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十一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7-01 点击数:135次 字数:

张志富已缩成团,自言自语道:“坏蛋总算溜来了。”

磨房门打开,倒挎长枪提马灯的兵进来,照一下吼道:“起来都起来!” 用脚挨个踢。 张志富挨踢忙爬起,对着花花说:“别愣神闺女,不许装理直,团长亲自到!” 顺子坐着不动说:“关咱这半天,得给俺讲出个公母。” 孟敬秋便问:“士兵好兄弟,之前是穷人?怎就变得张牙舞爪成虾兵?” 花花也朝兵士说:“俺们没犯罪,谁也吼不着,不能站起来!” 当兵的骂道:“他妈的,该杀货!” 顺子扭头瞪眼问:“狗日的,咋这样对姑娘讲话呢?如今不会说人话?” 当兵的来踢,顺子爬起也踢他。

刘团长看见这一幕,扬头大笑问:“西县人真关不怕?这小伙,我喜欢,是他娘的当兵料,驴日的叫啥?” 进到了屋里。 顺子扬头不看他说:“祖宗爷爷姓个张,猪日的?叫俺亲大爷。” 张志富忙说:“可是不敢瞎胡闹,竟连自己一块骂。” 又朝团长行躬礼,强迫自己笑脸道:“嘿嘿嘿,嘿嘿嘿,团长大福又长寿,以后定成仙,遨游在天间,福气享不完,咱呀就甭想,都是些龟孙。嘿嘿嘿,他叫个顺子,是俺家伙计。” 刘团长略点头,吼问孟敬秋:“知道为啥抓你吗?” 孟敬秋校长淡然讲:“当然很知道。” 刘团长就问:“据说你爱叽里呱啦?有屁立马大声的放,活人岂能让它憋死?” 孟敬秋便盯着说:“常人尽知今系何年,只有那物吃睡挨刀。” 刘团长嘻嘻笑着问:“今系何年何日啊?” 孟敬秋挺直胸膛说:“日寇占了东三省,今又犯中原,时刻窥中华,野狼心世知,这是今何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身为军人不去保国,躲在西县兴风作浪,依枪耍横想当大王?这是今何日。敬秋眼里你与家贼有何两样?霸西县吃西县欺西县?请问你算谁的团长?” 刘团长想想点头说:“嗯,听出是些共党调,抓对了,不冤枉。想把老子闹腾到前线去开销?他娘的,奶奶的,的确是个破坏分子!” 回身去问张志富:“你是李县长亲家?” 张志富忙点头说:“团长大人呀,说的对着嘞。” 刘团长回头对兵说:“是王八县长的亲家,简直就是抓对了。” 又去问花花:“不用猜,你是县长未过门的儿媳妇?完全彻底应该抓。” 不等回答去问顺子:“你是他家的伙计?” 顺子愤然道:“在咱西张村,俺给他家干。在这儿俺是你大爷!” 刘团长气得瞪眼问:“你是谁大爷?” 顺子说:“谁没长眼抓了咱,俺就是他亲大爷。” 团长歪头斜眼问:“那你是我大爷了?” 顺子说:“对着嘞!” 团长问:“不怕老子毙了你?” 顺子说:“有种别使枪,真想狠揍你。猪日的活猪,怕你大爷不?” 团长扭头说:“这人是疯子,完全抓对了。” 背手踱步说:“哎呀呀,全都不是东西嘛。这位校长像共党,这鳖孙和他闺女跟县长贪官是一伙,这位伙计是疯子。来人啊!他们吃过晚饭没?” 当兵的躬身近前说:“没敢给。” 团长说:“做饿鬼?那行嘛?吃饱吃好送上路。” 张志富哭着跪求道:“团长亲爷爷,俺们没犯事,饶了草民吧,求求团长大人了。龙王爷爷姑奶奶,恩典恩典吧?” 咚咚咚地砸响头,一心一意不想死。

团长转身走出屋就嘻嘻乐,小声地吩咐:“统统放,不然上头和西县的人又来闹。”

张志富他们饿着肚子被赶出。

此时正半夜,月亮在中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八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