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40章 团聚
本章来自《遨凡尘》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2019-06-10 点击数:119次 字数:


       大厅里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稍后有人问“竹兰”的寓意是不是指“高洁”,董婵笑了,笑得嫣然动人:“很贴切,但不准确,高洁主要是形容荷花,因为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奴家我现在栖身在怡香院,何谈‘高洁’二字?”顿了下又道:“诸位知道,竹子的特点是有节,而兰花的特点是幽香,香者,气也,所以,‘竹兰’二字合起来的寓意应该是‘气节’。我写这句话的意思是,虽然我栖身在怡香院,但是我没忘了一个人的气节,我到这儿来完全是被迫。奴家现在就给诸位念一下我中意的那两句,这两句是‘花街柳巷存气节,舍己为婿显贞烈’,大家觉得对不对?”


  沉默,寂静。


  片晌又有人喊:“那第二题呢,第二题那个人对的是什么?”


  “第二题,奴家考的是各位忧国忧民的意识,遗憾的是,诸位都把它当成描述景物的诗句来对。先刚那位客人对的是‘百姓苦乐记心间’,诸位应该知道,江山代表的是社稷,而真正代表社稷的又是什么?应该是百姓。过多的我就不再说了,诸位的才学比我高,其他的想必大家应该都知道……”


  “啪!”一只茶盏摔在地上,摔茶盏的是黄天。“是哪个对出的那两道题,站出来让老子瞧瞧,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跟老子抢女人,我现在就把他送进大狱。”猜测对出董蝉那两道题的,十有八成就是灵宝,黄天当下沉不住气,心说岂有此理,竟敢在虎口里夺食,活得不耐烦了。“哈哈哈哈!自然是本公子对的喽!”灵宝朗声大笑,昂首挺胸走上前去。胖虎手摇折扇亦步亦趋,边走边叨咕:“我说什么来,只有我哥哥能对得上,这回你们该信了吧?”凤霞想过去,想了想最终留在了原地。


  灵宝和胖虎一上前,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知道见真章的时候到了。


  董婵见过英俊的男子,但往往不是轻浮、酸腐就是懦弱,像灵宝这样飘逸洒脱、气度超凡的英俊公子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此外,灵宝那洞穿一切的过人文采令她钦佩,因此当灵宝到了她跟前,董蝉紧张得心如鹿撞。灵宝向董婵深施一礼,介绍他姓江名灵宝,乃紫金山北麓吉祥村人氏,今日晌午路过此地,得知董小姐出题悬赏之事。常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况董小姐才貌俱佳,贤淑高雅,他也是一血肉之躯,焉能不对董小姐的才貌起仰慕之心乎。嚯!灵宝的这番自我介绍,既像是真情告白,又像是谦恭求爱,只是里面含了些酸腐、戏谑的韵味。董婵雪面飞红,说公子谬奖了,没你说的那么好,奴家委身到这儿的缘由,想必公子已经知道。灵宝答知道,不就是悬赏除妖么,目下虽未想好,但终归有解决的办法。


  听说来自一个山村,除妖之事尚没想好,黄天自思灵宝不过是一乡绅子弟,游山玩水路过此地,正好遇上董蝉的这桩艳事,于是见色起意也想碰碰运气。肥水不流外田,陵县的美女怎能让外乡人夺占?黄天抢步出来道:“外乡人,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陵县,不是你们那儿的小山村,喜欢董小姐,休想!”灵宝问外乡人怎么了,外乡人就不可以凭本事求爱?董小姐张榜公告,人人都有争取的权力,凭啥就你不让?“凭啥?就凭我爹是陵县的县令,今晚,我就把你们关进县衙里的大狱,至于那个小女子,嘿嘿,公子我今晚就受用。”黄天一脸的狞恶,那几个狐朋狗友更是一阵狂笑。


  “痴人说梦!”灵宝问黄天陵县县令很大么?说他今天一晚,一再提到大狱,好,那本公子就成全了你,今晚就把你送进大狱里去。感觉对方话里有话,黄天问灵宝是什么人,灵宝还是那句话,他是一个读书人,也是一个修行的人,告诉黄天从现在起,他爹的那个县令不是了。黄天狂傲他爹不是谁是,灵宝一指董婵说当然还是董县令,也就是董小姐的爹。黄天先是一愣,转念一想修行算什么人,不是和尚就是老道,顶多会几下子旁门左道,跟官府作对那还不是死路一条,朝左右一挥手道:“给我上,先把这两个小子给我拿下,过后公子我有重赏。”几个狐朋狗友就等黄天的这句话,气势汹汹地朝灵宝和胖虎扑来,灵宝岿然不动,胖虎却往后缩,把他哥一个人给闪在前面。


  “住手!”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断喝。


  众人观瞧,见打外进来七个清一色的坤道(女道士),她们身负仙剑鱼贯而入,为首一人,正是在丹阳城和灵宝见过面的观贞。除了观贞,其他的坤道都不到二十岁,她们不施粉黛,却个个容貌秀丽。观贞施道礼道:“贫道拜见郡守大人!”那六个年轻的女道士躬身附和:“茅山弟子拜见郡守大人!”灵宝欣慰,问她们怎么找到这来,观贞道还不是大人所到之处皆有祥光笼罩,她等修道之人循着祥光就过来了。胖虎又神气起来,跑过来眉开眼笑:“我的娘哎,会除妖的人来了。”


  灵宝告诉黄天,他已决定将他爹陵县县令一职革掉听候发落,陵县县令仍由董大人担任。


  从女道士们称灵宝为郡守大人那一刻,黄天心里就慌乱,知道他这回是触了大霉,现听说要革除掉他爹的县令急了,争辩他爹的县令那可是皇帝封的,别人无权说革掉就革掉。灵宝将剑眉一扬道:“嗯,你说的不错,我是无权革掉你爹的县令,可有件事你大概还不知道,就是现在朝廷是司马道子王爷当权,而本官恰恰又能做司马王爷的主。前些天,本官给司马王爷修书一封,请来圣旨处斩了原丹阳郡太守余祥他们父子,皇帝随后任命本官为丹阳郡的太守,这里有当今皇帝的圣旨如假包换。”灵宝说着从怀里掏出那道圣旨,展开后给众人观看,众人无不赶紧下跪。


  揣回圣旨灵宝又道:“黄天,余祥父子本官都可以杀掉,又怎么革不掉你爹的一个县令?”


  黄天彻底泄了气,不停地叩头请求恕罪!灵宝让黄天起来,他都做过什么,过后由董大人判定,问黄天为啥当初给他兄弟一个嘴巴。黄天懵了,极力为自己辩护,钱兄等人也很纳闷,出面证实没人打过胖虎,尽管当时很多人都觉得胖虎欠揍。胖虎看瞒不过,承认其实没人打他,是他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有人听了窃笑。灵宝让黄天现在回去,叫他爹马上把陈昭从大牢里释放,直接送到董大人的府上。黄天连连称是,又叩了两个头爬起来逃窜,他手下的那些人跟着溜掉。


  灵宝让董蝉收拾一下回家,董蝉的泪水直掉,到现在她还感觉像在做梦。凤霞过来灵宝跟董婵介绍,凤霞是他的干姐姐,也是他这个干弟弟的亲姐姐。“也是我哥没过门的媳妇。”胖虎唯恐董婵不知道,董婵惊羡凤霞的美貌,怀着一种莫名的心绪施礼,凤霞回谢。


  何姨一直没敢上前搭话,她怎么也没想到,天下还有这么年少的郡守大人,而且听刚才灵宝的话,这个年少的郡守可以当大晋朝的半个家。我的娘哎,这个年少的郡守到底是什么人,连茅山的女道士们都对他那么的恭敬,何姨越想头越大。何姨不敢说话,倒是灵宝招呼她:“何姨,麻烦你让人把董小姐的东西收拾一下,董小姐今夜就回去。”何姨连连说是,吩咐旁边的俏婢快去收拾,接着朝一个龟奴喊道:“朱六,去把咱们这儿的马车备下。”


  钱兄已经完全信了胖虎的话,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上前见礼道:“陵县学子钱松,拜见郡守大人!”其他学子仿效,一时间拜见施礼声一片,灵宝还礼。钱松赔罪今天下午,他等对大人的兄弟多有冒犯,还请大人和他的兄弟多多海涵!胖虎大度的说没事,他只是纳闷,这读书人怎么都跟他哥哥一样,说话拐弯抹角,骂人还不带脏字?看这个胖家伙把郡守大人也给裹到里面,众人都笑,大厅内的气氛一时活跃。 


  且说灵宝他们走后,董霖一直回味他的那句话,看灵宝的年龄,怎么都不会比董蝉大,这么一个年少的公子,如何让自己官复原位?女儿去怡香院已快一个月,每天都有众多的学子去答对,到现在也没一个人能如愿,这位公子言谈笃定,他去了就能一下中的?董霖左思右想也没理出个头绪。晚饭董霖吃的是无滋无味,饭后一个人去了后花园,时值满月,皎洁的月亮犹如玉盘,泻下水银般的辉熠。董霖在园中踯躅,想到和他分离了许久的女儿女婿,更增添了凄清孤苦的愁绪。漫步了好长一阵,管家进来报小姐回来了,陪她回来的是下午那三个年轻人,还有一些女道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辛言
对《第40章 团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