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39章 答对
本章来自《遨凡尘》 作者:辛言
发表时间:2019-06-10 点击数:269次 字数:


       胖虎将桌上的果点忙活个够,这才不放心地问灵宝,问他能不能对上董小姐出的那三道题。灵宝讲对上对不上那要看情况,容易的话还好办,要是太难了只能托“驸马爷”的洪福。胖虎很受用,让灵宝不要忧虑,他从小就会猜谜。“啥!猜谜?”灵宝惊得差点跳起,惊讶这个胖家伙真敢说话,哦,合着人家董小姐出题就出几条破谜语。


  “是啊,哥,我出一个你猜猜看。”


  虽然哭笑不得,但人家毕竟是一番好意,灵宝耐着性子道:“好,你出吧。”


  “爹有眼,娘有眼,初生的孩子没屁眼。说吧,哥,是啥?”


  谜面不是很完整,但灵宝还是马上猜出了谜底,正要回答,看到胖虎那张自信的脸感到不忍:“这个……”灵宝一脸的费解,见灵宝作难,胖虎自得:“哥,这么简单的谜语你都不会?是蛋嘛,鸡蛋、鸟蛋、王八蛋,你想想看。”


  灵宝面现愧怍。


  “哥,我再说一个,看你会不会。两个姑娘长得像,身上穿的都一样,是什么?”


  这道谜语对灵宝来说更简单,但仍装作不解。


  “哥,老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你再想想,以后你和我姐成亲,你们躺到床上……”胖虎这边做提示,那边凤霞瞪起了凤眼,灵宝赶紧给出一个近似的答案:“我知道了,是被褥。”胖虎摇着胖脑袋说不对,说被褥的颜色不一定都一样,特别是成亲的时候,男的是红的,女的是绿的,红官绿女嘛。


  “那你说,应该是什么?”


  “是枕头。哥,这枕头,一般都一样……”


  几个俏婢手捧纸墨往各个桌上送,众人骚动,估计是董小姐要出来出题对对。接着,从二楼下来一位三旬左右,体态丰腴,面目美艳的女子。女子到了楼下,向众人施了一个万福礼道:“各位官绅子弟,还有陵县的才子们,欢迎大家光临本院,奴家在这儿万分的感激!要不是各位贵客的捧场,奴家这生意又怎会这么红火?当然,奴家也知道,大家是来看董小姐的,说到这儿,奴家可要失礼了。怎么一个月的期限快到,还没人能对的上董小姐的那三道题?奴家都为你们这些学子们泄气。”


  黄天应道:“何姨,我认为你的话如同放屁,难道你看不出来,是那董小姐心存为难之意?”所有人中只有黄天说话,别人谁敢抢这个风头?足见黄天在陵县的霸道。不过话说回来,就是再霸道,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出言不逊,可见黄天平日里是多么的骄横和恣意。


  何姨被骂的面红耳赤,不知陵县这个最大的官家子弟,今天为何发这么大的火气,其实何姨哪里知道,黄天生的是灵宝的气,他现在是通过这种方式向灵宝传递,陵县是他们黄家的盘踞之地。虽然被骂,何姨还得装出笑来嗲声嗲气:“黄公子,干嘛说话这样粗鄙,小心我哪天告你的黑状,让你爹替我出气。”黄天冷笑道:“何姨,不要以为你抱着我爹的大腿,我就怕了你,要是惹恼了我,我一样能叫你下大狱。”回头示威性地看着灵宝他们三个。灵宝面色沉静,端着茶盏慢慢地品味,仿佛根本不知刚才发生什么事。


  一个指桑骂槐,一个漠然无视,表面看什么都没发生,但大家都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不知何时就会剑拔弩张,一方让一方彻底地服输认罪。


  不知黄天今天吃错了什么药,何姨不敢和他再“逗趣”下去,吩咐旁边的一个俏婢道:“快,有请董小姐。”俏婢转身朝楼上喊道:“何姨吩咐,有请董小姐!”不久,在人们的期待下,从二楼出来一位身如细柳,雪貌凝脂的年少女子,不用说,这个女子就是董婵了,她身后跟着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丫环。董婵莲步下楼,愁容冷漠,向众人略施了一礼,走到矮几前曲腿俯身拨动了琴弦。琴声一起,似将士拔剑,接下来再听,灵宝知道此曲为东汉蔡琰所作的《胡笳十八拍》。


  蔡琰字文姬,陈留人,其父蔡邕,为东汉末年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和音乐家。蔡琰的一生十分悲惨,早年蔡邕因上书抨击朝政全家被流放,蔡琰后在战乱中被匈奴所获,留居南匈奴与左贤王为妃,生了两个儿子。十二年后,曹操派使臣用重金将好友蔡邕的女儿蔡琰赎回,蔡琰的两个年幼儿子不得不留在匈奴,这段史实,被后人称为“文姬归汉”。蔡琰归汉后,悲叹自己命运多舛,母子天各一方,终生不得相见,在这种处境下,蔡琰写下了流传于世的《胡笳十八拍》。


  董蝉将这首《胡笳十八拍》弹奏的悲伤委婉,肝肠痛断,灵宝听了暗自称赞,知道董婵的琴技受过名师指点,否则决不会达到这种造诣。常言道曲如心声,董婵之所以演奏这首曲子,估计和她目下的心境有关,这种心境与蔡琰当年思乡别子的心绪有着相似之处。一首曲子弹完,众人鼓起意味不同的掌声,黄天不耐烦道:“别弹了,老子都听厌了,赶快出题对对。”董婵冷冷地看了黄天一眼,交给丫环一个纸卷,丫环朝前走了几步:“各位客官,小姐说了,第一题还是以前的那两句,因为到现在,也没人对出叫小姐满意的后两句。”说完展开纸卷,见上面写道:


  栖身勾栏念竹兰,烟雨潇潇空自怜。


  众人提笔蘸墨,在纸上对补这首诗的后两句。


  “什么他妈的破题,对了这些天,还让对个没完,纯粹是成心刁难。”大厅中又响起了黄天的不满,牢骚发完对身旁一个聘用的读书人道:“好好对,再对不上,老子跟你没完。”看了董婵出的那上两句,灵宝略微想了下,正要答对胖虎凑到跟前:“哥,啥意思,是不是出的谜语?”灵宝解释不是谜语是两句诗,让补上后面的两句。“诗?”胖虎关切,问灵宝能不能对上。灵宝答不知道,对出对不出,那得对过了才行,要不他们就回去。


  “别啊,哥,怎么能回去?你还是对一对才是。”


  “我是想对,是你不让对,你把胖脑袋搁这儿,让我怎么对?”


  胖虎这才发现他碍事,赶紧把身体移开,灵宝唰唰唰在纸上写了两行字。


  丫环过来收卷,见了灵宝惊讶,看了几眼走了,她把所有的答卷收完交给董婵。董婵开始一张张地看,丫环吞吐道:“小姐,刚才有个年少的公子,以前没见过,生得……生得真好看。”董婵不抬头:“好看?好看怎么了,还不是跟那些人一样,绣花枕头外边光鲜。”丫环辩解,是不是绣花枕头她不知道,只是……只是那个公子好看的让人心跳。董婵不理埋头看题,很快,一张字迹刚正飘逸的答卷映入眼中,答的两句是:


  花街柳巷存气节,舍己为婿显贞烈。


  董婵一看知道她久盼的那个人来了,问海棠还记得这张是谁写的么,海棠不识字,从字迹上回忆道:“小姐,我也说不好,好像是,好像是我刚跟你提到的那个公子。”董婵问她能否肯定,海棠摇头想要过去问问。“算了,还是出第二道题吧,这回,你可要记仔细。”董婵把第二题的纸卷交给海棠,海棠接过又给众人展示,见上面只写着一句:


  江山风雨收眼底。


  众人又开始答对,灵宝这次连想都没想就在纸上回了一句,海棠这下看仔细了,不但看仔细了,还把灵宝写的这张单拿在一只手上,以免和其他人的弄混。董婵接过一看,马上看出这张和她刚才中意的那张,均出自一个人的笔墨,再看灵宝答的内容是:


  百姓苦乐记心间。


  董婵“哦”了一下道:“看来不是绣花枕头,想不到,这世上还真有才思敏捷,能懂得我心思的人。”海棠讲既然这样,那她现在就把他给请来,董蝉说不急,再等等,不是还有最后一题么……董婵吩咐了几句,海棠听后露出笑靥,这笑是久违了的笑容,因为身为一个奴婢,她的命运和董婵休戚相关,可以说是同呼吸共命运。如果董婵嫁得好,她作为一个奴婢跟过去作妾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要是董婵嫁的不好,那她的境况会更惨,成为人家糟蹋蹂躏的对象。海棠一脸喜气向众人报道,有人已经对出了董小姐的前两题,现在出第三道……


  大厅内一片惊诧,紧跟着有人喊道:“是谁对上的题?站出来让我们瞧瞧,看看究竟对的对不对。”


  “对、对,给我们念一念听听,要不我们心里不服气!”


  …………


  海棠不知所措,回头看董婵。


  知道不讲解一下是不行了,董蝉款款道:“客官们请安静,奴家现在为大家解说一下。奴家出的这前两道题,除了考应试者的文采外,更主要的是考应试者对题中寓意的理解。遗憾的是这些天来,大家都在文采和对仗方面下功夫,忽略了对其中寓意的理解。奴家先说这第一题,第一题的寓意主要在‘竹兰’上,奴家问一下各位,‘竹兰’二字的寓意为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辛言
对《第39章 答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