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9-05 点击数:89次 字数:

梁艳梅到芝兰县时已近黄昏,原以为他会来接站,喜滋滋地左观右寻,却不见人。出站惆望暮色群山,它们尽在苍茫之中,无声无息那样巍峨,比得县城那么矮小,服帖大山的威严,夕阳之下斜烟冉冉若临边关,顿觉芝兰县僻远。遥想远古心生异样,品味陶醉时空悠荡。忽见几辆三轮围着,嚷着争问客往哪何处?立时忽有‘行至古山镇,店家呼来迎’的旅途劳累感,梁艳梅想,用的该是僻壤乡音? ‘五里不同音 ,十里不同调。’真正十分有趣。顾车夫们语中带盼,于是笑问:“去县环卫局,行吗?”几位车夫都在摇头,说县里没有这个局。梁艳梅诧问:“怎么会?电话通过多次了。”乡音咕噜还是说没。梁艳梅到治安亭问,值班大爷热情的说:“有有有,肯定有!就在县府最里面,只有三四间平房,历来没有几个人。”梁艳梅谢过后,选辆稍新的走了。

芝兰县城,依山靠江。

上了大桥,见江水从山中不知何处奔腾而来,穿桥而过悠悠远去。梁艳梅心中说,‘不管怎样曲曲弯弯,西来东去总归大海。’ 联想自己和苗清泉,暗里许愿说:“愿我和他一如此江,终奔自由的海洋。”突喜这次或有天意?顿生快乐心情大好,情不自禁口中默念:‘近晚江风抚意浓,月上山头会君时。’ 抬望天上没有月亮,问了车夫才知道,今天月亮半夜出,心笑哪能等那时,自嘲时令不考,以致胡作打油,于是更加愉快。正前行,见桥下码头排些货车,便笑微微问:“码头上汽车运什么?”车夫看也不看答:“重车排队等船卸货,空车排队等船装货。”梁艳梅挑眉问:“船运什么来?再装什么货?要往哪里去?”车夫说:“货船主要是装盐,走下水,一百六十里水路,入长江不知它去哪。上水不放空,边靠边走,有啥装啥,不知会运什么来?”梁艳梅暗笑土腔土调,感觉很有抑扬顿挫。扭看江水,复望群山,柳眉舒展。

来的路上汽车沿江驶一段,当时只意如画景致,这时便想,江流主要灌溉行船,感叹从城市到乡下,见到田园山水,皆都惊为美景,搜出好些诗助兴,酒歌大赞自然,将那一草一木,一簇一山一水,认作闲情逸致。那知这里认为,江是运货的,也是灌溉的,田野不是‘诗画’,是祖辈劳作的地方。因此她便想,生在什么地方,就有什么情怀,一方土地一方人。

下桥入城行了一段,车夫拉铃拐进小巷,道路顿显古朴逼窄,三轮车颠簸在石板铺的老路上。但见行人寥寥,家犬从容,两旁青瓦装板房不断,其间店铺简陋朴素,饭馆用老式玻璃餐柜,挂些鸡鸭猪鱼肉,摆着各色时令鲜蔬,外悬酒幌,招呼客人,这时都已经上了灯。

窄巷不过汽车,不见交通喧闹,饭菜香气扑鼻,偶闻猜拳之嚷。她在三轮车上眉飞色舞兴奋道:“小街真古董!炒菜卤肉烧菜豆花,酱味腊味酒味锅巴,一齐香来吧!“   她又侧身点指说:”青长衫、布包头、长烟杆、山背篼、空气中有柴火味,好浓厚的老镇气息!”她喜见店家争相招手,更加来了兴奋劲,左瞧右看笑嘻嘻。车夫闻乐回头盯问:“唉,唉唉,这位女老板?闻没闻到潮湿霉味?高楼大厦住烦了?我来和你换?”

梁艳梅勾着下巴,会心抿笑,心想这是反差美。

三拐两拐到县府,车夫收下一元钱,响着铃铛蹬走了。

梁艳梅到收发室外,见位胖妇往小货架上放香烟,便打招呼说:“同志,你好,我从省城市环卫局来,要找市环卫局的苗处长。”见瞪大眼珠忙解释:“我找县府的环卫局。” 妇人才释然,说已下班了。梁艳梅追问:“那该怎么找?”

“明天上班来。”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坐一下午车,马上有急事。”

“路是有点远,还是明天来,上班才有人。”

梁艳梅听她答非所问急了说:“你不是在值班吗?有事应该去传达。”妇人侧头瞄,冷眉冷眼说:“死鬼男人才值班,打酒去了没回来。”梁艳梅苦笑只好等。

心想疯颠颠跑来,找不到今晚该去哪?见黄昏已尽四处张灯,空落孤独害怕起来浑身发冷,站了一会儿急出泪来,怨苗清泉明知要来不接不等,让人在不熟的小县城犯难。

正发愁见马路对面来位小个儿,嘴里叼着发光的烟,提个白晃晃的塑料桶。又听他在问:“是市里来的梁同志吗?”梁艳梅如获救星急忙说:“是我就是我!”小个儿走近说:“我姓曾,看门的。你同志咋站外头?进屋快进屋,贼眉烂眼穷塌塌,山风日他妈浸人。”梁艳梅心里热乎乎说:“坐了一下午,想站站。”小个儿像是知道原因,踩灭烟蒂道歉说:“梁同志,莫怪哦?乡坝田的瓜婆娘,她不懂得啥。“ 又冲那位妇人嚷:”当真是个瓜的唆?塑起想变活菩萨?快点搬凳子!”梁艳梅见他穿了一身旧军服,约摸五十岁出头,就探问:“老同志,当过兵?我也当过兵。”曾老头满脸堆笑说:“嘿嘿嘿,工程兵,在川藏线干了十六年,立过集体三等功,享受三等甲级残废,不然摊个养人差事?”说完再次请她进屋。

梁艳梅进到小屋里,灯光下发现他左手残废,因一心要见苗清泉,便说先找人。曾老头就告诉她:“县环卫局的张局长,陪苗同志等了好半天,担心吴县长那头等,再三再四的嘱咐,到了送到公安局的王局长家。”这番话带出一帮人,把梁艳梅弄糊涂了,睁眼直发愣。曾老头见她犯嘀咕,十分谦和地笑说:“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能告诉看门的?”说完去到路中间朝两头望,又向远处喊三轮,近了吼声大气说:“廖麻子,天黑还是个麻子,蹬趟王胖局长家。你给老子记清楚?是公安局长王胖子,搞错日你先人板板。” 笑眯眯过来抱歉说:“莫嫌罗里罗嗦,怕他龟儿搞错,快去嘛。”

梁艳梅谢过上车走了。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