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母子起争执
本章来自《凤凰花又开》 作者:西木三郎
发表时间:2019-08-19 点击数:159次 字数:

      回到家,天已经很晚了。

      蓝玉一个人在家看着报纸,学校已经放假,身为南溪一中的副校长,也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看见儿子们跟着丈夫一起回来,蓝玉惊讶之余格外开心,高高兴兴下厨,很快做了一桌子的饭菜。

  饭桌上,秦淮人端坐在上位,扒拉几口饭,忽地问妻子:“人杰呢?”

  “上晚自习去了。”蓝玉一边给儿子们盛饭,一边对平静地对丈夫说。

  “妈,学校不是才刚放假,怎么就有晚自习了?”秦众森有些惊奇。

  蓝玉盛完饭,坐了下来:“人杰这不是马上就高三了吗。”

  母亲的话刚说完,一旁的秦从林就接过话,幸灾乐祸地说:“老三痛苦悲惨的高三生涯终于拉开帷幕了。”

  秦众森冷不住笑出声来,饭都喷了出来。

  “高三抓紧一点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吗?吃你的饭,就你怪话多。”蓝玉很不满意瞪了二儿子一眼。

  秦从林吐了吐舌头,开始埋头吃饭。

       大家都饿了,狼吞虎咽起来。

      蓝玉静静地坐着,看着父子三人安静吃饭。最近她伤透了脑筋,一向听话的大儿子居然在毕业分配找工作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跟父母拧了一把,执意自己选择了一家工作单位。这件事上,她写了多少封信,打了多少个电话,一点作用都没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看来儿行千里也由不得娘了。

    今天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终于回来了,一定得当面跟他对质一番,看看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想到这,蓝玉再也忍不住开口了,对低头吃饭大儿子发话道:“众森,你爸好好的帮你联系了滨海第一制药厂,你不去,去什么仙源制药厂,那是个什么性质的药厂?听说是大集体,你怎么这么犯迷糊?”

  秦众森咽了一口饭,又喝了一口汤,然后才抬起头慢吞吞地回答道:“妈,我是这么想的,第一制药厂虽然是国营厂,是大厂,但里面大学生太多了,也不缺我一个人,去了可能要干上很多年也不一定能干出个模样来。仙源厂虽说是集体小厂,但那里还没有大学生,去了很快就会受重用的,而且这几年效益很好,工厂赚了很多钱,蒸蒸日上,名气也很大,你看现在满大街都有他们的广告。”

  秦从林眼瞅着有戏唱了,一旁很兴奋地插嘴道:“是是是,就那个电视里整天播的治胃病的广告,‘胃病治,胃病能治’,呵呵,简单但是朗朗上口哦。”

  蓝玉显然对儿子的回答不满意,皱着眉头说:“效益再好,那也是个集体单位,饭碗没有国营单位硬。”

  “饭碗硬有什么用,关键是里面装的饭要好。”秦从林又抢先说道。

  “就是!”有了弟弟的支持,秦众森很是自信。

  蓝玉瞪了二儿子一眼,骂道:“你滚一边去,我这教育众森,你和我作什么对?”

  秦从林吐了吐舌头,赶紧低下脑袋,吃起饭来。

  “从林没有说错,现在就是这样,一药厂效益还不如仙源,我们厂长对我说了,来了肯定会大有作为的。”秦众森不服。

  秦从林又抬起头,摇头说:“那不一定,仙源制药厂是个暴发户,老板听说没啥子文化的,他们胆子大,什么都敢吹,什么‘胃病治胃病能治’,依我看胃病治,未必能治,众森去了,我看也未必能用。众森做事一向沉稳,怎么分配这等大事上却这么冲动?”

  秦淮人听了微微一笑,对二儿子说:“你这一会帮你哥一会又帮你妈,你到底为谁?”

  秦从林一噘嘴,大声说道:“我谁都不为,我只为真理代言。”

  “你还笑,他们都不听我的,你这一家之长也不说说他们。”蓝玉埋怨起丈夫,数落起来,不等丈夫回话,她话锋一转指向老二:“还有你,马上大四了,明年就轮到你了,不能再重蹈众森的覆辙,要服从父母的安排,我省农林大学的同学说了,去他们农林大研究所没问题。”

秦从林只比哥哥秦众森晚几分钟出生,哥哥今年毕业分配了,而他才要迈入大四的生活,是他不如哥哥聪明,学习成绩不如哥哥,还是他留级了吗?都不是!恰恰相反,论聪明弟弟远远超过他的双胞胎哥哥,学习成绩也比哥哥骄傲多了,为何就落到哥哥后面去了呢?原因是哥哥跳级了!哥哥虽然天资不如弟弟,但是他更认真更刻苦,还更听话,所以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母亲大人逼着兄弟俩跳级的时候,哥哥去了五年级,而贪玩又不听话得弟弟按部就班上了四年级,双胞的兄弟从此拉开了一年的距离。但跳级未必是好事,跳级的哥哥最后只考上一所普通高校,没跳级的弟弟上的却是重点院校,是不是有点揠苗助长?母亲蓝玉虽然有些后悔,但是也常常假设如果是天资好的弟弟跳级,未必会是同样的结果……

   “我才不去呢,我哪是搞研究的人。”听了母亲对来年毕业分配的安排,秦从林一下跳了起来,抗议道。

  “那你这种专业不去科研所,你能做什么呢?”蓝玉厉声问。

  “我什么不能做呢?”

  “你爸你妈没什么本事,也只能帮你找这样的单位了。”

  “我不用你们操心。”

  母子剑拨弩张,蓝玉见硬的不行,软了下来:“从林,三个孩子就你最让我操心,你多半有众森一半哪怕是十分之一用功,你也不至于被滨大调剂去读什么寄生虫专业。”

    一提起专业的事,秦从林就有数不尽的后悔。三年前高考结束后,为了选择好学校还是选择自己喜欢读的专业,母子俩进行过一番艰苦卓绝的争斗,最后儿子屈服了。儿子最后进了重点院校,满足了父母的虚荣心,但是却丢了自己填报的专业。想到这,秦从林没好气地说:“你还说我,当初还不是你们要面子一定要我去滨大,我也不至于档案被他们乱扔。我读个一般大学,那好专业还不是随便由我挑。”

  蓝玉无话可说了,滨海大学是给大人挣了不少面子,但是专业确实有点冷门,对这个坐不住的儿子来说,确实有点不适合。

  秦淮人累了一天,有点心力交瘁,看见饭桌上争论个没完,有些不耐烦了,啪的放下筷子:“你们母子俩每回见面都要吵得鸡犬不宁,搞得一屋子乌烟瘴气,这饭还让不让人吃?”

  第二天一早,秦从林还在梦乡中,就被蓝玉喊起来吃早饭。

  秦从林耷拉着头,睡眼朦胧坐到了餐桌旁。

  蓝玉似乎是一整夜没有睡好,眼框黑了一圈,对儿子说:“就等你了。”

  秦从林揉揉眼睛,看了看一桌子的人,都囊道:“妈,我可不可以申请不吃早饭吗?好不容易放假了,也不让人多睡会儿。”

  “早饭最重要,怎么可以不吃?”

  “我在学校就经常不吃早饭,懒得吃。”

  “看看大学把你们这帮学生培养的,一个个懒得出奇。”

  秦从林听了笑起来,然后盯着一旁的弟弟秦人杰说:“妈,别怪大学呀,你把大学都说得这么一无是处,你还想不想让你的小儿子考大学。”

  蓝玉拧住秦从林的耳朵,尖声说道:“贫,我让你贫。”

  秦从林从母亲手里挣脱,求饶道:“好了,我吃就是了。你们先吃,我洗漱一下。”

  等到他洗漱回来,看见大家都端坐在饭桌前。“等我干嘛,我有这么高规格吗,不是让你们先吃吗。”他好奇问道。

  “你少说话。”蓝玉瞥了儿子一眼,待儿子落座,她一脸严肃,开始训话:“都齐了哦,平时你们的爸爸工作忙,众森从林又在外地读书,今天总算聚齐了。大家都知道,今年是很关键的一年,你们都处在人生重要的转折期,今年是众森工作的第一年,从林大学的最后一年,今年也是人杰最关键的一年。人杰转眼就是高三了,为了让人杰有个安静的环境备战高考,我打算跟你们几个约法三章。”

  秦从林一听,明白老妈大概是为这事想了一夜,折腾了一宿,马上打断母亲的话:“妈,您也别约法三章、六章了,您的意思我懂得。”

  蓝玉威严的目光看着儿子:“你别打岔。”

  “妈,不是我要打岔,您的伎俩我不用大脑想也能明白,我们几个是哪几个?人杰是当事人,众森又是您特别放心的人,剩下的还不是专门针对我一个人。”秦从林撇嘴道。

  “知道就好。”母亲也没好口气。

  “妈,我在这里向党中央和小平同志保证,人杰回家我出家,人杰去学校我再还俗回来,这样总可以吧,保证不影响人杰备战高考的伟大事业。”秦从林举起右手发誓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西木三郎
对《第二章母子起争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