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二十七章 摩拳掌闯王兵狠打洛阳城 移妙月太监党惶逃红椿寺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208次 字数:


 

 

李铁锁、“一斗谷”、“响布袋”接到闯王命令,让他们把围困红椿寺的队伍悉数撤出,给五天行军时间,务必于正月十五前抵达洛阳城外。贺无定的人马需快速移到东亭衙接防。

四个人的队伍从红椿谷中的山神庙开始撤离,人多路窄,不时有人从冻得溜滑坚硬的冰雪道上跌入旁边的积雪中,撤到一行树街,已伤了十四五个,贺无定指挥人把他们抬到车村寨内治疗,四个人布置好岗哨,在一家正屋里烤火喝酒,几杯酒一落肚,话就稠起来。

贺无定酒喝得猛,脸红起来,举着酒坛跟四个人叫板。“一斗谷”不胜酒力,略一推辞,贺无定便不依不饶,说着说着便叨出了心事。原来,传令兵传来命令,让他把守东亭衙,而别人却是去攻打洛阳,他便认为倒霉的事情为啥老是自己干,而像打山高县城攻永宁下宜阳这样的美差却老是别人干,他就像头刚扎了鼻笼的小公牛,乱蹦乱跳,说了一些牢骚话。大营总管田见秀听说了,派人申斥了他一顿。贺无定知道了上了鼻笼的厉害,就安定下来。而现在,连“一斗谷”和“响布袋”也要去打洛阳了,贺无定的心如何能平静下来?

贺无定说:“铁锁哥,打下洛阳,两件事你得给我做。”

李铁锁说:“咱哥们是生死堆里爬出来的,你只管说。”

贺无定说:“最重要的一件,救了枣儿,就说我贺无定想她。”

李铁锁说:“那当然了,谁不想她?第二件呢?”

“把福王的耳朵割下一只带给我,我要吃半只‘猪’耳朵享福,他不是福王吗?是他有福还是我有福?记住啊铁锁哥。”

铁锁说:“忘是忘不了,但他也总共才两只耳朵,还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会占先。”

四个人大笑不止。

贺无定说:“真他妈的快,九年前和五年前,我们都围过洛阳,那时候俺还小,啥都不知道。哎,你们没见过吧,洛阳的小妞长得还蛮水灵,但和我们陕北的婆姨比差一截儿。”

“说的是球,我们伏牛山明白川的妞儿那才是俊俏。”“响布袋”梗着脖颈,红着眼睛嚷道。

李铁锁说:“有酒没女人,少点啥,这一回去打洛阳,非同前两次,有牛举人和宋学士李将军在,不把福王府平了不罢休。听说福王府里光美女就成百上千,打开城我给你们一个人挑一个。”

“那好,那好,哥,你可别把最好的抢跑了。”贺无定嬉笑着说。

“响布袋”已经不能喝了,自言自语,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什么红椿寺的花和尚,桃花庙的真心尼姑,雪莲尼姑,脸白得像石灰。

三人都醉了,只有“一斗谷”清醒。四个人胡乱地说起了红椿寺,一个个又气得火往上涌。“响布袋”拿起刀说:“我日你祖宗,十几天打不下小鸡巴一样的红椿寺,我现在去把那些秃瓢宰了。”

贺无定也拿起刀,说:“对呀,去打洛阳,连个红椿寺还没弄妥当,那些陕北老乡还不把俺笑死?走,快去。”

“一斗谷”把二人拦下,说:“去年八月到现在,咱们和红椿寺较上劲了,死打了两次,第一次还是我对不起你‘响布袋’,你才冲到红椿寺门口。这一次怎么样,咱们四个人,兵不可谓不强,人不可为不多,但冰天雪地就那一条路,被秃驴们拦在半途,咱们硬是一步不能前进。现在闯王来了命令,人咱都撤下来了,恐怕那些秃驴早占了一行树街,还去打什么。要说仇,我比你们大,我刚上山的时候,官府伙同红椿寺和尚为霸占我的银矿洞口,一次就杀了我的弟兄五十二个,这个仇我能忘了?你们也别扯蛋了,收拾收拾上路吧,我老杜也要去洛阳开开荤,见识见识,我还没到过洛阳呢。”

三个人喝多了,哪能上得去马,“一斗谷”让人弄来一坛柿子醋醒酒,让他们喝,喝得他们呲牙咧嘴,满屋子弥漫着醋香。

四个人带着队伍到了东亭衙,田见秀总管已拾掇停当,马上出发到洛阳,专等他们到来。见了贺无定,说:“这次你留守这里,可是闯王亲自点的将,你小子责任重大,主要守好粮食,照顾好伤员,我再给你留两个哨队,归你指挥,确保万无一失。”说罢带着贺无定去看了看粮仓,都有兵把守着,又看了看几百个伤员,缺胳膊少腿的惨状让人看不下去,李仙儿带着一帮人在给伤员敷药,田见秀把他叫到贺无定的面前说:“李仙儿,有事找他,别看他年轻,鬼点子多得很。”

李仙儿和贺无定拉拉手,二人早就相识。

田见秀对“一斗谷”说:“闯王听牛举人推荐,又和你见过几次,觉得你还是文武双全的人,这一回你派上大用场了,闯王委你去做山高县的县太爷,准备走马上任吧。”

“一斗谷”惊讶得撅着胡子不知所措,年过半百之人,还有这等前程,自己从小就是要别人厌烦的人,自己家的坟头上居然还有这棵草,做梦都想不到啊。

他后悔,没有把自己文房四宝带来。

“响布袋”听了,骂了一句:“日你祖宗,你‘一斗谷’也有今天。”

田见秀带“一斗谷”、“响布袋”、李铁锁要走了,贺无定直送到村口,在伊河边,互相拱了拱手,别了。

 

钱贤打扮成一个乡下老汉到达洛阳城的时候,洛阳城已被闯王队伍围得水泄不通。洛阳守城的官军把护城河外又挖了深深的壕沟,有的地方已引水灌上,一片汪洋。高大的城墙上时不时走过一队巡逻兵,见护城河边有人,立即厉声呵斥,一句话说不对,几十只箭就“嗖嗖”地飞到你面前,有的箭纷纷落入护城河,溅起片片浪花。

钱贤整个下午都在围绕着城墙附近转悠,找机会进城,躲着守城人的箭和围城人的视线,贼一样地溜到瀍河口,发现福王府的护卫头目,带着人巡逻,他大声喊叫,护卫头目和他熟悉,放下吊篮,让他坐进去往上拉。这时闯王的围城士兵发现,急忙赶过来捉,跑到跟前,吊篮已被拉起很高,够不着,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拉上城墙去了。

钱贤到了福王府,跪在福王面前不起来,诉说了在红椿寺的艰苦和九死一生的经历,当然有的地方不免有夸大之词。福王说:“难为你了,现在你回来,洛阳已成了一座孤城,本王每天都担惊受怕,吃不下,睡不好,倍感煎熬,听你说红椿寺和尚守寺的壮举,倒让本王想起了一件事。既然那地方现在没有闯贼兵守卫,你还得再走一趟,帮我叫来几百僧兵,关键时我也仗个胆。你看我跟前,护卫头目都上了城墙,缺少护卫啊。这一回你完成使命回来,要女人给女人,要金银给金银。”

钱贤本想回来讨功求赏,没想到福王还要他再去红椿寺。他觉得自己很倒霉,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回来。末了,他说:“福王爷,路上到处都是闯贼的兵,不太平啊,一个人害怕走不到。”

福王想了想,说:“让鹤云青空主持和你一块去,他和星云紫空同为一门子弟,路上可以保护你,到了红椿寺也好说话。星云紫空是本王寺庙里的和尚,他没有理由不听我的。”

钱贤当然也没有理由不听福王的话,在城里耽搁了半日,找着赵忠和陈孝,谈了点时局,大家心里都沉重得要命。赵忠和陈孝对钱贤这趟差事是既同情又害怕,害怕福王会给他们派一个类似的差事,那就完了,一切都完了。

钱贤在迎恩寺找着鹤云青空,鹤云青空不苟言笑,在迎恩寺做主持已好多年。福王这人小气,但惟对迎恩寺大方,寺内所需用度每年耗资不菲,修葺维护福王也听鹤云青空的意见,因而他从中积累了一笔银子,准备日后自己离开迎恩寺,再选址建造一个寺。知道师兄星云紫空在红椿寺做方丈,香客如云,他很早就想到伏牛山自立门户。或者自己真造不起,伏牛山七十二墁,八十二庵,选一个,由师兄星云紫空给自己斡旋一番,没准能在哪个寺存身立命。现在看看洛阳城形势危机,福王却派他前往红椿寺,也真中了他的意。他告别了福王,上街到他存钱的钱庄打听了一下,知道精明的商家把银子黄金都运往开封去了,鹤云星空也就放了心。阿弥陀佛,鹤云去也,凭着他的武功,带着钱贤公公去了伏牛山。

赵忠和陈孝送走了钱贤,心里的庆幸已变为忧思,竟羡慕起钱贤了。到底钱贤当过福王的总管,好像比他们更心腹一些,在洛阳危机的情况下,派人护送着离开了洛阳,到红椿寺去了。那里关山险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多么安全。他们可好,呆在福王府早晚是送死,听说闯贼恨的就是福王,与一般老百姓无碍,现在城中到处流传着闯王来了不纳粮,闯王来了杀福王的儿歌,他们不得不考虑自己。万一闯王也要杀和福王有关系的人,他俩是在劫难逃。想着想着,想到了李香君,吓了一身冷汗,这位皇妹,那本是闯王的妹妹,闯王进城能不找她妹妹?知道他俩想凭借李香君升官发财,不把他俩剐三次才怪?妥了,得赶快想办法离开洛阳。想来思去,把肠子都想绿了,最后觉得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是想法把李香君送给闯王,这样或许能够免去灾祸。第二条是赶快设法随难民出城,逃往开封周王那里,再想法把李香君送往北京,如果见了皇上,那么什么事就都不用说了,只等着享福了。

其实头一条也是瞎想,把李香君送给闯贼,那就好像老鼠向猫求情,变数叵测。这样只剩下一条路,逃,逃往开封。

二人观察了整整一天,把城内东西南北四个门都看了一遍,无计出城。正当这关口,忽听见王岳飞几个守将和福王议事,说城中饥民老百姓有六七百人整天集在东门口嚎着要出城,城中守军已杀过几个人,但不能制止。与其这样留他们在城中闹事,有与闯贼里应外合之嫌,还不如把他们赶出城去。还有一法兴许能安抚他们,就是给他们放粮放钱,但洛阳城中的穷人何止百千,福王又如何舍得给他们一钱银子,一粒粮食?只有赶他们出城去。等到月升半空,突然放下吊桥,把他们赶出去,城中从此就安静了,时间定在当夜。

千载难逢的机会,赵忠把消息传给陈孝,二人赶紧来到迎恩寺娘娘庵,不说要逃到开封,更不说闯王队伍已包围了洛阳,只说王岳飞和福王已商量好,要强娶李香君做妾。李香君怒火中烧,恨不得杀了他们,自己已当了尼姑还不得安宁。清月说:“妙月姑娘,不是生气的时候,收拾一下,走吧。”

二人扮成普通饥民模样,赵忠和陈孝扮作老年饥民,带着细软,混在人群中,等待出城。

到了月亮升过城墙边的一棵大树梢,东城门忽然打开,王岳飞等人骑着马,挥着马鞭见人便打。众人开始不知是怎么回事,片刻便知道是要被赶出城,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拼命挤过吊桥逃窜,可悲的是有些人慌张中掉在护城河里,大声喊着救命。

四个人随着人群出了城门,迎着月亮出来的地方顺路就跑,闯王的队伍时有马队从身边走过,久困在庙中的妙月香君,此时方向有些转向不说,只觉得是官军队伍,年轻女性怕兵匪的心态让她和清月尼姑一步也不肯远离。但是,到了首阳山,还是被人拦住了,四五个人蒙着面,刀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他们无力打斗,束手就擒。

四人被带到附近的一家农舍,蒙面人把黑布扯下,四人都吃了一惊,是智圆法师。

智圆法师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赵公公、陈公公、妙月姑娘、清月姑娘,想不到吧?”

李香君见了智圆,不知怎么的,竟像见了亲人一般,一颗紧张不安的心咚咚地剧烈跳了几下。

赵忠见了智圆,非常生气道:“汉奸,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智圆不愠不恼,说:“阿弥陀佛,识时务者为俊杰。今晚幸会,我知道你们要逃往开封,可是这时有贼兵万千,你们插翅难飞,如果不拒绝我的帮助,我可送你们马匹,逃往少林寺或红椿寺,躲避锋芒,以待来日太平了再出来。”

赵忠将计就计,骑马走当然是好事,就不管智圆是什么汉奸了,欣然接受。智圆和尚特走到妙月的面前,看了一眼,只见妙月的一张脸在月光下泛着光亮,那简直就是一轮皎月,那一双眼睛就像天上亮闪闪的明星。智圆和尚说:“妙月姑娘,月朗星稀之夜,骑快马逃难,也很有诗意啊!保重。”

妙月没有明白智圆和尚的意思,但他已把他当做可以依靠的故人,就说:“大师恩情不会忘,来日相报吧。”

四个人骑上马,绕来绕去,在月色下行走。赵忠不死心,往东边道路上绕了绕,只见路边时不时燃有篝火,那是闯贼的兵,远远看见他们的马,举火把呐喊追赶,有时箭就从耳边飞过,他们只好向南,沿途倒也顺畅。

走了一夜,已到了山区,歇息下来。赵忠、陈孝花钱买了个向导,四人又补充了点饭食,直奔少林寺去。

少林寺主持是一个淡泊宁静之人,平时,红椿寺与闯王结怨,来借兵,虽非情愿,但碍于方丈的面子,不可不借。现在来的两男两女,听说是福王的人,不可不留,但少林寺不肯和任何兵匪结仇。如今闯王在围洛阳,一旦异日听说少林寺藏了福王的人,那该会大难临头。福王无道,遐迩闻名,而闯王杀人放火,也是人人皆知。罢,阿弥陀佛,送他们到福王自己的寺院去吧,到那里祸福自有天命,与少林寺毫发无干。

于是派僧兵武艺高强者三人,骑马经过临汝、伊阳,沿汝河而上,历尽颠簸,到达车村,转入红椿寺中。妙月、清月平安住下,赵忠、陈孝身心疲惫,叹息良久方倒在床上休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二十七章 摩拳掌闯王兵狠打洛阳城 移妙月太监党惶逃红椿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