶紧收拾好。”苗清泉马上收拾地上的碎杯。梁艳梅把任红按在椅子上,感到事已过,笑笑嘻嘻说:“你不也在屋里吗?敞亮说话,来也不怕。”
  正说着,听见真的来了人,三人顿时大惊讶。
  周涛和他的老婆,领着群人来堵门。

原来赵云霞听人说,梁艳梅从芝兰县回来住在局里没回家,她就猜到那一层。今早食堂开饭时,发现她的双眼红肿,回家就对周涛讲说:“常言道,古话说,‘寡妇不夜哭。’是劝丧夫的女人们,有始有终安分守心。观念老旧不提倡了,但梁艳梅没有结过婚,是没有丈夫的妇人,尝过男人的甜头,和寡妇也没啥区别。又年青,又血热,夜不思春才怪呢?”把听到看到想到的,全盘都说了。周涛拍手冷笑道:“对呀很对呀,为什么要哭?里面有文章!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有人群就定有斗争。梁艳梅是个妖精婆,守在局里不回家想干什么?苗清泉老婆住院了,他是一个人,其中有猫腻,我看她是没睡好。”吩咐赵云霞,找个住在‘猪圈房’,又可靠的人盯紧点。‘工夫不负有心人。’今天半夜果然守到梁艳梅敲苗清泉门,窥见进屋关了门,立即去给周涛报信。

周涛开始很犹豫,经不住赵云霞七说八怂九鼓动,又因上回在办公楼挨了苏家打,本来就有气,便叫上几个平时来往密切的,一起闯来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