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二十二章 山高县李岩苦斗汤九洲 伏牛山义军二打红椿寺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97次 字数:


 

 

被割了一只耳朵的洪山娃,疼得死去活来,李仙儿用一块布扎住他的耳朵,让他在闯王大帐内受审。

问洪山娃什么他说什么,供出了表弟丁大东,丁大东早没了人影,连他的妻儿老小、父母伯叔,一个亲人也找不到,跑了。

又供出了红椿寺和尚,大家听了,知道这事因有红椿寺和尚参与,怪不得活儿做得那么利索。妥了,也不用寻找朱由崧的去向了,红椿寺的那些秃驴,武功高强,恐怕早把他送到该送的地方了。

洪山娃真是活该,当夜,闯王派人到小青沟把洪山娃的妻儿老小全弄到东亭衙,由田见秀宣布了洪山娃的罪行,田见秀说:“谁来剐了这些王八蛋?”

应声走来两个握刀的卫士,当着洪山娃的面,切西瓜似的把七八个人头砍落在地。洪山娃见状,早吓得昏死过去。

田见秀招呼亲兵在帐外不远处挖了四五个坑,把尸体推进去,用土把地上的血沾了,弄干净了,才对洪山娃说:“看你年纪并不大,竟会干出这罪恶勾当,不杀了你别人就不知道我们是干啥的,我们干的是专杀坏人的事。来人,把杀猪用的钩子拿来,钩了他,慢慢地剐。”

牛金星本想请求闯王别滥杀无辜,比如洪山娃的家人,但见大家都在气头上,张了张嘴没吭声。只对大家说:“这里发生的事,任何人不得外传。”

田见秀又插了句嘴,问大家:“听见没有?”

“听见了。”大家异口同声说。

洪山娃被钩起来,钩在一棵树上,几个亲兵拿刀去割洪山娃,洪山娃凄惨地叫,慢慢地没了声息,肚子开膛了,肠子流了下来,心还在那儿跳动。

第二天,洪山娃的头被割下,钉在东亭衙的寨墙上,旁边是牛金星写的洪山娃的十大罪状,东亭衙一带的人都来观看,三五十里的人都有,人们纷纷骂道:“真是活该,闯王对咱不薄,你一个山桃毛杏能球啥来?”

王长寿的灵堂设在王岳飞家的正屋,陕北出来的将领士兵,都来祭吊,张杠子只有一只胳膊,在王长寿的灵堂前哭得站不起来。李仙儿想起曾一起经过的千难万难,也哭个不止。在一行树街一带布阵的李铁锁、贺无定、“一斗谷”、“响布袋”骑马回闯王大营,听说跑了朱由崧,死了王长寿和哨兵,恨得牙咬得嘣嘣响,向闯王请求:“灭了红椿寺吧?”

闯王那个愧啊,站在王长寿的灵前,心里默默地说:“兄弟,怨我糊涂啊,是我害了你。兄弟,你没有错,是奸人使坏,我对不起你呀。你就安息在这里吧,等有一天,我接你回咱陕北。”

众人都泣不成声。

王长寿埋在东亭街对面的一个山坡上,山坡四周松柏密匝,郁郁葱葱。

李铁锁、贺无定、“一斗谷”、“响布袋”从东亭衙回到防地,迅速向红椿寺靠拢,一场恶战就要开始了。

这天是大年三十。

 

交换人质的事自然就成了泡影。

佛能和尚一帮僧兵救了朱由崧,在丁大东的带领下,从小路绕山走,然后顺伊河骑马飞奔山高县陆浑,此地是总兵汤九洲的大营。山高县城距陆浑只有二十来里地,但县城被闯王的队伍围了半个多月了,城里人出不去,汤九洲也是隔岸观火,无能为力,解不了这个围。

“皇妹”李香君此刻也在汤九洲大营,等待见到她日思夜想的闯王哥哥。赵忠、陈孝、钱贤、王岳飞都在想着一个问题,怎么能把朱由崧弄回来,而皇妹李香君不离开。

这次上京,又从京城回来,鞍马劳顿有二十来日,担惊受怕,九死一生。但收获颇丰,受了皇上召见,领有赏银,十年前参与魏阉一事,再不谈起,并诏谕,照顾好皇妹。

朱由崧是个浑小子,有事没事,去伏牛山开什么心?难道不知道闯贼在那里闹得凶猛?重要的是害得我们到手的前程没了。

王岳飞此行得到最多,他虽然没有被皇上召见,但是赏银不少。皇上还亲批他把“皇妹”李香君送回洛阳后,到汤九洲队伍做副统领,国家正是用人之际,这样的武举还在乡野流浪,有耻圣明。

交换的信已派人送往东亭衙闯贼那里去,这里却没有想出万全之策,正一筹莫展之时,朱由崧居然平安回来了,这真是合了大家的意,称了大家的心,连忙备马车要退回洛阳。

朱由崧却不让李香君上车,他受过惊吓,越想越怕,手脚抽搐,嘴里哇啦哇啦地直叫唤。

朱由崧在福王府那里的骄横现在抹去了大半,看见树叶动他也会吓得毛骨悚然。

朱由崧说:“让……让……让她……皇妹回……回去吧,闯贼,他不稀罕皇上的封赏,我说你们不相信,走着瞧吧。”

但赵忠、陈孝不愿意,他们理由只有一条,皇上亲口嘱咐他们照顾好“皇妹”, 而“皇妹”回到贼营,他们还照顾谁呀?他们还需要李香君,因为一个李香君,皇上才能重视他们。

他们已经料到朱由崧逃回来,李闯王的人绝不会再等到明天来要人了,说不定很快就追来了。他们必须马上走,一刻也不能停留。

丁大东以功臣自居,他总想给人说说他是如何把朱由崧从虎口救出来的,可惜暂时大家只顾逃命,没有人愿意听。本来朱由崧不愿意带他,又碍于情面,怕落个过河拆桥的名声,只好让他随车到洛阳。

还是由王岳飞护送,佛能和尚及一批僧兵留在汤九洲营部。他们一行前脚刚走,李岩便带着队伍铺天盖地地压过来,成千上万支火把把天都照亮了,伊河两岸村子稠密,所有的狗全叫起来,闯王部队的呐喊声越来越近。

不一时,两军掺杂在一起,刀对刀,枪对枪,剑对剑,拼杀开来,刀枪剑相碰撞出的火星,特别刺眼。

陆浑这地方,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从南向北伊河流域进入洛阳的一道关口。

陆浑的通道非常窄,西有陆浑岭,南有九皋山,下有伊河汤汤东去。在伊河两岸各有一条道,称官道,在此设兵,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个山口之内,却有个南北二十里,东西三四十里的大葫芦套,葫芦边的高都河附近是山高县城。沿伊河两岸,土地肥沃,竹林相连,自古伊河水被利用自流灌溉农田,所以这里是山高县的粮仓,旱涝保收,像这么大旱之年,伊河几乎断流,但这里庄稼却收成颇好。

汤九洲的大营就扎在陆浑岭上,他派兵把住伊河两山对峙的阙口,牢牢地堵住闯王的队伍。

大年三十,月黑风高,汤九洲和闯王部队恶战一阵,逐渐收缩战线,把兵收入寨中,固门不出。汤九洲也命士兵燃起火把,闯王队伍在寨外燃起火把,开始了两军对阵。

汤九洲营中飞马奔出一人,横刀叫骂,闯王阵中也飞出一骑,弓箭在手,只听“嗖”的一声,马被射中,狂跳一下,人落在地上,双方兵士举着火把去抢被马颠下的人,一接触便兵刃相见,彼此留下几具尸体撤回。

后来几个回合,李岩的兵士落马,李岩手下一将便恼了,提刀使出看家本领,对执长枪的家伙见面则砍,二人虚闪实躲,几个回合,对方不意被李岩那将砍掉了帽子,露出一个光头来。原来是和尚,李岩兵齐声呐喊,恼了,恼就恼在这和尚上,福王的儿子,到手的肥肉让和尚捋去,此时瞅见秃头,分外拼力冲杀。一时间,刀光剑影,双方杀红了眼。

正战得激烈,汤九洲的军营着了火,火光冲天,李岩将士,借势猛攻,把汤的人马全逐出大营,在田野间四散开去。李岩兵士只恨手少枪少,来不及砍杀。双方战到半夜,李岩队伍占据陆浑险隘,汤九洲本人在佛能和尚及僧兵的护卫下,本欲往洛阳方向逃跑,但天黑,混乱中迷了方向,竟逃到山高县城下。护城河里映着火光,吊桥高挂,城门紧闭,无法进城。闯王围城的兵士拔弓开箭,一时箭如雨下,汤九洲和佛能和尚及僧兵像断了头的苍蝇,落荒而逃。

 

李铁锁、“一斗谷”、贺无定、“响布袋”,已突过了红椿庙,打着火把,顺红椿谷向红椿寺进攻。僧兵顽强抵抗,激烈时,打斗几个时辰,方可向前移动数丈,有时还要被僧兵追回来,战斗异常艰辛。

“一斗谷”年老体弱,不能执刀向前厮杀,在后边督促兵士紧跟前行。他琢磨,如此下去,攻到天明大年初一也前进不了三里二里。忽然,他想起了贺无定的火攻,也许对付这些和尚有用。他叫住正在向前进攻的贺无定,说了想法。

贺无定说:“我的亲爷爷,这时候去哪儿弄那么多牛,开玩笑。”

“一斗谷”说:“不用牛,马也行。”

手中是有几匹马,也是打仗打得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集合了三匹马,在马身上捆上乱草,牵到前边,点上火,挥动马鞭让马前奔,果然奏效。僧兵纷纷被挤下山崖,李铁锁几人赶快向前追击,这次向前进了二三里。

马身上的草燃尽了,烧得马身上疼,马在道路上狂跳不止。突然和尚们打起火把,火把一照,马更害怕,跳着跳着便跳下山崖,粉身碎骨。有一匹青马,它没有跳崖,而奔腾着顺路回来,李铁锁一行人躲闪不及,随即被马踩伤了两个,掉崖摔死了两个,不是“响布袋”反应快,一刀把它砍下山崖,它不知还要伤多少人。

他们和僧兵战斗至半夜,再也攻不上去。

只听“响布袋”在大声骂:“我日你祖宗!”不知他是骂和尚们,还是骂自己手下的小厮,或者骂自己或者谁都骂。

攻到山神庙,隔了一个小桥,僧兵们打着火把摆好阵势,僧兵数量越来越多。李铁锁、贺无定、“响布袋”占住有利地势,和僧兵们对峙着。

停止打斗,饥饿和寒冷便拥上身上,李铁锁让一个兵士传令,让“一斗谷”派人赶快把柴和吃的送来一些,没多久便送到了,他们把柴堆的高高的,燃烧起来。

有一匹马摔下山崖的地方能下去人,“一斗谷”命人下去找着马,把马砍了,送马肉到山神庙,让李铁锁和贺无定、“响布袋”烤着吃。“响布袋”说:“我日你祖宗,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老子终于沾了点腥荤。”

僧兵们没有火烤,也没有马肉吃,在远远的一个宽阔的地方,声音低沉地一起演练武功取暖。

下半夜,风刺骨地刮着,随风便落下雪籽来,雪籽湿度很大,落在路上,不久路上滑溜起来。“响布袋”说:“日你祖宗,下溜冰了,早不下晚不下,要打红椿寺你就下。”

风呜呜地叫着,下了两个时辰的溜冰,就开始飘雪花,雪粒很细小,水气很重。李铁锁、贺无定商量,让尽可能多的人住进山神庙,后边队伍退回去,一直退到红椿庙和一行树街去,只要把柴粮运到,守住山神庙,僧兵别想下山一步。

令传下去,后边的队伍撤了。“一斗谷”传来话说,他会把柴粮补给上来的,叮嘱大家别大意。

风已变作呼呼的声音,雪在火堆上跳跃,高山深谷之中,看不见四周,只觉得恐惧极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二十二章 山高县李岩苦斗汤九洲 伏牛山义军二打红椿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