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二十一章 东亭衙闯王重颁大律令 图钱财刁民曲救小福王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86次 字数:


 

 

闯王在伏牛山东亭衙日理万机,有了牛金星、宋献策、李岩等人,把十几年来的许多想法变成了现实。律令严起来,特别是随便杀人一事,只要不是在攻城掠地的战斗之中,无论职位高低,杀人者偿命。曾有将领在宜阳因强占民女不从,杀了民女父母,此事被做为军中典型,闯王亲派田总管前去监斩,杀了这个将官,军中为之一震,伏牛山百姓欢呼不止。此事越传越神,传到最后,竟然是闯王亲手挥刀砍了那位部下的头。

闯王再下令,对抢劫者施以重典。闯王自己清楚,这条律令下去,不知要砍多少人的头。自起兵以来,年年、月月、天天,都在干着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事。虽然牛金星给他提出的“收人心”的主张很长时间了,他所做的只是到处设粥放饭,救活了无数个要饿死要冻死的饥民,每攻克一寨一城,兵士们仍然是洗劫,将帅们仍然用攻克城寨,谁抢得值钱什物归谁为激励,可想众习难改,有令也难实行。

把土地分给穷苦百姓,在东亭衙,开刀的第一家就是王岳飞家,把他在伊河畔的大批良田,通过丈量,分给农民,农民们普遍有一个不理解的顾虑。那是人家的良田,我们如何能要?再说了,王武举现在在洛阳福王府里当大官,闯王队伍一走,他就会回来,想挨王武举的刀子就要他的田。

说来算去,施粥免粮,老百姓拥护。一大早起来,天寒地冻的,饥民成群结队拿着碗等在村口,眼巴巴地看着闯王的人把饭煮熟,虽然不能尽肚皮吃饱,毕竟可以活下去啊。这么大的灾荒年,要不是闯王来,早饿死了。

军纪严明起来,百姓与闯王的士兵也亲热多了,躲避灾难的人陆续回到了家,许多年轻后生争着参加了闯王队伍,田见秀总管把从南阳到伏牛山各营上报上来的人数略略综合,发现士兵人数已接近十万。

闯王对这个数字也吓了一跳,自起兵以来,他从未有过这么多人,显然要比张敬轩人数多,更不用说罗汝才了。

一日,闯王上街,迎面过来一群奔跑玩耍的孩子,稚气地唱着顺口溜:“朝求升,暮求合,近来贫汉难有活,早早开门拜闯王,管叫大小都欢悦。”闯王笑眯眯地望着他们跑过去,亲兵们看见闯王高兴,对他说,孩子们天天都在唱,你听那边。闯王偱声望去,有一群人围着几个士兵,士兵在打着竹板连说带唱:“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闯王有点感动,问这些是谁的主意。亲兵说,最早是从红椿寺那边传来的,听说是李铁锁和“一斗谷”向当地人宣传,现在都传开了。

闯王说:“好,铁锁,我知道,从小就爱唱个什么,在陕北老家每年耍社火,他总要唱的。这些年在军中,早没听见他唱过一句了。”

闯王走回大营,心中很兴奋,想起以前在商洛山几生几死的日子,心中能不宽慰?

说起唱歌,闯王就想起枣儿。在军中,枣儿是最会唱的了,如果她现在在这里,用陕北的曲儿去唱,那肯定更有味道。想着想着,心中沉重起来,虽然福王派人送来回信,答应用枣儿换回他的儿子朱由崧,可是几天过去了,怎么没有一点消息呢?

过了小年腊月二十三,闯王大营发出通令,要求各营务必想法让老百姓把年过了,现在都要准备,保证过年那天,让驻地附近的老百姓吃上扁食。老百姓吃不上扁食,队伍也不准吃,条件好的最好让老百姓尝点腥荤,闯王说了,老百姓太苦了。至于和官军作战的事,暂时息战,严加警戒。闯王听说,明军总督杨嗣昌已从北京回到襄阳大营,当初是为对付在那附近的闯王和张献忠,而今,张献忠西入四川,闯王北移伏牛山,他的大营位置已过时了,实际上,闯王和张献忠都跳出了他的圈子。

征粮帮百姓过年的事各地都在准备,不征百姓只征那些财主大户,外地好些,唯伏牛山这一块财主大户少,队伍在征粮过程中把那些稍存有一点粮食的农民也征上了,农民被逼无奈,纷纷向闯王告救。闯王知道后,大发脾气,赶紧制止,为了补救民心,让在偃师临汝等地的头领支援点粮食,到时分发给穷人过年,这该是没有太大事的事了。

但偏偏出了一件大事。距东亭衙十几里有个村子叫小青沟,小青沟有个叫洪山娃的汉子,三十多岁,浑身是力气,在伊河边有几亩田。村里没有财主大户,他的日子过得较为体面,在村里也就成了头。小青沟是洪山娃带着儿子挑着筐子去的,担回两担粮食,洪山娃中途起了歪心,走在村边,把一担粮食藏起来,和儿子分担一担粮进了庄,一家也就分个一二斤麦子,村民们分了粮并不嫌少,对闯王感恩戴德,全村人都很高兴。

没想到王长寿被派到这一带检查粮食入户情况,发现小青沟的每家分的少,叫来洪山娃询问,洪山娃开始不承认贪污,被王长寿当着村民面打了两棍子,他交出了粮食。

这洪山娃在小青沟是多年的头脸人物,现在被当着村民面打了一顿,颜面丢尽。在家躺了两天,无颜见村里人,就趁夜间蹿到东亭衙躲在表亲丁大东家。丁大东给闯王大营做饭,闯王大营还付给他工钱,觉得闯王队伍好,比官军好得多。尤其闯王威风凛凛,又为人平和,他想瞅机会把老表亲洪山娃被打的事告诉闯王,让闯王给老表亲出出气,但老表亲是贪污众人粮食,如何开得出口?

后来丁大东发现原来打表亲洪山娃的那个年轻将官叫王长寿,他在闯王大营也就是王岳飞家,常在一个偏僻的原来拴马的屋子外,和一个满脸胡子,别人叫做旺叔的老兵站岗放哨,专门看管里边的那个犯人。丁大东给这个犯人送饭,当然和王长寿二人面熟,老兵挺和善,但王长寿从不正眼看他,丁大东对这个王长寿也有几分讨厌,心想闯王对人还和气呢,你算老几?

丁大东是东亭衙的能人,从小跟着他爹从伏牛山在伊河里往洛阳放筏,伏牛山有的是好木头和好竹子,这些东西一到洛阳便值钱。有了钱,丁大东就跟着众人在洛阳城里快活,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并且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逛窑子,年龄越大歪胆子就越大,要不是在洛阳城里赌钱欠了别人一大宗赌债,他才不会躲在家乡这个小地方的。

丁大东经过观察,觉得他送饭的这个犯人不一般,心里便有了一个主意。回家跟洪山娃说:“你遇打这事,也不用生气了,终究是拿别人的东西不好,你也是有家有口一大家子人,还有点地,也有点粮,别人啥也没有也过了,记住这件事,以后可不敢手这么长。不过,我看你老生气,我看见打你那个人在看守一个什么犯人,整天不离岗,咱们想啥法把那个犯人放了,闯王就不会饶打你那个人,非打他不可,到时候岂不给你出了口恶气?”

洪山娃想了想,说害怕,若弄不成事,被抓住,不会轻饶。

丁大东说:“你还胆小?胆小也不会把闯王给的粮食弄到自己家,你不干,你也别老说生气。”

洪山娃有点二百五,三两句话便被激起来,就和丁大东一起观察,想办法,瞅机会。丁大东平时送饭,只送给王长寿就行了,再由王长寿进屋给犯人送饭。老兵旺叔比较懒,他只开开门,让丁大东直接把饭送给犯人。丁大东每一次进屋,发现那犯人待遇还怪高,有床,有被子,旁边还有一个炭火炉,只不过手上脚上绑了绳子,吃饭时哨兵才把手上的绳子解下来。

不知何故,这天一整天都是旺叔站岗,中午送饭打开门,丁大东把饭放在桌上,旺叔把绑他的绳子解开,让他吃饭,犯人却不肯吃,要他把另一个看守叫来,他有事说说才肯吃。旺叔说:“你他妈的事不少,不杀你,就便宜了你。”说完对丁大东说:“帮我看着他吃,我去叫。”说着出了门,还把门锁了。

犯人见锁了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丁大东说:“我是福王的儿子,被他们抓住了,我知道你不是他们的人,你救我出去,你要啥有啥,包你荣华富贵。”

丁大东吓了一大跳,赶紧到门口,心里咚咚直跳,他没想到这是福王的儿子。福王的儿子该在洛阳啊,丁大东是见过福王府大门的,想都不敢想,这是咋回事?丁大东那个迷糊啊,啧啧……,他好一会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听得外边脚步响,丁大东鬼精能,赶忙拉了他一把,他才像刚才那样坐在凳子上。

王长寿和旺叔开门进来,王长寿说:“说吧,你为啥不吃饭?”

犯人说:“没有肉,我吃不下。”

王长寿恼道:“你还吃肉?闯王也没你吃得好,不吃是吧,饿你一顿。”

王长寿让丁大东把饭收拾一下拿走了。

丁大东一回家,就跟表兄洪山娃讲了这个犯人的身份,一说两说,二人把报复王长寿的事放在一边,他们觉得发财的机会到了,要把福王儿子救走。二人心里咚咚乱跳,又很兴奋。后来,丁大东说:“球,我们祖祖辈辈住在这里,闯王的兵才来这里几天,人生地不熟的,我们就救不了他?”

正在这时,奇迹出现了,村里有人找着他,引他见了一个人,这人是红椿寺的教习和尚佛能。佛能和尚戴了帽子,一副山里人打扮,见面就说听说他在闯王大营做饭,负责给犯人送饭,请他帮忙救人。

丁大东很警觉,说:“我没有给什么犯人送饭。”

佛能不再说什么,从衣袋里摸出了两根金条,伸手端在丁大东面前,丁大东见了金条反而不认识金条,怕被和尚欺骗,说:“我不要金条,我要银子。”

佛能说:“金条你收着,我还要给你银子。”

佛能又取来银子送给丁大东,丁大东便把福王儿子的把守情况及福王儿子被关押的情况讲给了佛能,佛能说:“好吧,你得给我带路。”

丁大东把金条收了,银子自己也想独吞,可想到这事是洪山娃起的头,就给了洪山娃两个元宝,洪山娃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问题是要把王长寿调开,单一个老兵旺叔看守就好对付,并且晚上不行,晚上把守的兵有十几个。最好是下午天黑之前,十几个哨兵没到的时候,劫了福王儿子就可以趁黑逃去。

想什么办法呢?

丁大东鬼点子多,他把嘴凑向洪山娃的耳朵如此这般说了一通,洪山娃眼睛瞪大起来,说:“这可不行,这可不行,我害怕。”

丁大东说:“你害怕不是?那你把银子给我。”

洪山娃舍不得到手的银子,犹犹豫豫地听了丁大东的话。

第二天下午天要黑的时候,闯王正在大帐里和田见秀几个人商量一件大事,福王终于派人送来了信,要交换人了,态度很强硬,地点定在山高县县城。并且说,现在李香君被钦封为皇妹了,地位特殊,一旦交换成功,在闯贼营里不得虐待李香君。

众人莫名其妙,田见秀说:“这不是屁话吗,闯王妹妹何时变成了皇妹了?”

大家哈哈大笑。

宋献策没有笑,说:“你们不知,李香君确是皇妹,闯王的皇位是上天给的,早晚的事。”

众人才慎重起来,说:“那我们赶快商量怎样迎接皇妹回家。”

正商量着,帐外隐约传来哭声,闯王高声问什么人在哭,亲兵进来说:“有一个山民来告状,非要见闯王不可。”

“哦,老百姓,出去看看。”闯王和几个人,出了内帐,到外帐门口,见一个人跪在地上抱着脸大哭不止。

闯王说:“起来说话。有什么事,我给你做主。”

“闯王爷啊,我,我冤枉啊。”闯王以为是受了财主的欺侮或军官的欺侮,不觉怒从胆边生,要为民做主的豪气立即被激发出来了。

闯王问了好半天,才问明白,原来是闯王大营的人借督促放粮之事糟蹋了人家的女儿,而且还污蔑说人家贪了所放的粮食,把人家打得全身是伤。这还了得!现在全军在倡导“收民心”,是谁敢如此大胆,肆意破坏?

既然此人就在大营,让山民指出来,当场就可以杀了他。

山民抖抖索索,显然是害怕。闯王指令招集亲兵来让他指认,说:“不用害怕,这是闯王大营,由我给你做主。”

田见秀问了山民家在何处,说:“不用指认了,小青沟那一带是王长寿去督粮的。”

闯王高声叫道:“叫王长寿。”

王长寿在王岳飞家的后院看守朱由崧,闯王大营就扎在王岳飞家大门前的广场上。王长寿听传令兵说闯王十万火急地叫他,忙叫传令兵替一下岗,一路小跑地赶来。

王长寿还未站定,闯王指着他让山民辨认,山民说:“正是他。”

王长寿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被闯王下令绑了。王长寿听说是奸污妇女之事,气得脸成了猪肝,满头冒汗,骂道:“洪山娃,你这刁民,恶人先告状。”

闯王厉声问王长寿:“你知罪吗?”

王长寿说:“闯王,你别相信这个刁民,把他抓起来,他是一个坏蛋。”

闯王怒不可遏:“你也是从小跟在我身边的人,竟敢如此!”命令道:“把他砍了。”

在场的人谁不熟悉在大营走来晃去的王长寿,他可是闯王的近人。一时无人敢执行闯王的命令。

洪山娃显然被这阵势吓住了,没想到闯王爷爷这么相信老百姓。洪山娃眼睛一骨碌,说:“闯王爷爷,我不告了,我要回家。”

说着起身便跑,闯王叫着:“莫要怕,莫要怕,我给你做主。”

这时一群兵赶过来,向闯王报告,刚刚去接岗,不料哨兵已被打死,门大开,朱由崧已被人劫走了。

“什么?”大小头目都大吃一惊,不由得叫出声来。

闯王也愣了一下,随即对士兵说:“抓住那个山民。”

洪山娃在夜色中还没有消失,几个士兵箭一样冲过去,没多久便把他扭到闯王大营前。

王长寿早已跑到王岳飞家后院,看到死去的哨兵,洞开的屋门,屋里被割断的绳子,气得像发了疯一样,又跑到闯王帐前,不由分说用刀割下了洪山娃的一只耳朵,洪山娃杀猪般地叫起来。

王长寿又冲到内帐,“咚”地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说:“闯王,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枣儿。”说完,一刀插在自己心窝,又吃力地拔出来,鲜血立即喷出,洒在闯王大帐的地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二十一章 东亭衙闯王重颁大律令 图钱财刁民曲救小福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