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白卷先生
本章来自《凤凰花又开》 作者:西木三郎
发表时间:2019-08-27 点击数:90次 字数:

      摸底考试的成绩很快就出来了,只有梅文华、华志斌两人及格,全班剧烈震动。

  华鹏举老师的第二堂课上,秦人杰看到了自己的成绩,61分,生平以来第一次考试不及格。秦人杰甭提多沮丧,但是周围一圈同学看下来,自己的成绩居然还是最高的,他稍稍宽了一点心。

  等齐一发完了试卷,华老师开始说话了:“这次摸底考试,有一位同学没有交卷,这位同学请站起来。”

  犹豫了片刻,秦云虎惶惶不安站了起来。

  华鹏举老师斜着眼睛看着秦云虎说:“这位同学,你为什么不交卷?”

  “老师,我都不会。”

  “不会,就连卷子也不交吗?这要是高考,你会不会也不交卷?”

  “老师,我错了。”

  老师收起怒容,示意学生坐下,点了点头说:“不交卷是不对的,认错就好。今天我要着重批评的是另外一位同学。这位同学,我就不点他的名了,但是我要着重说明的是,这是一位男同学,而且还参加过少年班的考试。这位同学,我是熟悉的,我教过他一年,他的成绩并不是很差,但是这次摸底考试他除了署上自己的名字,三个大字以外,居然交了白卷。这位同学,我不懂你这是想做什么,难道你是想做新时代的张铁生?这位同学,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错误的,极端的错误吗?这位同学,希望你能向那位同学一样承认错误。”

  老师话音刚落,舒大堤腾地站了起来:“华老师,我知道您是在说我,可是我没有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反倒是您,我认为您出的考题大大超出了高考的教学大纲,高考是不会有这种题的,所以我认为没有丝毫意义,做不做无所谓。”

  华鹏举没有料到学生敢这样顶撞自己,又恼怒起来,指着舒大堤厉声说:“你,不可理喻,无药可救。”

  舒大堤还想争辩,秦人杰赶紧站起来把他按在了座位上。秦人杰很清楚,这家伙犟起来比八头牛还要蛮,必须在他的火焰还没有完全燃起就扑灭他。

  华鹏举看了气鼓鼓的舒大堤一眼接着说:“现在,请大家打开你们的试卷。看了试卷,你们是不是很多人都很失望呀?是的,这次摸底整个班只有两个人及格,一个是梅文华同学,梅文华118分,梅文华同学请起立,让老师看看,是何方圣人。”

  梅文华站了起来,华鹏举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请坐下。梅文华同学虽然瘦小,但是脑袋瓜不简单呀。梅同学才是你们的榜样,是你们追赶的目标,而不是某些人以可耻的过街老鼠一样的张铁生为榜样。”

教室里响起零星的笑声;只有舒大堤脸色铁青。秦人杰心里不免担心起来,华老师这样纠缠着舒大堤那张故意的白卷,时刻不忘对舒大堤进行敲打抨击,舒大堤是随时都要找机会反击的。一场师生大战不可避免?

  华鹏举微笑着继续往下说:“还有一位及格的,华志斌,97分。这里就不多说了,你们熟悉他,我也很熟悉的。”

  在座的学生们都明白华志斌与华老师的父子关系,不由地笑起来。

  华鹏举突然收起笑容,目光严肃地说:“剩下的都不及格了。这太让我失望了,一个被捧为南溪一中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届,你们又是这一届最尖子班的学生,这样的成绩实在是不敢恭维呀。这次摸底彻底暴露了你们的基础很不扎实,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所以你们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我听到有不少同学埋怨说,这次考题太难了。我不否认,我的考题是比较难。不难,你们就得不到真正的锻炼。这就好比挑担子,老师平时让你们挑一百斤的担子,到了高考挑八十斤的担子,你们是不是会觉得很轻松?”

  讲台上老师昂首挺胸,唾沫横飞,台底下学生们垂头洗耳,大气不敢喘一声。就在这时,舒大堤冷不丁冒了一句:“但是,这次您让我们挑的是一百八十斤的担子。”

  华鹏举看着这个不断挑战老师权威的学生,脸上变得异常的严峻,反问道:“担子重一点不好吗?”

  “担子太重,会压垮人的。”

  “有你这样跟老师说话的吗,你太目无尊长了。我要是班主任,我会叫你立刻滚出这个教室。”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个家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哪有学生这样对抗老师的,再顶撞下去可能无法收场。看着教室里气氛紧张起来,秦人杰急忙对舒大堤说:“你少说两句吧,牛脾气又犯了。”

  齐一站了起来,帮老师解围:“老师您别理他,他就是个疯子,满嘴的疯话。”齐一简单粗暴的话很管用,教室里响起了笑声,气氛一下缓和了。

  华鹏举语气跟着缓和下来,挥了挥手:“齐一同学,你坐下来吧。对不起,耽误大家上课了。下面我开始为同学们讲解这次摸底考试的试题,让你们明白错在哪里,不足在哪里。第一题,我想请梅文华同学来解答给大家看。梅同学,请上来。”

  梅文华站起身,走上讲台,抓起一只粉笔,在黑板上飞快的写着答题步骤。写完,将粉笔扔进盒子,拍了拍手,回到座位上。

  “大家看清楚了吗?难不难呀?”老师问。

  “不难。”讲台下回答声稀稀落落。

  华鹏举又转向梅文华说:“第二题,我依然想去梅同学来解答。”

  讲台下有人笑起来。梅文华没有想到又被老师点名,只好重新起身,接过老师手中的粉笔,刷刷写完。这回,他学乖了,转过身看着老师,原地不动,并不着急回座位。

  华鹏举挥了挥手,微笑着说:“你可以回座位了,下面的题由老师来作答。”

  教室里哄堂大笑,只有舒大堤正襟危坐,面无表情。老师开始一道题一道题讲解。最后一题,洋洋洒洒写了一黑板之后,华鹏举转过身面向同学们问道:“讲到这,大家都能明白这最后的答案吗?”

  “明白。”多数学生回答道。

  华鹏举老师双手撑在讲台上,眼望着讲台下说:“大家请举手,我请一位同学上来把答案公布出来。”

  讲台下很多双手举起来了,齐一还没有听明白,但是左看看右看看,看见大家都举手了,也犹犹豫豫把手举了起来。华老师抓起一支粉笔,眼睛落在半举着手的齐一身上,微笑道:“齐一同学,这最后一题的答案,就光荣地交给你这个数学课代表吧。”

  齐一愣住了,好一会才站了起来,走上讲台,慢慢吞吞掏出一支粉笔,眼睛直愣愣看着黑板,半天没有动静。

  “怎么了?”老师问。

  齐一脸刷的白了,回答道:“我忘了怎么做了,还是不会做。”

  华鹏举似乎对这个聪明的孩子特别宽容,摸了摸齐一圆圆的脑袋说:“不会,你还举手?下去吧。”

  齐一灰溜溜走下去,引得大家开心大笑。

  老师转身把答案写了出来,然后问道:“今天的解答就到这里,你们说这份考卷真那么难吗?”

  台下有人喊不难,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喊出了难。一个年级最好的班级,仅仅两个人及格,几乎全军覆没,难道不难吗?秦人杰心里喊道。

  下课铃响了,底下马上变得不安分。老师拦住蠢蠢欲动的学生,高声吩咐道:“大家不要动,我再交代一下。你们回去后务必要把试卷交给家长签字,明天星期天我想开个家长会,请你们通知一下家长务必出席。”

  啊?!……台下顿时响起一片惊啧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西木三郎
对《第五章白卷先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