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爱心泛滥
发表时间:2019-07-24 点击数:147次 字数:


    窗外挂着的月牙,像她笑弯的柳眉,漆黑的夜恰似她深邃的眸子!帅小泽在床上躺了很久了,月牙都从这个窗角跳动那个窗角,他却依然难以成眠,这个晚上太美了,脑子里还浮现着不久前的一幕幕片段。

  从梧桐雨西餐厅出来时,高育红的眼睛有些迷离,脸颊已经变的绯红,在微黄的路灯下愈加好看。

  “佳佳,你在餐厅里面坐着等一会儿,我跟小刚把高老师和大铭送回去,再来接你!”帅小泽说着弯腰打开自行车锁,把车推下道沿。

  “我没事儿,你们走吧,我和大铭坐车走就可以了。”高育红说着转身要走,发卡碰到门框跌落地上,头发散落下来,高大铭赶紧捡起来给她,她顺手装在包里说:“真的没事儿,你们走吧!”

  “好吧,你要坚持自己走也行,我跟小刚骑车子跟着你!大铭,你坐小刚车子!”帅小泽说着跨上车子,笑呵呵地看着高育红,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好吧,你要带不动摔倒了可别怪我!”高育红无奈地说着走到车跟前,轻轻斜坐在车后座,手搭在他肩上。

  “要真摔倒就是我的罪过了,扶好了吗?呵呵呵。”帅小泽说着脚一用力,车子向前驶去,“大铭,前面带路。”

  车子稳稳地走在路上,高育红坐在车后座,看着路边的灯杆缓缓先后跑去。可能是酒精的原因,感觉脸有点烫烫的,冷风轻抚着面颊很舒服,发丝随风零乱地飘着,心里也洋溢着一股暖流。她的双手环抱着他的腰,头靠在他背上,没想到小小的他平时懦弱腼腆,固执的时候却那么会心疼人。

  “你还有一个愿望,想跟老师要什么?”高育红轻轻地说。

  “你不说私下不是老师,是姐姐吗?”帅小泽小声说,害怕前面的两人听见,“我可以叫你红姐吗?”

  “可以啊,但要没人的时候!”高育红淡淡地笑着说,“说说你的愿望,不许为难人!”

  “嗯,那好,请红姐收回这个愿望。”帅小泽淡淡地说。

  “为什么?怕我做不到?你都还没说呢!”高育红觉得有点意外。

  “呃——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呵呵。”帅小泽说完笑了笑。

  “为什么不先说说看?”高育红好奇心作祟,“做不到了再换呗!”

  “不能换!心愿顾名思义就是心上面原有的,换了就不是原来的意思了!”帅小泽停顿一下说,“不过可以换零,就像把一百块换成十个十块的!”

  “哼,臭小泽!少打你那鬼主意!想把一个愿望换成十个是吗?”高育红一下就猜到他下一步,用左拳轻轻捶了他一下,“没门儿!”

  “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小愿望比较容易完成啊!”帅小泽狡辩道,“比如把连续大笑很久时间,分成几个开心地微笑,算不容易?”

  “还行吧,不算难!”高育红顺口就说出来。

  “那就成交吧?把我的大愿望分成是两个小愿望,呵呵呵。”帅小泽说着完又是一阵诡秘的笑。

  “我看还是要说出你的小愿望是什么,容易了我才答应!”她依然有所保留。

  “第一就是帮我劝某个人每天开心地微笑,行吗?”

  “谁?”

  “成交吗?”

  “好吧,让让你个小屁孩儿!”高育红做出了让步。

  “谢谢红姐!”帅小泽高兴地说,“那就请你帮我实现这个小愿望,告诉她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开心地微笑,至少我看到的时候是那样。”

  “哦?告诉谁?”她的头轻轻抬起一点,“要是她做不到怎么办?”

  “那就要看红姐的说服力喽!呵呵…”他笑了起来。

  “谁?”

  “你自己!”

  “你!臭小泽,敢耍我?”她抬手又轻轻对他背上捶了几下。

  “没有,绝对没有,我是认真的!”帅小泽赶紧申辩,坚定地回答。

  她没有说话,再也没说话,直到下车都没说话,只是搂着他腰的手紧了一些。

  到她住的逸园小区门口,刘烨刚、高大铭已经等着了,她下车没说话直接往里走,高大铭也跟着进去。就在刚要转弯的时候,帅小泽追上了她,把今天刚拿到的Mp3连盒子塞给她,腼腆的说:“它会帮你完成我的小心愿!再见!”说完跑出大门,一溜烟消失在夜色里。

  回家的路总是那么轻快,帅小泽和刘烨刚把王易佳送回去,才赶回自己家,也不过是一个思绪那么长。

  帅小泽失眠了,第一次失眠竟是兴奋地失眠,鸡叫几遍了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城区一中后街的一个小馆子里,有四个孩子在边吃边闹,说到高兴地方手舞足蹈,一会儿还捧腹大笑。他们就是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高大铭,他们几个刚从旁边的录像厅出来,从早上十点多一直看到下午四点,把一天滚动播出的四部片子看遍才依依不舍出来。出了录像厅门就不停地讨论着刚才剧情,吃着饭都在绘声绘色地交流着。帅小泽喜欢吃每碗一块钱的凉皮儿,外加一个五角钱的花干夹饼,那三人吃得每碗两块五的羊肉烩面加蛋,饭钱连同门票和瓜子总共花了十九块钱。然而,从录像厅得来的欢笑却数不胜数,且不说《水浒笑传》的轻松搞笑,也不论《尸家重地》的惊悚风趣,仅仅是其中“几个人从悬崖跌落”情节里,男主角喊的“你抓的那根不是皮带啊!”这么一句话,就让几个人惦记了好些年。

  这天第一节课下课,帅小泽和往常一样,悄悄把炸馍片放在班主任高育红桌子上。他总是隔三差五地放一次,妈妈说过东西不能连续吃,即使是山珍海味常吃也会变得没新鲜感,何况馍片。

  刚出门就碰到高育红,帅小泽挠着耳根子笑笑说:“我想接水喝忘了带杯子,呵呵,现在回去拿。”

  “是吗?看你鬼头鬼脑地不是冒坏主意吧?”高育红说着,莞儿一笑,把自己的杯子递过来,“别跑了,拿去用吧,谢谢你的Mp3!”

  “不客气,谢谢你的水,还有——漂亮的微笑!”笑字出口时人已经跑教室后门口,回头傻笑一下进去了。

  高育红也笑着进了办公室,进门前丢出去三个字:“臭小泽!”

  “帅小泽!帅小泽!”忽然门口有人叫帅小泽。

  “小泽,喏!”季心怡看到了后门口露出脑袋的尤玉娇,提醒帅小泽,用嘴向门口撅了撅。他回头也看到了,正是“小龙女”尤玉娇!赶紧走到门外,旁边的马子祥、袁欣敏、李嘉也跟了出来,保持着几步远的距离。

  “尤玉娇,怎么了?有事找我吗?”帅小泽一眼看到他手里抱着一只猫,学校禁止带宠物上学,猜想她肯定有事。

  “我捡了只可怜的小猫。你知道我在住校,没地方养,所以想请你带回家先养着。可以吗?”尤玉娇焦急地看着他,下课就十分钟时间,她还得尽快回自己班上课。

  “真对不起,我没养过小动物,怕照顾不了它,你还是再找别人吧。”帅小泽无奈地摇摇头。

  “你怎么这样?亏我这么我相信你!要让老师看到我就惨了!”尤玉娇更加焦急,就差跺脚了。

  “真的不行,我——”

  “你这人咋这么没爱心啊?”马子祥打断了帅小泽的话。

  “祥子,这跟爱心是两回事,你听我——”帅小泽连忙解释。

  “马子祥,你要不?”尤玉娇声音有些颤抖,“小猫真的好可怜!”

  “我,我怕回家被我妈骂!我也想——”马子祥犹豫着。

  “我要!给我吧!”袁欣敏伸手接过了小猫,抱在怀里进教室。尤玉娇瞪了一眼帅小泽,生气地跑了。

  “小敏,你怎么能随便带只猫回家呢?这样真的不合适!”帅小泽跟进来,轻声对袁欣敏,“最好的办法是把它交给学校。”

  “怎么了小泽?你自己要没有爱心就算了,还要阻止我献爱心吗?”袁欣敏立刻显出一脸的不高兴,不相信他是这么小气的人。

  “你听我说,我不是阻止你献爱心,只是不赞成。我觉得小动物在没有经过检疫站检查之前,很可能不干净。”帅小泽解释着,袁欣敏还是把小敏抱回自己的座位。

  “小泽,你咋这样说呢?”李嘉也埋怨帅小泽,她刚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他跟袁欣敏说话,“你自己有吃有喝有温暖的家,小猫咪有吗?看它多可怜呀!”

  “我说了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大家可以理性的想想,有很多方法可以给它找个家,不一定非要自己冒险呀!”帅小泽依然冷静地向她们分析小猫的去留问题,“至少要确定它是健康的再往家里带吧?”

  “一个流浪猫有什么不健康的啊?大不了在外面饿的面黄肌瘦,回到家吃几天好的就恢复了,我看它还就蛮可爱的!你的思想才不健康!”李嘉毫无疑问帮着袁欣敏,似乎已经认定所有跟她作对的人都是错的。

  “你们听听小泽的建议好不好?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王易佳在旁边也看出了前因后果,“要不然咱们把他抱到动物检疫站看看,再决定养不养它。”

  “你就是偏向他,听说送到检疫站的小动物都要办领养手续才能带走,弄不好就跟其它流浪猫狗关一起了!那更可怜!”李嘉立刻想到王易佳是帮帅小泽说话。

  “小敏,再考虑考虑吧,小泽说的有一定道理。”刘烨刚也劝袁欣敏。

  “不,放学后我就抱回家!你们要真狠心,就去告老师吧!个个都是没心没肺!”袁欣敏坚持着。

  “小敏,要不然带去找兽医看看也行啊,就当求心安不行吗?”帅小泽刚说完上课铃响了,只好回座位,袁欣敏把小猫塞到桌兜里了。

  吃午饭时,帅小泽又发动马子祥和刘烨刚,连同王易佳四人,轮番规劝袁欣敏,结果依然以失败告终。一旁的高大铭没有劝,只是冷眼旁观着,其实他看明白了,如果王易佳没有一起劝,或许会有转机,因为袁欣敏和李嘉不愿看到帅小泽和王易佳站同一条阵线。

  一周后的早上,预备铃响过了,同学们纷纷坐在位子上准备英语书本,第一节课是英语。帅小泽前面位子是空的,是袁欣敏的位子,她可没迟到过,一向都是比较积极的。

  “咋回事?”刘烨刚悄悄跑过来,趴在帅小泽桌子上,指着袁欣敏的空位说,“李嘉也没来!”

  “你看着我干嘛?想知道咋回事还得再问个人。”帅小泽知道,不止刘烨刚紧张,高大铭已经盯着空位子好几分钟了,听他们谈话也竖起耳朵听着。

  “问谁?”刘烨刚不假思索。

  “她妈!”

  “神经病!”刘烨刚抛出几个字,回位子了。

  上课铃响起,李嘉匆匆地走进教室,把书包塞进桌兜,又拿出来英语课本,练习本和笔,再次塞进桌兜。

  刘烨刚正要问她袁欣敏怎么没来,还没来及张口,英语老师汪维珍从前门进来。

  “Good morning Miss汪!”同学们整齐地起立问候。

  “Good morning Class!”汪维珍点头,开始讲今天的课程。

  四十分钟的一节课,刘烨刚却觉得像过了一年。苦苦的等啊,终于盼到下课铃响了,汪老师却没走,还在交代下节课要讲的内容,他却已经急的抓耳挠腮了。

  “李嘉,小敏呢?”汪老师刚下讲台,刘烨刚已经忍不住了。

  “小敏病了,发烧,还出红疹!”李嘉可怜兮兮地说,巴不得替她分担一下难受,“我走的时候,袁叔叔刚打算带她去看医生。”

  “什么病?感冒了吗?”刘烨刚急切地问。

  “我怎么知道?他们这时候应该还在医院吧?”李嘉说着站起来,“走,跟我去找班主任给小敏请假!”不由分说拉着刘烨刚就走。

  “等等,先等一下,咱是不是应该去看她?”刘烨刚边走边说,还扭头看着帅小泽喊:“小泽,小敏病了,咱去看她吧?”

  “一会儿再说!先请假去!”李嘉已经拖着他到了通道,高大铭也跟着跑出去了。

  上课铃响了,李嘉和数学老师曾伟几乎同时进教室。

  同学们起立问候老师,坐下时,发现又多了两个空位子,高大铭和刘烨刚也不见了。一些同学不由得到处看,曾老师也发现了,走下讲台看着三个空位子。

  “帅小泽,这是怎么回事儿?”曾伟疑惑地看着帅小泽,伸手指着刘烨刚的位子,“这个好像是刘烨刚的位子吧?课间十分钟,人还没玩儿够?”

  “报告老师,袁欣敏生病了,早上就没来。”帅小泽答非所问,他真不知道刘烨刚在干嘛,几分钟前喊了句小敏病了要去看她,就被李嘉拽出去。哎呀!小刚可能和大铭看小敏去了。

  “刘烨刚人呢?你该不会说不知道——”曾伟笑着说。

  “报告老师,他也病了!刚刚被人送去诊所!”李嘉站连忙起来说,又一指后面高大铭的空位子,“高大铭送他去的。”

  曾伟上讲台了,李嘉向帅小泽眨眨眼。他立刻就明白了:那两个家伙肯定去看小敏了,真是太冲动!这不分明是变相逃课吗?

  帅小泽用铅笔在便签纸上写了:李嘉,你真不该由着他们!让前面的人递给她,几分钟又传了回来,下面多了一句:我也没办法,他们非去不可!别担心,没事!

  刘烨刚骑自行车带着高大铭,已经到了幸福小区,找到李嘉说的C区一号楼,可两人在楼下犹豫了五六分钟,没人愿意先上去问,只好两人一起了。两人看电梯在十八楼停住,电梯门开了,才小心翼翼地来到东户门口,又停止了,谁来敲门呢?唉,拼了!高大铭伸手轻轻地敲了几下,敲门声还没有他的心跳声音大呢!

  “咣咣咣”!刘烨刚瞪了一眼高大铭,用力敲了几下。

  “谁呀?”里面传出个老人的声音,大概是袁欣敏的奶奶,紧接着门就打开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站在门口。

  “奶奶!我们是小敏同学,听李嘉说小敏病了,老师让我们俩来看看她。”刘烨刚说着,心里也一个劲儿打着小鼓。

  “哦,她爸爸带她去医院了,还没回来呢。”袁欣敏的奶奶说,“也不知道是咋了,出红疹又发烧,你们要不要进来等等?”

  “啊,不了,奶奶,我们还回学校呢,再见!”刘烨刚说着转身走向电梯间,按了电梯。

  “小刚,刚才怎么没问他们去了那个医院?咱还没见到小敏呢!”高大铭跟在小刚后面说,“就这么回学校吗?”

  “那你刚才怎么不问呢?”刘烨刚也觉得没见到袁欣敏心有不甘,“那么大的个子,肥的流油,怎么胆子那么小!”

  “别光埋怨,说咱们怎么办,要么,你再叫一次门?”高大铭这会儿不在乎被他奚落,只要可以看到袁欣敏,被他揍一顿也划来。

  两人悻悻地走出小区大门,刘烨刚看着小区门直对着的喷泉池子,忽然冒出个想法,就把车子停在池子旁边撑起支架。凑近高大铭说:“大铭,反正咱们已经逃课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坐这儿等!小敏和她爸爸肯定要回来的,咱远远看到她以后再回去。”说着一屁股坐在池边宽沿上,由于是冬季,里面根本就没有水,更没有喷泉。

  “好吧,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高大铭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某医院的发热门诊,袁晓敏躺在一张病床上做静脉注射。她看着管子里一滴滴透明的液体,感觉还是有些难受,并不是身体的那里不舒服,而是单纯的心里不舒服: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带馍片?是不是又在和佳佳交头接耳讨论问题?……?

  袁欣敏的老爸总觉得不放心,又去医生那里询问。

  “袁先生请放心!烧退了就可以回去了,没什么大问题,这是典型的猫抓病。”一个戴眼镜的医生耐心地讲解着,“孩子是接触了流浪猫,手背上有些微肿的应该就是被爪子抓的,感染了棒状小杆菌,前臂的红疹也不用擦药,过几天自己就下去了,不用担心。按照刚才开的单子取点消炎药回去吃两天就没事了,以后尽量提醒孩子少接触流浪猫狗,百分之三十以上的流浪猫狗都带有类似病菌。”

  “哦,谢谢大夫!谢谢!”袁欣敏的老爸客气地走出医生办公室。

  “小敏,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些?”老爸坐到她跟前,把一杯水递给她喝。

  “爸爸,我没事儿,一会儿打完针送我去学校吧?”袁欣敏恨不得立刻回到学校去,“我下午想上课。”

  “今天不要去,我早上让嘉嘉给你请过假。”老爸关心地揭开她的衣袖,看看她手臂的红疹,疼爱地说:“胳膊不要抓破,红疹过几天就下去了,我回去把小猫送到检疫站,你要喜欢宠物,我帮你领养一个有证的,以后不要再碰流浪猫狗,知道吗?你没看到妈妈和爷爷奶奶多担心!”

  “哦,我知道了,谢谢爸爸!”袁欣敏感激地看着老爸,心里不禁又想起上周坚持抱回小猫时,帅小泽的表情,他认真地劝解,都怪自己太固执了。

  等静脉注射完,袁欣敏跟着老爸出门诊部大门,坐在那辆他开了很久的幸福摩托车XF250后座,搂着老爸的腰。车子非常缓慢地在路上行驶,因为父亲怕她再吹风引起感冒。

  “小敏,想吃点啥?我带你吃了饭再回家,好不好?”老爸轻声说,总觉得她在学校可能经常吃不好,要不然怎么还是那么纤瘦弱小。

  “爸,我想吃妈做的鸡蛋面!”袁欣敏真的很怀念妈妈做的饭,或许因为她太忙了,几个月都不坐一次饭。奶奶就喜欢做老爸爱吃的肉酱面,所以家里三天两头都是面酱味道,虽说吃起来还行,可吃多了也腻。老爸也偶尔下厨,可他仿制的鸡蛋面真是不敢恭维。

  “是吗?可你妈今天在上班呢。不过没关系,回去爸爸给你再露一手!”老爸眼睛一亮,表演的时候又到了。

  “嘻嘻嘻,爸,要么咱还是吃奶奶做的肉酱面吧。”她虽然没有说明,可心里分明已经开始为那一锅鸡汤叫屈,每次他表现完就有一锅鸡汤剩下,奶奶舍不得丢掉,让爷爷吃几天的鸡汤炖萝卜。

  “呵呵呵呵。”老爸傻笑一下,继续开车。

  放学铃声刚响过,有几个人迅速出教室朝大门口走,有李嘉、帅小泽、马子祥、王易佳、季心怡。他们早商量好了,放学去看袁欣敏,大家都为她担心,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情况!顺便还要批评刘烨刚和高大铭。李嘉带着路,向着幸福小区方向匆匆走去。

  高育红走到职工食堂,没看到高大铭,又上楼到学生食堂,还是没找到,连帅小泽那几个也都没在。心想这帮小家伙大概是结伴出去了,怎么着也该跟自己打个招呼,真是长大有主意了。于是下楼到职工食堂打了饭,打算回办公室慢慢吃。一边走着一边听着音乐,头上戴着耳机,嘴里轻声哼哼着朝办公室走去。

  “哎呀,总算是回来了,小敏,咋样?好些了吗?”一进门奶奶就拉着袁欣敏上下打量着,又把手放在她额头试着不热才放心,“想吃点儿啥?奶奶给你做去!”

  “奶奶,我没事儿了。”袁欣敏说着回到房间拿起一本作文书看着,又对外面的奶奶说:“随便做吧,什么都可以。”

  “那好吧,我就做你们爷三个都喜欢吃的肉酱面。”奶奶觉得每次做肉酱面时,他们祖孙三人都吃的挺美,尤其是宝贝儿子,吃了几十年都从不嫌腻,“对了,小敏,今天有两个男孩儿来看你,说是你同学,老师让来的,你这老师还挺好的。”

  袁欣敏听到有两个男生过来,猜想可能是帅小泽,拿着书几步来到门口,看着刚走进厨房的奶奶说:“哦?长什么样子?”

  “说话的是瘦几旮旯跟猴似得一个孩子,另外一个高点儿也胖点儿,没说话,脸红的像猴屁股!”奶奶净拿猴比喻,说的像刚看完猴戏一样。

  “哦,知道了。”她听了可以肯定是帅小泽和刘烨刚,一个爱腼腆,一个瘦竹竿儿,坐在沙发上继续看手里的书。

  李嘉他们一行五人还没到小区门口,老远就看到喷泉池边的刘烨刚和高大铭。

  “大铭,你们怎么在这儿?”李嘉疑惑地看着两个人,“不会是忘了地方吧?”

  “不是的,我们上去问过了,小敏爸爸带她去看病,还没回来呢!”高大铭说,两个人做老半天了,冻得直哆嗦。

  “哦,会不会从别的门儿进去了,你们没看到呢?小敏爸爸骑得摩托车一般都是从侧门直接进地下车库的。”李嘉忽然觉得这两个人根本就不该来。

  “嘉嘉,要么你先上去看看,要是小敏没回来,我们就在外面等等。要是回来了上去两个人代表一下,人多,都上去,她奶奶说不定嫌乱!”帅小泽看着李嘉说,一旁的王易佳也点点头同意。

  “那好吧,你们在这儿等。”李嘉说着转身进去了,不大会儿又回来,“小敏回来了,正在家里吃饭呢,他们俩肯定是白等一场。”

  “人家在吃饭,咱们上去不合适吧?”一直沉默的马子祥说话了,说的也正是时候。

  “不错,李嘉,你先说说小敏现在什么情况?要是严重了应该没那么快回家。”王易佳说,她也觉得还是先了解情况再做打算。

  “小敏已经退烧,没事儿了,明天可以正常上课。”李嘉说,“你们看咱们还上去吗?”

  “当然上去,我们都等一上午了,还没见着人!”高大铭弱弱地说。

  “还是——不要上去的好。”帅小泽思量了一下对李嘉说:“嘉嘉,要么你上去叫小敏站在窗边露一下头,让他看见就行了,咱这些人都上去,打扰人家吃饭确实不合适。”

  “那好吧,要么你们一会儿先走,我晚一点儿再去学校,赶上课回来。”李嘉说着转身回袁欣敏家。

  “稍等一下!”帅小泽叫住了李嘉。转身跑到旁边的水果摊,十二块就买了一大把香蕉,用袋子提着交给李嘉,“就说这是大家一点心意,让她好好休息吧。”

  “嗯,那你们在这等着。”李嘉说着抬头看靠边的高楼,发现小敏卧室的窗子,窗户上的红色窗花是她两个一起贴的呢,用手向上一指,“看到那个红色窗花儿纸了吗?那个窗子就是小敏房间的,等一会儿她可以站在那里跟你们打招呼。但是她可能不方便说话,你们也不要喊,袁叔叔不喜欢男同学找小敏。”

  “你怎么现在才说?要是我们都上去了,岂不是自讨没趣?”马子祥走前几步说,“行了,快上去,我们看两眼就回学校。”

  几分钟后,李嘉上去了,果然出现在贴窗花纸的玻璃窗跟前。袁欣敏打开窗子,向下面挥手。李嘉下楼后她也觉得不该让帅小泽他们几个男生到自己家来,自己房间乱就不说了,她怕爸爸不高兴。小学时也有男同学去她家玩,后来老爸的气枪坏了,结果把脸拉长了一整天。可是她又不好直接对他们说,免得惹他们不开心,尤其是帅小泽,上午已经跑了两趟,怎忍心拒人于千里之外。

  “快看,是小敏。”刘烨刚激动地喊,“看来她的病应该是不要紧了!”

  “可以走了吗?二位,以后再干嘛能不能先跟咱们打个招呼?起码也帮你们圆个话,要让老师知道你们逃课,记个大过该怎么办?”

  几个人向上面拜拜手,转身往学校走。

  看着他们走远了,袁欣敏才和李嘉进去,奶奶给李嘉也盛了碗饭,两个人在房间边吃边嘀咕。

  “都是我不好,那天没有听他的话,结果被感染了,害爸爸没上成班儿,我也没上成学,都是那倒霉的流浪猫!”袁欣敏悻悻地说。

  “也不是啊,还应该感谢流浪猫!要不是它的突然出现怎么知道这么多人关心你呢?”李嘉小声嘀咕着,嘴里的饭也没有耽搁,要不怎么说口才很重要。“那个高大铭其实对你满好的,一听说你病了,非要过来看你,还有小刚,两个人在小区门口直勾勾站了一上午。就是反差大了点儿,一个太油腻,一个瘦竹竿儿!还有,这次证明了某人对你还是挺关心的,看那一把香蕉,是他亲手挑的,可是满满的心意哦!说得我都羡慕起来了!”

  “去去去,一会儿你都拿走,我才不稀罕呢。”袁欣敏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嘴里说的满不在乎,心里却早沸腾了:原来第一次来的两个人不是他,还好最后还是来了,要不然,哼,小心眼儿!哎,他才不是小心眼儿呢,他反对我养流浪猫才是真正的关心我,今天的香蕉足够证明他心里有我。

  “真的吗?”李嘉歪着脑袋问,看她脸色微红的样子,就知道是心口不一,就更想逗她,“不稀罕呀!那好,一会儿我走时直接带走,分给同学们吃!”

  “带走就带走,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香蕉还有些发青,小心吃坏肚子。”袁欣敏装出满脸的不在乎,心里却一万个舍不得,“为了你好,还是再放几天吧。”

  “猜到你心里的小九九,不拿就是了,干嘛还咒人家吃坏肚子?口是心非!”李嘉说着咯咯笑起来。

  “这个臭嘉嘉,让你笑话人,让你笑……”袁欣敏说着伸手在她身上挠起痒痒。两人边吃饭边说笑,像两只快乐的小黄鹂,叽叽喳喳的满是欢笑声。

  那几个已经快到校门口了,路边的餐馆飘出来各种香,馋的几个人不停的扭头看。尤其是高大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眼睛不住地往餐馆里面飘。

  “哎,要不,咱们在路边儿随便吃点啥?到学校食堂同学们早去宿舍了。”季心怡说,大家都慌着看袁欣敏还没有吃中午饭。

  “还是去食堂吃吧,咱到食堂是为了吃饭,又不是为了看别人。”帅小泽觉得还是回学校吃划算些,刚才已经把几天的饭钱花掉了,接下几天要省着花了。

  “就去学校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王易佳拉了季心怡一把,却在对帅小泽说话,“小泽,咱们走快点儿,吃完饭到班上休息会儿就该上课了。”

  六个人匆匆地回学校食堂,刘烨刚和高大铭各要了一大碗牛肉面,狼吐虎咽地吃了起来。帅小泽依然是一份葱油面,王易佳要的盒饭套餐,把鱼块儿和鸡蛋都夹到他碗里了。季心怡吃的是鸡腿盖浇饭,两个鸡腿很自然有一个跑到王易佳盘子里面。马子祥要了一大份扬州炒饭外加紫菜蛋汤一份,汤碗里放了两把勺子,他和帅小泽一起喝。

  回到教室后,帅小泽刚坐到位子上,就发现桌子上的保温杯还是热的。里面装着满满一杯茉莉花茶,香气从杯子缝往外飘。他小心翼翼的喝几口,香甜透在心底,美滋滋趴在桌子上眯起眼睛。他当然知道是谁泡的茶,连杯子都是她的。那几个人也趴在桌子小憩了一会,有人睡的更香甜,那就是高大铭,香的挂哨。他拉着刘烨刚去看袁欣敏的,如今人也看到了,她也好好的,还隔着窗子向他甜甜地笑着,虽然等了一上午,还是蛮值得。

  第二天上第一节课时,帅小泽发现语文书里夹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娟秀工整地字迹写着几行字:

  “小泽,真是抱歉,害你担心了!都怪我那天没听你的话,结果被小猫抓破感染了病菌,以后有类似的事情一定先征求你的意见。谢谢你跑过去看我,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其实你还是很有爱心的,而且还很理性,再次感谢你,你的香蕉很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五章 爱心泛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