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二十三章 过大年太监钱贤困名寺 忧前程星云紫空多愁思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346次 字数:


 

 

红椿寺的钟声从一更开始就响起来,一更三十六下,三更三十六下,五更三十六下。钟声在高山大谷之间,洪亮、激越、悠扬。和对面石人山相碰撞,巨大的应声一遍一遍地在山谷回响,整个山整个谷整个寺似乎都在响,这里浑然成了绕梁不绝的钟声。

当第一百零八下敲完,正殿的法事开始了。五更天气,山上的冬夜还是那么深沉,红椿寺所有殿宇都点起灯,所有廊下都挂着灯笼,把五更照得亮起来。

昨夜的雪没有下大,薄薄的一层,现在仍飘着零星的雪花。寺院的路上、院里,老和尚、小和尚早已把雪扫起来,堆在白果树边。但是昨夜下的溜冰,把院子、道路、台阶都罩了厚厚的一层,像琉璃一样死死镶嵌在地上,即使百倍小心,还是有人被摔倒。

老和尚们有经验,穿着厚厚的软底棉靴,稳步缓行,走在各殿的廊檐下,慢条斯理做着事情。

每年新年第一天的吉辰就是这么度过的。

不过今年不同,各殿中集有少量的香客,而往年,特别是路干无雪的年份,寺外的平地上,马车都会停满。达官贵人,财主商客都涌满红椿寺的大殿,在事先安排好的跪席蒲团上坐定,等待星云紫空法师主持的新年道场。达官贵人和财主们、商人们把用红绸包着的香资恭敬地放在小和尚端来的托盘上,然后,磬、钹、铙、鼓、钟、木鱼齐响,香客接过小和尚端来的香,在蒲团上跪下,三拜九叩,看着释迦牟尼的高大身躯温和的脸容,完成了一项功德。

而今年没有这样的香客,唯一尊贵的香客是福王府派来的钦差钱贤公公,今年的第一炷香就让钱贤烧了。

第二炷香还是得让闫进公公烧。闫公公是红椿寺的功臣,重修红椿寺时,他是先朝执权太后李太后的使者,当年对红椿寺的监造,筹款,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钱公公曾跟人海过口,当年权相张居正对他如何如何看中,曾打算让他出任云南大吏,可惜没有实现。后来不幸因魏阉一案无奈之下而自己要求发配到这红椿寺,十多年来视寺如家,爱寺如命。八十多岁的高龄,心态具有佛性,很得红椿寺上上下下的尊重,所以第二炷香还是非他莫属。

第三炷香由星云紫空带领众和尚烧了。众人在经声、钟鼓声、磬钹声中烧完香,齐声说声“南无阿弥陀佛”,法事结束了。

天已大亮,星云紫空带领钱贤、闫进、大觉和尚出了殿门。所有灯,包括廊下的灯,今天是不吹灭的,除非是风把它们吹灭,或者燃尽了油,一切要随缘的。

立在廊檐下,寒气袭人,天空灰蒙蒙的,一夜的溜冰和雪,使红椿寺内外全变了样。寺内高大的柏树、白果树,枝枝丫丫变粗,全是冰凌花,毛绒绒的。所有的树枝不堪重负,低垂着,把各个道路罩住,形成窑洞。殿顶、房角、庙门、庙墙都被垂下的树枝压住,只见处处斑驳,处处朦胧。寺外的山、树,银妆素裹,山风吹过,树丫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雪雾儿一团一团地飞舞,给人一种彻骨的寒冷。

星云紫空带大家进了禅房,坐定。大觉和尚起身向星云紫空施了个礼,说:“法师,我去看看众人。”

星云紫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去吧,别让大家冻着。”

大觉和尚出了禅门,到寺南门边的三座大殿里查看,每个大殿里都有三百个僧兵。大殿里排了五列直到房顶的大木柜,每列两面都有柜。每面的木柜从下到上是五层,从左到右是六格,每面有三十个木格。这是僧兵的床。

大觉和尚走进去的时候,只见每个格里都有僧兵,全微低着头,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坐在床上打座,整齐一律的格式,活像洛阳龙门石窟千佛洞洞壁上的壁佛。

大觉和尚又到北门边的三个大殿里去看,这三个大殿和南门的三个大殿,规模、式样完全一样,只不过门刚好相反,朝东。

大觉和尚出了正门东门,早看见坡下的平台上有二百个左右的和尚在操练,他们全穿着单单的僧袍,拿着禅杖,整齐地挥舞。所不同的是今天他们全穿上了铁爪鞋,一脚下去,地上留下十来个白点点。

今天是大年初一,天又严寒,让大多数僧兵在屋里打坐,二百个和尚在这儿练武,由他们和前边阻挡闯贼的和尚换班就可以了。

吃饭了,大年初一必须让大家吃饱的。这一顿是素扁食,早几天司厨的和尚就开始准备了。他们把扁食包成,夜里冻一夜,收拢起来全放在房子里。吃扁食和平常不同,平常是馒头和汤,馒头吃着方便,汤和尚们喝得少,用不着把锅全用上。红椿寺有三口大锅,全是景泰年间铸造,每个锅直径有丈把子长,三四尺深,用的锅铲是一把大铁锨。

红椿寺僧人们开饭,不集中在一起,是轮流吃的。司厨和尚不断做,僧人照点吃,一天两顿饭。但僧兵们例外,一天三顿饭。

伙房开始供扁食了,事务和尚和少数香客,每人拿着一个圆嘟嘟的瓷钵子,排着队从大锅面前走过,司饭和尚便把扁食一勺勺地舀在他们的钵中。

僧兵们队排得更齐整,但他们的钵大,每钵里给两勺扁食。

饭是轮着吃的,倒也很快,吃过饭,和尚们便念经的念经,做事的做事。僧兵们又回到他们的格子里打坐。

大觉和尚吃过饭,随一批换岗的僧兵到山下去了。他们穿着铁爪鞋,溜冰路也不难走,那些年轻僧兵更是把走这种路当作一种乐趣取乐,他们三两个人手拉着手,在陡陡的山路上滑行,一滑便是二三里。

大觉和尚终于走到山神庙的对面,山神庙被闯贼的兵占着,庙里边冒着青烟,他们在做饭吃,敢情他们也在煮扁食,有人还端着碗,用筷子敲着向他们挑衅:“秃驴们,过年了,吃大肉扁食。”

大觉和尚感到吃惊的是,山神庙以外的路居然被贼兵们用柴火烤开了,因为他看到路上的柴禾还在着火,一辆马车往这边运东西。

大觉寻思闯贼到底有多少兵,居然能化开几十里的溜冰路,好可怕啊。他得把这个消息尽快报告给方丈,让他拿主意。如今佛能法师不在,他的千把人大觉还要替他指挥,战情紧急,一旦指挥不灵,那么将给红椿寺造成灭顶之灾。

星云紫空陪着钱贤和闫进说话,见大觉和尚回来,钱贤问他道:“大觉法师,佛能法师没有消息吗?”

大觉和尚说:“山外进不来一个人,闯贼兵已达山神庙,道路已被他们化开,来头不小。”

钱贤说:“红椿寺是我皇家道场,非常之地,贼人敢来,我有两千精兵,许多人都是少林寺红岩寺的精英,要让他们片甲不留,死无葬身之地。”

星云紫空说:“阿弥陀佛,但愿大慈大悲的释祖能保佑我们。”

闫进双目紧闭,坐在椅子上合掌念经,他真像一座石像,如果嘴里不念经的话。

钱贤见和尚们又静下来念经,心里不由得着了急,此次来红椿寺,可以说是真正的苦差。本来,来红椿寺送粮的押督太监带了朱由崧来,他应该负责把小福王带回洛阳,却在山下逍遥,落入敌手。福王心里像猫抓一样煎熬,派他到红椿寺来找星云紫空法师想法解救。但法师并不着急,钱贤明白,星云紫空一门心思保寺自安,一心向佛,钱贤不敢强令大师执行,就找着对福王忠诚的佛能和尚,佛能和尚武功高强,曾在少林寺当过教习,而且佛能为人看得开,对佛的信奉也灵活得多,一听钱贤要求,先是不肯,后钱贤拿出金条一根,佛能还是不肯,说:“出家人,金银财宝是身外之物。”钱贤公公在福王府混了二十年,没少与和尚打交道,对和尚特别了解,就又拿出了三根金条给了佛能,并许愿,若能救出朱由崧,福王给良田百亩。这时佛能和尚才真正下了决心。

人下去好几天了,不见回音,钱贤又花钱又花精力的,能不着急?他这次当差,他知道福小祸大,如果救出朱由崧,可以想像他钱贤的前程该有多么的大。如果救不出,坏了,小命不知能否保住。所以他向福王要了十根金条,并许以二百亩良田招募英雄去救。那福王那么吝啬,在这事上却满口答应。但钱贤后悔了,早知道福王答应得这么爽快,干嘛自己要的那么少,他用指甲掐破了自己的手背,默念道:“钱贤呀钱贤,你是老糊涂了。”

他给家里人留下了五根金条,告诉家人,一旦福王儿子回不了洛阳,全家人不要再等他,赶紧逃走。钱贤是把后事交待之后才上路到红椿寺来的。

有时他想,人啊,得信命。比如他,从小没有了做男人的本钱,屈辱做了太监,但这一行在大明朝还是挺实惠的,问题是成千上万的太监像他这样混到吃香喝辣也不算太多,当然和宫里的拿事太监不能比。

自己没有赵忠和陈孝命好,因为他们手里有个财神奶奶李香君,李香君简直就不是人,是神仙。钱贤有时睡不着,想起人世间还有男人女人的事情,他就想搂着李香君亲嘴。他怀疑赵忠和陈孝已经那样做了。可是他又记起李香君不是凡人可摸,非皇上不能动得的厉害,他心里便平衡了。皇帝只有一个,只要他妈的赵忠和陈孝没份,他就平衡了。

可是他们去北京,去见了皇上,去领了赏,那是多么辉煌的事,他怎么能想到人生会这么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做梦也想不到他钱贤大年初一却呆在这荒山野岭的红椿寺,你看这冤不冤,算哪档子事呢?

 

星云紫空闭眼陷入沉思,他一向的心境,谁也不了解他,倍感信任的大觉和尚也不了解他,他觉得年轻时在大相国寺的忘年交牛举人了解他理解他。这些日子他竟然思念智圆和尚了。智圆人生的目的明确,他积极的人生态度,让他钦佩。和尚坐禅修道,期望来世,他是信徒。因而不要做恶事,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他要像智圆和尚一样,扔下这个红椿寺,云游去了。以他在佛国的名声,还怕找不着一个隐身的寺?他甚至想组织僧兵去山海关和清兵战斗,这不是他的独创,是有先例的,少林寺和尚到东海边和倭寇战斗,留下多少佳话?那么红椿寺怎么就不能取得这项业绩?非得困守,常年累月隶属福王,仰人家的鼻息,和“毛葫芦”、闯贼这些人争打苦斗,这是何必呢?

走了赵忠和陈孝两个飞扬跋扈的太监,星云紫空法师是轻松了不少。来了小福王,他正心里打鼓,没想到他下山了,还被贼人抓住,这不是好消息,但也不是坏消息吧?皇帝与闯贼相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把好端端的红椿庙毁了,他心疼啊。

现在可好,信徒佛能被派走,成败不明,生死未卜。而闯贼的兵却攻进山来,虽然他们所行的路是山路的五分之一,但也说明他们有办法呀。不行,得把他们赶出红椿谷,让他们远远地离开红椿寺,离开这里,他才可以清清静静地接受佛的恩泽。

下午,天阴了一阵,黑云从石人山的山峰扑下来,不一时,天昏地暗,天上又落起了雪花,这雪花好大,影影绰绰有指甲盖大小,后来怎么变成了坐禅的蒲团一般大?扯棉撕絮,从院子这边已看不见院子那边的屋子。

瑞雪兆丰年,好雪!

就在星云紫空望着屋外发呆时,进来了两个人。大觉和尚带着一个乔装打扮的僧兵,先抖落身上的雪,一问那僧兵,才知道他是从罗子坪翻山回来的,不用说是九死一生。

僧兵带来了两个消息。一是小福王朱由崧已回到洛阳。二是闯贼已打垮了汤九洲,正在攻打山高县县城。

钱贤欢呼雀跃,他要重赏他们二人。而星云紫空却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他竟然感觉不出两个消息的好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二十三章 过大年太监钱贤困名寺 忧前程星云紫空多愁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