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章 石忠是头倔驴
发表时间:2019-09-25 点击数:163次 字数:


    期末考试刚结束,同学们就活跃起来了。有的回宿舍收拾东西,有的跟伙伴谈论假期计划。帅小泽他们则是拿着篮球在球场撒欢儿。衡信和章凤巧也在,还有尤玉娇,男男女女十几个跑的十分开心。大家都珍惜这学期最后一次玩乐。

  石忠来了,推着自行车在大门口站着。他在考虑是直接到职工宿舍去找高育红,还是先到教办室问问。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回避他,还是忽然转变,愿意好好聊聊。反正不能随便叫人把他撵走,因为这是她上班的地方,她肯定会顾忌些面子。

  石忠的学校今天没什么事情,教师放假还要等批完试卷,开完会。所以他一大早就骑车到逸园小区,还带着一束红色玫瑰花。可最不幸的是在楼下就碰到她二哥高育笙,就是上次被他骂了一顿,然后给他来一嘴巴的那个男人。当然,这次高育笙也没客气,直接抢过石忠的玫瑰花,丢地上用脚踩得稀巴烂。并且亲自送他出了逸园小区大门,临了还说:“小石忠呀小石忠,你脸皮到底是啥材质的?能不能要点儿脸面啊?也给我们家留点儿脸面!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你以后再敢靠近我们家门口,我就废你一条驴腿!滚!”

  本来石忠是扫兴地骑车往家走,忽然想到高育红应该在学校,还没正式放假呢。到她学校门口又犹豫上了,不知道怎么做合适。就算他豁得出去,也不能不顾她的面子,毕竟她还要在这里工作。

  高大铭拉着衡信到校门口买汽水、冰棍儿,因为食堂已经放假了。两人买完东西提着进门时,看到石忠站在门口东张西望。高大铭认识石忠,石忠却不认识他。他看了石忠几眼,知道石忠是来找她小姑的,把袋子递给衡信,迅速跑向职工宿舍。衡信觉得高大铭有点古怪却又不好多问,只能拎着两个袋子继续回到球场,把情况告诉了帅小泽他们。

  高育红刚刚收拾完被褥,正准备去找帅小泽帮忙拿东西。因为最近几天没有回家,她也就没有骑车子,拎着被褥坐公交车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姑,石老师来了!在大门口呢!”高大铭跑到她宿舍门口说,宿舍里面他是从没进过。

  “他怎么来了?阴魂不散!”高育红说着脸就沉了下来,“大铭,走跟我一起去,看他说啥。不行了,就把他撵走!”

  “哦,姑,你不是跟他好着呢?”高大铭弱弱地说,记得大年初一还见他俩出去逛一天呢。

  “谁跟他好呢?多少年都没个正型,还是驴脾气!”高育红压根儿就没正眼看过石忠,尤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和一身倔驴脾气。当年在学校就是这样,都毕业几年了还是一点没变。光是到她家里就被父母撵出去几次,还不定什么时候又跑过来,招人烦。

  石忠眼神儿还挺好,离老远就看到高育红带着一个男生走过来。连忙把车子扎好,站在门口等着。

  “你来这儿干吗?”高育红没好气儿地问。

  “我来看你。”石忠转身看空空的车后座,才想起玫瑰花已经被踩烂。

  “谁让你来看我的?不是给你说过别来打扰我?怎么总是死乞白赖的?”高育红觉得不能给他好脸色,要赶紧把他撵走才好,如果是被校领导或者帅小泽看到都得费一番口舌解释。

  帅小泽他们十几个人已经来了,就在她们旁边十几米开外看着。帅小泽听衡信说了以后,就猜想有人来找高育红,可也不敢靠太近,怕她看到不高兴。毕竟是人家的隐私,而且也不一定这人是干吗来的。再看这人的样子,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这个人长得实在是太随意了:凹兜脸,塌鼻梁,长着一对泥鳅眼。踮起脚还未必赶得上衡信和刘烨刚高,头发三分之二都是白的。穿着灰色劳动布开襟短袖,军绿色大短裤。

  “我知道自己不受待见,可就是不死心。”石忠轻声说,被女人当面拒绝确实也没什么好显摆的。

  “那就走吧!以后不要再来!”高育红说完,转身往学校走。

  石忠不甘心就这么走,也跟着进学校,边走边低声说:“育红,我能到你办公室坐会儿吗?”

  高育红转过身,还没说话就被高大铭抢先:“石老师,给自己留点儿面子呗?人家都让你走了,还跟着讨没趣儿?”高大铭算彻底明白了,原来小姑跟石忠早已告吹。让你走还敢跟着来?那不是当我高大铭不存在吗?

  “这是我跟育红俩人之间的事儿,你别掺和!”石忠对高育红说话时轻声轻语,对别人可不客气。

  “你要到我们学校来捣乱,早就不是俩人的事儿啦!是三千多师生的事儿!懂吗?”高大铭就怕石忠不顺杆爬,刚好找机会在姑姑面前显显实力。

  “我参观参观,不行啊?个子大了不起呀?”石忠上前一步仰头看着高大铭,驴脾气又上来了。

  “无赖!”高育红的脸上已经明显有些挂不住了,“大铭,咱走!”说完拉起高大铭就走。这句话说得比较响亮,一旁藏着的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也就明白这人不受高育红欢迎,纷纷站了出来远远的看着。

  “胖子,敢不敢较量?”石忠就是这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脾气,尤其是看见仰慕多年的高育红当他面拉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石忠!你这是想干吗?”高育红有些懊恼,就讨厌这种泼皮习性。

  “育红别急,我只是想跟他玩玩儿而已,一定不会欺负他。”石忠又变回温和的语气,心有余悸地盯着高大铭。

  “大铭,跟他玩儿!我们都支持你!”帅小泽大声说。然后他们几个男生已经一字排开站在石忠面前,马子祥、刘烨刚、衡信,没一个好脸色的。

  “姑,你先到一边儿站着,看我们今天怎么收拾这个无赖。”高大铭说着站在四个人旁边。

  石忠这下整了个没趣,原来育红拉的是她侄子。这惹了人家不说,还多了几个打横的。要单挑的话是没关系,要是群殴,非把他收拾个四蹄朝天不可,鼻青脸肿怕是躲不过去了。但他就是这种倔脾气,卯上劲儿不管咋也得往前顶。尤其是当着高育红,所以不自觉的往前挪了挪。

  “石老师,放心,我们不喜欢欺负小孩儿。而且,这还是我们校门口!”高大铭带着挑衅的语气说石忠,嘴里依然称呼他石老师,毕竟他是教师,可就是这身赖皮样子招人烦。“走吧,到后面儿操场去!”说着扬了扬下巴。

  “咦!谁还怕了你们?先说好,只是玩玩儿,谁都不许伤谁!”石忠一是害怕被打伤丢面子,再者也怕真伤着高大铭,那跟高育红的关系就算彻底玩儿完。

  “放心,保证不伤着你,受点儿侮辱该是免不了的。”帅小泽说。他从不主张打架,把对方制服就行,打架这事情不靠谱,打人十拳总难免受人两脚。

  “一会儿叫你知道究竟谁侮辱谁!”石忠现在也想发泄一下刚才的不满,尤其是对着几个高大铭以外的男生,刚好也在高育红面前长长脸。

  大伙又回到篮球场。由于刚才大家的声音都比较大,而且语气十分不友善,所以引得不少同学围观。大部分认识的同学都支持帅小泽他们,包括高中部的一些同学,至少有上百个好事者。包括何义强五个人,他们直接站在帅小泽几人旁边。

  “石老师是吗?看在你是老师的份儿上,今天咱们只玩儿游戏不碰你一个指头。当然,你要是敢耍赖皮的话——嘿嘿,何义强,你们几个给双方做裁判,哪一方耍赖,直接拉到学校外头一顿胖揍!不用商量!”帅小泽笑呵呵地看着石忠说,语气软中带硬。

  “反正我是不会耍赖!”石忠看着帅小泽旁边的几个人更强壮,心里一个劲儿盘算。今天要不拿出点真本事,保不准还真得弄个鼻青脸肿。

  “嘿嘿,那就好。”帅小泽低头跟身边高大铭刘烨刚几人一阵嘀咕,接着对石忠说,“石老师,今天的这个游戏叫收拾赖皮驴。以三局为准,每局都是一对一。我、大铭、小刚、祥子、衡信五个人随你挑。”说着指着旁边站着的几个人,接着说,“每局输的那个学一次驴叫,三局输了两局的一方要喊着我是赖皮驴几个字儿,连带学驴叫喊出学校大门口去。敢不敢玩儿?”

  “谁怕谁?说吧,比啥?”石忠也不含糊,心想只要不是比个子。

  “这三局分别是花样跳高、跑得快和双人篮球。花样跳高就是两个人相互从对方头上跳过去,从蹲着开始,然后是弯腰、弓腰、直腰低头、直腰抬头,手必须抱头,松手和摇身子都是犯规,直接算输!跑得快就是两个人从南边球篮开始跑,到北头手碰到球篮柱子再回来,谁先碰到南边球篮柱算赢。双人篮球就是两人打篮球,各发三次球,进球多的赢。听明白了吗?有没有玩儿过?”帅小泽仔细的说了一遍,依然笑呵呵地看着石忠。

  “小意思!来吧!你们谁先上?”石忠说着往球场中间一站。

  “呵,刚不说了吗?五个人随你挑,省的人家说我们欺负小孩儿!嘿嘿嘿!”帅小泽笑嘻嘻的说,其他人也跟着笑。

  “先别嚣张!我就让你第一个学驴叫!就是你了!”石忠说着指向帅小泽,眼里透着精光。心想篮球好的肯定是旁边那两个个子高点的,要直接叫刘烨刚又怕别人笑话他欺负弱小,正好取个中。

  “呵呵,挺会选嘛!说吧,玩儿哪一项?”帅小泽说着走到他旁边站住了,真有点小担心,因为那三项他都是中不溜的。大家都把目光关注在他俩身上,都不知道这小个子擅长什么,也不好猜什么样的结果,听人在大庭广众学驴叫也还是第一次。

  “我要跟你比——篮球!”石忠犹豫了一下说。

  “好吧,成全你。”帅小泽笑着说,早有人把篮球捡了放在他们旁边。大伙也把悬着的心放下了,就怕石忠跟他比跳高。因为大部分人没见过他跳,甚至有人担心他这么文静能不能跳起来都不一定。打篮球倒不要紧,很多人知道他经常打篮球。

  两人走到场子中间偏南一点。通常人少时打球都是用一个球篮,所以他们打算用南边的球篮。

  “石老师,接球。”帅小泽说着把球发给石忠。就见石忠赶着球一路小跑到球篮下,一长身投了个球,球在篮圈上转一圈又掉到外面。他伸手接住球,这才发现帅小泽仍然在原地站着,一动没动,只是微笑看着他。场外有人喊帅小泽“快上”,也有人微笑不语。高育红先是一惊,然后也平静地看着,她见过帅小泽打球,知道他定是胸有成竹。

  “哎,你到底打不打?”石忠也觉得这样打球不刺激,也觉得胜之不武。

  “继续!上篮!”帅小泽向他喊。

  石忠见帅小泽并没有过来阻拦的意思,就慢悠悠走到篮板正中间。双手举球,轻轻一跳,一个空心球进篮。然后回头看着帅小泽笑笑,表情里带着得意。

  “嗨,接球。”石忠不知道帅小泽的名字,他们没有相互介绍。因为大家都没心思当对方是朋友,把球丢给帅小泽。

  “注意了!”帅小泽喊了一声,却没有赶球。而是把球斜着向空中一抛,石忠为了显示风度也没有抢球。眼看着他闪了几步,到了球跟前伸手接住球,赶紧揉揉眼睛。发觉他得速度好快,紧接着就是一个鱼跃把球按进球篮。然后从容地一抄,把球拿在手里后直接丢给石忠。

  石忠再次赶球往篮板走,这次还是不慌不忙,以为还像刚才那样进球就可以。

  “小心!”帅小泽在篮板下喊了一句忽地窜了过去。刹那间就到石忠跟前,没费力就拿走篮球,依然是斜着抛出去。石忠一惊赶紧追过去,还没到球板下,球就已经被帅小泽摁进篮框里,他能做的就只有捡起球,因为该他发球了。

  经过刚才这一丢球,石忠再也不敢大意了,他发觉对面这小子的速度和投球准确度都强过他很多。所以石忠一发球就立刻伸双臂拦截,却见帅小泽轻轻一笑,抬手就把球抛向石忠身后边。然后身子划了个弧线迅速到了球跟前,再轻抛一下也就两三米的样子,人比球还快。再次抛球也就到了篮板跟前,人随球到,身子一纵,仍然是把球自上而下摁进球篮,一整套的“燕子三潮水”动作。只不过球跳跃的距离比较近,加上跳的也不高,所以像是有人在水平斜刺里抛出个石子,轻贴着水面跳跃。此时的石忠距离篮板还有两三米,简直就呆了。哪见过这样的打球方法,分明就是表演,而他只是个捡球的角色。

  帅小泽再次发球,石忠接到球迅速向前赶球,可赶出四五步没球了,赶紧往球篮跑。可还是晚了,球已经从球篮掉下来。帅小泽也已经向中间走去,因为又该石忠发球了。石忠败局已定却心又不甘,他已经明白帅小泽从没赶过球,因为抛球的速度更快更准,再一个他投篮都是高高纵起。所以最后一球要占着有利位置和先机,搬回一点面子。

  石忠没有走过去发球,而是站在球篮下面把球扔给帅小泽,打算来个以静制动。却见他仍然是向上抛球,似乎真不会赶球。第三次落球距离篮板也就不足两米,石忠迅速挡住,挥舞双手阻拦他。却见他身子就像惯性收不住,直接冲了过来。两人距离不足六十公分的时候,忽然弧线跳起来了,双脚蜷着,跳过石忠头顶。身子在空中转动的同时伸手把球放进球篮里,双脚落地人已经面向石忠的后背,与此同时探出右手接住下落的球,顺手一拧顶在食指上旋转。

  全场轰动。许多没有见过衡信表演的人张大了嘴巴,就跟刚刚转身的石忠一样。怎么也不信自己的眼睛,这瞬间的变化跟变魔术似得。见过衡信表演的那些也感到非常吃惊,尤其是衡信本人,这个动作他练了多少次才能一气喝成,而刚才小泽的连贯动作,比他一点不差。

  “石老师,该是你表演的时间了。”高大铭没等石忠稳定情绪就大声喊。石忠这下尴尬了,心想今天把人丢大发了,单看刚才这小子的表演,再加上他自信的笑,想必今天是落不到好。无奈地看着旁边看热闹的人群,比刚才还多,似乎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就连往日笑颜如花的女神高育红,也正在用一副轻蔑的表情,似乎早知道他要出丑。

“呕——啊,呕——啊,呕——啊,……”石忠真学起了驴叫。叫的还蛮像回事,引得全场哈哈大笑。

  “呵呵呵,咋样?不错吧?咱也是专业水准儿!”石忠居然呵呵一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目光随即看向场里的刘烨刚,用手一指说,“这一局我要跟他比!来吧,咱俩比跳高!”总结刚才轻敌的经验,这次直接选个五人当中最弱的瘦竹竿儿。他知道这局胜负很重要,再输了就得从这里学驴叫带喊自己是赖皮驴一路到大门口,那可不是好玩的。

  “哟,石老师啥时候也学聪明啦?”高大铭讽刺地看着石忠,实际也是落井下石。要说比跳高,在场的只怕是没有人能赢得了刘烨刚。

  石忠根本不在乎谁嘲笑,这时间还是赢一局更重要。刘烨刚也不跟他多话,直接走到场中间一蹲,双后抱头,笑呵呵地看着石忠说:“石老师,请吧?”

  这个最容易,刘烨刚非常瘦小,往那一蹲跟个小孩子一样,石忠轻轻一跳就过去了。

  “继续!”刘烨刚身子完成“7”型,让石忠再跳。只见他先向后退了六七步,助跑了几步伸手一扶刘烨刚的背,双腿分开跨过去。

  刘烨刚也不理他,腰板往起一立再往下一躬,双手抱头向前伸着,朝石忠喊:“再来!”

  石忠这次退得更远,足有二十米,快速跑了过来。到了刘烨刚身边双手一搭他的肩膀跃起,两腿平着抬起,勉强擦着他的肩膀滑过。只听“嚓”的一声,短裤裤裆裂开个大口,紧接着“噗通”摔倒在地,险些来个“懒狗啃屎”。

  大家又是一个哄堂大笑,有些女生干脆用双手掩面,从指缝中看着这家伙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

  “咋样?要不要重新来一次?”刘烨刚笑嘻嘻地走到石忠跟前。按说人没站稳就算输了,可就算让他也无所谓,毕竟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我,我不用了,再高了我也跳不过去,换你来跳。”石忠尴尬地说。其实就算重新跳也未必能高多少,更何况裤子扯成这样也不好意思再跳了。要是露着底裤也跳不过,岂不是更丢人。尤其是在他的女神高育红面前,这辈子就再也抬不起头了。更何况在他看来,瘦麻杆儿未必能跳得过他的肩头。

  “好吧,那就麻烦石老师站好了。直接一次站到最高,站直喽,双手抱头,踮起脚尖儿也没关系。”刘烨刚这句话说的很平淡,却把石忠鼻子都快气歪了,暗骂这小子比刚才那位还嚣张。干脆就在原地立正站稳,直挺挺的双手抱着头。

  刘烨刚看他站好了就向后退了七八步距离,又问石忠准备好了吗。见他点头之后把头又仰起一些,轻轻笑了笑又后退几步。忽然一弯腰百米冲刺似得射向石忠,距离石忠将近一米半位置,猛地舒展开双臂纵身跃起来。双腿蜷着脚尖向下,犹如大鹏展翅一般从他头顶还有二十公分高度掠过。轻轻落在地面,声息皆无。场外面一片哗然,接着就是雷鸣般的掌声,很多人都为刘烨刚叫好。就连经常在一起玩的袁欣敏、王易佳、李嘉、季心怡等人,都觉得这一跳漂亮的不得了,武侠片里轻功也不过如此。

  “嘿嘿,石老师,真不好意思,你的表演时间到了。”刘烨刚诙谐地说完。歪头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石忠,围着他转一圈,喊了一嗓子:“欢迎石老师!”带头鼓起掌来,一时间又是掌声夹杂着哄笑。

  “有啥?不就是驴叫吗?呕——啊,,呕——啊,呕——啊,……”石忠说着叫了起来,脸不红心不跳,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好像不止这样吧?石老师,是不是该向大门口进发啦?”马子祥凑近说,痛打落水狗也得看时间。

  “还有一局呢!”石忠脑袋一拨楞说,“我知道已经是输了,但第三局还是要比的!”

  “好啊!我陪你玩儿咋样?”马子祥也想上一阵,彻底击垮这其貌不扬的家伙。

  “可我不想跟你玩儿,我要跟——他!”石忠又看了一遍五个人,觉得衡信一直默不作声,应该实力差些。

  “咦!不简单啊!我们的石老师可真会选,佩服!佩服!”高大铭再次靠近石忠的大声讥讽。接着用更大的声音喊:“大家块看啊!石老师今天要挑战咱校的飞人衡信,真是有志不怕年龄高啊!哈哈哈哈!”

  随着又是一阵大笑,有人竟然鼓掌叫好,真是不嫌事儿大。

  两人站在南边篮板下面,看着旁边的何义强,等着他喊开始。何义强清清嗓子,对二人喊:“预备——跑!”

  石忠跑了出去,两条小粗腿儿跑到还不慢,就是漏出的红色底裤有些扎眼,引得一些人讥笑。衡信还在看着,等他跑过球场中间时,才一弯腰箭一样射了出去。

  还没等石忠的手触到北面篮板柱子,衡信已经到了。伸手摸一把柱子,转身又向南面跑。等石忠再次跑的球场中间时,一看对面的篮板柱子上,衡信正斜靠在柱子上看着他笑呢。“飞人”,真像是飞过去的一样。石忠这个懊恼啊!TMD!今天难道是撞邪?还是流年不利?

  “呕——啊,呕——啊,呕——啊……”石忠这次非常自觉,完了还谈笑自若,“咋样?满意了吧?多大个事儿!”

  “满意?想得美!”高大铭接着说,必须让这家伙好好丢丢丑。“嘿嘿,千万别忘了,你的目标可是大门口!”

  “我,这个,嘿,有啥可怕的?”石忠略微的迟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把头一仰,大声喊:“我是一头赖皮驴!呕——啊,呕——啊,呕——啊,我是一头赖皮驴!呕——啊,呕——啊,呕——啊,我是……”一边喊着一边向着学校大门口走,引得围观的人一阵唏嘘。有人笑的直不起腰,也有人佩服起石忠来。这家伙脸皮该有多厚啊!被这么多人围观,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虚,是个人才!

  石忠一路喊着一路学驴叫,惹得越来越多的人围观。有人站在阳台看,也有人迅速跑下楼到近前看。还有人以为他不正常,推开窗子探着头看看,然后缩回去,撇出一句:“疯子!咋也没人管管?”

  一大群人跟在后面看,陆续还有人从别的地方来。石忠在前面继续喊着,丝毫不介意大家把他当做笑话看。反而像个爱国运动时游行示威的大学生,慷慨激昂地喊着走着,把别人的讥笑当成鼓励。

  “学校怎么会有个疯子?”

  “哟,不是三十八中的石老师吗?”

  “那个怎么像石家寨的石忠?”

  “这傻子好眼熟啊!”

  “看人家这口号喊得,霸气!”

  “……”

  人越来越多,许多老师也好奇地围过来。有的竟然还认识,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真是舆论猛于虎!本来腰杆倍儿直的石忠渐渐受不了了,听到越来越多的人提及自己名字,提到三十八中学,提到小中专学校名字,村名,甚至有人提及他父亲的名字,再也撑不住了,脸红脖子粗跑出学校。

  帅小泽等人像看戏一样目送石忠出了学校大门,纷纷转身向教室走。高育红也回教办室,心想石忠这次被整的够可怜的,应该再也不会来骚扰。当然,还有人觉得石忠值得同情,比如袁欣敏和李嘉。她们跟帅小泽说,以后还是对石老师客气些,毕竟他也是个光荣的人民教师,这样可怜兮兮地离开,只怕以后很难再抬起头。

  “嗨,我又回来了!”是石忠的声音。就在大家即将踏进教学楼的时候,这头倔驴再次出现。立刻引起不少好事者围观,他那副尊荣本就够十五个人看半拉月的,更何况还穿条扯了的大短裤,而他竟然恬不知耻故地重游。

  “嗨,这家伙又回来啦!”“神经病!”“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

  一些人毫不顾忌地议论着,反正当事人都不介意,也就没必要避讳。

  “哎呦,小石忠,跑来干吗?你不是犯病了吧?”高大铭有些后悔之前还对他太客气,这家伙纯粹是个泼皮无赖,根本不配为人师表。

  “我还要跟你们比!”石忠倔强地抬着头说,“我不服!”

  “你丫到底要不要脸啊?”马子祥站在高大铭旁边,眼睛里充满不屑,“你刚刚都没履行完失败者的该做的事儿,离大门儿上百米就跑出去了。你丫输不起,输了不认账!谁还愿意跟你玩儿?”

  “这次一定不耍赖,你们就说敢不敢玩儿?”石忠竟也用起激将法,看来他脑子里也不止一根犟筋。

  “嘿嘿,石老师,你想玩儿啥?”帅小泽的好奇心来了,逐渐有些佩服他,猜不出他哪来的勇气。这事放在一般人身上,只怕连羞带辱的早跑到一肃静地方哭去了,就算报仇起码也得换条裤子,再找个帮手什么的。

  “我要跟你们比定力!不笑不说话不眨眼睛!”石忠认真地说。这次真的有备而来,他总结以往跟驴聊天的经验,只要没有特殊情况,闭目养神多长时间都不是问题,就算干瞪眼也不含糊。

  “想得美!无论谁要是被整成你这幅怂样,只怕都想找跟面条上吊,居然还跑回来夸夸其谈!脸皮是不是比城墙拐角还厚啊?”高大铭点指着石忠说,恨不得给他几耳光。

  “我,我,你就说敢比还是不敢比?”石忠把脑袋一歪,就算是叫板了。

  “比!谁还怕你不成?”高大铭不假思索,说完扭头看大家。

  “等等。”帅小泽想阻止却为时已晚,心说高大铭呀高大铭,人家既然敢返回头就绝不是一时冲动。怨归怨,再说不比也不赶趟了,就接着说:“石老师,既然你还想玩儿,咱就得把条件讲好了。你要是输了还这么无休止的纠缠——该怎么办?真把你拉出去捶一顿?是不是要把我们也连带成没脸没皮?”

  “一定不会!不管输赢,我都立马离开你们学校!”石忠坚定地说,已经是抱了必胜的把握。

  “行,要是你输了,回到刚才的地方接着喊,并且发誓以后再不接近我们几个。凡是我们出现的地方,即使是在公厕,你都得立马提裤子闪远远儿的,至少保持两百米以上!而且不许记恨!”帅小泽认真地看着石忠说,还真有些担心这个无赖纠缠不休,或者冷不丁跑出来报仇,那可是防不胜防。

  “还有我姑姑,你还得保证再也不在她的两百米范围内出现才行!”高大铭马上做出补充,这个非常重要,因为今天事情的起因就是高育红。

  “可以,我发誓,要是我输了做不到或是再反悔,就变成大王八壳!”石忠倒是直接了当接话,这份镇定确实把跟前几个吓一跳。

  “那好吧,你打算怎么比?就在这儿吗?”帅小泽微笑着反问。别看嘴里说的轻松,脑袋早已经开始计算,他们这边谁的定力最好呢?祥子不行,大铭也不行,他自己更不靠谱,看来只有从小刚和衡信当中选一个了,今天这局说不定还真要栽了。

  “就在这儿,你们随便那个上?一起来也行!”石忠说着倔劲又上来了,对这些人满不在乎。

  “怎么可能都上呢?早说过不欺负小孩儿。干瞪眼儿是吧?先说好,五分钟为限,超过五分钟没分输赢就算平局,各走各路!”帅小泽说着见石忠点头同意了,又扭头看其他四人,最后把目光落地衡信脸上,“咋样?要么你再辛苦一回?你们看咋样?”再次征求大家意见,因为这事情从来没玩过,实在是没什么把握。

  “我看行!衡信应该差不多,至少比我强!”马子祥表示赞同。

  “好吧,这么说,那我只有尽力——”衡信说着就要往石忠跟前凑。

  “让我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来,打断衡信的话。大家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小龙女”尤玉娇,只见她从容地来到帅小泽和石忠中间,淡淡地说:“小泽,我跟他比。”

  大家眼睛顿时一亮,不仅仅因为尤玉娇穿的白色连衣裙,她冷艳的表情一直都使众多男生仰慕不已。而且她每天都是冷冰冰的,定力一定非常好,刚才大家忙着争论把她给疏忽了。

  “行,谁都行!干瞪眼可是不许笑,不许说话,也不许眨眼睛!你知道吗?”石忠先是一惊,随即又恢复平静,谁来他都不在乎,因为他自己试过很多次跟驴较劲,五分钟根本不在话下。

尤玉娇根本不理石忠,只是走近他做好准备。石忠也在台阶底下站好,冲大伙点点头,意思是准备好了。在高大铭的一声开始之后,干瞪眼比试正式开始,也就是比定力。

现场立刻静下来,没人愿意说话破坏这个气氛。马子祥更加是全神贯注,一动不动地盯着两人看,生怕小龙女失败,心里也在默默念叨起菩萨保佑一类的话。

  高大铭一边认真的看着,还不时看着腕表,两个人雕塑似得一动不动,无法预测下一秒会是什么情况。究竟是石忠继续丢人败兴?还是五兄弟学驴叫呢?

  四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丝毫征兆。人群里有人窃窃私语,暗自揣测着这一局的胜败,也有人逐渐佩服石忠的定力。更多人是为“小龙女”担心,尤其是她旁边的马子祥,以及身后的这帮朋友。高育红也全神贯注,表情极其严肃,其实快把心提的嗓子眼了。她也担心尤玉娇万一输了,帅小泽他们五个人就得当众学驴叫,还得一路喊到大门口,那以后还怎么在同学们面前出现?像她这种想法的还有不少,比如袁欣敏、王易佳她们几个,还有旁边的章凤巧,她可是不错眼神地盯着马子祥,虽然他浑然不觉。

“噗——”这时候居然有人放屁。就在四分二十秒的时候,臭气顷刻间散发出去,很多人赶紧捏住鼻子。

“什么玩意儿!”“赖皮驴耍赖!”“屁都累出来了!”“肯定是他放的!”“可不是?裤子扯那么大!透风!”“这家伙咋这么损啊?”“快闪开!别被熏死!”“……”

看热闹的一阵骚乱,什么难听说什么,几乎都把矛头指向石忠。

  “不是我!不是我放的!”石忠脸憋得通红,跳起来大声喊。其实他完全可以再忍个十几秒,比试的事情也就结束了,可偏偏这时候犯驴脾气。

  “石老师,屁是不是你放的,已经不重要了!”帅小泽捏着鼻子说。人在离他五六米的地方站着,右手指着大门,“现在麻利儿到刚才的地方,接着学你的驴叫!”

  “要实在不想学也行,记住自己是大王八壳就行了。大王八壳,爬出学校走吧!”高大铭用手点指着石忠说,他坚信对这种人要踩就得可劲儿地踩。

  石忠感觉有满肚子的委屈想说,可抬了两次头,硬是没说出来一个字。尤其是看到高育红不屑地眼神,心里拔凉拔凉的,就像大夏天掉进冰窖,无奈地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是一头赖皮驴!呕——啊,呕——啊,呕——啊,我是一头赖皮驴!呕——啊,呕——啊,呕——啊,我是……”远处传来石忠有些嘶哑的喊声,很多人跟过去继续围观。

  帅小泽他们却没有动,依然留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反正已经不是最初的痛快,也丝毫笑不出来,甚至觉得这头倔驴其实蛮可怜的。

  “呀!他哭了!”“这家伙也有脸有皮!”

  人群中有人惊呼,又是一阵骚乱。

  是啊,石忠真的哭了,而且哭的伤心极了。不是因为所受的屈辱,也不是因为刚才无辜的“屁”事,而是一种无法对外人讲的心酸。眼泪“啪嗒”“啪嗒”滴了下来,嘴里却并没有停,仍然大声叫喊着:“我是一头赖皮驴!呕——啊,呕——啊,呕——啊,!我是一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四章 石忠是头倔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