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八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6-20 点击数:161次 字数:

此时骡马店前院,刘营长上厕刚刚回,结结巴巴显摆破格升营长,还说差点去保定,三分酒意踌躇满志地问道:“怎么啦,怎么啦?董管家竟然没告诉?这是真的很轻慢。” 过来就搭拉。 宋文虎十分地奇怪。

宋文虎进后院里屋见四、五桌兵,暗数一遍再看墙边排放着枪?心中暗想平白无故多出兵是怎么了?心急如火见董道昌正给人看相,居然一副无事样,待要过去刘营长喊:“大家……唔……,静一静……!哎,哎……,静一静……!快看谁来了,他是宋家大少爷。最上头那桌?董管家你个好家奴,真真正正不知耻,竟敢假装没听见?对!就是你那桌,别拿公猪眼瞅我,赶快挤个座,文虎老弟爱热闹。” 喊过了扭身问:“宋文虎,以为老子醉个毬?你为那些枪支来?撞到本营长,像瞎猫撞上死耗子。不不不,是瞎猫撞上大老虎。” 宋文虎一时答不出,双手抱拳朝众揖:“各位老总公干辛苦,八里桥的红烧鲤鱼是一绝,岂有不尝的道理?还有天麻酒,喝了不上头。” 董道昌这时高声说:“文虎过来拜见新任副县长。” 宋文虎去朝那人鞠躬:“西县杨村宋家晚辈宋文虎,拜见新任副县长。” 说完抬眼见他分头妥帖发亮,小鼻小眼脸很秀,小嘴更比姑娘好,巧笑盼兮半羞抿,居然还有两酒窝。心想如今啥年月?半阴半阳当县长?因此脱口打趣道:“西县有座好戏园,可能适合演花旦。” 心里暗发笑。  

副县长听了忐忑抿笑,轻绕胖手腕,梅花指向天,竟是更显娇媚柔婉,含着下巴微笑说:“未到之时听说过,公子令尊为园子捐过不少钱。少主降尊听自荐,鄙人贱姓赵名纯朴,别号东山人,世代居北平,书香辈辈传。闲爱作打油,唱念做打全,虚度四十五,自视算明白。哪知到得来,偏偏贬贵西,哎,哎……!恨只恨,‘善者以怠,恶者以肆,困于蓬蒿,厄于牛羊,’  而其终也?不吐也罢!” 宋文虎问:“别号东山人?莫是山东人?”

赵纯朴抬手掩笑扭头。稍顷回头皱眉挑眼,柔声细气抑扬顿挫地责怪:“这位小哥哟,怎就把咱猜鲁人?那里出响马,是处穷地方。难道我五大三粗了?根本没有嘛,从来没有嘛。再者又说了,纯朴身体弱,不像才对啊?纯朴祖北平,耕读的人家,祖上曾进士,做过清学政,广有清廉名。” 宋文虎只没有兴趣,急着要与管家商量,无心耗神妄为理会,对董道昌使眼朝外努嘴。

董道昌全然不急说:“文虎少主先敬圈酒,俺给赵县长看手相,看完有话对你说。” 说完捧起赵纯朴手,指他左掌纹路说:“主遇贵人。分线向着前程去,此后无分岔,一线到底吉祥得很。” 赵纯朴就嘿嘿笑:“听了您的话,我那心儿呀,通达好舒服。”

宋文虎敬酒陪众胡乱闹。

董道昌完事去宋文虎身后小声说:“出来有话讲。”

两人到屋外,察过并无人。

董道昌掩嘴轻声说:“虽然谋划在前,事中常有机变。俺原想,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是在宽慰,当属自欺之,船到桥头未必直,文虎少主咱顺势变化这才行。刚听新任副县长说,天津那边得到了信,对这批枪支不敢轻心,报了军政部。下午你不在,八里桥驻军派一个排帮押,保定府专函在副县长那里内容不知。没办法,劫不成,只能到西县再说。” 宋文虎听了大吃一惊。

“回去报有变,文虎需你往。”

“行,董叔放心俺的马快。只是问起来咋办?”

“放心去,俺应付。”

宋文虎去向手下交代,到马棚牵马悄没声地出客店,眨眼消失夜幕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