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8-26 点击数:187次 字数:

苏桂兰的大哥叫苏洪亮,六十出头,矮胖。退休前是省运司修车厂铜工车间副主任。他扶位老太太进收发室坐好,瞪眼说:“来找局领导,问问谁接待?”口气急躁不容商量。姚大爷忙哈腰笑眯眯说:“嘿,嘿嘿嘿,‘八月十五吃粽子——不是时候。’ 凑巧领导们不在。”口气神态极其谦恭。苏洪亮火了,逼前一步问:“以为是来上访的?可以随着你打发?专门来问几个问题,少罗嗦,快找人!”姚大爷皱紧眉头瞧着说:“真的都不在,我和苏桂兰是同事,还是她的小组长,怎会为难呢?局领导们早晨一个个都走了。”苏洪亮不信狠瞪他,回身说了。老太太急得拿杖“咚咚咚”杵地,嘴里发出“啊啊啊”的沙哑吼声,听去很吓人。苏洪亮就赶紧劝:“妈,妈,千万别急,出医院刚几天?不能再气病。”另几个就闹开了,指责故意刁难围住评理。你一言他一语,大骂环卫局整人,声音越闹越大,从小屋溢出朝四周扩散。苏洪亮拍打桌子责问:“我大妹被害住院,要是死了,领导也不出面吗?”姚大爷体弱多病胆子又小,受不了被围着大喊大叫,惊慌失措额头鼻尖全是汗,实在受不住就往外挤。苏洪亮一把抓住问:“你家大爷的!想跑?”姚大爷双掌合十不停求饶,躬身道:“求求了,求求了!大家都是革命群众,别冲我呀?环卫局里我还不如苏桂兰呢,她家怎么也是中层,我就一个看大门的,算什么嘛?”苏洪亮怒问:“说!那位领导在?”姚大爷吓得脱口道:“现在最大的头是周主任。” 苏洪亮问:“哪个周主任?”姚大爷恭顺的说:“局办的周涛主任。”苏洪亮想起苏桂兰在病床上哭过叫周大头的主任,说这人最坏,就催姚大爷打电话叫他出来。姚大爷叹口气说:“还叫啥呀?整个局都听见了,既是苏桂兰亲属,去三楼找吧,在东头。”苏洪亮凑近母亲解释半天,小心扶出收发室。一帮人朝办公楼走,路上瞧见好些窗户有人张望。

周涛放下姚大爷打的电话刚一会儿,就听楼道里问周主任在哪间屋办公?他本想装着看文件等他们,又一想不行,这伙刚闹过收发室,怒气已不小,局领导又都不在,出了问题自己有责,今天已出一件,不能再出二件,便起身去迎。一看个个怒气冲冲,搀位白发老太太,他平时的严肃表情立刻消失成和气。心想老太太是苏桂兰的母亲吧?白发稀疏满脸皱折,扁嘴没牙缺少血色,瘦小虚弱皮包骨头,她要倒下去,比苏桂兰那一倒严重百倍,想到此快步上前笑眯眯伸手要扶。老太太眼花,加之过道暗看不清,见人逼来本能拿杖抵挡,正好戳到周涛肚子,因来得急切,“哐当”一声惯性将杖撞到地上,老太太惊得双腿一软就往下坐,幸被扶住。苏洪亮上前斥问:“干啥?”周涛笑嘻嘻说:“我就是周主任。” 苏洪亮回身捡杖大声说:“妈,这位就是周大头!”周涛笑容满面地问候:“老人家,你好吗?我是周主任。”老太太接过拐杖稳住身子,没听明白问:“啥?”苏洪亮凑近复述。老太太瞪眼挤眉惊道:“老大,就是把桂兰害进医院的周大头?”苏洪亮点头说:“妈,就是他。”老太太气得抖,哆嗦说:“呀,大坏蛋,打!”苏洪亮是孝子,当胸捉住举手要扇,被小妹苏桂琴拦住,说:“妈,咱说理,先不打。今天他要讲不出理,我替我姐下死力气狠命抽他。”

楼里各科室,门口挤着看,没人想来劝。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