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 家长会
本章来自《凤凰花又开》 作者:西木三郎
发表时间:2019-08-28 点击数:168次 字数:

       第二天,华鹏举老师的家长会如期在高二8班的教室举行。华老师众星捧月一般,被众多的家长簇拥在中间。今天,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是一种心情,那就是着急了紧张了慌了。

  “华老师,我们家谢明平时数学成绩挺好的,都是100多分以上,这次怎么才考71分呀,差一分及格,这是怎么回事?”

  “谢明呀,我教过的,去年少年班在我班上跟过我一年,成绩蛮好的,这次没发挥好,没事的。”华鹏举老师一脸轻松回答谢明家长的问话。

  “华老师呀,我们家儿子才50多分,被我狠狠修理的了一顿,真是不争气。”

  “50多不错了,我女儿才31分,成绩直线下降,我都不懂该怎么批评她,怎么办?”

  “我女儿也才30多分,昨天一回家就哭哭啼啼,哭了一夜,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早饭也不出来吃,我和她妈也不懂怎么去劝劝她。”

  家长们七嘴八舌,话语中无不透出对孩子的忧心,无不透出他们的焦躁。华老师挥挥手,示意安静,大声说道:“各位家长,想必大家都看到了孩子们的考试成绩了,孩子考不好,可不能随意打骂他们哦。这次考上只是一次摸底考试,你们家长们也不要过度忧虑,这次考试,成绩虽然不太好,但是从中我可以发现他们的不足,好对症下药。不是还有一年时间吗,通过一年的努力,我一定能让孩子们考出好成绩。我教了多年的高三,有着丰富的毕业班教学经验,孩子们交给我,你们尽管放心。”

  “华老师,您是咱们南溪一中数学界的权威,我们家孩子就全靠你了。”一家长紧紧拉住华鹏举的手,激动地说。

  “是呀,华老师您可要多操心了。”

  “拜托华老师了,孩子们能不能考上好学校,就指望您了。”

  家长们争先恐后夸赞着老师,华老师笑容可掬一一作答,气氛渐渐浓烈起来。

  就在家长会热烈的进行当中,蓝玉急匆匆走进教室,华鹏举看见了,撇开众位家长,迎上前去。“蓝校长,你怎么也来了?”

  蓝玉明白这是华鹏举老师一时没想起自己的双重身份,便笑着说:“华老师忘了,我们家人杰也在这个班,我也是家长呀。”

  “哦,是的是的,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这茬。”华鹏举拍了拍脑门说。

  尽管昨天跟儿子们探讨过摸底考试试卷,但是儿子考不及格,做母亲的心里多少还是有阴影,蓝玉流露出一些担忧说道:“人杰这次没考好,我作为家长也急了。”

  “没事的,一次考试没考好,不能说明什么。人杰还是不错的,你就放宽心。”

  “不能掉以轻心,这次没及格,就暴露人杰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华老师多多费心了。”

  “那是自然。你们家众森我是教过的,数学还是不错的,我想人杰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说了,通过这次考试,我已经发现了他们不足之处,对症下药,我相信高考一定能打个大胜仗。”华鹏举信心满满地说。

  “有劳华老师了。”蓝玉心里踏实了点,看了看手表,抱歉地说:“学校还有事,我就先走了,你接着开家长会吧。”

新来的数学老师这边的家长会还在教室里如火如荼继续;与此同时,在离教室不远的高明办公室里,一个身穿病号服的不速之客怒火冲冲闯了进去。来的正是老数学老师叶天福。昨天,叶天福看着学生留下的试卷,越看越不是滋味。华鹏举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叶天福一时想不明白,翻来覆去思考了一夜,到了凌晨的时候,他突然有点醒悟过来。早上又有来看望他的学生,自然而然又聊起了摸底考试的事情,同学们七嘴八舌又说到华老师今天要开家长会。这下,他彻底明白了,也彻底被震怒了,扯下还在滴液的挂瓶,气匆匆下了病床。

  高明正在同蓝玉商量工作上事情,猛地看见叶天福闯进来,忙问:“叶老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在医院安心养病呢?”

  叶天福手里抓着卷起的考卷,气呼呼地说:“我这哪里还能在医院躺的下,这才几天,就有人在后面捣我的鬼。”

  蓝玉不懂叶天福哪来这么大的火,走上前说:“叶老师,你消消气,到底怎么了?”

  叶天福啪的把试卷扔在办公桌上,脸色难堪地说:“你们看看,这像话吗,简直就是无耻,卑鄙无耻。”

  一阵风吹过来,试卷掉落在地上,高明弯下腰捡起试卷,看了看,很奇怪地问:“这是一份空白试卷,这有啥问题?”

  叶天福气得满脸通红,咬着牙齿说道:“这是一份空白试卷吗,这是一位学生故意不答题的。”

  高明还是不解:“我不太没明白。”

  蓝玉把试卷拿过了,看了一眼,问:“这是不是华老师出的摸底考试试卷?”

  “这还用问吗。”叶天福没好气地说:“华鹏举他出这样一份试卷是安的什么心?难道是为了难倒我的学生吗?这两天陆陆续续有学生来医院看我,不少女生在我面前眼泪一把鼻涕一把,都是这份试卷惹的祸。”

  高明又拿回试卷端详了半天,不解地问:“不明白,一份试卷让学生哭哭啼啼,让叶老师这样大动肝火?”

  “这是一份简单的考卷吗?”叶天福反问道:“华鹏举这样做实在是太恶毒了,这是故意要出我的丑,要彻底抹黑我的教书成绩,故意抹杀我对这个班级倾注的心血和贡献。”

  蓝玉恍然大悟,脸色凝重起来,但是身为副校长,她只能去化解矛盾,替华鹏举老师解释道:“叶老师,你别想那么多。华老师的初衷没有想那么多的,这就是一份再简单不过的摸底考试试卷而已。大家谁不知道,这个班,你倾注的心血最高,你劳苦功高,谁也不能抹杀你的教学成绩。”

  叶天福听不进去,气恼地说:“这个班不能再让华鹏举教了,会被他搞垮的,我要回来教。”

  这时,叶天福老师的爱人气喘吁吁走进了办公室,扶住丈夫:“老叶,你走那么块干嘛,医生说了,你不能动脾气的。”

  叶天福挣脱老伴的手说:“我还没那么快死,还能再坚持上一年班,教一年书。”

  “叶老师,你消消气,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心养病,好早日回到学校来。华老师那里,我们会去说说他,他不是故意要诋毁你的。”蓝玉继续做着他的思想工作。

  “我咽不下这口气,他不是在开家长会吧,我找他说理去。”

  “叶老师,你现在去找他,只能把事情弄得更僵。”蓝玉深知此时此刻叶天福与华鹏举两位老师若是撞在一起的后果,赶紧阻拦道。

  高明也上来帮忙说:“是呀,老叶,你安心回去好好养身体。这个班是我们一手带上来的,谁也抢不了我们的功劳。”

  叶天福老伴扶住丈夫,抹着眼泪说:“老叶,领导都说了,该谁的还是谁的,没人能抹黑你,咱们回医院吧。”

  高明轻轻拍着老搭档的肩膀:“回吧,安心养好身体。”

  蓝玉走出办公室,在走廊大声喊来一年轻老师,吩咐他送叶天福老师回医院。

  好不容易送走了叶天福。高明摸了摸脑门说:“丈二摸不着头脑,我还是没明白到底是咋回事?”

  蓝玉摇了摇头:“这个华老师,都是年过半百了,还玩这种小把戏。昨天,人杰把考卷给我,我也是一直没明白过来。人杰数学平时都还好,这次摸底居然只有61分,但是人杰申辩说这个成绩在班上可以排在前十。”

  “哦,那就是说华鹏举出了一份难题,难倒学生。”

  “听孩子们说题目很难,全班才两个人及格,孩子们没考好都慌了,偏偏华老师还要学生们把试卷带回去,让家长签字,还要举行家长会。”

  “难怪叶老师那么大火,原来是这里烧出来的。”高明努力思索着,总算是整出一些头绪来了。

  “华老师这把火烧的有点过了,对叶老师伤害有点大呀。”蓝玉内心很不平静,摇头道。

  高明与华鹏举在文革期间曾是不同派别的头目,有过一些小的过节,听老同学这么一说,有些愤愤然道:“他就这么个人,傲慢、自大、贪功。他来接手这个班我本来就是不乐意的,看来捅娄子了。”

  华鹏举来这个班指教,蓝玉是力荐的,在蓝副校长心里,华鹏举老师是南溪一中数学教学的一面旗帜,代表着数学教学的最高水平,虽然在这件事上做得有点不厚道,她还是替华老师争辩一下:“人无完人,人情世故方面老华是有些欠缺,但是教学方面他还是很有水平很有经验的,带了那么多届毕业班,桃李满天下。既来之则安之,人杰他们临阵换帅本来就不利,不能因为华老师这点小事情就又换掉他。”

  尽管对这位新搭档有过各种不乐意,高明也只能无奈地说:“现在也换不了了,没有人可以取代华老师。”

  蓝玉又不无担心地说:“对教学华老师还是非常尽心尽职的。不过这件事发生,我觉得让他做班主任,可能要重新考虑了。叶天福那边肯定是通不过的。”

  “这是学校领导决定的事,老叶的意见起不了作用。”

  “话虽这么说,还是要照顾一下叶老师的情绪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西木三郎
对《第七章 家长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