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九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6-24 点击数:124次 字数:

那天由于欧阳春兰的干预,四娘娘由丫头们陪回汤锅铺,羞愧愤恨躲入楼,紧闭双眼躺床上,咬紧牙关呼不应,泪流满面难为情,忍受不下只求死。她爹由人扶上楼,近床细看独生女,面色惨白唇紫裂,老泪纵横沙哑道:“父母在,不如此!” 如此几番劝,依然紧闭眼,流泪仍无言,憔悴若濒临。 王英桐嚎啕昏厥倒。

众大乱。

娘娘暗誓绝尘路。

少顷,王英桐醒,家人急请的郎中到。

他不急不慢放妥药箱,盆中净手床沿诊脉,翻看四娘娘眼皮,遂而叹:“心死矣。”

 众问何意?

郎中闭目半晌说:“痛极深,万念灰,心已死。”

再问何能缓?

郎中摇头指天言:“治病易,治命难。” 净手开方取诊费,肩挎药箱扬长去。

众怏然。

四娘娘月后醒。

宋文龙失,王英桐和宋文虎逝。

旧时西县有话叹,‘宋家四娘娘,羞恨至深昏,醒憾挂肠人。’

刘团长设席请警察局长孙尚武和文教局长许传志。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团长说:“学娃和老师们,只会放狗屁,可是你俩该懂得,不能胡闹军事重地。县府就是百姓的娘,军人就是西县的爹,爹娘有意见,娃娃闹啥嘛?警察局长你糊涂!还有你狗日的许局长,我看不像教育局长,倒是像个教唆局长!你俩气我差点拿令。司令信上写,‘若遇事变当果断。’  知道什么是果断?是允许我把你俩野猪果断了,可我没有这样做,我呢嘛,摆下酒席是劝阻,吃了回去好好想。明白不?明白了?” 说完倒酒。 孙尚武说:“俺还那请求,立放孟校长,把西张村的也放了。真犯法该警察局抓。” 许传志说:“孟校长根本没犯法。” 团长倒好了酒说:“行了行了,还没完没了,那些老师和学生娃,爱讲没分晓的话,你俩跟着叨啥?必须喝干,敢不听劝!” 说完先端,一口先干。 许传志说:“你当着众人答应放,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言而无信,真小人也。’   这半天了你连人都不让见。” 团长端杯咂嘴说:“香,高粱酿的就是香。敬酒故意不肯吃?故意让难堪?啊?这位校长犯神经,中邪魔怔了,成天把屁话挂在嘴上,逮机会跟官府作对,总想让百姓来恨咱。这次要不办了他,你们局长也会学坏。你俩不知道该干嘛?跑来替个孽障出头。二位二位?别摆出副主持公道的傻样,在本团长的眼里,你俩偶尔使性闹意见都可以,但不听劝可不行,非按你们的意思办?放人的事不要提!” 孙尚武起来说:“那告辞,回头见!” 许传志也起身说:“回头见!” 团长一拍桌子说:“威胁?坐下……!来人啊,让俩驴子马上坐。” 提着短枪站旁边的围上来,一阵大吼将两人按在座位上,用枪指着头。 团长哼哼冷笑道:“什么他妈的回头见?要敢不听你俩的,老子明天要倒霉?现如今,兔子也来吓老虎?你俩不想想,西县能成兔子国?咱这枪杆干嘛的?” 孙尚武哼哼笑:“有本事,就开枪!俺眨半下就该杀。” 刘团长问许传志:“你呢也不眨?” 许传志就答:“婊子才对你眨眼。” 刘团长气急败坏说:“好好好,很好很好非常好,量我不敢啊?看来不放人,酒不喝菜不尝?那……,你俩滚毬蛋!”

孙尚武和许传志,起身往外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