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二十章 香沁脾崇祯义封皇妹 痛割爱救弟十万火急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173次 字数:


 

 

大明崇祯皇上朱由检接到皇叔朱常洵的表奏,心里不由得动了气。这个皇弟弟朱由崧就是一个难造之才,跑什么呀跑,居然跑到伏牛山红椿寺去出什么洋相。按照“大明律法”,藩王不能随便远离藩地,你不是自找没趣的事?不过,怪也得怪皇叔,怎么一个儿子也看不住呢?让他出去招惹是非,那个闯贼是胡惹的?当后来听说红椿寺、伏牛山本属福王藩地,皇上居然说不出什么话来,他的封地,他怎么不能去呢?

想到闯贼就恨,可是近日和闯王的妹妹李香君在一起却很愉快。

这个李香君,是貂蝉的家乡米脂人,果然称朕的心。当年朕选有几个嫔妃就是米脂人,朕全放了她们。大明之大,有几个人理解朕懂得朕?朕不需要那么多女人。大明二百七十多年的历史上,多少君死在女人的腰下,还发生过嘉靖爷被宫女差点勒死的事。小时候宫里的公公动不动就给他讲这样的故事,他是非常痛恨妖精一样的女人的。自己的哥哥天启皇帝,坐了七年皇位,也死在女人的石榴裙下。惨痛的教训啊,想到此,朱由检心里就恨,恨什么?恨哥哥不争气,把一个破残江山留给自己。恨女人,蛊惑哥哥,使他早早丧命。

所以崇祯在天启最后一年登上皇位,办了魏忠贤,办了锦衣卫和东厂、西厂,使它们成为摆设,同时也办了件大事,传说中的宫女三千,其实也就几十个嫔妃,他也不要了,发出宫去,随便发落,他有田皇后和席贵人就够了。

如此不专女人,自律自洁的皇上,自古以来少有,何况皇上霄衣旰食,有时看折批文通宵达旦。自他登基以来,已有十三年,很少因事而不早朝,即使有病也要坚持,因而有人统计,自万历皇帝以来,崇祯皇帝上早朝的次数超出其他几位皇帝上早朝次数的总和。

天下之大,事又那么多,正是国家边防告急、内乱频繁的时候,每次批阅的奏折有山来高。有时他想学习先人,由大臣们去看折,见有大事呈报他就行了,但他怀疑大臣们会像魏忠贤和严嵩们一样歹毒,骗了他,所以他要凡事亲躬,结果那个累便可想而知。

感谢皇叔给他送来闯贼李自成的妹妹李香君,这个李香君让他怜惜,让他爱不释手。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对自己的公主、公子也似乎没有这种情怀。哎,真是奇了怪了。古人说的放在手上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大约说的就是他对李香君的情感。

她太纯洁了,太妩媚了,不许任何人去碰她,包括贵为皇帝的自己。

她的魅力究竟在哪里?李香君刚来到他的身边,他还能说出一二,比如有她在,只要闻闻她身上四溢的香味,他就没有了疲劳,他可以批阅奏折三天三夜不挪地方,不合眼,不吃饭。如果真的有时看了不顺心的折子,他就让李香君唱,唱那些他从来没听过的陕北曲儿:

 

青线线兰线线兰个莹莹的彩,

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个人。

 

五谷里田苗子数上高梁高,

一十三省的女儿哟就数兰花花最好。

 

正月里说媒二月里订,

三月里交大钱四月里迎。

 

三班子吹来两班子打,

撇下我的情哥哥抬进了周家。

 

兰花花我下轿来东望西照,

照见周家的猴老子好像一座坟。

 

唱到此,皇上朱由检不让李香君唱下去了,他说:“停下,我来唱。”

朱由检声音深厚,似乎动了情,鼻子里发出嚷嚷的浓腔:

 

你要早死你早早的死,

前晌你死来后晌我兰花花走。

 

手提上羊肉怀里揣上糕,

拼上我的性命往哥哥家里跑。

 

我见到我的情哥哥有说不完的话,

咱们俩死活常在一搭。

 

青线线兰线线兰个莹莹的彩,

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个人。

 

朱由检是听了李香君唱了几遍后学会的,他唱完,眼睛里居然涌出了泪水,甚至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每到这时候,李香君就想起闯王哥哥,他们都是有情有意的人啊!他们都是那么喜欢自己,因而李香君有错觉,好像皇上就是闯王哥哥,闯王哥哥就是当今皇上。

一日,夜已很深了,皇上批阅的全是关于闯贼和献贼张献忠的奏折,批着批着,竟然笑出声来。看这世事弄的,闯贼的妹妹陪着皇上解闷散心,皇上却批折如何攻打他们,滑稽着呢。

终于批完了,皇上对李香君说:“今晚咱们不唱曲了,说说话,我问你,你可得如实告诉朕啊。你说,你哥哥李自成到底好不好?”

李香君说:“我哥哥是天底下最慈爱的人,没有人比他更好。”

朱由检说:“那么朕呢?朕就不好了?”

李香君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从小没有父母,依赖他,习惯了,离不开他。”

朱由检不吭声了,太监们送来的夜宵,他也不想吃。

李香君觉得皇上似乎不高兴了,半躺在一个躺椅上,两眼望着挂在墙壁上的宫灯出神。于是她轻轻地走上前,温柔无比地说:“皇上,吃点东西吧,你太累了,我,我整天陪着你,也帮不上忙。”

朱由检流泪了,泪水顺着他脸颊往下淌。

李香君手足无措,这么大的男人流泪,她只见过闯王哥哥和这个皇上,他们为什么要流泪呢?李香君也流泪了,泪水居然不小心落在半躺着的朱由检的脸上。

朱由检伸手替李香君擦了一把泪,说:“都是朕不好,惹你伤心,你那么善良,善解人意,今晚上我要求你一件事,你得答应。”

李香君忽闪着大眼睛,说:“我能为你做什么事,皇上?”

“别皇上了,以后叫我哥哥,我姓朱,叫朱由检,你可以叫我朱由检哥哥。本来,你可以做我的女儿,你和我女儿长平公主年龄一般大。但我不缺女儿,缺一个知热知冷、善解人意的妹妹。”朱由检真诚地说。

李香君眼里无限迷茫,此时的皇上就像她陕北老家村子里的邻居大爹,敦厚老成。

“香君妹妹,我以后就这样叫你。你在我身边,你也看到了,那些大臣,天天给我上折子,要钱,要官要爵。那些宫里头的女人,整天争宠吃醋,互相倾轧,你死我活。我在他们面前,始终都得端着架子,我真的很累。那些皇室、藩王,勋戚、宦官、大臣、乡宦都在骗我,都那么虚假不可捉摸。只有和你在一起,那么真实亲切,你没有因为我是皇上而卑躬屈膝,阿谀逢迎。我跟你说,香君妹妹,当皇帝其实是一种受罪,皇上和平常人一样,没啥了不起,我一直并不快乐。从前我有皇父,但我从来见不到他,我的母亲,据说十九岁就薨了,在民间叫死了,我根本不知道她长的是什么样子。听说很美丽,我见到了你,我就想,我母亲或许就和你一样,那时候很漂亮。”

李香君静静听着,瞪大眼睛,皇上会有这么苦吗?朱由检拉住李香君的手,爱怜地说:“皇妹,如有机会,我一定去你们老家看看,看看你动不动就为它唱歌的地方,看看你说的核桃、枣儿、杏儿,沟沿沿。”

李香君感动了,禁不住伏在朱由检的怀里,动情地喊了一声“哥哥”。

赵忠、陈孝、王岳飞因护送李香君有功,分别被安排在宫里做事,连清月尼姑也被送往隆福寺,当了掌事尼姑。赵忠、陈孝这几日忙着拜望前朝的故旧,十年,人都老了,宫中的规矩全变了,那些老关系都没有了,二人心中兴奋之余,便是几多悲凉。

其实,二人的处境极为尴尬,早有大臣递折子,说他们二人是魏阉奸党,十几年前在东厂西厂锦衣卫干了不少坏事,亡命洛阳,十余年后,借尸还魂,不知从哪里找来个狐狸精来迷惑当今皇上。皇上是高洁自律的圣君,是大明朝的救星,现在正是国家多事之秋,皇上日理万机,却为奸人迷惑,居心叵测,要求皇上赶紧把二人押入刑部大牢,施以重典,前朝今朝的罪行一起清算。

皇上没有理这样的折子,两个人也就正常在宫中生活,瞪大眼睛寻找除了皇上以外的靠山。

忽然一天,皇上把他们叫在一起,先表彰了他们忠心,后问他们在宫中的起居生活。二人把头磕住地面,连声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托皇上的福,好着呢。”

皇上说:“不过你们要记住,你们是沾了皇妹的光。”

皇妺?哪里来的皇妺?二人晕菜了半天才知道皇妺是指李香君,这才心里有了底。

二人有说不尽的疑惑,但一时只记着对皇上千恩万谢。

皇上说:“朕今天派你们回洛阳,把皇妹李香君带回福王府,皇妹这一去等同于钦差,有大事要办,如果有半点差错,朕要你们性命。”

二人跪着接了旨,退了下来。

皇上召见李香君,开口便有悲怆的意味。说:“皇妹,你来我身边,那是造化所为,然而好多人不满意,你哥哥闯王不满意,要你回到他身边。我这宫中人不满意,所有女人都想撵你走。大臣们不满意,说扰我误国,所有满意的只有我一个人,这一下朕让他们都满意,让你回洛阳,可是只苦了朕一人。”

香君一听,泪便落下来,哽咽不能说话。

皇上又说:“皇妹,你离开宫中也好,这里看起来富丽堂皇,实际上索然了然,我整天像被人捆绑在这朝堂之上,说实话,朕不如你,你可以到处走走……哎,别伤心了,人总有一别,不过我是在想,其实咱们不认识该多好。”

香君哭得更伤心了。

“回去告诉你哥哥,如果他想来坐龙椅,不妨朕跟他换换,只要他有这样受罪的命。你要告诉他,朕不愉快,但很多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清国的皇太极。皇太极是英雄,那么偏远的地方,居然让朕整宿整宿地睡不安稳。他是一个英雄啊。”

皇上作难了,他亲叔的事就是他的事,自己亲叔的事办不好,还能给天下人办什么事?自古以孝治天下,他若是不带头给皇叔行孝,那会冷了天下人的心的,谁让他是皇上呢?

皇上要赏李香君很多珠宝,李香君不要。要赏李香君衣物,她也不要。要封她为诰命,她还不要。皇上说:“你要走了,本想让你过了年再走,这天寒地冻,关山遥遥,不知你受得了受不了,我不送你点东西,我这为兄之责也太不够意思了。”

李香君说:“其实,你已有东西给我了,只是你平时不留意。”

“哦,什么东西,这么神秘?”皇上说。

“我收拾好了,在这里。”李香君说。

李香君拿出一个绣荷包,从里边小心地拿出一样东西,等把包着的绸巾打开,皇上看到了,是一撮头发,白的,黑的,半黄不黑的。皇上明白了,那是他的头发啊。

二人眼里都饱含泪水。

那也是二人最后的一面。

李香君走了,朱由检病了一场,好久对一切索然无味,有时候独坐在大大的朝堂上,恹恹地能听到从朝堂的屋顶传来的两声很野很烈的歌声:

 

上河里的鸭子啊下河里的鹅,

两只毛眼眼望哥哥

 

……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二十章 香沁脾崇祯义封皇妹 痛割爱救弟十万火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