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二十六章 争香君诸男人各怀鬼胎 遇智圆小枣儿改名妙月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137次 字数:


 

 

福王朱常洵右眼皮从大年初一下午开始跳个不停,正想去找道士问个卦,傍晚时,洛阳守备便到府上,向福王报告,山高县县城被闯贼攻破,知县盛文卿被杀,又听说佛能和尚和闯贼比武,闯贼比他不过,佛能和尚被乱箭射死,汤总兵和佛能和尚的人头在山高县城墙上挂着。

福王木呆呆地坐着,好像没有听懂守备的话,茫然不知所措。

往后的消息就更糟。永宁县城被攻破,万安王朱采被捉,后来被杀。山高县县城更加悲惨,贼兵们竟用火药炸毁了四个城门楼,城隍庙、文庙、姑姑庵,比较大的建筑被烧尽,城墙也逼迫百姓拆了个大半,山高县县城高姓大户死的死,逃的逃,这个城已经不存在了,被贼平了。

洛阳守备、兵道,洛阳城的缙绅大户,富商以及勋旧、遗老、太监等等,这几日络绎不绝地进入福王府,向福王求救,求福王请皇上搬兵来守洛阳。

到了初十,这些人干脆不走了,福王家丁把这些人堵在门外,他们还是跪在地上不起来,磕头如捣蒜,有人干脆大哭不止。

闯王的兵初九下了宜阳,队伍迅速往洛阳集结,东南越过龙门,向西过了洛河,占领了周山一带,东北偃师城被闯王围得水泄不通。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有人嗅觉灵敏,几天前收拾细软家私逃到开封,或渡黄河到怀庆府去了。而近几天逃跑的人倒霉,非但没逃出去,还被闯王兵捉住,没收钱财,有人还被割了脑袋,就挂在路边的树上。

洛阳城的百姓也惶惶不可终日,听说闯王杀人放火,赶紧想法躲藏,有人投奔乡下的亲戚,有人在家里挖地道,固门锁,半下午时分,街上便没有人,连个乞丐也没有。

白天太阳出来,天暖和了些,雪一开化,街上到处是水。到了晚上,气温奇低,北风吹着树枝发出凄厉的哨音,洛阳城所有人家的屋檐下全结了冰柱,有的有二三尺长,特别是那些草房子,冰柱居然能把草从房坡上拽下来。

洛阳的守备和福王府开始调兵守城,福王还抱着幻想,一连几天,十万火急,八百里加急给皇侄送折子,万望皇侄能救上一救。这天,福王叫王武举王岳飞到府上,跟王岳飞说:“王举人,我朱家对你如何?”

王武举朗声回答:“恩重如山。”

福王说:“知道了就好,你的武举是我家给的,没有功名也就没有你的家产和你的现在。我知道你是忠义之人,自名岳飞,岳飞的故事你是肯定知道的,他从小有报国之志,他母亲曾在他背上刺有四个字,你可晓得?”

“晓得。”王武举挺起身板,雄赳赳地说:“精忠报国。”

“好,有种,我让你记住八个字,‘精忠报国,誓杀闯贼’,现在把守洛阳城,皇上大军一时调遣不来,往常骑兵本来就少,所幸从宜阳、新安、临汝、偃师跑来一些兵勇,正缺一位将帅。本来皇上是让你到汤九洲部任副帅,不意汤九洲竟不堪一击,这样吧,我封你为西城守军正帅,带兵把守西关前后十五里城墙,如若在闯贼攻城之前,皇上兵勇赶到,那是造化。如若到时皇上兵勇未到,就看你王武举了,你若创造丰功伟绩,我家绝不亏待你,让你名垂青史,家道兴旺,万世兴隆。”

王岳飞说:“谢王隆恩,岳飞无德无能,能得王如此栽培,岳飞倍感荣幸。不过我有一事相求,如果能答应了岳飞,恩王就是再生父母。”

福王说:“岳飞请讲。”

王岳飞一时并没有说出口,赶紧跪下磕了一个响头道:“请恩王把李香君赏给在下。”

“什么?”福王愣了一下,原以为王岳飞要钱要物,要金要银,没想到敢张口要李香君,说点实话,连本王也还没有这个福份呢。

王岳飞见福王说了一声便不吱声,知道福王不答应,把头向地下又磕了两下说:“恩王万福,万万福。”

“起来吧。”福王叫王岳飞,又问:“你今年有四十岁了吧?”

王岳飞没有起身,又给福王磕了个头说:“末将今年四十有三。”

“家中有几房内眷?”福王问。

“有两个妻,三个妾。”王岳飞答。

福王笑了一下,说:“这样说,你和本王也不相上下了?”

“末将如何能和恩王相比,见笑了。”王岳飞说。

福王又笑了笑,说:“男人一世,三妻四妾,才算荣耀。你本是英雄豪杰,多要一个两个女人,算何大事?只是天下好女子千千万万,本府也有数十个,随你挑拣,何必就要李香君,再说了,她现在是皇妹,身份金贵得很。”

王岳飞说:“末将知道,只是放不下她。”

原来王岳飞是个贪色之徒,只以护送李香君至京又回来的往返过程,深深地为她的美貌所吸引。

福王沉思了一会儿,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哎,王岳飞,你知道岳飞的《满江红》吗?”

王岳飞说:“知道。”

“能背来给本王听听吗?”福王说。

“能,恩王。”王岳飞本是武举出身,对文墨也粗通一二,福王让他背岳飞的《满江红》,那正是自己的强项,要知道,他名字从王飞改为王岳飞,也正是对岳飞《满江红》的崇拜。

王岳飞开始背词了,他是一口伏牛山土话,背得倒也铿锵有力,其词云:

 

怒发冲冠,

凭阑处,

潇潇雨歇。

抬望眼,

仰天长啸,

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

白了少年头,

空悲切。

 

靖康耻,

犹未雪;

臣子恨,

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

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

收拾旧山河。

朝天阙。

 

王岳飞背着,真的胸中激出了一股豪气,英气逼人,等到背完,英雄建功立业的激情在心中激荡,好像自己真的成了千古传名的岳飞了。

福王说:“背得好,背得好,有英雄豪气。”

顿了一下,福王叫道:“王岳飞。”

王岳飞应声回答:“末将在。”

福王说:“英雄美女,自古佳话,项羽虞姬,周瑜小乔,好了,我福王也是第一次为人做月下老,成与不成,连本王也没有把握,因为当今皇上是下了御旨的。”

王岳飞听到福王松了口,答应玉成好事,又慌忙跪下,连磕三个响头,说:“恩王万福,万万福。”

福王叹了口气,说:“起来吧。”

后来的事,让福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岳飞指名道姓要李香君时,儿子朱由崧又来插了一杠。

朱由崧进内室给父王请安,竟然长跪不起。

福王问:“爱子还有何事?”

朱由崧说:“儿子求父王一事,求父王恩准。”

福王感到奇怪,儿子自伏牛山逃回来,闭门不出,有什么事这么难以出口,说:“说吧。”

朱由崧说:“请父王把皇妹赐给儿子。”

“哪个皇妹?”福王不解地问。

“李香君呀。”朱由崧说。

“这是怎么说起,你也想要她。”福王说。

朱由崧说:“是男人都想要她,但如今她是皇妹,肥水不能流入外人田。”

“你是听谁说的?”福王瞪着眼问。

朱由崧这时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张大嘴巴不说话。

原来内侍梁太监听到了王岳飞向福王求亲的事,就告诉了朱由崧。梁太监是伴朱由崧长大的管事太监,在朱由崧小时候,他常带他,给他讲故事,做游戏,朱由崧对他很信赖,他也把朱由崧当成了未来的依靠,他知道朱由崧因李香君要被父王宠幸,一气之下才去了伏牛山,险遭大祸。

福王说:“别听别人瞎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但是,护城将军王岳飞和小福王朱由崧都想娶香君的消息不胫而走,首先传到太监赵忠和陈孝耳朵里,二人便坐不住了。密谋了两三回,觉得,李香君是他们手中的一张奇牌,下辈子还有没有发达的机会,全靠她。上京时皇帝都谕旨他们要照顾好皇妹,圣命难违,你想有多少封疆大吏想见一下皇上,那也是如上青天之难,而他俩在京短短几天,被皇上召见两三次,今生的荣耀也算到顶峰了。

不过,现在看这形势,闯贼进逼凶猛,洛阳兵少城大,怕是凶多吉少。福王要人守城,许了李香君为守将之妻,那也算不了什么事,兵荒马乱之际,谁也管不着,正应了那句古话:天高皇帝远。

老话说的好,天无绝人之路,李香君和清月尼姑近来亲密无间,如果让李香君这时出家到迎恩寺,问题不解决了?谁能逼一个出家人嫁人呢?

主意已定,赵忠和陈孝暗中活动,二人又把当年在宫中干厂卫的机警使了出来,先把王岳飞和小福王要娶李香君的闲话传得沸沸扬扬,最后说给清月尼姑,清月尼姑手敲木鱼,但心就是静不下来,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遭遇,她决心要告诉李香君这个苦命的姐妹。

清月再也沉不下心了,她放下木鱼去管尘世间的事。她慢慢地把传言告诉了李香君,李香君毛眼睁大,继而射出仇恨的光芒,说:“不怕我杀了他们?”

清月忧虑地看着李香君说:“好妹妹,知道你还有点功夫,你想从伏牛山到洛阳,洛阳再到伏牛山,又回来,你有多少逃出去的机会?你又是一个女儿身,在福王府瓜田李下,怎么由得了你?”

李香君不服,说:“难道闯王哥哥和皇哥哥都不要我了吗?”

清月尼姑笑了笑,说:“妹妹,你还是个孩子,他们能管你,你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两人都不知如何是好,李香君忽然说:“也罢,我死了倒也都干净了。”

说完二人抱头痛哭。

哭声把赵忠和陈孝招来,他俩等这个时辰已经整整两天了。

作为照顾李香君生活的两个太监,相处已半年多,香君觉得他们也没对她什么不好,除了不准自由行动外。当他俩问她因何事而流泪时,清月便把那些传言说了,二人一拍大腿,装作气愤的样子说:“皇妹谁能娶得了,这得将来皇上皇太后说了算。”

二人说来说去,最后归结为得赶快想办法,有什么办法呀,二人便出主意让李香君出家,躲过一难再说。

李香君温和清纯带笑的脸瞬间便没有了,从不失眠的李香君晚上睡不着,做噩梦,要不是清月尼姑握住她的手,她会死在这梦里的。

刻不容缓,李香君终于答应了。赵忠和陈孝禀报福王,说李香君要随清月出家,如果不从,她要一死了之。

福王纳闷了半日,李香君死了就死了,但想到皇上交待的话,万一皇上想起来向他要人,他可承担不起这个罪过。于是他说:“你们二位还要对她看护到底,你们不是有皇上口谕吗?”

“是,福王。”二人下去了。

皇家办事,规矩历来大,皇家女人出家当尼姑,男人出家当和尚,非得由寺院大法师才可以剃度。于是就请了白马寺方丈弘光法师。弘光法师带着两个和尚来了,在迎恩寺举行简短仪式后,便开始剃发。把李香君的头发仔细地梳好,李香君的泪扑扑哒哒地流了下来,一直流到被剃了发还啜泣不止。

当剃头和尚仔细地把李香君理掉的头发辫好收拾起来时,和尚迎头看了一眼李香君,眼睛笑眯眯的。

李香君瞪大眼睛,差一点叫出了声:“是你,智圆法师。”

智圆笑眯眯的,一声不吭,把李香君的头发揣在自己宽大的袈裟里带走了。

弘光法师赐给李香君一个法号,叫妙月。

妙月从这天起,便移住迎恩寺伴着清月尼姑。但赵忠和陈孝二人仍然不离左右,岁月似乎永远要在木鱼声中度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二十六章 争香君诸男人各怀鬼胎 遇智圆小枣儿改名妙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