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 小别不算离
发表时间:2019-08-06 点击数:106次 字数:


      早上第一节课是语文,没上课以前同学们还在七嘴八舌地讨论前两天的雪景。帅小泽一进教室就看到桌子上熟悉的水杯,迅速坐下喝了一口,是热豆浆,丝丝甘甜浸入心肺,瞬间暖遍全身。

  “小泽,看这是不是你要的?”王易佳来到他跟前轻声说,把一本席慕蓉的《河流之歌》递给他。

  “谢谢你,佳佳。”帅小泽抬头看着她,笑呵呵地说:“多少钱?我按定价给你好吗?”

  “干吗?算那么清楚干吗?”王易佳悄声说,脸色微微一红,“要跟我绝交吗?”

  “不是的,我总该把书钱给你吧?”帅小泽连忙把头凑近一点点,害怕别人听见看笑话,“无功不受禄,还有那些是非精总爱嚼舌头根儿,你要白送给我,还不给她们提供话柄?”

  “我才不在乎!你要嫌弃我,就算吧,一分一厘都算清!”王易佳把粉红的小脸蛋儿一沉,严肃起来。忽然附在他耳边说:“中午请我吃葱油面,可以吗?”

  “你,好吧,再加鸡腿。”帅小泽其实不愿白要她的书,万一将来要是被另一个人发觉,要是因此闹误会,可就真不好了,“谢谢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哥们儿!”

  “我喝一口你的水。”王易佳说着没等他同意,就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豆浆?小泽,你妈妈对你太体贴了!”她真的感觉心里往外透着一股甜美。

  “呵呵呵呵。”帅小泽摸着头傻笑了一下,自己也觉得非常幸福。

  最后一排的高大铭刚好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得一阵疑惑:咦——这不是姑姑的保温杯吗?怎么会在帅小泽桌子上?王易佳怎么喝他的嘴把儿?他们俩难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嘿,我干吗要吃干醋,他俩好不是正合适,男女班长搞对象,门当户对嘛!这下我就少了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瘦竹竿儿样子可没我有型,还是住北河的,肯定没有我实力厚,到最后关头也只好重色轻友了。

  前面第一排坐的李嘉,当然也看到这一温暖画面,滋溜一下跑到袁欣敏桌子旁,附在她耳边说:“你看到没?班长送给他一本什么书,我敢断定那不是作文儿,里面肯定还夹着纸条!”

  “你别说了,就是有纸条也跟我没关系。”袁欣敏当然看到了,心里还在赌气,气王易佳也太过于明目张胆了,当着四五十个同学面前跟他暧昧。可是,那又怎样,又不能转身阻止她。

  “怎么没关系?她还喝了他的嘴把儿嘞,等一下他肯定又喝她的嘴把儿!”李嘉又低声在她耳边说,接着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小敏,你现在也说口渴,过去就喝一大口,他要么把水倒掉,要么也喝了你的嘴把儿!大家扯平!”

  “这样做行吗?”袁欣敏抱着怀疑的态度。

  “不这样做,你甘心吗?”李嘉说着把她拉起来,撞她一下。刚好王易佳回到自己位子。

  “小泽,我,我能喝你的水吗?”袁欣敏只好转身看着他,眼光刚刚好和他相撞,自己都感到脸发烫。

  帅小泽看到她绯红的脸颊,以为她热的,赶忙把水杯双手递给她说:“嗯,请吧,你肯定穿太厚上火了,把你热成啥了?”

  袁欣敏端着杯子轻轻喝了一口,咦,是豆浆,小泽真的好福气,有馍片还有豆浆。她又喝了几口,还刻意把杯口在嘴里转了个圈,好擦掉王易佳的嘴把儿,然后轻轻放下。脸更红了,迅速转身抱住李嘉一起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两人继续窃窃私语。

  帅小泽拿起杯子晃,一杯豆浆没了多半,这还了得,再来两个人喝,我的幸福不就没了吗?于是,一扬脖,喝得精光。

  这时,前排刘烨刚的眼珠都要瞪出眼眶了。瘦小的小心脏像油烹一样,万般不是滋味。

  高大铭也是,方才还在庆幸,瞬间又有了变化。这局势一刻不敢苟安啊!我的水杯呢?我从明天开始也摆在桌子上!

  语文课开始了,大家都专心致志地听着班主任高育红讲课。这一点她也很得意,无论同学们下课多么疯,上课时都能做到心无旁骛,她自己讲课也更加认真。

  第二天的第一节课,班上有了个奇怪现象,大部分男生的桌子上都摆着一个水杯,各式各样的水杯!最有趣的还是高大铭的卡通杯子,不仅个子高大,上面还印着大大的“Happy”!可不就是七个小矮人的一个吗?

  大约第二节课的时候,高育红在她办公桌上看到了熟悉的纸袋,里面散发着熟悉的“特制奶油馍片”!纸袋下面是一本书,席慕蓉的《河流之歌》。她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又回到桌子前坐下,翻开书的扉页,上面赫然有几行工整的小字:

  “致心爱的小红: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知道你喜欢诗歌,特将此书送给你,愿你的人生如诗如歌!

  傻瓜”

  她一惊非小:这个家伙怎么知道我喜欢席慕蓉的诗?什么时间买的书?还是新的!这首诗竟然还是我看过的《无怨的青春》里面精华句子,看来傻瓜还是懂我的!想到这,脸上不自觉浮现出会心的笑容。

  期末考试过后,就要放寒假了。在放寒假的前一天,学校有个期末总结会,所有的老师都在为总结会忙着,所有的学生都充满着期望,就算没有奖状可拿,至少可以等会结束彻底放松,明天就不用上学了。

  初一(一)班的同学们在班上叽叽喳喳讨论着,尤玉娇悄悄来到他们教室后门口。高大铭第一个发现她,拍拍前面的马子祥,他立刻就从后面出来了。

  “怎么了?”马子祥心里有数,一定不是来找他的,可也明白她找的人绝不会跟他抢“小龙女”。

  “马子祥,你能叫他出来吗?”尤玉娇果然用手点指着里面的帅小泽方向,然后又向旁边走了几步。

  “尤玉娇,你找我?”帅小泽从后门出来到她跟前说,身后的门框里探出七八个脑袋,都往这边看着,教室前门也有几个头探出来了,眼睛都齐刷刷地看他们。

  尤玉娇向旁边走了几步,帅小泽也跟了过去。

  “你考虑好了吗?要不要和我做朋友?”尤玉娇低着头拉扯着衣服襟儿,声音很低,很温柔,脸色却很凝重。

  “我,我们已经是朋友啦,你可以和小敏,佳佳一样跟我们玩,我和祥子、小刚都在北河住着,你也可以一起去我们那边玩儿。”帅小泽认真地说,做好哥们儿可以,亲密朋友已经不可能。

  “你,你,我说的是更好的那种。”尤玉娇转过脸认真看着他,把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眼睛还直勾勾盯着他问,“不行吗?”

  “我们都是学生,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大人该做的事情,还是等长大了再做。再说,人是会变的,到时候你喜欢的说不定就是祥子,小刚那样的!”帅小泽干脆把母亲的语言,糅合着高育红的话,看能不能说服她。

  “那,我们先从好朋友做起吧,我走了。”尤玉娇不情愿地说,刚转身走几步又回来,眼神仍然逼视着他,“把你家的地址给我,我寒假去找你一起写作业,不许拒绝!”

  “好吧,我在北河东村西——东头四组二排六十号。”帅小泽说到半截还是觉得不妥,不能让老妈知道有女生找他,立马改说了马子祥家地址。

  尤玉娇听完,又看他几十秒,脸上依然冷峻,转身顺通道往一边走去。

  帅小泽走进班里,向着门口的几位和旁边一直看的王易佳、袁欣敏、李嘉等人摆摆手:“都来吧,有什么都告诉你们,不藏着掖着!”

  呼啦围过来二十多个,多多少少都是对他或“小龙女”感兴趣的,至少也算是比较“关心”朋友的私生活。

  “吶,我跟小龙女之间没有秘密,和大家一样都是好哥们儿,要非说还有关系的话,那就是将来她有可能会成为我好哥们儿祥子的对象!”帅小泽看大家都围拢过来就大声说着,打算就此打消所有人对他的疑虑,“刚刚小龙女说寒假要找我们一起写作业,我把祥子家的地址告诉她了,祥子家离我和小刚只有几分钟路程,有兴趣一起玩儿的尽管来。嘿嘿,至于她啥时候来,我也不知道!说完了,大家可以回坐了。”

  马子祥一把拉住帅小泽,脸上有些不自然,喜忧参半,压低声音说:“你咋把她支到我家去了?”

  “去我家你高兴吗?”帅小泽微笑着说,“咋了?你不是希望她最终成为你的媳妇儿吗?”

  “那,现在也不合适呀!我妈和小玲咋看呀?我爸要是知道了,说不定还会给我来顿包子!”马子祥急切地说,形同热锅上的蚂蚁。

  “那有什么?她过去以后,你可以骑车叫我和小刚,咱们几个人在一起,还怕你爸妈有意见不?”帅小泽慢条斯理地说,心想她去以后,你要不叫我们俩,只怕尤玉娇也不会愿意,“哎,坦白说,你到底是怕爸妈有意见,还是怕上次一起竞赛那个四班的叫啥?”

  “章凤巧。”马子祥麻利儿接了过去,发现自己失口,连忙辩解,声音压得更低,“小泽,我跟她可什么都没有,你别多想,也不要乱说!”

  “呵呵,我干吗要多想啊?篮球场旁边我又不是没看到!约好多回了吧?”帅小泽用眼睛扫了一眼四周,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你跟她还会有啥?绯闻?私生子?那又咋?我半点儿都不介意,将来跟小龙女慢慢解释呗!呵呵呵呵呵……”笑着回座位坐下,还回头看他发窘的表情。

  今天不用上课,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分享假期里想做的事情。

  袁欣敏几次想转身跟帅小泽说话,始终没有说出口,她怕自己说出来的,万一跟“小龙女”刚刚说的一样,她敢肯定“小龙女”说的不是单纯地找他们一起写作业。万一又被他当着所有人面前讲出来,那该多丢脸,尤其旁边的王易佳在不停地望向他,决不能让她看笑话。

  帅小泽不想跟谁聊天,他想聊天的人没在这里,双手捧着她的保温杯,慢慢地小口喝着里面的热豆浆,眼睛盯着空空的讲台,黑板上写着四个大字:寒假快乐!

  午饭时间到了,八个人一起往食堂走,这学期的最后一顿,他们商量好了各买一个菜,一个汽水,大家还放在一起吃。

  “小泽,如果我和心怡要过去找你,你也会像推小龙女那样推给马子祥吗?”王易佳端着菜边走边轻声跟帅小泽说话,把他说的无地自容,那点小想法没想到被她说的正着,脸唰就红了,“怎么会呢?你跟她怎么一样?随时欢迎,我一般都在我们三个其中一家,我家在北河东村西头二组十九号,祥子在东头四组六十号,小刚家在西村六组五号。小龙女本就是祥子喜欢的女孩儿,所以我必须帮他,呵呵,你不会介意我耍小心眼儿吧?”

  “只要你不耍我就行,我去你家找你,你不在的话,就让你弟带着找你去。”王易佳直截了当地说,她才不直接去那两人家里,“我妈做的肉丸儿很好吃,到时候带些个你们尝尝。”

  “哦,那先谢了!佳佳,你怎么知道我弟?”帅小泽终于找到小源威胁自己的消息来源了,心里不由得一喜。

  “嘻嘻,我弟和你弟在一个班上小学呢,前阵子他老说是非,经我软硬兼施,他才招供!你说有意思吧?咱俩同班,他俩也同班?”王易佳笑呵呵地说,在她眼里,和他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人都是班长,都有正义感,还同时参加各种活动,连两人的弟弟都是好朋友。

  “是啊,是啊,我那老弟也是个爱惹事的主儿!”帅小泽心想,以后可有办法断绝他的消息来源了,“佳佳,你说咱能不能联合起来,不让两个小家伙抓咱的把柄?”

  “当然可以,我以后跟心怡说什么话不让他听到,你回去也注意点儿,肯定气歪他们的鼻子!对吧?”王易佳说着会心一笑。他其实就是想让她说出这样的话,如今正中下怀,也高兴地笑起来,还调皮地用手捏起盘子里一块儿牛肉送到她嘴边,冲她眨眨眼。她张口吃了,也给他喂了个菜。

  而这一切,刚好被身后紧随的袁欣敏、李嘉看到眼里,也听的一字不落。袁欣敏心一沉,这个不服气啊,本来她上午就想说这些话,又被王易佳抢先了。李嘉则是不停地碰她胳膊,朝前面的两人努嘴,见她脸色阴沉,就贴近小声说:“加油小敏!此弱彼强!班长的弟弟和他弟弟还成了好朋友。”

  袁欣敏瞪了她一眼,怕她声音大了被帅小泽听见。可是她的话的确有道理,心不由得再度下沉,失落感加重了好几分,再落就到谷底了。

刘烨刚恰恰就在她们的身后走着,袁欣敏的表情变化他看的清清楚楚,虽然没听到他们四个人说些什么,其中微妙的关系还是早就心知肚明。他心里也有很多话想说不敢说,因为知道她在乎的是他好哥们儿,也知道帅小泽心里没有她,否则也不会借她脱身了。但这些他什么都不能说,他宁愿自己永远被晾着,也不忍看她绝望。当然也不能故意揭他的底,或许这就是的抽丝容易理清难。

  “哎,小敏,你拿的什么菜?”刘烨刚紧走几步跟她并肩走,看看她盘子的辣子鸡块,“嘿嘿嘿,小泽喜欢吃这种辣味儿。”

  “谁说要给他吃?我自己吃不行吗?”袁欣敏的心情正不爽呢,他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是,不是,我也喜欢吃!”刘烨刚尴尬地笑笑,本想逗她开心,却讨了个没趣。稍微停顿接着说,“其实我也想叫你和李嘉到我们那一起写寒假作业,写完作业还可以一起去北河滑雪、溜冰,祥子他们做了两副滑板,很不错。”不论她怎么说,他都会不温不火,一心想着让她开心起来。

  “可以呀,我们也觉得寒假这么长,闲着也没事儿。”李嘉迅速接过话,用胳膊碰了碰袁欣敏,提醒她别失态。

“小刚,过几天我们过去找你。”袁欣敏立刻也觉得刚才不该给他脸色看,故意提高声音,“你家好找吗?坐几路车?”

刘烨刚也有些受宠若惊,仔细地跟她们介绍着,三个人聊着走到桌子跟前。

  “干杯!”“寒假快乐!”八个人高兴地边吃边喝,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都觉得这寒假放的不适时宜,时间也长了点,再聚到一起可能就要等开学了。

  “哎哎哎!那边柱子跟前有个女生,往咱这里看了很久了!”高大铭低声说着,眼睛瞄向不远处的柱子。

  “呦,祥子!快!”帅小泽一眼就认出四班班长章凤巧。马子祥一听,脑子嗡的一下,滋溜就窜过去了。

  不到两分钟,马子祥又坐下狼吞虎咽地扒了几口饭,抓了个鸡腿站起来看着帅小泽:“小泽,我吃饱了,在宿舍等你收拾行李!”话音未落人已经跑向楼梯。

  初中部篮球场旁边站着两个人,马子祥和章凤巧。他在用脚踢着地上的小石块,她在旁边拉扯自己的衣服襟。

  “子祥,咋不说话?”章凤巧柔声道。

  “我,我在等听你说话,你说话声音好听!”马子祥说着回身看看她,她长的也很漂亮,属于温柔腼腆的类型,让人觉得很自然,很随和。“小龙女”就不同了,从没见过她的笑脸,浑身上下,包括骨头节里都透着一股寒气,冷的让人不敢靠太近,也美得让人欲罢不能。

  “尽耍嘴皮子!”章凤巧痴痴地一笑,“你放假了会去找我吗?”

  “还是别了,虽然很想见你。”马子祥停住看着她说,“我怕你哥看到,搞不好再把我揍一顿,还得害你心疼好几天!”

  “谁心疼你了?自以为是!”章凤巧瞪了他一眼,却瞪的温柔至极,“那你,你会想人家吗?”

  “哪还用说?指定是日思夜想,想的睡不着觉!”马子祥说着,忽然想的“小龙女”写给帅小泽的纸条,上面写的爱情小说男女主角楚濂和紫菱。于是深情地说,“凤巧,我对你是非常认真的,相信总有一天,凭咱们的真情,打动你哥,和你家所有人。不远的将来,咱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绝不会像楚濂和紫菱那样悲惨!”

  “你也看琼瑶阿姨的爱情小说啊?那刚好,我拿了一本儿《梅花三弄之梅花烙》送给你,里面有我的照片,给你。”说着递给他,又接着说,“我也想咱俩有好结果,要么——我跟老师说调到你们班吧?那样就能天天儿见面了!”

  “啊,别介,天天见面儿有啥好的?大眼儿瞪小眼儿?”马子祥赶紧阻拦,要真调过来那可就麻烦了,班上这些家伙,还不把他当成“每日一笑”!再说,有她在跟前盯着,他跟“小龙女”就算是彻彻底底没戏了,“你没听人家说吗?距离产生美!俩人离太近了,我又爱看你,说不定还变成金鱼眼儿了!这样,看!”说着把两个拳头在眼睛上比划。

  “咯咯咯,傻样!”章凤巧被他逗乐了,“不跟你说了,我该回宿舍了。给你,以后睡不着了就喝杯热牛奶,走了。”

  “我才不要喝牛奶!我要想你!”他接过书,一本正经地说。

  “不害臊!”章凤巧说着冲他莞儿一笑,转身跑了。留下他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长长的吁了口气,幸福地笑了。

期末总结大会开始了,初中部高中部六十四个班级,三千多名学生,把教学楼前面的广场前半截围了个水泄不通。主持人是个长得小巧玲珑的女老师,也是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她就是初中部三年级年级主任智蕊老师,她甜美的声音从喇叭穿出来时,引得全场唏嘘,久久不能平静。

会上涌现出大批的精英,校足球队、篮球队、公益小组、管乐团纷纷亮相。共青团旗下宣誓的就有两百人左右,紧握的小拳头信誓旦旦,又是一股新生力量呀!俗话说“入团不入团,一月一毛钱”,他们同时也为伟大事业捐献出两百多块的会费。

  开始颁奖状了。对初一一班来说又是大丰收,袁欣敏、李嘉、王易佳、帅小泽、马子祥等十五人都有奖状,三好学生、进步生、优秀班干部等等。帅小泽、刘烨刚、王易佳分别又接受了先进个人奖,因为竞赛成绩突出,分别得到了一千元、五百元、三百元的奖励,这个很意外,三人脸上都笑开了花。

  大会结束时,宣布正式放寒假,假期是三十一天,同学们雀跃着回教室,陆续离开学校。

  高大铭悄悄告诉帅小泽,高育红叫他去办公室,两人一起来到语文组教办室。

  “帅小泽,你急不急着回家?”有旁人在的时候,高育红总是称呼帅小泽全名,指着墙角的两个袋子一个油桶,“学校发了些米面油,你帮我一起弄回家,行吗?”

  “行啊,我去把车子推过来。”帅小泽不假思索回答,那还用问吗,必须的。

  “别着急!我还没想好怎么绑呢!我也骑了一个车子,也可以载一部分,可是大铭就没地儿坐了,而且我还没找到绳子。”高育红说着脸上现出几分愁色。

  “放心,总有办法,你别发愁。”帅小泽看看墙角的米面油,再看看高大铭,脑子飞速旋转,他可不愿意让她发愁,听老妈说人发愁多了老得快!“大铭,你可以抱着油桶坐老师车后面吗?不行的话就自个坐公交,油桶放她车后座。”

  “那我还是坐公交吧。”高大铭喃喃地说,又看看姑姑的意思,她也点点头。

  “这就好办了,高老师,你在这等着,我去把车子推过来。”帅小泽一本正经地走出教办室,朝大门口车棚跑去。

  时间不大,帅小泽推着车子回来了,还把本来要困被褥的细绳子拿过来,被褥让马子祥先带回家。高大铭帮着他把米面摞起来放车后座,用绳子仔细地绑个结结实实。他又摇了摇确定没问题,再把油桶搬出去放在高育红车后座上也绑牢了。高大铭背着书包走向车站,高育红和帅小泽骑上车并排骑往城区方向。

  “傻瓜,你寒假都干吗?”高育红低声说,眼睛仍然看着前方,“是不是跟马子祥他们到处去疯?”

  “也不怎么疯,就是一起写寒假作业、看书、做题、滑雪、溜冰,过年那几天放放鞭炮。”帅小泽认真地说,他们每年也就是这些活动。

  “嗯,滑雪挺好,溜冰就不要玩了,你们在河床溜冰很危险的!放鞭炮也要注意安全,知道了吗?”高育红认真地提醒他,避免有不幸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

  “好的,我记住了,今后再也不去溜冰,放炮时也站远点儿。”帅小泽对她向来言听计从,“你呢?过年都干吗?”

  “我就比你们无聊多了,只有在房子里看看书。”高育红仍然目视前方,声音却忽然低了许多,柔声道,“你,你没事儿的时候,你会不会——会不会?算了,没什么!”

  帅小泽听着她吞吞吐吐地话,欲言又止,于是侧脸看她,阳光下白皙的脸已经浮现片片红云,逐渐明白她的意思,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暖意。

  “我会想你的。”帅小泽一脸幸福,猜想她定是希望他这么说。

  “谁让你说这个?傻瓜!”她娇嗔道,脸上立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粉色玫瑰。沉默了约一分钟,又柔声说:“你要是也无聊到城里找我一起逛庙会吧。”

  “行,哪天?”帅小泽心里也有许多的不舍,毕竟收假要在一个月以后。

  “过了年三十儿哪天都行,你哪天有时间?说好了我在小区门口等你。”她温柔地说着迅速瞄了他一眼,却正好眼光相撞,“傻瓜,不许看我,专心骑车!”

  “你,你不也看——”

  “你什么你?我说不许就不许!”高育红立刻打断他的话,不让他辩驳,专权本就是女人独享的!“快说,哪天有时间?”

  “哦。”帅小泽弱弱地应着,忽然又冒出个坏主意。一边看前方,一边大声自言自语:“哪天好呢?我算算哦,初一跟大伙儿拜年,初二去姥姥家,初三姑姑表妹要过来,初四到姥姥娘家,初五……十二堂姐回门,十三——”

  “臭小泽!”高育红忽然提高声音打断他,眼睛也瞪得溜圆,“不要算了,人家庙会过初十就没了,直接说没时间得了!”说完扭转头不看他,刚还阳光灿烂的笑脸,瞬间阴云密布。

  “噗呲”一声,帅小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我逗你玩儿呢,看你脸儿变得快的。”帅小泽不敢拖久免得她伤心,“我初一磕完头就过去找你,十点多就到你家小区门口了。”

  “谁稀罕你呀?臭傻瓜!臭坏蛋!”高育红嘴里嗔斥着,心里却很甜,他能大初一跑来找她,充分说明了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你那天早上少吃点儿饭,庙会上吃的可多了,包管能撑圆你的大肚皮。”

  两个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到了逸园小区。到高育红家楼下时刚巧家里没人,几个哥哥嫂子和父母都没在,高大铭也没到。于是,帅小泽让她按着电梯,自己分三次把米、面、油扛进电梯,到九楼后又先后扛进她家里。就在他转身说回家的时候,又被她叫住。两分钟后从中间房间取出一个小糖果瓶,透明的玻璃瓶,一眼就看到里面有很多彩纸包裹的糖果,只是糖果形状不是很统一,但很漂亮!她送他出小区门才敢说话,生怕有熟人看到传到父母耳朵里。

  “傻瓜,这里面有三十一颗糖,代表寒假的三十一天。”高育红柔声说着,脸色微红,低头看着地面,“你可以每天吃一颗,吃完咱们就能见面儿了。”

  “咱们不是说好初一见面儿吗?”帅小泽停住了,以为她路上说的话有变化。

  “傻瓜,我前几天做糖果时还没想到咱们初一可以见呀!”高育红白了他一眼,“你每天吃一颗糖,就会想人家一次,那样时间就不会过得那么慢,也就不会轻易把人家忘掉,是吧?”

  “嗯。”帅小泽重重点点头,觉得心里特美,尤其是听到她说到“做糖果”那几个字,已经甜到心眼儿里了,“我一定会把它含在嘴里慢慢儿化!”

  “好了,快走吧,傻瓜。”高育红帮他把糖果瓶装进书包,斜挎在肩头,亲昵地说,“路上慢点,哦?”

  “嗯,我走了,小红,拜拜!”他跨上车走了,还挥挥左手。

  高育红站在路边,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脑子却里还是他说笑时的模样,微微翘起的嘴角挂满了幸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七章 小别不算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