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8-22 点击数:166次 字数:

梁艳梅回到一楼技术处大办公室,倒开水把饭盒涮了放在桌上晾,坐下拿起报,见大标题是关于农村撤社建乡,便随手放一边。刚才赵云霞骂的她全听见了,本要返回去质问,想想又算了,这时再想便不是滋味,恨一阵这位多嘴婆。想到苗清泉因为这事升不了副局长,房子也没了,心里歉疚,发起呆来。

技术员张贵柱吃饭回来问梁艳梅:“苗处长来电话问,他出国考察带的资料在哪里?”梁艳梅心不在焉的说:“去资料柜找。”张贵柱说:“梁工忘了?我刚看一天你就拿走,说找人翻译整理成汇编资料?”梁艳梅这才记起托给姐夫小半年了,忙打电话。梁艳梅的姐夫说在学生手里。张贵柱说:“苗处长急着要。”梁艳梅说:“我这就去趟气象学院。小张帮我向病号科长请个假,再帮忙把饭盒也洗了。”锁好抽屉拿包走了。

梁艳梅推车出环卫局,左右看看猛滑两步过了马路。迎着秋风骑得长发飘飞,像被什么吸引着。到气象学院找到姐夫,又一块去研究生宿舍找到那位研究生,见又白又瘦双眼肿泡,长发遮耳满唇胡茬,猜他是个喜爱熬夜睡懒觉的,再看那身脏兮兮皱巴巴的牛仔装,不敢信任这位男生。讲明来意他先挤眉,左思右想拍腿惊悟,爬进床下翻出一个文件袋,拍打吹灰也不避人,她和姐夫慌忙躲开,梁艳梅便更生厌烦。等接过来抽出翻看,梁艳梅顿时火了质问道:“现在研究生就这水平?把三相电源译成三种电源,把引水涵洞译成领水暗道,算了!不要了!原件带走。”气匆匆出来回姐夫的办公室打电话,一路报怨。

进到办公室梁艳梅说:“姐夫,请回避一下好吗?谢谢。”不容分说推出去关门外。

稍倾电话通了,梁艳梅问:“是芝兰县环卫局吗?”

对方说是。

“我是市环卫局的,找市环卫局来的苗处长。“

对方请她稍等。

她的心开始“呯呯”乱跳,手在微抖。

两月前局里分别找苗清泉和她谈话之后,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接触,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怕,感觉等了很久,电话里突然问:“我是苗清泉,你是谁?”梁艳梅喉头哽住了说不出话。苗清泉连问几遍:“谁呀请讲,我在开会,不讲挂了?”梁艳梅才轻声细气答:“是我,梁艳梅。”苗清泉“哦”了一声,好一会儿才又小声问:“小梁,有事吗?”梁艳梅的眼泪流出来了,哭着说:“没事没事,就是资料的事,我想送来。”苗清泉问什么资料?梁艳梅说:“是你来电话要的,找到了,没译好。”苗清泉支支吾吾说:“那就暂时不送吧?不是很急用。”梁艳梅轻声问:“是不是想躲我?”苗清泉就不说话了。

僵持了一会儿,梁艳梅突然抽泣起来,一声更比一声重,喘不上气。苗清泉就劝慰,越劝哭得越厉害,末了吐出一堆委屈,说:“想你了!”苗清泉忙说:“我也是,忍着。”梁艳梅哼道:“就知道忍,自己躲到芝兰县,我在局里被人骂。”苗清泉就叹,两人好一会儿没话。

梁艳梅的姐夫王文夫推门探头问:“怎么还没打完?”见状吓一跳,赶紧关门缩回去。

梁艳梅最后说:“反正不管,我马上来。”‘啪’地挂了赶紧擦泪对门外喊:“现在可以进来了。”见姐夫瞄三瞅四满腹狐疑就说:“托的没办好,不能算帮忙。补办两件!”王文夫小心翼翼探问:“你在哭啥呢?”梁艳梅欺负他老实板起面孔:“教气象,只知阴晴圆缺,不知悲欢离合?别多问!下班帮我把自行车骑回家,另外,马上找汽车,送我去长途车站。”王文夫谦诚的说:“第一件没问题,第二件办不了,去学院门外赶公交吧?”梁艳梅突然想到没带多少钱,硬向姐夫要了,带上资料要走。

王文夫拦住问:“去哪儿?”

“出差。”

“为啥哭?”

“为了一个人,难道不行吗?”说完走了。

王文夫埋头想老半天,苦笑一下打通电话对爱人梁秀娟说:“你家‘千金‘老妹子,好像终于恋爱了!”

梁艳梅假借处长旨意,用车站公用电话向技术科李科长告差,这才心安理得买票去了芝兰县。

也在这时候,市环卫局到了六个人,个个绷紧脸。值班的姚大爷认出其中那位络腮胡是苏桂兰的大哥,见面带怨怒猜要出事,于是迎去憨笑道:“你家大妹妹,已送医院了。”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