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9-16 点击数:238次 字数:

服务员出来问:“苗处长回来了?”苗清泉忙推开说:“今天事很多,局里来位搞技术的工程师,开间房给她住。”转头告诉梁艳梅:”服务员, 叫吴珍。” 等到两人上台阶吴珍就问:“阿姨淋雨了?山边边的小县城,说下就下很讨嫌。”三人说着进了屋,大厅吊灯亮得刺眼,梁艳梅适应一会儿才瞧见, 正面是幅大山水,题名“江山如此多娇”,占去多半个墙面,画工实在难恭维。画墙两边各有一尊近人高的青花瓷瓶,楼梯铺了红地毯,闻着有股潮乎老宅的气味。吴珍解释说:“规定一座楼,不住两家客,同单位就没关系。楼上不锁门,看起哪间开哪间,都是整理好了的。”苗清泉补充:“不但同单位,还是一个处。小吴呀,弄点吃的来,要热的,晚上工作怕会饿。”吴珍走后梁艳梅问:“你要熬夜忙工作?”苗清泉就掐她脸说:“我忙你!”两人嬉笑打闹跑上楼,梁艳梅数共六个门,嗲问苗清泉住哪间,随后推开厚木门,进去开了灯,“哇”地惊叹道:“好大一座中式雕花古老房床!地主老财家里的?”兴奋说:“老苗,滚几下! 快!”闹过一阵后,梁艳梅抱住苗清泉脖子哭起来,抽噎道:“喜欢野着亲。”苗清泉因受了鼓励,急迫气粗‘轰轰’喘着又动手,梁艳梅便娇嗔推说:“不行不行!门还开着!”抓住他手羞怯求道:“现在真不行,等会儿肯定行。”苗清泉才算了,抱住狠劲吮亲,梁艳梅躺着任撒野。
  这时电话铃响了,是高明月局长打来的。苗清泉把食指竖在嘴唇上,示意别出声,朗声地问道:“高局长,有急事?”高明月在电话里说:“老苗,你爱人今天住院了,是血压出了点问题。不过别着急,我去过医院,医生说已控制住。”苗清泉追问:“住院了?咋回事?”高明月便说:“为分房和周主任吵,过分激动造成的。怎么你在喘?”苗清泉忙撒谎:“下雨……,这里在下雨,是从外面跑回的。”过了好长一会儿,高明月询问:“你一个人跑?”苗清泉‘咯噔’一下问:“还能和个谁?”高明月又问:“梁艳梅来芝兰县了?”苗清泉接说:“哦……,对……,对对对!可能睡了吧,有事要找,我去敲门?”说完伸舌做鬼脸。

梁艳梅忙整理好,端坐沙发睁眼询望,惊讶之态写在脸上。

高明月笑说:“你快算了吧,她那房间没电话?住的近啊?住的远啊?老苗啊,今天开了三季度工作总结会,特别提到矿难多发污染严重的‘双高县’,第一个点了芝兰县,明天市长要亲自带队来视察,我和李明都要随队,顺便把你带回来,以便随时照顾爱人,你看怎么样?”苗清泉说:“事也办得差不多了,正准备回去。”高明月告诉他:“早晨出发中午前到,见面谈,挂了?”

苗清泉放好电话来到窗前,拉帘开窗秋风扑面。

风儿吹,蛙声寂,湿润的空气透着凉,雨打树叶簌簌响,他对夜出神。梁艳梅来站一起,抚摸他的背,轻柔地打听:“高局长说了啥?”苗清泉便说:“我爱人,又和周大头吵架,气得住院了。还有明天你父亲,要来芝兰县。”梁艳梅把头靠在他肩上,轻声细气说:“来就来。住院的事我知道,苗爽暂时住任红家。”

“为什么不早告诉?”

“不想讲,想等会儿。”

两人沉默,望着窗外,雨点在路灯的光团里,显得又多又密。过了一会儿,梁艳梅说:“真想雨能一直下,我就这么靠着你,多好呀。” 这时路灯下,出现一个人,打伞提盒匆匆而过。

服务员吴珍回来了。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