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 最真的——梦
发表时间:2019-07-18 点击数:187次 字数:

       晚上六点半,康城小区9号楼的12楼,王易佳一家四口在吃晚饭。水晶吊灯下的大餐桌上摆着七八个菜,她在自顾自地认真吃着饭,弟弟王易豪则是在摆弄手里的勺子。父亲王仲坤忙了一天的工作,到吃饭时间才有空看报纸,还不时地催促儿子好好吃饭。妈妈穿着围裙坐在侧面,不停地给姐俩夹菜,盛汤。很明显,这是一个和睦的小康之家。

  “佳佳,晚自习几点下课?要不然一会儿下课了,让你爸去学校接你去,大晚上的回家多不安全!”妈妈想起一个小女孩儿二半夜回家就不免有些担心,“仲坤,你说是不是?”

  “是啊,女孩子晚上行走确实不安全,要不行就住宿吧。回来也就睡个觉,天不亮又要过去,净是在路上挨冻了!”王仲坤眼睛没离开报纸。

  “不用担心,我跟心怡一块儿走呢。”王易佳漫不经心地说,手里不停地扒饭。

  “就是,不用操心,她同学下课要骑自行车跑好几公里回家呢。”王易豪还在转手里的勺子。

  “小鬼头儿,你怎么知道我同学骑自行车跑几公里?”王易佳不解地看着弟弟,据她所知班里晚上骑自行车放学的,只要帅小泽他们三个。

  “凭啥每次叫人小鬼头儿?你又不是红军首长!”王易豪撇着嘴说。

  “一个小男孩整天像女生一样八卦,叫你小鬼头都是便宜的!”王易佳不屑一顾。

  “小豪,好好吃你的饭,姐姐半夜上下学,你不知道担心?还净拌嘴!”妈妈嗔斥王易豪。

  “人家同学的哥哥,周末骑车进城买鸡腿饭给弟弟吃咧,她就整天欺负我!”王易豪不服气地瞪瞪眼,“妈偏心眼儿!”

  “懒得理你。”王易佳吃完饭了,起身拿起书包就往外走,“妈,爸,我上学了!”说着出门按电梯找季心怡上学去。

  初中部一年一班的同学们大部分都在上自习课,数学老师曾伟不时在教室转悠,有时在没来的同学座位上坐一会儿,看手里的杂志。

  帅小泽和袁欣敏七八个人围坐在一团,曾老师给他们找了几张前几届的奥数竞赛题,几个人在一起小声讨论着,偶尔也发出几声唏嘘。

  下课铃响了,大家纷纷收拾东西往外走,有的去宿舍,有的去洗手间。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从桌兜里取出手套,边戴手套边往外走,王易佳、季心怡、袁欣敏、李嘉也跟着往外走。

  “你们多长时间能回到家?”袁欣敏问推着自行车的帅小泽,着实为他担心。凤城的冬天不但很冷,夜里还经常黑漆漆的,他们上下学路程中有路灯的就学校附近一小段。

  “大约半小时,你不顺路就没办法稍你了,你和李嘉注意安全!”帅小泽说着扭头看后面的几个人还在说话,就没急着上车。

  “我们这点儿路走过几百回了,没事儿!”袁欣敏拿出口罩握在手里,打算等他走了再戴,“你们骑车要小心,路上可能有冻冰的地方,你,怎么没带个口罩?空气冷得很。”

  “哦,没事儿,我身体结实的很,几年都没得过感冒。”帅小泽说着又回头看后面几个。

  李嘉把嘴巴凑到袁欣敏耳边悄声说:“小敏,把你的口罩给他!”

  袁欣敏摇摇头也附在她耳边说:“不卫生!”

  “小泽,咱走吧!”王易佳紧走几步来到帅小泽身旁。

  “好,过马路吧?”帅小泽推着车子到马来另一侧,挥挥手,“小敏,李嘉,再见!”

  “哦,再见,路上慢点儿!”袁欣敏说着摇摇手。

  “把口罩带上,小心冻成红鼻子。”王易佳说着把一个口罩递向帅小泽,见他已经跨上了车座,就替他戴,“算了,还是我帮你戴吧。”她为他把口罩戴好,还调整一下位置,然后轻轻斜坐在后座上,单臂搂着他的腰,接着转身问后面的几个:“祥子,小刚,你们可以走了吗?”

  “好了。”马子祥跨上了车座,问后面的季心怡,“心怡,坐好了吗?”

  “走吧!”季心怡斜坐在他背后,双手扶着他的腰。

  “小敏再见!”刘烨刚骑的车子走在最后,微黄的灯光下还向袁欣敏挥挥手。

  “叮铃铃铃……”随着一阵清脆的铃声,三辆车,五个人消失在夜色里。

  “看你不听我的!又让人家抢先了吧?”李嘉挽着袁欣敏胳膊,嘴里小声地埋怨。

  “可是——真的不卫生嘛!”袁欣敏心情有点儿不爽,怨王易佳太随便也有些怪自己过于矫情。

  “唉,走吧,以后有的是机会!”李嘉叹口气,鼓励好姐妹。

  城区第一中学的大门口,许多学校的老师和家长在这里聚集,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奥林匹克数学知识竞赛。曾伟和高育红也焦急地徘徊着,他们在等待着孩子们出来,已经进去将近两个小时,按理说该出来了。也不知道他们考得怎么样,孩子们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能不能正常发挥?会不会应对临时发生的特殊情况?高育红不时地看向空洞的大门。

  “哄哄”地脚步声引起门口的躁动,一大群孩子顺着过道向门口涌来,部分孩子边走边议论,有的家长已经焦急地喊起自己孩子名字。

  “不要慌!”“都慢着点!”“看着脚下的路!”维持秩序的老师和门卫连声喊着,声音却被人潮给淹没了。

  “高老师!曾老师!”马子祥大声叫着,他们十个人已经手牵手挤出人群,站在高育红、曾伟后面。

  “哎呀,曾伟,孩子们出来了!”高育红激动地说,摸摸高大铭冻红的胖脸蛋儿,“咱们找个摊子让孩子们喝完热汤吧?”

  “好,咱往这边走。”曾伟答应着,带大家往两百米外的一个小饭馆,“帅小泽,感觉这次的题怎么样?难不难?”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发现这孩子天赋挺不错,所以对他抱着很大的希望,要他都觉得不行,那其他孩子干脆就不用问了。

  “很刺激!”帅小泽兴奋地吐出三个字,没说难或不难,跟着大家往前走,“很喜欢那里的气氛!”。

  “喜欢什么呀?把人紧张死了!”李嘉用小手捅了一下他的后背。

  “难!真难!”九班一个男同学说,“我的题都没写完!”

  “啊!怎么这样?”曾老师皱了皱眉,扭头看着高育红。

  “没事儿,就当是让孩子们出来见识见识。”高育红安慰着孩子们,已经来到小饭馆门口,对里面的人说:“师傅,给我们来十二份,大家都吃啥?给人报。”

  同学们七嘴八舌都要了餐,有要“羊肉汤”的,也有要“胡辣汤”的,还要了些油条,大家边聊边吃了起来。

  “哎,祥子,倒数第二题你填的什么答案?”刘烨刚边吃还在想着刚才的题,跟旁边的马子祥说,“我感觉写坏啦!”

“我写的丙队先完成。”马子祥说。

刘烨刚咬了口油条,继续讨论:“我写的乙队,感觉不对,你的可能也错了!小泽呢?”

  “我也是选乙队,怎么不对了?”王易佳看着刘烨刚说完,眼光也看向帅小泽。

  “小泽说快说,我也是选的乙队。”袁欣敏停放下筷子,看着他。

  大家都把眼睛停在帅小泽脸上,就连两个老师也停止吃饭,眼睛都看着他的轻松地表情,干眨巴着眼睛。

  “看你们紧张的,都考试完半天了,还能回去改吗?食不言寝——”帅小泽吃着手里的油条不屑一顾眨巴着眼睛,本想掉他们胃口,忽然看到两个老师也注视着自己,赶紧正襟坐好,他不想让高育红看到吊儿郎当的样子,“你们大概疏忽了开头几个字,人家写的是几个工程队先后——进入工地,跟后面的速度、总工程量没多大关系!”

  “哎呀,就是,那答案就该是都能如期完成!”刘烨刚一拍脑门子。

  其他同学也恍然大悟,低头吃起饭来。

  曾伟看一眼高育红,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感觉帅小泽这小子虽然表情是漫不经心,还是有底气的。

  时间不大,曾伟吃完了,擦着嘴对高育红说:“高老师,一会儿吃完饭你带孩子们回学校吧?我约了朋友看场电影,呵呵,不好意思了。”

  “行啊,你忙去吧!”高育红微笑着说。

  “曾老师,带我们去吧,我还没进过电影院儿呢。”马子祥也吃完了,对看电影也感兴趣。露天电影他看过很多次,市里面的电影院还没进过,听说座位都是沙发垫的,想想都觉得超舒服。

  “同学们,下次,下次一定专门带你们去。嘿嘿嘿,再见了。”曾伟说着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向马路另一端走去。

  “同学们,要是你们不想马上回学校,咱们去新华书店转转吧?”高育红知道这些孩子们大多比较活泼,没人愿意大中午坐公交车回去上课。

  “好啊!谢谢老师!”李嘉第一个表示同意。

  “小泽,咱们去看录像吧?”高大铭碰一下帅小泽胳膊,低着头说话,为的是不让高育红注意,“一中后面街有个可大的录像厅,两块钱一张票,想看到啥时候都行!”

  “你知道地方?咱去呗?”马子祥也把头凑了过来。

  “你们去吧,我想到书店转转。”帅小泽小声说,要是高育红没说去书店,他肯定就同意看录像了,“下次我再跟你们去。”

  “有什么好转的?你又不买!”刘烨刚也觉得该去看录像,难得有机会集体进城一次,就该玩儿个痛快。

  “我也想去,今天不行,你们几个去吧,晚上给我讲。三点钟我在这儿,不,在一中门口的凉皮儿摊儿等你们!”帅小泽把声音压得非常低。

  “老师,我们到一中那边去参观了,三点整在一中门口等。”马子祥站起身恭敬地说,高大铭、刘烨刚、九班和十一班两个男生也瞬间站起来。

  “呃——好吧,那你们几个可注意安全,不要捣乱!”高育红一看呼呼地站起来五个男生,就知道他们是商量好了,也就没拦着。

  “哦。”高大铭答应着拉几个人转身走,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快快,先去买点儿瓜子儿带着。”

  新华书店的人不是特别多,可能因为不是周末的原因,所以袁欣敏和李嘉轻易找到了喜欢的书——《哆啦A梦》精编版,各拿一本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帅小泽和王易佳不约而同在文学典籍的地方停住,他端着一本朱自清散文集,倚在书架上慢慢看着,她信手翻着一本译制的外国文学,眼睛偶尔扫他一眼。四班的那个叫章凤巧的女生也在文学区浏览着什么小说。

  高育红觉得口渴,出门到旁边买回来几瓶纯净水,给每人一瓶,她自己把半瓶已经给喝掉了。她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席慕蓉的诗集《七里香》,慢慢地翻阅着。

  时间差不多了,高育红分别叫了几个人,大家往门口走。四班的章凤巧买了一本琼瑶阿姨名著《梅花三弄之梅花烙》,袁欣敏和李嘉也买了两本作文书和一本《趣味数学》,王易佳买了一本鲁迅的《朝花夕拾》散文集,高育红买了一本席慕蓉的《无怨的青春》诗集。帅小泽却是两手空空,但他觉得这半天收获很大,免费看了些名著,最重要还是和仰慕的人一起。

  由于害怕被老师批评,马子祥几个早早就在一中对面的凉皮儿摊等着了。汇合以后往大路上走,在路边等好长时间,才坐上一辆破烂不堪的37路公交车。空位倒是不少,但没人敢在老师跟前坐,挤挤搡搡地到后面抢位子坐。看着其他人都找到位置了,帅小泽只好硬着头皮坐到高育红旁边,她却在认真地看着手里的《无怨的青春》。

  大概是在书店站得太久,帅小泽在车上三晃两晃就瞌睡了,歪歪斜斜地靠在高育红身上。高育红担心刹车把他磕碰着,干脆合起书本,把两腿放平轻轻扶他斜躺在腿上睡。或许真的是公交车太破旧了,速度慢就不说了,摇晃得人犯困,高育红也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双手扶着前座,头稍微向前倾斜着打起盹儿,披肩的长发散落在帅小泽脸上,随着车子晃悠在他脸上刷来刷去。

帅小泽睡得这个美啊!竟还做起了梦:梦里的他变成了一位年轻皇帝,躺在一个硕大的皇辇上,前面有六匹高头大马拉着,周围围满了文武百官,宫娥侍女。脑袋下面是比白云还细腻的大棉花团儿,散发着阵阵的幽香,这种从没体验过柔软温和,垫在脑袋下面舒服极了!最不美气是辇顶四周的软布帘子,总是不合时宜地在他脸上扫过来,扫过去,痒得他几度想龙颜大怒,可始终不忍心。毕竟这香软的棉花团儿实在是得来不易,发脾气太煞风景,辇顶上一朵粉色玫瑰花,随着辇车一晃一晃……

  星期六这天是帅小泽的生日,挎着书包临出门时,关爱红还塞给他一个热乎乎的鸡蛋,他高兴地塞进书包。骑车子向马子祥家驶去,真希望新的一岁能借助骨碌的鸡蛋滚出个好运气。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高大铭从外面跑进教室,“咱班有人得罪了咱们的黑煞神,刚才听到他跟班主任说:那小子要多加调理!不知道那小子是哪个倒霉蛋儿!”

  “哎,有没有听清?确定是说那小子?”马子祥立马站起来问高大铭,“该不会是——啊,小子,小泽,小子!”迅速趴在帅小泽桌子上。

  这句话着实吓坏了帅小泽,还有他前面的袁欣敏,旁边的王易佳、刘烨刚、李嘉也紧张地围过来。

  “不会吧?小泽没有得罪冯主任呀?就算是那次操场的事儿也该是调理你高大铭才对!”袁欣敏认真地分析着。

  一旁的帅小泽从书包里拿出熟鸡蛋,两手捧在手心,轻轻地祷告,心想今天是自己生日,该不会是厄运的降临吧。

  “哎呀,你干嘛啊?神神叨叨的?该你的躲也躲——”季心怡不喜欢封建迷信这一套,伸手想阻止他祷告,不料想把他手里的鸡蛋打落在地,就地滚出去老远,慌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他妈有病!那是小泽生日的滚运蛋!”马子祥立刻就瞪圆了眼睛,就算不能相信迷信,可那是帅小泽母亲天不亮给煮的,说着赶紧追过去捡。

  “咔嚓”一声,一只黑皮鞋刚好落在鸡蛋上,就在马子祥的手离鸡蛋还有十厘米的时候。

  “哎呦!什么东西被我踩坏了?”那只皮鞋属于数学老师曾伟,他拿着课本和一个袋子走进教室,却不巧一脚踩扁了帅小泽的鸡蛋。第一节是他的数学课,本想在提前几分钟进班里分享一下喜悦心情,没想到踩了个鸡蛋,不好意思地看看马子祥,“呀,对不起!马子祥的鸡蛋吗?中午放学我到食堂给你补几个,嘿嘿嘿,没看见!”

马子祥没说话,转身回座位,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季心怡。她的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滑落,低着头回到自己位子。这时袁欣敏已经迅速跑到讲台旁边,小心翼翼捡起扁了的鸡蛋,到帅小泽跟前小心地放在他手里,看马子祥发火时她就知道这鸡蛋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帅小泽还是乜呆呆地坐着,丝毫没留意刚发生的一切,直到看见手心里的扁鸡蛋,还是没理会任何人。只是轻轻剥掉裂开的鸡蛋壳,一口放进嘴里,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此刻全班肃静,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还有几个人站在原地注视着帅小泽,或是抹眼泪儿或是红着眼圈儿。他们分别是王易佳、袁欣敏、马子祥、刘烨刚、高大铭。曾伟也看在眼里,觉得尴尬,在讲台是度了几个来回没说出话。

  “咳,咳。”曾伟干咳了两声,扶着讲桌说,“同学们,告诉大家个好消息,竞赛成绩下来了,咱们取得了不菲的成绩。”本想着用高兴的事情打乱刚才的尴尬,却不曾想一句话说出去,没有任何反应,这倒出乎他的意料,此时他宁愿孩子们围着他要奖励。可是,终究是冷场了。

  “同学们!咱们学校获得了市级竞赛的第一、第二、第六名,学校还计划奖励获奖同学。”曾伟看着大家依然平静如初,也只好继续说下去,“这不,我把事前应承的奖品都给你们拿来了,帅小泽,来,老师答应你的金笔加MP3。”见他没反应曾伟又叫了一遍,“帅小泽?”

帅小泽用袖子擦一下红眼睛来到讲台,恭恭敬敬地接过两个小盒子,对着曾伟深深一躬:“谢谢曾老师!”完了转身就走。

他心里不是不不乐意拿奖品,只是高兴不起来,还在想着高大铭说的那句话,如今滚运鸡蛋也破了,会不会紧接着就是被高老师或冯主任叫到教办室调理一番。

  “好,好,回座位,刘烨刚。”曾伟一看刘烨刚兴致就上来了,这个瘦小的孩子竟能自信满满地说拿竞赛第二,如今真让他做到了,对他的喜爱之情不由得多了几分,“你小子还真不赖!说拿第二就拿第二,来,你的金笔!”

  “王易佳,第六名也是市里的名次,所以老师给你一个单放机!”曾伟眼神里闪耀着光芒,把单放机递给王易佳,她也鞠个躬,转身回坐位。曾伟接着说:“同学们,其实这次大家的表现都很好,袁欣敏同学排在了第八名,李嘉同学排在第十二,但遗憾的是市里的名次就六个,没关系,大家继续努力,明年的竞赛相信你们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这次虽然花了我近千块,但我很高兴,能有你们这些好学生,我走到别的数学老师跟前腰板儿都能挺直,呵呵呵,不过,这滋味儿,等你们长大做了教师,或者当了家长,才能体会到。咱继续上课,翻开课本的第……”曾伟兴致勃勃地讲起课来。

  吃午饭了,袁欣敏和帅小泽面对面坐着,他仍然状态不好,仍担心随时有可能降临的厄运。李嘉和马子祥、刘烨刚打饭去了。王易佳和季心怡来到他们旁边坐下,王易佳把一个大盘子放在帅小泽面前,轻声说:“小泽,别往心里去,事情都过去了,吃饭,这是给你打的。”

  “小泽,真的对不起!”季心怡坐在他的另一面,把一个小盘子推过来,“我买了十个茶鸡蛋向你道歉!”

  “哎呀,心怡,我没怪你,从来都没有!”帅小泽连忙解释,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担心的是滚运蛋烂了,黑煞神会随时调理我!跟你没关系!”

  “真的?我还害怕你生气,以后再不跟我玩儿了呢!”季心怡转忧为喜,“那就多吃几个鸡蛋,今天所有的鸡蛋都改名叫滚运蛋!”

  “来,大家一起吃。佳佳,你给我打这么多,咋吃得完呀?祥子也去打了。”帅小泽连忙站起了,喊那边排队的马子祥,“祥子,少打一份!”

  “没事儿,吃不完就剩下呗,小敏,吃鸡蛋!”王易佳把一个剥好的鸡蛋递给帅小泽,又拿一个递给袁欣敏。

  “哦,今天咱打来的饭菜就不要分散了,干脆都放中间儿,大家都随便吃,就像饭店一样,我再去给咱每人弄个汽水!”袁欣敏忽然站起说。

  “这样好,以后咱都这样吃饭,多样化,还热闹!小敏,我跟你一起去。”季心怡也赞成这样吃饭,高兴地站了起来拉袁欣敏跑去饮料窗口。

  “再来一个。”王易佳又剥了一个鸡蛋递给帅小泽。

  “你吃吧,我都快吃饱了!”帅小泽指指肚子笑着说。

“呵呵,我都剥好了。要么分着吃,你吃清儿,我吃黄儿!”王易佳不由分说把蛋青塞到帅小泽嘴里,蛋黄自己吃了,“告诉你个密码,我不喜欢吃蛋清”。

“啊?我刚好相反,嫌蛋黄噎得慌。”帅小泽傻傻一笑。

  大家都回来了,把饭菜摆在中间,每个人拿起一个汽水刚准备吃,曾伟端着两个盘子走过来,没到桌子跟前就笑着招呼:“咦,你们都吃上了?挪个地方,把这两盘放中间,嘿嘿,你们也有鸡蛋呀?”

  几个人赶紧起来把盘子挪了挪,让曾伟把盘子放好,竟是一盘五香牛肉,还有一盘卤鸡蛋。

  “曾老师,坐下一起吃吧!”帅小泽站起来让曾老师。

  “一起吃呀?”曾伟真还没跟学生一起吃过饭,正犹豫看到高育红端着个托盘,和提着饭盒的高大铭一前一后走了过来,“呦,你们高老师也来了,这饭吃的有意思!再挪地方,挪大点儿!”

  高育红拿来了几个菜和米饭,高大铭又去饮料窗口买了几瓶汽水,大家围坐在一起。

  “同学们,咱们共同干一杯,庆祝帅小泽同学生日!”高育红拿起汽水招呼大家。

  “小泽,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大家纷纷举起手来的汽水嚷嚷着,引来饭堂里很多同学羡慕的眼光。

  “谢谢老师!谢谢同学们!”帅小泽举起瓶子嘙、嘙、嘙……和大家砰了几下,高兴地吃喝起来,把那件被调理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爱怎么调理怎么调理,先高兴了再说!

  午饭时的兴奋没有让帅小泽完全放松,整个下午仍怀着忐忑的心情,好不容易挨到最后一节的历史课,心情终于恢复了。因为几十分钟后就算逃过一劫,可以放心大胆地回家过周末,他和马子祥、刘烨刚、高大铭约好了明天去城里看录像。

  “咣咣咣”教室门被敲了几下,历史老师打开教室门,班主任高育红站在门口。帅小泽的心忽悠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看着她跟历史老师耳语几句又走了,心还在超速跳跃。

  “帅小泽,刘烨刚,王易佳,一会儿放学到高老师办公室去一下。”历史老师说完又继续在黑板上写了今天课本要讲的内容,继续讲他的课。

  听完这句话,帅小泽的心愈发不能平静。接下来历史老师讲的什么“西晋司马炎定都洛阳”,“晋末大诗人陶渊明隐居桃花源”,这个耳朵进去,那个耳朵又溜了,一个字没留下。

  “放心吧,不会有事儿,万一有事儿班长担着!”刘烨刚知道帅小泽紧张一天了,来到教办室门口还小声安慰他。

  王易佳先白了刘烨刚一眼,才看着帅小泽认真的说:“肯定没事儿!大铭不说是小子吗?该不会有我才对啊?更没说三个人呀?”她也抱着怀疑的态度安慰帅小泽,敲门站在门口。

  “来啦?进来吧!”高育红看到三个人在门口,招手叫他们,“你们要不要先回家跟家里人打声招呼?”

  “报告老师,就算犯错也不能连累他们俩,不管叫家长还是记大过,就处分我一个人好不好?”帅小泽抢前几步恭恭敬敬地站在高育红跟前,眼神里充满哀求。

  “呵呵呵,谁说要处分你们?”高育红站了起来,摸摸他的头说,“前阵子不是说过,竞赛取得名次的,请你们吃西餐吗?怎么把你们吓成这样了?”

  “啊?吃西餐?”王易佳看看同样莫名其妙的帅小泽、刘烨刚,“高大铭早上说要调理一个小子,把帅小泽吓得一天都提心吊胆的!”

  “咳,这调皮蛋儿,是不是又拿你开玩笑?”高育红笑着说,“呵呵,好了,回去跟家长说一声吧,今天晚上老师在东大街请你们吃西餐。七点钟,梧桐雨西餐厅二楼等你们,行不行?”

  “行,谢谢高老师!小泽,今年生日过美了!”刘烨刚兴奋地大声说,转身拉着帅小泽出去了。

三个人出门后一番合计,要调理一下这个高大铭,因为他一句话,害的大家都担心一整天。

袁欣敏、李嘉、季心怡、高大铭、马子祥都在班里焦急地等着,忽然看到三个人吊着脸回来,知道准没好事,纷纷围过来问什么情况。帅小泽低着头不说话,坐回自己位置整理书包。王易佳看着大家摇摇头,也坐回自己位置,一动不动。大家又把目光放到后面的刘烨刚脸上,就见他走到帅小泽跟前,指着他说:“小泽被开除了!高老师也辞职不干了!”

  “啊!姑!呜呜……”高大铭哭着跑了出去。

  “走喽,放学回家喽!”帅小泽站起身,肩上斜挎着整理好的书包,看着大家惊呆的样子调皮地眨眨眼。

  “嘿嘿嘿嘿,害咱们担心了一整天。”刘烨刚也背起了书包,走到马子祥跟前,眼睛看着帅小泽,“整他点儿眼泪不过分吧?”

  “啊?你们在玩儿他?他刚才还担心你们呢!”袁欣敏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好像有点儿过分,他哭的真是太伤心了!”王易佳拿起书包,“走吧,事已至此。”

  “不冤他!这小子一大早就说黑煞神要调理小泽,今天是他生日,害大家一整天不敢放松!”刘烨刚说着走到门口,又转身说:“哎,小敏和佳佳大早上都抹眼泪儿了,对不对?还不算报仇?”

  “哈哈哈哈……”七个人嘻嘻哈哈地走出教室,向大门方向走去。

  华灯初上,东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都市的霓虹灯有节奏地闪烁着。顺着自行车车流由东向西方向,有两辆自行车并排行驶着,一辆永久牌二八自行车上有两个人,骑车的是帅小泽,车后座斜坐着王易佳,她单臂搂着他的腰,头靠在他后背上。骑飞鸽二六自行车的是刘烨刚,边走边和旁边两人聊天,聊的是袁欣敏、马子祥她们要是一起来会是什么样,高大铭下午哭完了会不会记仇等等。

  梧桐雨西餐厅在东大街中段路南,门口有棵高大的梧桐树,光秃秃的树枝高过了这栋两层小楼的楼顶,要是换在桐花烂漫的夏季,这里一定非常漂亮,光是桐花的香气就足以引人入胜。餐厅的二楼是个不大的厅子,装修风格和摆设完全展示出一副北欧风情。十几个颜色鲜亮的彩绘玻璃灯罩,垂在餐桌上方,墙面是酒红色壁纸,靠内墙挂着五六副油画,每幅油画下面是一张台子,每张台子两侧都是L型高背沙发座椅背靠背放着,靠窗也摆着一排同样的桌椅。地面上铺着厚厚一层深红色地毯,让人仿佛置身于皇家殿堂。

  高育红和高大铭在一个台子坐着,看到他们进来,招手示意他们过去,三个人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恭恭敬敬地在她对面坐下。高育红上身穿着米黄色翻领羊绒衫,下身穿浅蓝色休闲紧身牛仔裤,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打了个小卷儿被一个簪子固定住,温玉般白皙的脸庞泛起点点红晕和浅浅地笑容;修长的睫毛一闪一闪,一对散着光芒的深邃眼眸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比起墙上油画里风车木屋前娇艳的郁金香,不知要美丽多少倍,至少在对面的三个人眼里已经美的无与伦比。旁边的高大铭,根本就是公主旁边七个小矮人之一的Dopey。

  这里的菲力牛排据说是澳洲空运来的,所以高育红为三人都点了一份,区别就是王易佳和刘烨刚要的九成熟,帅小泽却要的六成熟。餐厅给送了一瓶红酒,并为每人倒了高脚杯的小半杯。

  大家的餐几乎是同时上桌的,高育红拿起杯子,微笑地看着几个孩子说:“你们都不要拘束,其实我比你们也大不了几岁,在课堂以外就当我是个大姐姐好了!不过,小孩子酒还是要少喝的,今天是帅小泽的生日,所以破例让你们都喝一点儿,但不能喝多!”

  “谢谢高老师!”王易佳说着用胳膊肘轻碰帅小泽,示意他端起酒杯感谢老师。

  “谢谢,谢谢高姐姐!”帅小泽拿起杯子,腼腆地注视着高育红,他自己都没想到会称呼高育红姐姐,其他几人也是心里一忽悠。尤其是高大铭,心里暗骂:好个混账东西,这不是又在占尽便宜吗?

  “咯咯咯咯。”高育红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手里的酒杯向前一伸“嘙”碰了一下帅小泽手里的杯子,“来,大家一起,再次祝小泽生日快乐!”

  “嘙”“嘙”“嘙”几声清脆的碰杯声!“小泽生日快乐!”“Heppy birthday!”“祝你年年今日有牛排,岁岁今朝有酒喝!”刘烨刚的俏皮祝福和大家夹杂在一起。

  大家都喝了些酒,在帅小泽嘴里的红酒虽然也有些酸涩,却和更多的甜美融合在一起,这是他最难忘的一次生日。此时,他眼里已经没有胖胖的高大铭,没有相濡以沫的班长王易佳,没有最好的铁哥们之一刘烨刚,也没有俊秀而严厉的班主任高老师。在他面前的只有梦里几番牵绊的仙女,集千百优点为一身的仙女姐姐高育红。他们正置身于欧洲某个皇室,在璀璨的私家宴会厅把酒言欢,她脸颊绯红的红霞就是最美的证明,她眼角眉梢浅浅地笑容就是最真的诠释。耳边悠扬的萨克斯乐声,不就是世界顶级演奏家KennyG的旷世之作“Song bird”?

  帅小泽完全陶醉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痴迷,如果这只是一个美梦,他真的愿意久梦不醒。如果说这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的懵懂情愫,他甘愿为此懵懂一生。然而是梦终究会醒,风云依然会继续!尽管如此,这场梦却着实成为他最真的——梦!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四章 最真的——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