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8-29 点击数:159次 字数:

周涛将众人劝进小会议室,请了坐,泡上茶,关上门。自己坐到郑书记的座位上,微笑一圈,不自信假自信说:“开门就见山,为分新房这个事,我还真挨过巴掌。大家想想啊?几十年的住房困难,急切心情可以理解也该理解。温饱温饱,温字排在顶前面嘛?冬冷夏热刮风下雨,首先就要有房住!过激反应属于正常。我希望能‘广厦千万’,使得大家尽都欢颜。但是,但是!话说回来同志们呀?国家目前暂时不富,比如宝岛台湾,以及许多国家,三分之二人民,还在苦难挣扎,还得支援亚、非、拉。所以拨的建房经费相当少,局里争取到点建房费,可是‘粥少僧多‘ 啊?离退休的、在职的、加起来,再建三栋也不多,我该怎么办?”苏桂琴问:“原先上榜排在前面,二榜都有三榜没了,难道你们搞错情况?怎么解释?”周涛谦和说:“正要从头讲,正要从头讲。”他便从头里说起,胡扯一圈才停,没有回答问题。

周涛端杯揭盖挤眉吹茶沫,斜眼看表情,多年经验告诉他,处理矛盾‘遇冷要热,遇热要冷、遇急要缓,遇慢要催。‘ 此时当用和谐语气,东拉西扯绵长绕弯,把激烈气氛拖缓再说。周涛瞟见老太太累了勾头打盹,心想这就很好嘛。又瞅那位想扇自己的络腮胡,见怒气全消呆瞧想事。其他几个喝着茶,舒适地靠在椅背上,已经开始放松了。他暗暗决定讲话节奏要再缓,口气更亲切,表情更加从容不迫显出‘温良恭俭让’,总之一定要低调,千万不要吵,再往话里加点分房小趣事,用自己的委屈来做例,用人幸灾乐祸的天性,转移注意力,正确引导他们,闭嘴十多分钟、甚至二十分钟,嚣张气势就会大减,那时才有对话基本面。周涛思到此,愉快地喝茶,盖杯猛见苏桂兰的妹妹在藐视!嘴角撇讥讽。经验马上提醒他,这是此刻最不安定的因素,最有可能破坏和谐,必须坚决即刻解决。 他放下茶杯和蔼地问:“是苏桂兰的妹妹吧?在哪个单位呀?”苏桂琴杨脸说:“没单位,干个体。”周涛故作吃惊,鼓大眼珠夸奖:“姑娘白胖,朝气蓬勃,很不简单!”哪知苏桂琴嗤道:“你假不假?连我具体干啥买卖,赚钱赔钱都不细问,就拍马屁,夸不简单。糠草老头别耍嘴皮?比起‘老赖’你差远了。扯,接着扯,胡扯呀?能再胡诌三天三夜,就算你娃有真本事,说!”顶得周涛很被动,心里不舒服,依然堆出虚伪笑容。

老太太打完盹,眨巴眼睛观瞧四周,点指周涛与另三位:“老大?他们个个贼眉鼠眼,是一伙的?”苏洪亮靠近说:“妈,你又犯糊涂。这三位是我徒弟,这个大脑壳,是桂兰单位的主任。”老太太举拳‘呀呀呜呜’,干枯的手臂直抖动,大家便都望着等,可她半天没憋出话,反倒急哭了,滴落出口水,哑声老调得苍凉。苏洪亮赶紧拿毛巾,又从衣袋掏药瓶,拧开倒出粒黑丸,放在掌心说:“妈,叫别来,偏要来,王中医说不能激动又激动。妈,天没塌,咱吃药。”周涛看在眼里来了主意,起身开门去过道喊:“谁去请任医生?”如是数遍然后进来,到老太太身边说:“老人家,我的工作没做好,对不住你呀。”苏洪亮推他说:“站远点!要不是我妈非要来,怕她受惊吓,早不客气了!”周涛强忍着陪笑:“你们很克制,     支持我工作。”苏桂琴上前说:“哎,哎哎哎?这位大头主任!我妈有我哥照顾,不用你操心,咱们接着说?”口气冰冷,看穿把戏。 周涛心嘀咕:“小姑奶奶闯社会,一定很难缠。”于是装着没听清,又去过道催,这次干脆不进来。

苏桂琴见周涛出去生气自语:“使心眼?我姐进医院算她笨,遇上我就别耍巧,奶奶今天要治你。”于是指那三位说:“也是啊?啥样脓包师傅,出啥脓包徒弟,没听出主任胡诌八扯编排咱?”又问道:“盯我傻看啥?难道要我一个女的去跟大老爷儿们斗,你们来当观察团?”三人起身去了门外。

苏桂琴移到刚才周涛的位置对苏洪亮说:“大哥,管好妈,我占这个大王宝座收拾他!”见拉拉扯扯进来了,眉头一皱拍桌喝问:“周主任!花招使完没?拉上来,他祖宗娘娘要问话!”周涛挣脱不开,慌张屈辱难忍,圆目大睁羞怒:“请小姑娘搞搞清楚!在环卫局的办公重地,丫头片子坐在上面想干啥?我看谁敢对公务人员撒野动粗,不怕公安局了吗?”苏桂琴笑问:“原来怕撒野?”见周涛扭头很是不屑,她呵呵一笑问:“你胡扯半天我才一句就不想听?”拍桌斥问道:“为啥把人整进医院?”周涛被拽如同犯人那里能忍,气愤道:“看清楚,这是局里会议室,堂堂正正办公重地!不是胡作非为随便什么野地方!”苏桂琴用鼻音冷哼表情凝重垮脸说:“我姐被办公重地开的黑会气昏了。常言说的好,‘你来找他评道理,他就忽悠耍流氓,你若陪他耍流氓,他又对你施法律。’”周涛挣扎说:“练摊吼货的?个体懂什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人们对个体户的认识普遍有贬义。)苏柱兰是自寻烦恼才住院。怎么着?你比你姐还要泼?”苏桂琴瞪眼问:“你敢赖我姐?必须狠扇你!”起身过去甩手就是一耳光,反手又是一耳光,再接一耳光。

屋内顿时安静了。

周涛被打呆若木鸡,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身为主任反应是忍,但尊严受到严重侵害,强烈的自尊容不得耻辱,怒从心起双拳紧握。环视周围人都瞪着,只好咽下眼前的亏,心中又不甘,恼羞成怒地大吼:“打人会有严重后果!你们都是地痞流氓,动手要负法律责任!”苏桂琴叉腰跳起来说:“我姐住院就是后果!”冲去蹬周涛,使他踉跄险些摔倒。

这时冲进一个人,护住周涛怒斥道:“哪里的流氓来打人!?”


  
上一章:第五章
下一章:第七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