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章 意外上了电视
本章来自《凤凰花又开》 作者:西木三郎
发表时间:2019-09-02 点击数:106次 字数:

      秦众森参加工作第一天中午的这顿酒足足喝了三个多小时。秦众森从小就厌恶酒的味道,直到大学毕业都是拒绝酒精的,没想到头一天上班就破了不喝酒的金身,更没想到现在还能坚持不倒。秦众森心想,这大概还是遗传到了秦家人能喝酒的基因吧。

      酒到酣处,小方桌上已是一片狼藉,地上的啤酒瓶更是横七竖八。陈科长脸色通红,俞工泰然自若,小赖还在帮着倒酒。

      俞工端着酒杯问:“年轻人还能喝吗?”

  吴建国已经喝得脸色发青,吐字不清:“差不多了,我看陈科长脸好红,也快要醉了。”

  “哪里,他那是保护色,离醉还早着呢。来陈科长,再来一个。”俞工摇摇头。

  碰杯之际,副厂长牛宏走了过来,领着一个手里拿着话筒的年轻女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壮实的年轻人,扛着重重的摄像机。看着桌上杯盘狼藉,副厂长脸色有些不高兴,大声说道:“还喝着呢。”

  陈科长睁着迷离的双眼看着牛宏,咧嘴一笑:“牛厂长来了,坐下喝两杯吧。”

  牛宏看了看手表,有些生气地说:“喝什么喝,都几点了?”牛宏看了看手表,有些生气地说:“电视台记者来了,要帮我们拍摄一个专题报道。我就想你的机器造好了,以后可以替代进口机器,能为工厂省下很多成本,为国家省不少外汇呢,值得好好宣传一下。”

  一听电视台来人,陈科长慌忙站起来马上站了,尴尬地说:“牛厂长,我们这乱糟糟的哪里好意思上电视。”

  副厂长没有搭理陈科长,回头对女记者说:“洪记者,要不我们先去办公大楼那边,拍几组镜头,过一会再来。”说完,把陈科长拉到一边,指指小方桌小声说:“你少废话,赶紧把它撤了,还有车间归置整洁一点,你看看一地的螺丝钢片,乱糟糟的。还有你,赶紧去洗把脸,猴屁股一样,别拍出一脸醉态。”

  陈科长又咧开嘴笑起来说:“我这来得快去的也快,一会就正常了。”

  副厂长拿陈科长没办法,摇了摇头,领着记者走了。

  副厂长一帮人一走,俞工拉起儿子,跟大伙告别说:“陈科长,小伙子们,你们忙,我先走了。”

  “你留下来拍照呀,这机器也有你一份功劳。”陈科长想留住俞工。

  “这是拍你们工厂的事情,我是编外,就不凑热闹了。改天我请你们喝酒。”俞工说什么也不肯留下,留下话急急忙忙走了。

  一会儿,车间焕然一新。没多久,牛副厂长领着那群人又回来了。摄影师端着摄像机先对着车间四周转了一圈,然后围着那台造好的机器拍了很久。女记者声音很甜,建议道:“牛厂长,我在想拍摄这么一个镜头,就是请他们参与建造这台机器的人,拿着图纸站在机器旁边,一边看图纸一边比划。”

  副厂长叉着腰想了想,然后使劲拍了拍巴掌,大声回答道:“太好了,这个设想很好。陈科长,你们就按照平时的样子,拿着图纸做出研究的模样。”

  陈科长马上找了一张图纸拿在手上说:“我这平时都是把图纸铺在机器上,伏在机器上看。”

  牛副厂长看着眼前的画面,频频点头,拍手道:“很好,就伏在机器上,这很生活化,很真实。”

  陈科长拉过小赖,将图纸铺在了机器上,师徒两人边看着图纸边比划着。

  女记者问副厂长:“好了吗,我们准备拍了。”

  牛副厂长晃着脑袋瞅了半天眼前的画面,思考了片刻说:“等一等,小赖你下来。”说完走上去,把小赖拉走,又转身去拉秦众森吴建国,副厂长一边安排站位一边说:“你们一人一边,紧挨着陈科长站。”

  秦众森有些难为情地说:“牛厂长,我们又没有参与过机器制造,还是让小赖师傅照吧。”

  “这又不是造机器,这是在拍录像,你们两大学生,能更好代表我们厂的形象。”副厂长心安理得地说。

  摄像开始了。

  牛副厂长一刻也闲不住,窜过来窜过去,一旁紧张的指挥着,看见秦众森面露羞涩,马上鼓励道:“小秦,别低着头,大方一点,把你们大学生的光辉形象好好展现出来。”

  折腾了半天,拍摄完毕就提早下班了。秦众森回到宿舍,刚脱下那件白色的衬衫,准备去洗掉粘在衣角上的铁锈污渍,舒大堆推门进来了。舒大堆是秦众森同班多年的中学同学,四方脸,长着一脸浓密的络腮胡子。

  秦众森很奇怪,笑道:“我这才来上班,你就知道了。”

  “哈哈,你的行踪还能瞒得过老同学吗?”舒大堆是嗓门特大的那种人,笑声可以传到屋外头。

  “没有你不知道的。”

  舒大堆环视了一下宿舍,很是羡慕:“你们待遇也太好了吧,一个人一间宿舍,简直就是天堂了。”

  “有那么好吗?我们小单位,人不多。”秦众森听了很开心。

  舒大堆一屁股坐在床上说:“真舒服,我们太寒碜了,四个人挤一间破屋子。”

  “四人一间,那也比学校八人间好多了。”

  “是吗?我们那房间可是比学校宿舍小多了。就冲住宿这一点,你选择来仙源制药厂上班,选择是对的。一药听说也是好多人挤在一间小破屋里面。”

  秦众森觉得这理由怪怪的,便说:“我选择这里可不是奔着住宿来的。”

  “说说,第一天上班什么感觉?”

  “今天一天我都好像在云里雾里过的一样。”

  “云里雾里,难道你上班跟神仙似的?”

  “哼,你想得美!我幻想过许多种上班第一天的情景,就是没有想到过会是这样的一天。”

  “我在医药公司都上了快半个月的班,下放到医药站的仓库,枯燥无味,快说说你的第一次经历。”舒大堆很是好奇。

  “今天一早厂长就把我们领到车间,让我们下车间。”

  “这不稀奇,新来的大学生都要下去锻炼。”

  秦众森接着说:“可是我们去了制造车间,什么都不懂做,科长不知道怎么安排我们干活,最后科长的徒弟看我们实在没事做,就让我们帮他锯钢条,这样我们两个新来的大学生拉了一上午的锯。”

  “有点凄凉哦。”舒大堆发出很大声的叹气。

  秦众森指了指脸盆里的衣服说:“可不是,今天第一天上班我特地穿得漂漂亮亮的,你看我的白衬衫,刚买的,可惜了,不懂能不能洗干净。”

  “明知道要下基层下车间,你还穿个白衣服,活该。”舒大堆有点幸灾乐祸。

  “后来来了个老工程师,科长请他吃饭,我们喝了一中午的酒,把我喝的晕晕乎乎。”

  “你不是不会喝吗?”舒大堆对老同学是清楚的。

  秦众森解释说:“一开始我是不想喝,老工程师说了一大通道理,要我们跟工人阶级打成一片就要从喝酒开始。他是个老右 派,刚大学毕业就被打成右 派,劳 教了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天哪。”舒大堆大惊小怪地叫起来。

  “不过我看他还是挺乐观的,他很会喝酒,跟农民跟工人都能打成一片。我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就多喝了几杯。”

  舒大堆点点头说:“我那些工友也是挺能喝的,搬运工,我很懒得理他们,看来我也要放下身段了。”

  秦众森摇头道:“你喝酒可以,我这确实是勉为其难。”

  “你这是缺乏锻炼,你家老二从林能喝,我就不信一母所生的双胞胎,酒量会相差那么多。”

  秦众森装出难受的表情说:“我是打小不喜欢酒的味道,闻都不想闻。”

  舒大堆笑起来:“哈哈,云里雾里就是喝多了呀,我还以为啥事。”

  “后面还有精彩的,喝了两个多小时,副厂长来了,不然的话我估计他们要喝到天黑。”

  舒大堆咂巴着嘴,有些羡慕地说:“这么好呀,上班时间海喝。”

  “后来副厂长带了电视台记者来。”

  “电视台都招来了,查你们上班喝酒?”舒大堆开起玩笑。

  “电视台哪里会管我们喝酒,是我们厂仿制了一台机器,可以替代进口节省很多成本,就找来电视台拍专题报道进行宣传。”

  舒大堆思索着说:“这么说,你上电视了?”

  秦众森点点头:“拍了一组研制机器的镜头,我们两个新来的大学生都上镜了。”

  舒大堆条起大拇指说:“牛,第一天上班就上电视了,太风光了。”

  秦众森这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摇头道:“够难为情的,副厂长临时把科长的小徒弟拉到一边,把我们俩推上去,这台机器是人家师徒两人没日没夜做出来的,我感觉自己有点在摘桃子的味道。”

  “想那么多干嘛,总而言之上电视了,无上光荣啊,太让人嫉妒、羡慕啊。”舒大堆啧了半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西木三郎
对《第十章 意外上了电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