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二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10-24 点击数:284次 字数:

苗清泉等他责备完,瞧定自己的脚背说:“工作不该交给李明,他根本就不懂环卫。”
  “就你懂?交!交完马上滚到芝兰县去!局里好有个清静。” 高明月骂完坐沙发,沉默一会儿叹气说:“知道你内心很矛盾,遇上有文化又漂亮,又对你很热情的,立马成个踏两只船的笨蛋‘情哥‘,都快掉进河里了,还在犹豫上那条。我奉劝,婚姻不好跳槽的,道德观念容不下你这种人,你会屎臭,身败名裂。干嘛和别人结婚成家?你们都有孩子了,这是既成的事实,你要负责到底的。社会人心不会认可抛妻别子爱新人,皱啥眉?不想听?嫌我烦?那滚蛋!滚去找李明交工作。”气得把苗清泉轰走了。

下午上班,苗清泉拿着移交文件和应办理事项去见李明,到了门口敲几下,听见“请进”,推门进去。

李明很高兴,热情地招呼:“进来快进来。”起身去泡茶。苗清泉喉咙发干想咳,清了几次嗓。李明沏茶递给他,在旁坐下仔细打量了一番,非常关心地皱眉问:“脸色咋就这么憔悴?”

 苗清泉昨夜失了眠,此时不想说这个,端起杯子吹开浮沫,吸溜几口赞美道:“好茶呀,李局?喝不出是什么茶,入口清香润喉咙,连鼻孔都透有香气。” 李明更加欢喜道:“知道是好茶就行,不白喝。告诉你个小秘诀,沸水冲泡后,待六十度左右茶最香。是芝兰县产的‘西山香’,虽说名字取得俗,据称含有特别丰富的胡萝卜素、维它命、防衰老、防癌、去心火、消炎症。当了副县长,有你喝的嘛,到时我想这一口,还要向你求来呢,可是不许拿腔耍调装官爷。”笑了笑又问:“哎老苗?上午走进会议室,见你脸色发青黄,于是我就纳了闷,在芝兰县和常委晚宴,你还红光满面的,这呀那呀笑风生,怎么回来才一夜,就变成个愁人了?会上还又失了态。”苗清泉岔开话题说:“茶和草药一个球样,编些故事忽悠死你,动不动已有数千年,越老越好历史不用再往前?逻辑不通啊,不讲科学啊。你是前任县长,必请多多提醒。” 李明连连摇头说:“我虽在芝兰县当县长,可许多时间在外学习,所以政绩平平呀。” 苗清泉忙夸他很有建树。李明示意不要打断,正正经经挤眉说:“自古官场讲人脉,哪朝哪代亦如此,不虚心地归纳几点供参考。第一是,记牢古人的训戒,‘石击石,则两碎。石压草,则旁生。’,凡事不可使强耍威充硬汉。第二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到哪都这样,千万记住哦,东风西风都是风,需辨明风从哪里来,想清啥时顺东风,啥时顺西风,自己千万别‘发疯’!三是啥时多唯上,啥时多亲民,认真地权衡。总之凡事多思量,为与不为怎么去为,成败只在一念间。还有还有,上面拨款,小心审计,得着政策,要防扰民。最后才是治理污染,最最切需当心的,是大来头的‘逼’公司、是关系县财政的企业。从古县长算毬啥?你大不过地上的那方人!言行举止要谨慎,别在人前摆大谱,别居高临下装什么都懂,他们会背后讥笑你。不要刻意讨好谁,宽严最最难,须知百姓像大水,是天下第一难牧者,所以呀,古来就有‘载舟覆舟’之圣说。”苗清泉心烦抵触强颜欢笑哂笑说:“李局?这些人人都明白,是个老调调。” 李明正色说:“改革没几年,人的观念都很乱,老调调,依旧是个好调调,你摸着石头当县长吧?”李明又聊起芝兰县的风物人情,末了说:“我在那里这些年,到底没能融进去,终究是个异乡客,不过呀,我对那里有感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