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六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6-13 点击数:197次 字数:

点灯时分在八里桥镇码头边,王记骡马店门口,招客灯笼亮得红。宋文虎刚从外面回,思量为啥还未到,就听有人笑,细看那人在夜色中,影影绰绰说:“我是刘连副,如今是营长,你不认得啦?” 宋文虎这才过去问:“咋穿这身平民服?不在县城把好门,跑到这里来干啥?” 刘营长反问:“这里不就八里桥镇?有啥来不得?还差点儿去了保定府。”

刘连副破格后,心潮特别澎湃,带人便装骑马出城追县长,要扮匪半道做了他。可是追半天,连个影都没,十分奇怪勒马前眺,装出伟大貌,傲视问众人:“县长是只鸟?”

一位部下说:“应该不能会。”

刘营长怀疑一会儿说:“前面又要过村了,每处都细问,万一追到他前面,到了保定就瞎掰,团长饶不了咱们。” 一路问一路追,出西县界到卫河边众人歇马。 刘营长突然想起来,怒气冲冲问:“他奶奶的熊姥姥,副官算个什么官?敢在猪圈踢老子,浑身使力气,多次扇老子,凑近脸蛋唾老子,还想毙了他爷爷!团长尽爱听他的,我就想不通?他都不姓刘。” 几位兵胡骂到他笑了,大家跟着笑,十分的讨好。 歇够又往前,过村查一次,追到八里桥,影子都没见,却被董道昌碰上。

董道昌在常住的王记骡马店,会过宋文虎之后,扮装出来到街上,头顶黑色瓜皮帽,戴副玳瑁深色镜,身穿青长衫,圆口布鞋露白袜,扛着算命幡。上有道家双鱼图,两边竖排共十字,‘早知三日事,富贵几十年’,招摇过市偶遇可疑便探明。

 正走望见街的西头闯来数位牵马汉,个个顾盼与众不同,便添警惕小心迎去,近了惊得‘啊呀!’一声,心说是西县剿匪团的刘连副,顿时联想那批枪枝和弹药,难道是冲这个来?为何又要便装来?是团长另有打算了?不容想清已到跟前,干脆上前拦档住,拿下肩幡朝旁一戳,掏出铜铃轻摇几下。 刘营长急着寻县长,突被算命的挡去路,气得瞪眼睛,怒指算命先生鼻子说:“老杀货,滚一边!” 推了一掌忽然问:“你是董管家?”

众大惊。

董道昌请他们进了饭馆楼,取下眼镜叫酒菜,脸带笑容抱拳鞠躬:“宋家管家董道昌这厢有礼了,老总们辛苦。异地遇同乡,哪能不吃酒?” 刘营长犹豫苦笑道:“麻利干脆快点饭,酒就别喝了。” 董道昌表面道了谢,心中十分地担忧。 刘营长就问:“董管家,谢个嘛?你肯照顾我们穷兵,该我谢才对?” 说完又对几位兵说:“竖起狗耳朵,咱是当兵人,和百姓不一样。不一样在哪?这就是,一旦得令,六亲不认,只从团长。这话讲过无数次。” 几位兵就齐说‘是!’ 心却想着好久没下饭馆了,快上好菜吧。

董道昌愣那里,直到刘营长拍他肩。刘营长笑问:“肩扛算命幡,悬挂着葫芦,又会算命又会医?你想忽悠人?” 董道昌赶紧笑:“说命为主,兼济悬壶。” 刘营长困惑虚眼摇头。 董道昌知他疑心了,心想支吾越坏事,于是干脆地问道:“是不是在想?堂堂一管家,不缺吃和穿,这么远来算命行医?” 刘营长点头说:“对对对,这也太奇怪。” 董道昌凑他耳边说:“为件人命关天事。”

几个兵见酒菜来,有鸡有鱼有猪肉,香气诱人齐赞颂。 有人喊:“先给刘营长倒酒。” 有人喊:“然后都满上!” 一阵忙乱个个兴奋端酒碗,一位清水脸兵说:“咱先祝贺刘营破格,干一个!” 又一位嚷:“连副变正营,干!” 众人嚷:“升官发财,干!” 大家心盼刘营若端这酒喝成。 刘营长等着听下文,被吵烦吼道:“干干干!就知道干杯!干你娘个脚!你们这些他妈的,老子正听关天事!” 一位老兵嘻皮笑脸讥讽戏说:“装装装,装什么?平时你闹得最蹦达。行了行了快别装了喝酒吧?瞧这菜,那叫棒!” 说完夹块红烧肉,闭眼品味赞不绝口。

刘营长自从升了官,觉着与前大不同,觉得官威比前大,不容底下随便嬉,听不得叭哒放肆馋,认为这是笑官,简直目无尊与贵!心里便来气,伸手一耳光:“饿死鬼!” 老兵闭眼陶醉于肉,突然挨扇老羞成怒:“将军不打吃饭饿兵,你算什么狗屁东西!” 掏枪上膛。

店堂大乱,吓跑食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