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章考卷风波
本章来自《凤凰花又开》 作者:西木三郎
发表时间:2019-08-28 点击数:158次 字数:

      下了课,华鹏举怒气冲冲直奔高明办公室,不等等对方开口,华老师啪地把手上的讲义扔在高老师的办公桌上。

  高明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问:“华老师怎么了,谁惹你生这么大气?”

  华鹏举脑门上挂着硕大的汗珠,不懂是走得急还是气的,气急败坏道:“今天真是把我气坏了,你班上居然还有这么个刺头,我真没有想到堂堂尖子班还有这么不听话的学生,真是把我气死了。”

  “什么我班上,你也教这个班了,是我们班。”高明微笑道。

  华鹏举抹了抹汗说:“我都让他气糊涂了。”

  “谁呀,这么大胆,敢惹华老师这么生这么大气。”

  “就是那个舒大堤。这次摸底考试,他居然交了白卷,我教过他,我知道他的底子,他完全不至于一题都不会,他是故意的。”

  高明执教这个班不是一天两天,对这个班的学生了如指掌,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他干嘛要这样做?他的思想是有些前卫,但还不至于做成这么出格的事情。”

  “哼,他不但做做了,还振振有词,还在课堂上顶撞我。这要是我当班主任,我会叫他立刻滚蛋走人。”

  高明皱了皱眉头:“我明天找他一下,严肃批评一下。”

 就在华鹏举告状的同时,在回家的路上,舒大堤也在接受着秦人杰几个伙伴的轮番轰炸。

尽管对老同学的脾气了然于胸,但是这回舒大堤确实做的过分了。“老牛,你今天算是彻底气坏了华老师。”秦人杰的口气还是委婉的。

  秦云虎紧跟着说:“是呀,我觉得没有必要跟老师这么牛,水火不容的。”

  “今天看你们争吵,还以为跟华老师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是不是这一年你在他班上受了什么委屈?”秦人杰好奇问道。

  “没有呀。”舒大堤倒是平静下来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你怎么这样跟他作对,要让华老师下不了台?”秦云虎追问。

  舒大堤这才激动起来:“我也没想跟他作对,是他先讽刺我。没考上少年班就两个,谢明和我,三个字的只有我,这不明摆着是指桑骂槐,我实在气不过。”

  “你这是自找的,你不做题也就罢了,还要写上三个大大的名字,这不是存心找骂。自作孽,不可活。华老师说你几句还来劲了,老师批评得对,解气。”齐一毫不客气地说。

  “这才提你做个课代表,就叛变投靠了。”舒大堤一脸鄙视的神态。

  “我叛变啥了,课代表我会稀罕吗。你今天课堂上的表现,你以为很勇敢吗?你这是无理取闹。”齐一嗓门高了八度。

  舒大堤也提高了声度:“你说说,我哪里无理了。”

  齐一一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蛮不讲理说道:“我不管你无理还是有理,总之你取闹了。”

  舒大堤不吭声了。秦云虎呵呵乐起来,晃着脑袋说:“老牛一碰上老猫就哑火了,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无理都讲不清。”

  “他是理亏了,就是爱出风头,好表现自己,好钻牛角。我看他是参加了一场揠苗助长的考试后,脑子进水了。”

  “一针见血,精辟。”秦云虎对齐一竖起大拇指。

  齐一见有人支持,更加得意了:“本来就是这样,你看他牛的,去考少年班一年,别的没学到,牛到天上去了。亏得没考上,考上了还不要地球也容不下他,只好住月亮太阳上去。”

  “这太阳上怎么住人?”

  “住不了,就烧死他,看他能的。”

  秦人杰看着哼哈二将你一言我一句,笑起来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还是没考上的好,不然命都让阁老说没了。”

  舒大堤接过话说:“我现在也觉得没考上好,通过这次考上,我一直在想,咱们现在这种高考制度,这种应试教育,这种填鸭式的教学方法,是不是误人子弟?”

  “打住!打住!别在我面前说这些,我不想听。”齐一一听就急了:“作为一个中学生,咱们就一个目标,考上大学。你想拯救中国的教育,你想改变现在的教学,还是等你先通过这个你所谓的你不喜欢的高考吧,否则你一个连大学都没有上过的人,说三道四的资格都没有。你少在我这里说空话放大炮。”

  舒大堤彻底哑口无言。

  说话间经过县医院,秦人杰提议去看望叶天福老师,马上得到众人的响应。几个人凑了点钱,买了些水果。医院住院部里,叶天福老师半躺在在病床上,经过几天的治疗,他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脸色也开始好转。看见同学们进来,叶老师很高兴,坐了起来。

  四个学生争先恐后问候老师:“叶老师,我们来看您了,您身体好些了吗?”

  叶天福像慈爱的父亲,一个一个拉过学生们的手说道:“谢谢,谢谢你们来看我。这几天身体好多了。”

  “叶老师,您要保重,我们还等着您回来教我们呢。”秦云虎忍不住流下眼泪,哽咽道。

  叶天福鼻子一酸,紧紧拉住了秦云虎说:“会的,老师病好了就回去教你们。”

  秦人杰知道这个小不了自己几天的大堂弟最是多愁善感,害怕云虎情绪进一步失控,又要惹得老师触景伤情,赶紧把他拉到了身后。

  “这些天你们的学习怎么样,新来的华老师的课你们能适应吗?”老师关心道。

  四个人都沉默了。虽然生病了,叶天福老师还是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这个他一手带上来的班级,他不清楚这两天班上发生了什么,见到学生似有难言之隐,有些心急问道:“怎么了?”见同学们还是面面相觑不做声,他开始宽慰起学生:“华老师是老老师,教学经验很丰富的,我相信他能把你们带好的。”

  舒大堤忍不住开口了:“华老师一来就烧了把火,搞了一次摸底考试,把大家考懵了。”

  “怎么回事?”叶老师追问道。

  大家想起刚刚过去的模拟考试,又都不言语了。叶天福老师见状,关切地问道:“华老师要求很严,是不是题目难了点?”

  大家还是沉默,舒大堤眨巴了一下眼睛,忽然低下头去翻了翻书包,拿出摸底考试的试卷,递给了老师。叶老师接过试卷仔细看了起来,慢慢地皱起了眉头。

  看着老师脸上越来越严峻的表情,秦人杰不由暗暗着急起来,他一下明白了这个时候舒大堤把这份考卷交给叶老师良苦用心。跟老师告了别,出了医院,秦人杰看了舒大堤一眼,马上责怪起来:“老牛,我发现你今天一直在没事找事,怎么没完没了?”

  “老木,我不懂你说什么?”

  “你别装了,你心里那些小九九我还不明白,难道你不懂叶老师现在需要的是安心养身体。”齐一也加入了声讨的行列,只有秦云虎不明就里,着急地问:“你们这又是争什么?”

“老虎,你别管他们,我这是做什么他们都要看不习惯。”

四个人很快散了伙。秦人杰回到家,母亲和两个哥哥都已经端坐在饭桌上,在等他吃饭。

  蓝玉看了看墙上的钟,很关心地问:“回来了,怎么这么晚?”

  秦人杰盛了一碗饭,坐了下来,轻描淡写说:“去看了一下叶老师。”

  “哦,叶老师还好吗?”母亲看了看儿子,关心问道。

  秦人杰没有做出正面回答,放下筷子,转身从书包里拿出摸底的考卷,递了过去:“妈,这是刚考的数学卷子,华老师要求家长签字。”

  蓝玉看了试卷一眼,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大声呵斥道:“什么,才考61分,你是怎么搞的?”母亲这一尖声吓坏了一旁专注吃饭的大儿子和二儿子。

  秦从林抬头瞥了母亲一眼,不满地说:“妈,干什么呢,大呼小叫的。”

  “怎么啦?”秦众森也好奇探过头来。

  蓝玉把试卷往桌上一拍,气愤道:“你们看,人杰的卷子,考得这么差。”

  秦从林抢过试卷,扫了一眼,不以为然道:“61分,及格了,用得着这么紧张吗,现在大学流行60分万岁。”

  “你少在这里散布这是歪理,61分及格了吗?数学是120满分。”蓝玉狠狠瞪了这个儿子一眼。

  秦从林恍然大悟,一拍脑袋:“忘了,离开中学校园实在是太久了,还以为满分100分呢。”说着,调转枪头面对弟弟批评道:“老三,你怎么能考不及格呢,你大哥、二哥在中学发挥再不济也从来没有不及格的记录呀。”

  “我这算不错的了,班上就两人及格,我这成绩在班级排在前十位呢。”秦人杰不服气道。

  “不会吧,才两人及格?不及格还能排进前十?”

  “题目太难,61分已经是高分了。”

  “是吗,我看看?”秦从林不敢置信,拿起考卷看了看,摇摇头说:“看不懂了,忘光了,老大你来审查一下。”

  秦众森接过考卷认真看起来,边看边问道:“人杰,摸底考试考这么难干嘛?你们叶老师这是难为你们吗?”

  秦人杰明白大哥还不知道班上发生的事情,解释道:“不是叶老师,叶老师病了,换来华老师了,华老师一来就搞的摸底考试。”

  秦从林睁大眼,露出惊恐的表情说:“华老师?华老师教你们了?你们惨了,听说华老师是南溪一中最严厉的老师,大哥是不是?”

  秦众森看着二弟夸张的表情,微微一笑:“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华老师教了我三年,我感觉还行。就是作业多点。”

  “你是好学生,不觉得,要是我就惨了,幸亏我没有遇上这样的好老师。”秦从林吐了吐舌头,阴阳怪气地说。

  “从林,就你怪话多。”蓝玉很不满二儿子的态度,批评起来,说完,又转向大儿子,关切问道:“众森,题目真的很难吗?”

  “这题目完全超出了教学大纲,我要是人杰,能考这么多分就不错了。”秦众森点点头。

  蓝玉对大儿子一向非常信赖,拿过考卷,不假思索就签上大名,签完字,又疑惑起来,自言自语道:“华老师这是想干啥,头一次摸底出这么难的题?”

  “管他干嘛呢,吃饭。”秦从林抓起筷子,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西木三郎
对《第六章考卷风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