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魂牵月下
本章来自《秦晋兴亡录》 作者:段永忠
发表时间:2019-11-01 点击数:184次 字数:


1、

苻坚进军终南,安营已毕,遂分派兵将,将上下山通道封锁,五千人马,将狼嚎山寨团团围困。

军士带回战书,苻坚观后,微笑不语。

翌日凌晨,军士饱餐过后,苻坚率一千人马出战,马步各半,直抵寨前。

秦军排好阵式,五百马军在前,苻坚顶盔贯甲,耀武扬威,令军士击鼓索战。

寨中众头领听得鼓响,知秦军到来,忙安排迎敌。张若梅道:“军师言苻坚骁勇,待我亲自会他一会。”

林丹道:“大当家忝为一寨之主,不如末将前去会他,如若不济,大当家再出马不迟”。

张若梅道:“如此有劳将军!”林丹朗声道:“得令!”

张若梅嘱道:“将军小心,可使卢旺掠阵。”林卢二将领军出战,张若梅,杜知文率二女将同上寨墙观战。

苻坚正在讨战,见寨门大开,两个头领领二百喽啰从关上冲下,看来兵队形不整,知是乌合之众,不禁哑然失笑。

苻坚喝道:“来将通名!”林丹拱手道:“吾乃山寨二头领奚人林丹是也!来者可是苻坚将军?”

苻坚道:“既知我名,何不投降!”林丹答道:“奚族无降将军!且赢了我手中兵器再说。”

     二将通名已毕,便交起锋来,苻坚挥狼牙大棒,林丹舞钢叉相迎,苻坚棒法精奇,林丹天生神力,十余个回合下来,斗了个旗鼓相当。

苻坚暗暗称奇:“一个小小山寨头领,竟有如此本事,十余合尚未落败,真是难得。”随即抖擞精神,愈战愈勇,渐渐抢了上风。

苻坚高呼酣斗,状若天神,林丹知不是路,欲待要走,恐挫了山寨锐气,遂苦苦支撑。

再战数合,林丹败象毕呈,卖个破绽,回身就走,苻坚放马追来。林丹步战,苻坚马快,看似难已脱身,卢旺在阵后见了,心中大急,忙挺朴刀前来救应。

卢旺截住苻坚厮杀,三两个回合不到,便被苻坚逼住兵器,只身擒了过来,林丹返身欲救,却是迟了。

张若梅在寨上女墙见苻坚勇不可挡,卢旺被擒,林丹遇险,忙鸣金收兵。

苻坚首战告捷,呵呵大笑,也不追赶,命军士将卢旺押回,引兵而退。

2、

众头领退回山寨,聚义厅坐定,共商对策,林丹打了败仗,自觉脸上无光,闭口不言,众头领见卢旺被捉,山寨中首战失利,尽皆相对无言。

张若梅见状,知众人沮丧,乃温言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诸位不必气馁,须知气馁则志夺。大势去矣!只是卢旺被捉,苻坚难敌,山寨中挫动锐气,为之奈何?”言罢,将目光向杜知文射去。

杜知文忝为军师,自是职责所在,凝思片刻,蓦然计上心来,顿觉眉头舒展。见张若梅目光探询,淡然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杜知文卖弄斯文,言道:“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将在谋而不在勇’。依某浅见,只须安排妥当,符坚不难战胜。”

张若梅急问:“军师有何妙计?”

杜知文笑道:“小生自有妙用,只是知道的越少越好!”遂走近前来,对张若梅附耳言道:“何不如此如此!”

张若梅大喜:“军师之计甚善!”兰盈二女不知就里,见杜知文故弄虚玄,尽皆窃笑。

3、

一晚易过,晓日复出,已是第二天晨时,苻坚复引军至寨前搦战。

寨门开处,令人耀眼生花,张若梅跨一骑骏马,腰悬宝剑,手执金丝软鞕,英姿飒爽,率二百喽啰而来,身边一位女将,秀丽动人,正是柳如兰。

苻坚见二女明眸皓齿,貌若天仙,不禁看得呆了。想造化弄人,世上竟有如此美女!自已虽有妻室,也是族中美女,却难及二人远矣!众军士见了,齐声喝采。

苻坚柔声问道:“来的可是张寨主?”张若梅含笑答礼:“奴家见过符坚将军!”符坚见张若梅温言软语,顿感受用三分。两人阵前初见,目光竟自胶着,张若梅细看符坚,见其不到二十岁年纪,身材英挺,目朗口阔,面如傅粉,更兼长眉入鬓,高额隆隼,顿时杏脸生春,心跳不己。

苻坚乍見梅兰二女,似喜还惊,惊艳之余,见张若梅一双凤眼注视自己,心中不觉一荡,忙收束心神,温言劝道:“张寨主,我有一言,不知你是否肯听?”

张若梅道:“将军金玉之言,小妹洗耳恭听。”

苻坚大喜,顿觉二人投缘,温言道:“山寨夺我军饷,井水犯了河水,今主上震怒,令我领兵前来,势难空回,不如山寨将饷银归还,两家息兵罢战,你看可好?”

张若梅道:“奴家虽有此意,只恐寨中众兄弟不服,你若赢了奴家手中兵器,小妹自然依允!”

苻坚闻言,剑眉微动,言:“张寨主既然申量于我,恭敬不如从命,小心了,看棒!”

张若梅从容应道:“将军请!”二人哪里是在对阵,分明谈情说爱一般,苻坚轻施一棒,张若梅舞手中兵器相迎。二人一来一往,几个回合下来,渐渐较上了劲。

苻坚掄开狼牙大棒,呼呼风响,力逾千钧,张若梅挥舞软鞭,幻起千重鞭影,防守得风雨不透,十几个回合下来,丝毫不落下风,苻坚暗暗称奇。

二人用的都是长兵器,利于马战,一攻一守,甚是默契,彼此细观对方套路,都觉稔熟非常,似出同源,二人心中均感纳罕,偏又理不出个头绪来。

激战中张若梅轻噫一声:“好厉害!”回马就走,苻坚怔了一怔,放马追来。

张若梅不回寨中,反往山寨东南角而遁,苻坚拍马追赶,心中一片混沌。

苻坚马快,眼看追近,张若梅返身一箭,苻坚避开,如此阻得一阻,复又拉开距离。

待得转过一个山嘴,张若梅催


马快行,苻坚随后追到,却见前面路上泥土新鲜,有翻动痕迹,苻坚冷笑道:“雕虫小技,区区陷阱,能奈我何?”

张若梅绕过陷阱,苻坚猛抽一鞭,战马腾空而起,苻坚纵马跃过陷阱,伸手欲擒张若梅,只听得四下里一声梆响,箭如飞蝗,皆向苻坚坐骑射来。

苻坚毫不畏惧,挥捧拨打来箭,冷不防两边绊马索齐出,将苻坚坐骑绊倒,苻坚猝不及防,翻身落马。

两边树丛中涌出无数喽啰,杜知文、谷盈盈哈哈大笑,从林内转出,令喽兵将苻坚捉住,五花大绑。

张若梅见苻坚被捉,心中大喜,和杜知文、谷盈盈会合,押着苻坚望山寨而行。

4、

   张若梅计捉苻坚,山寨中大获全胜,秦兵见主帅被捉,群龙无首,自行退去。

   秦营副将苻瑞原是相府家将出身,戎马半生,跟随老丞相苻雄出生入死,南征北战,立下了许多汗马功劳,对东海王府极为忠诚。如今见苻坚出事,顿时慌了手脚,欲倾力去救,又恐力所不及,没奈何,只得作成文书,瞒着众将,遣心腹之人星夜飞报苻融。

   苻融得报,暗暗吃惊,心想兄长不听劝告,果然轻敌被陷。苻融不欲苻生知晓,不便讨取救兵。为今之计,莫若自己亲自前往,相机行事,一则可救兄长,倘若机缘凑巧,行事得法,还可招抚这支人马。

   主意既定,就讲就行,苻融英雄虎胆,只带几个亲随,一路马不停蹄,半日不到,即到终南山大营。苻瑞接着,喜从天降,如今三公子亲临,三公子足智多谋,东海王定然有救。

   二人商议良久,决定先礼后兵,苻融智士,自思“欲救兄长,与其强取,不如软求,山寨缺少钱粮,丞相府金银山积,何不花钱消灾,胜过阵前拼杀。还可互通款曲,结好于彼,它日若是朝中有事,也是一路强援。”

   苻融当机立断,亲自修书,愿和山寨达成交易,言归于好。东海王府愿助一半饷银交差,留一半银子供山寨养兵,双方罢战言和,但求放还兄长。从此以后,患难相扶,永远约为兄弟。如此等等……

   苻融修好书信,遣心腹之人送达山寨,张若梅阅后大喜,暗想自己虽擒住苻坚,正不知如何是好,捉虎容易放虎难,如今有了这个台阶,正好处理这个烫手山芋。忙亲自修书,满口答应。

   苻融接得回书,心神略定,心想如此结局,那是再好不过,唯有耐心等待,盼望兄长平安归来。一边暗中提防,恐山寨有诈,莫要被他打个措手不及。苻融哪里知道,此时此刻,苻坚正在山寨作客,备受女寨主张若梅礼遇,正乐不思蜀!其中经过,还须笔者慢慢补述出来:

   且说那日苻坚中计被擒,众头领将其押解至聚义厅上,苻坚立而不跪。张若梅忙走下座位,亲自为苻坚松绑。

   张若梅赔礼道:“小妹情非得已,望将军勿罪!”苻坚道:“败军之将,承蒙不杀,足感大恩。”

   张若梅道:“将军英勇难敌,只得出此下策把将军请来,也好稍尽地主之谊。”苻坚见张若梅说的客气,哭笑不得,神情沮丧道:“如此相邀,不请也罢!”

   张若梅陪笑道:“冒犯将军虎威,小妹好生过意不去,将军请坐,小妹有礼了!”言罢,深深地道了一个万福。

苻坚见张若梅以礼相待,也觉不好意思,言道:“既然战败,苻坚无话可说,如蒙宽宥,敢请放行,苻坚感激不尽”

张若梅笑道:“将军贵人,既来小寨,何不盘桓几天,如要归去,小妹定不阻拦,也不争在一时三刻,小的们,还不摆宴为苻将军接风!”

厅下轰然应诺,苻坚身不由己,只得勉强入席,须臾盛宴已成,无非野味山珍。张若梅笑靥如花,众头领殷情相劝。

5、

苻坚被逼不过,饮了几杯闷酒,晚宴过后,夜居西厢,看房中锦被温香,布设得甚是豪华,心中暗暗感激。

想自己中计被擒,虽说对方没有恶意,然难免羞辱之感,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

苻坚夜不能寐,睡意全无,索性步出门来,外出散步。窗外月华正浓,廊转花影,暗香袭人。

苻坚乘着月色,信步而行,四下里全无阻拦,看来山寨确是把自己当作客人,全无防备。

前尘历历,泛上心头,日间情景,犹在眼前,溶溶月色如水,苻坚不觉想入非非。

想此女幽如寒梅,艳若桃李,对自己甚有情意,人非草木,孰能无知?难得此女才貌双全,更兼武艺超群,若得此女为妻,定然快慰生平,对自己的前途事业大有补益,自己将来若能成就大业,当以此女为西宫之选。

继而又想自己已有妻室,怎能妄生此念,如今身为阶下囚,是祸是福尚难逆料,一念及此,不禁哑然失笑。

遥闻丝竹之音传来,不觉心神为之一荡,竟身不由己循音而觅,不觉来到后花园中。

月光之下,见一美貌少女,身边立着一个使女,正在抚琴,苻坚眼亮,睹此倩影,不是张若梅其谁?

但见案几之上,焚一炉好香,张若梅素装淡抹,露尖尖十指,有如春笋,双手轻抚,操一张古琴,那琴音正是从那里传出,听那词意,清晰可辨:

   明月何皎皎,银辉自青霄?姮娥见日沉,素手把灯挑。

   广寒多寂寞,暮暮复朝朝,念君在人间,思君万里遥!

词意清婉,琴韵悠扬,如清泉流淌,如鸣佩环,苻坚听了,心神俱醉,神魂几为之出窍!

张若梅正在抚琴,一曲既终,蓦然间见花木丛中有一黑影,月光下扭曲有如狼身,心下一惊,忙取弓搭箭,朝黑影一箭射去。

只听得“啊呀”一声,苻坚惊觉,见飞来一矢,直射自己面门,忙伸手捉住。张若梅识得苻坚声音,见是苻坚,忙过来赔礼:“小妹失察,几乎误伤兄长,夜深了,请苻兄回房休息。”

苻坚好不尴尬,只得回礼:“长夜无事,外出散步,唐突佳人,实属无心。莫怪,莫怪。”言罢,转身向西厢房行去。

张若梅收拾案几,偕使女自回。苻坚回到房中,和衣而卧,辗转反侧,直至天明。

6、

晨曦初露,朝霞满天,又是一个好晴天。苻坚起来,洗嗽已毕,只听咚、咚之声,有人叩门,忙开门一看,识得是张若梅身边使女梅剑,昨晚伴张若梅月下抚琴的正是此女。

苻坚施礼道:“大姐有何见教?”梅剑笑容可掬,问道:“将军夜里可曾睡好?”苻坚言不由衷:“睡得很香”。

梅剑从怀内捧出一书,言道:“我家主人恐将军寂寞,特令小婢送来一部史书,请将军细品,消磨时光。”

苻坚接过,使女盈盈一福,告辞去了。苻坚掩上房门,回到案前坐定,暗想此女多情,遣婢送书于我,必有深意,随即打开手绢,却是一部班固所著的《后汉书》,翻开一看,内中赫然藏着一封书信,折成方胜儿。

苻坚拆开一看,不觉喜动眉梢,顿觉蜜意柔情,掩面扑来。书云:

“昨夜抚琴月下,难诉衷曲,误射一矢,几伤及兄台,勿罪,勿罪!兄英雄过人,小妹敬重非常,宜展鸿鹧之志,以步青云。小妹身心,已系于君,君其速归,小妹翘首以待,愿君创业有成。如若用得着小妹,小妹当率部以归,甘供驱驰,书不尽意,祈盼回音。

张若梅顿首再拜,即日。”

苻坚大喜,如拾珍宝,忙挥毫作书,好在房中备有纸墨,顷刻书信已成,折成方胜儿,复将随身所系玉佩藏在中间,夹在书中包好。又过半晌,使女复来到房中,送上早点,却是两蝶小菜,几个白馍。

苻坚取过书卷,双手捧还:“上复你家主人,多承美意,无暇观看,原物奉还。”使女接过去了。

苻坚望着梅剑离去的身影,不觉心旌摇摇,意马难收。

7、

东厢房内,张若梅手托香腮,独坐兰房,青鸟已遣,音讯可期,张若梅引胫而望,心中忐忑不己。

东厢房原本是林丹等一干男头领居住,自张若梅作了山寨之主,林丹率一班兄弟避居西厢,东厢房由张若梅和兰盈二女居住。

只听得叩门声响,梅剑捧书进来,张若梅见到使女那高兴的模样,禁不住心头鹿撞。

梅剑交还书籍,避出门外,张若梅忙把书打开。见书中果然夹着一封书信,玉佩晶莹,张若梅喜出望外。其书云:

“昨夜仰月西厢,不啻天台,神女巫山梦断,襄王难期,何期骤来青鸟,喜极,喜极!贤妹款款深情,为兄心领,你我两情相悦,何须海誓山盟?玉佩一块,原系祖传之宝,留作表记,苻坚此生,定不负贤妹所托!耿耿此心,天地同鉴。苻坚即日。”

张若梅阅罢,热泪奔涌,喜极而泣。遥想师父天人,能知过去未来,算计得如此之准! “终南山上,莫测吉凶,遇林而起,骑狼附龙。风云际会,逐鹿西东,事业姻缘,皆在其中!”其意虽则深奥,初始已然验证!

张若梅藏好书信,心中暗自划量: “如今好事已偕,该是履行苻融之约的时候了。早送苻郎下山,免得日久生变!”主意既定,随找兰盈二女密商。

   复将林丹,杜知文请来,将自己主意告知,林丹,杜知文尽皆赞同。张若梅知无阻拦,唤过使女去催苻坚,只身率众头领往聚义厅而来。

8、

    聚义厅中,众头领早已坐定,单等苻坚到来,须臾,苻坚来到,客位上坐了,众头领以礼相待。

    杜知文按张若梅授意将寨中众头领会商之议说了,愿奉还一半饷银,双方罢战言和,苻坚沉思片刻,慨然应诺。

    张若梅乘机言道:“山寨荒僻,难留贵客,苻融将军已恭候多时,苻坚将军既答应代为说项,定然一诺千金,我等恭送大驾。”

    众头领齐道:“怠慢了苻将军!”

    苻坚忙道:“哪里,哪里!众位客气,它日若有寸进,定不忘今日之情。告辞了!”言罢,抱拳为礼,就要辞行。

    杜知文道:“且慢,将军座骑昨日被绊马索绊坏,何不随我到寨后马厩中挑选一匹好马,以表山寨之意。”

    林丹接道:“山寨无甚好礼,送一匹好马还是送得起的。”

苻坚道:“如此足感盛情!”

张若梅语林丹道:“那日放了一批客商,原在西凉贩马,被你等所劫,我虽返还了他们银两,其实刚好够本。听说其中不乏好马,我也正想过去看看。”

众头领齐道:“大当家要去,我们不妨一同前往。”

张若梅道:“如此苻将军请!”

众头领亦道:“请!”

众人陪同苻坚往寨后马厩而行。

9、

马厩之中,战马厮鸣,几个年岁大的喽啰正在悉心照料。厩中平添了许多马匹,顿显拥挤不堪。

众人来到厩中,几个老军接着,看满槽战马混乱非常,尔踢我叫,想是厩中太窄,群马拥挤所致。

却见一个槽头只锁一匹马驹,那马高逾常驹,浑身火红,无一根杂毛,显得的是神骏。

苻坚一见,心下甚喜,慢慢走近,那马见了苻坚,振鬃长嘶,群马听了,屁滚尿流,苻坚知非凡马,靠近前去用手抚摸,那马极是恭顺,状甚亲昵。苻坚当机立断:“就选这匹吧!”

养马老卒赞道:“将军果然好眼力,此马桀骜不驯,不与凡马合群,没办法只得让它独占一槽,此马人所难近,昨日我还险些被它踢了一脚。”

苻坚道:“此马产于大宛,实为千里龙驹,万中难有一匹,何以却出西凉?如此神物,必有脾气,平时难得一见,不想今日被我撞着。”言罢,以目直视张若梅,意在恳求。

张若梅会意,慨然道:“将军既和此马有缘,那就将它送与将军吧!”

苻坚拜谢再三道:“此马飞云逐电,可名“飞龙宝驹”,苻某得此宝马,终身不忘大恩!”

苻坚牵过马匹,与众头领作别,众人齐为送行,直过了三关,来到寨前路口,众人方才止步。

苻坚跨上宝驹,从喽啰手中接过兵器,告别众人,放马前行。

张若梅见苻坚远去,依依难舍,直到那马绝尘而去,望不见苻坚背影,方回到山寨。

10、

张若梅送别苻坚,心中若有所失,古往今来,少女怀春,惟一个“情”字牵动,好在寨中无事,遂回东厢房卧室。

兰盈二女见姐姐满腹心事,亦随同前往,三姐妹同进兰房坐定,三人同师学艺,情逾骨肉,平时亲密无间,无话不谈,今日相聚,少不得共诉心曲。

张若梅道:“苻坚回到秦营,必然信守承诺,卢旺当可放回,也算了结为姐的一桩心事。”言罢,轻叹一声。

柳如兰乘机问道:“姐姐还有什么心事?何不一并说出,小妹也好为你分忧。”

张若梅道:“傻丫头,姐姐没什么心事,只是想念师父她老人家。”

谷盈盈眉毛一挑,单刀直入:“怕不是吧!姐姐想是怀春了,可是心中有了情郎?”

张若梅笑骂道:“好个饶舌的丫头,没大没小,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罢作势欲打,谷盈盈慌忙讨饶:“姐姐饶命,小妹不敢了!”作个鬼脸,闪到柳如兰身后,张若梅暗暗好笑。

三姐妹嬉闹半晌,张若梅突然想起一事,遂问道:“二妹,我们来到山寨已有多久?”

柳如兰回道:“大概一月有余。”谷盈盈道:“是啊!时间过得真快。”

张若梅询道:“两位妹妹可曾记得,我就任寨主那天,放了一伙贩马的徽商,并将他们的本钱奉还,为首之人,感激零涕,发誓定要报答,我托他寄书寻访白姐姐,至今一月有余,为何全无音讯?”

柳如兰道:“此去江南,千里迢迢,来回往返,少说也要半年,如今才过月余,大姐不必心焦。”

谷盈盈道:“大姐如不放心,何不使寨中喽啰前去探寻。”张若梅心道:“是啊!一语点醒梦中人,这倒是个好主意。”

柳如兰亦道:“用自己人去寻,总比别人尽力。”谷盈盈乘机道:“大姐如今为一寨之主,要差个把人还不容易。”

张若梅大喜,言道:“都怪为姐疏忽,早该这么做了!白姐姐啊,白姐姐!你纵在天涯海角,妹妹们也要把你访寻!”

兰盈二女见说,催促道:“事不宜迟,姐姐快修书信。”三姐妹心驰神往,恨不得插翅飞往江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段永忠
对《第五章:魂牵月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