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十三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7-08 点击数:183次 字数:

第二天中午货到,士兵押往西县。

赵纯朴裹紧被子躺马车上跟着行,轱辘吱嘎叫,他心事重重十分忧伤长叹道:“贬途不远眺,亦莫回头顾。” 刘营长在马上问:“以前干什么?贬了还县官,我拿营长换?” 赵纯朴想起说:“刘营长,你们要上前线了。” 刘营长哂笑:“有怨气?吓老子?” 赵纯朴便说:“真真的,真真的!正往前线调兵呢。” 刘营长又笑:“没功夫扯淡。” 撇他去找董道昌。

刘营长问董道昌:“确定李成义,肯定去了杨村宋家?”

“是俺亲约的。”

“这下放心了!”

押运队伍终到西县。 赶车人喊埋在被下的赵纯朴:“客官把头伸出来,县城到,把头伸出来。” 赵纯朴掀被猛坐起,看了一会儿撅嘴说:“矮城墙,果然破,护城河和吊桥呢?土匪来了该咋办?我就先知道,被贬没好地!” 一脸的愁苦。

进城后赶车人把赵纯朴扶下来。他挺胸伸臂见守城兵士无精打采呆望着,七扭八歪糊涂样。又抬望城中尽矮房,街面冷清少行人,鸡不鸣,犬不吠,无炊烟,少活气。想起当年的唐僧,心灰意冷尖叫问:“是座沙漠鬼城吗?啊……?!” 一位兵筒袖抱枪近前睃,张嘴哈欠,臭气迎面。赵纯朴扭头避不及,暗中骂:“马猴兵,算野的,真得丑!” 这兵凑近细瞧问:“男的?女的?”

守城兵们就嬉笑。

赵纯朴气得眉心紧锁握起拳,到底咬牙忍住问:“带我去见李县长。”

大队人马到衙前,早有人通报。

李成义得信带人迎, 乐队早在衙前候。

刹那间,锣鼓喧,唢呐闹。

李成义朝围观者做态笑嘻嘻对左右说:“看见了?重兵押,且不去兵营。上峰此意昭然揭,超前绝后大英明,我等与西县,统一很幸甚,如若临大节。此举隆隆县志必录,以备千秋万世流芳。成义拜谢天恩遂民,成义再拜鼠类遁形。” 言毕忆起往日事,痛感二匪刘汉辉,奸滑难忍顿愤恨。

眼下盛况空前欢欣,酸楚喜泪岂不横飞。

 一位僚属上前嘻:“县长远超一般英明,今日俺们同观盛况,此举定能昭彰万古。” 县长闻言破涕为笑,朝向左右抱拳直揖:“李某安敢独自专美?同喜同乐大家直腰,欢欢喜喜十万几分。” 赵纯朴上前揖礼道:“请问哪位是县驾?” 李成义忙说:“小弟竟敢是。来人可是纯朴兄?” 僚属们观来者半百,似男似女皆有暗憾。

 赵纯朴大躬道:“贬官纯朴,号东山人,落荒贵县,求口饱饭,望不为奢。” 李成义上前扶住说:“老大哥谦虚,听说原职省公路局局长座,因担保事受贬,兄能详否?”

 赵纯朴再次揖礼摇头愧:“朋友转托东山难却,岂料未竣房先塌,死伤过十人,揽活人吓跑,活该我顶罪。可见担保事,慎之须又慎。”

 孙尚武就疑:“中无他?”

 赵纯朴观此人,未曾荐不认得,难启齿瞅不答。李成义见话不投机赶忙说:“去夏广传那事,万望吃堑长智。赵兄替罪,受贬实功,因解窘急,为兄想来假以时日,待事平后官复原级。到时还需多提携哟?” 赵纯朴说:“兄之吉言正中下怀。改号东山原就此意,若成定不忘。” 李成义就说:“兄你想啊,上司不是仙,也是凡间胎,必有三急四难五窘六欲七情,不敢言罢了,他也会知恩。”

“这般说,赵某真有功?”

“罪中有功,功中藏罪。为官吏者,哪朝非此?”

众不解,忽听喊:“西县剿匪团团长刘汉辉上校到。”

军人立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八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