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六十九章 写意人生着红装
发表时间:2019-06-12 点击数:175次 字数:


沙巴,位于马来西亚东部,是个最贴近大自然的地方,因其环境颜色纯鲜亮而被称为绝色天堂。这里历来就是个旅游胜地,吸引着世界各国游客不远万里过来,享受这里特有的阳光海滩,碧水蓝天,当然,还有各种海鲜。

跟其他岛屿比较,加雅娜岛的沙滩面积并不大,水却清澈的让人心醉。加雅娜饭店又是这个岛的最大亮点,这是个建在水面上的庄园酒店。一座座蜿蜒连绵的小木屋直接建造在水里,连接它们的是之字形栈道,栏杆和地面都是实木结构,平坦而优雅站在栈道看湛蓝湛蓝的天空,蓝找不到一丁点杂质,远的绿树近的木屋都是蓝色背景下的彩图。脚下清澈见底的海水,清得的连水底草叶斑纹都清晰可见,细沙碎石在阳光下色泽斑斓,真是个化外仙境。

胡小泉早就把这里包下,进行了好一番布置每个出入口都是轻纱罗帐,彩带纷飞大红的字到处张贴,好多屋角檐下挂着鲜艳的中国结栈道两边整齐摆放以红色为主的鲜花,在落日的照耀下显得灿烂无比!这就是于雨朋和三位夫人的婚礼殿堂,一个奢华浪漫的水上礼堂,就在明天上午,一场四人婚礼,一个崭新的幸福乐章将从这个绝美的人间天堂开始谱起。

晚餐时间到了,落日下,沙滩上,人们聚集在一起享受着独特的异国风味。

几个椭圆形大桌子上,摆放着各种食物,不用说是以海鲜为主泥蟹、老虎虾、沙爹、白灼虾、黄酒鳝、龙虾、野猪肉、各式沙拉,饮品又各种洋酒、红酒,还有当地出名的米鸡酒。担心老人们吃不惯海鲜,还从国内带厨师做的葱花饼、北京烤鸭卷煎饼,煮了素面。旁边有一个烧烤炉,孩子们正围着看大师傅烤制各种肉串、鱼虾、鸡翅、蔬菜。

华灯初上,人们大多在室内看着酒店里安排的当地人表演的助兴节目,整个小岛都浸入欢快的马来节日乐曲中。

栈道拐角的地方铺着一大毯子,上面平躺着几个人,注视着灿烂的星空,在小声聊天。要借着微弱的灯光下仔细看,可以看出是于雨朋、龚兴龙、刘云、牛永成、季维斯、杨洋、黄雯、Evie。

“老四,你真想带她们几个到欧洲发展吗?”从结拜以后,龚兴龙就改口叫于雨朋为老四,对他的关心却从未改变过,“孩子们都还小,搁在家放心吗?”

是探探路,顺便度个四人蜜月,好歹也到塞纳河畔散散步,杯咖啡,红酒庄园里转转,摘个葡萄品品红酒也行!事业吧——主要想发展点技术含量的长线投资,就算为咱家的鸡蛋多找几个篮子投放吧。以后年龄大了,长期盯着一个地儿蛮干!”于雨朋淡淡地说,心里着实憧憬那样的生活。

欧洲转转也好,感觉好了回头咱们组织组织,一起到那边度假也不赖!”刘云也觉得于雨朋的想法好。

“雨朋,要不然——我跟你去吧?总不能让几个弟妹给你跑腿儿办事”牛永成关切地看向于雨朋,他啥时候都忘不了体贴兄弟、弟妹。

“呵呵,我去度蜜月,你跟着算干嘛?再说,你家英楠咋办?”于雨朋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这次真的想和妻子们自由散漫地过一段慵懒日子

“可以把英楠也带上啊?你们新人度蜜月,我和你嫂子跟着沾个光呗!”牛永成想法倒是实在

“我看老三还是别凑热闹,国内的节奏你都跟不上趟,外语也说不了几句,到欧洲还不增加累赘?老四本就是半瓶晃荡,自己都照顾不全乎,怎么度蜜月?不是添乱嘛?”龚兴龙悠悠地说,其实也有些不舍,想着好不容易稳定了,于雨朋也该休息一段时间,尽量给他多些自由。

“这个嘛——其实我也是为弟妹担心嘛,要这样说,我还是看家好了!”牛永成弱弱地说。

“三哥,我走以后孩子们和咱爸妈就丢给你了不过,我知道你对咱爸咱妈,比我都孝顺,所以当我说废话吧!”于雨朋对牛永成顾家这方面,还是比较放心的。

“说这个我信,牛总简直把雨朋的家当自己家一样,几次给他打电话,都在那边吃饭呢!”黄雯插嘴。

“呵呵,黄雯儿对三哥有意思?要不我做媒?你也当咱们三嫂?”于雨朋忽然扭头看黄雯,微弱的灯光下,却遇到杨洋似笑非笑似怨非怨的眼神,笑了笑扭头继续看天空。

“去你的!”黄雯躺着没动。

 “二姐,公司的事就靠你跟大哥了,还是他主外,你出内吧!要是忙不过来就多找黄雯帮忙,我看这丫头是不打算嫁了,有的是大把时间”于雨朋跟刘云说又略微抬头笑着看看黄雯。

“哎,雨朋,是不是人家不嫁也有错啊?干嘛要死磕着欺负我?销售部的事情够多了,再说,我有时间还要陪我家洋洋呢!”黄雯不情愿地嘟囔着。

“亲爱的,雨朋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别动不动那么大怨气”杨洋劝着黄雯,“等我们家小宝贝儿出生了认你当干妈老那么大火气咋行?

“那必须的!火大人实在!”黄雯认真地说。

“当干妈容易,是不是得赶紧给孩子找个干爹才行啊呵呵呵……”龚兴龙说着笑了起来。

“去去去就会合起来欺负人家亲爱的,Evie,走,咱们进去,不陪他们数星星了,全是坏男人!”黄雯说着拉杨洋和Evie站起来。

“哎,我说坏男人,这回咋没让空姐一起过来?这儿的环境多好,等我办完事儿,你可以带她在附近转转,美景,美酒,配上美人儿呵呵呵”于雨朋忽然想起米慧了,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动則撅起的小嘴巴挺有意思,不由得想起调侃龚兴龙。

“他倒是想,就是没那个胆儿,程娇和叔叔阿姨都在”黄雯趁机调侃。

“朋,外面凉,你们早点进去休息哦?”杨洋走了几步又停住叮咛。

“好,一会儿就进去替我暖个被窝吧”于雨朋应承着说。

“少当着大家伙耍流氓,结婚前一天不能同房!”黄雯甩脸走了,杨洋和Evie跟着离往房间走去。

少了几个人,大家暂时陷入沉默,空气居然有些凝结。

于雨朋躺下看了一会天空,扭头看杨洋她们三个躺过的地方,空位置旁边是季维斯。他才注意到今晚他没说过话,幽幽地说:“老五,你跟晓蕙的婚事,是不是也该办一下了?老徐家可是名门望族,这么老拖着不合适吧?

“我知道,过几天回去就跟他们商量商量四哥,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季维斯心里有些疑惑,解不开也放不下,还不好意思多说,因为这疑虑跟杨洋有关,现在毕竟是他的四嫂了。

“老五,咱们都是自家弟兄姐妹,有什么是该说不该说?想说就说,不要扭扭捏捏,你不觉得六妹最近的进步非常大吗?别看以前羞羞答答,现在食品公司管的井井有条,这马上进政协!”刘云说很赞赏莫小兰。

“说起小兰进政协了,二姐,你找时间跟她好好说道说道,我最近怕是没时间找她政府的工作最好是少掺和,俗话说生不入公门,死不下地狱生意上搭个台子是免不了的,绝对不能陷太深,我担心扎根太深喽,将来想出来了洗不掉两腿泥。”于雨朋最顾忌的,还是官场那些拉帮结派尔虞我诈。

“好,这两天忙完我就找她谈!”刘云对于于雨朋的决定从不反驳。

于雨朋又扭头看季维斯,轻声说:“老五你要说啥?

“四哥,杨洋嫂子身边的那个Evie你了解吗?她跟咱们这些人都没有来往,但她每天跟着嫂子和黄总,她们之间也不怎么交谈,我觉得有古怪,可又说不来具体哪不对。”季维斯说着慢慢坐了起来。

“老,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龚兴龙也坐了起来,他觉得季维斯不会无的放矢。

“到目前还没什么发现,我找香港那边的人查了几天都没搞清她有啥目的,只知道她是香港大学的博士,主攻科目是Cancer,也就是癌症!本想等搞清楚再跟你们说,可这两天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季维斯若有所思地看着于雨朋。

“啊!你说什么?癌症?”于雨朋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季维斯,“我只知道她是香港本地人,在中环附近住着,其他都不知道。”

“老四老五,咱先别急着吓自己,找个时间向她问清楚!”刘云这时候思路比较清晰。

几个人都坐了起来,众人把目光都投在季维斯脸上,他帅气的脸颊眉头紧锁,眼角眉梢挂着浓郁地愁

“那就等过了明天的婚礼再说,我那边还让人查着呢,这两天应该会有消息过来二姐,还是你单独问Evie,完了叫上小兰咱们六个再开会决定,四哥,行吗?”季维斯看着刘云,也认为心思缜密,又是女人,比较适合出面做这事。

“那就这么定了,大家都回房睡觉,明天好好办婚礼!”龚兴龙说着站了起来,大家都陆续起身向房子走去。

于雨朋的婚礼是中马混合的,因为朋友中没有大马当地人,所以只是请了当地一个婚庆公司安排婚礼现场兼司仪还专门请了一个当地有名望的阿訇来当主婚人,宣读证婚词,毕竟一夫三妻的不符合华人的体制,于雨朋就是为此移民,有了马来西亚政府的结婚证,再有个阿訇见证更完美。

到场的宾客大多来自内地,于雨朋父母和老家的亲戚来了不少,包括于富贵和镇上的领导秦婉玲的亲戚也来了近百人,他老舅是个开通的人,听到这消息开心的直吧嗒眼泪,打心眼儿里为几个人高兴梁铜山弟兄四人都带着各自老婆孩子,还有一些亲戚、战友,和方正之夫妇、庞副省长夫妇一起坐在大厅的西侧,睁大老眼关注着婚礼现场。杨洋的父亲和兄嫂侄子都到了,她外婆家也来了人再有结拜六兄妹的家人,钟老太太全家老小,西雅图的黄峥,再有就是各地分公司代表。最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一些陌生客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却有共同的特征,就是来自各地于承业希望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代表。

随着阵阵的手鼓声,一些身着华丽大马服装的男女载歌载舞进入大厅青年穿的是浅绿色传统长袍,黑色长裤,女孩子穿的也是绿袍搭配着粉色花裙子,袍子上多了一些醒目的花花草草。那位大马司仪也是满身锦衣华服,说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兴高采烈地介绍着今天的婚礼程序。

良久之后,衣着当地华服的于雨朋和三位太太缓步走进大厅,于雨朋穿的是乳黄色丝质大马民族服装,头上戴着的帽子,长衣及膝,就像中国传统戏剧中的小生三位新娘穿着打扮更是像极了戏中的青衣,浓妆淡抹,睫毛上涂了金色的睫毛膏,顾盼传神之际,睫毛随着黑亮的眸子闪闪发光。

音箱里传出阵阵悠扬婉转的神曲,似是印度歌曲,又像新疆民歌曲声中,那位阿訇来到新郎新娘面前,讲述一长篇听不懂的穆斯林语言,大概是一些祝福语,又宣读证婚词结婚证书,并要求新郎新娘分别宣读了誓词,司仪宣告礼成。接着又按中国人的传统进行了叩拜大礼,之后是向双方父母敬茶,七位老人并排坐着,他们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就足以证明对这场特殊婚礼有多满意。

新婚酒宴开始了,没有按大马的自助餐形式,仍旧是像国内一样摆着一个个大圆桌大家一边吃喝一边欣赏婚庆公司安排的表演,新郎新娘分别回到房间换衣服了,接下来是向所有宾客敬酒。

于雨朋换了身轻便的中式礼服,跟龚兴龙来到大厅,向大家打招呼。秦婉玲换了身红色小唐装,是婆婆亲自陪她一起选的,和她自身文静雅致的气质完美融合。梁晓芸则是穿了一身红色高领旗袍,把本就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的更加风华绝美。

杨洋迟迟没有出现,刘云让莫小兰、徐晓蕙找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找着,奇怪的是黄雯和Evie也不见了。

 


下一章:没有结局的结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六十九章 写意人生着红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