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十九章 顾茅庐宋献策归依李闯王 救枣儿牛金星计痛朱常洵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199次 字数:


 

 

眼看就要过小年,闯王不顾身体虚弱,由牛金星、田见秀等人陪同,带着若干亲兵,骑马沿外方山边缘,进入少室山拜访宋献策。宋献策早已接到老朋友牛金星的信,知道闯王的情况,信上说闯王绝不是一般草寇流贼,有天子气象,现在正求贤若渴,让他尽早来投。

宋献策为中州名士,平日喜欢结交官宦贤达,他和许多当权的权贵都有联系,虽没有人重用,但他希望有那么一天。而牛举人要他入闯王一伙,一时面子上觉得过不去,说起来毕竟与反贼为伍,所以迟迟不肯动身。

不顾穷冬烈风,天寒地冻,闯王竟亲自来拜请,使他再无理由推辞。所幸他看到的李闯王是一个天庭饱满,地阁不俗,气度睿智超群的堂堂男子,不觉心中暗喜,果如牛举人所言,有天子气象。宋献策客气了一番,便随闯王到了东亭衙的大营。恰好豫东名士李岩带兵也来投闯王,闯王大营顿时高朋满座,共谈天下大事,闯王倾心听着他们几个议论,原来想过的事现在都清晰了,原先没想过的事被大家扯了出来,脑海里从来没有这么宽阔过。

宋献策和闯王二人密谈很久,宋献策以浑天圆地的法术给闯王占了一卦,闯王抽得牙签,宋献策看罢,倒头就跪在地上,要拜闯王。闯王问是何故,宋献策说:“十八子将为天下主器,通御四海之灵。如今纵观天下,能叱咤风云,纵横捭阖者唯有闯王一人,所以闯王将来必为君,不能不拜。”

“十八子”原来是“李”字啊,闯王心里咚咚地跳,这么多年实在心有所想,想把皇帝老儿拉下马来,至于取而代之,他还没有想那么细,现在有人把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而且是神的旨意,闯王便激动不已,一时间又觉得肩上有了千斤重担。但转眼一想,牛金星、宋献策、李岩这些天下名士,归他如鱼入水,这不是他要成就大事的吉兆吗?

闯王从此更加虚心,听取大家的意见,在大营筹划今后的方略,身体渐渐恢复起来。

这一日,闯王几个人正在大营高谈阔论,李铁锁和贺无定来到帐外报告,听说捉住了福王的儿子朱由崧,闯王连忙让带到营中,仔细一看,那朱由崧生得还不俗,胖墩敦的身材,圆脸,阔鼻,宽肩,浓眉大眼,面白唇红,整个身体微胖,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

闯王问话,朱由崧答话。

“你就是福王太子朱由崧,一个无恶不作的家伙?”

“我是朱由崧,但我并非无恶不作。”

“放屁。”李铁锁大声说,“给闯王说话,礼貌点。”

朱由崧看看闯王,想说什么又没说,昂着脸静静地站着。

闯王问道:“你怎么没有作恶事,百姓如此受苦受难,福王府拥财无数,为何不赈济灾民?”

“那是父王的事,与我无干。再说远的不说,在你们来之前,仅伏牛山开创粥场放饭也非一天两天,遐迩皆知。”

“混蛋,你们还是观世音菩萨呢,那放饭是红椿寺和尚做的。”贺无定说。

“红椿寺是皇家寺院,供奉都是福王府供给,他们放饭,就是福王放饭,这足以说明福王爱民如子。”朱由崧面无惧色,理直气壮。

闯王大营里众人“哄”了一下,闯王尚未开口,贺无定便上前抓住朱由崧的衣领就要动手,说:“你在闯王面前还不认罪,你来伏牛山,一夜要玩四五个民女,该当何罪?”

朱由崧并不害怕,说:“洛阳乃福王藩地,一草一木都属福王所有,这里是我的家,在我家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人管不着。”

“他妈的,我杀了你。”贺无定抽出刀子,李铁锁也抽出了刀子。

闯王对部下摇了一下手说:“本军是仁义之师,不像官军,滥杀无辜,让他把话说完。”

朱由崧反而一句话也不说,闯王让李铁锁和贺无定把朱由崧押下去,严加看管,就在帐里和牛金星几个人商量如何处置这个意外收获。

朱由崧被押在一间民房内,没有窗户,很黑。李铁锁是细心人,用绳子把朱由崧绑好,一头拴在门槛上,把门一关,不让任何人靠近。

朱由崧在黑屋子里冰凉的地上坐着,从小养尊处优,被人侍候惯的人,如何能受得了如此虐待。到了此时方后悔没有听父王的话,赌气上了伏牛山。

原来,事情的起因在李香君身上。自从李香君被赵忠等人送进了福王府,花花公子朱由崧一眼便看中了,虽然他身边并不缺少美女,但没有看见李香君也就罢了,看了之后便欲罢不能。他托心腹公公去向福王求讨,把李香君赏给他。往常,朱由崧在市井上遇见美色,公公们总要讨好福王,让福王占了先,福王不喜欢了,再赏给儿子,这些龌龊之事,不符纲常,但福王父子并没有觉得不妥。

可是,当公公向福王提了此事,福王不但不给,反而勃然大怒,把朱由崧叫到跟前,破口大骂一阵,骂他为不孝子孙,敢和老子抢女人。

朱由崧那个气呀,当福王领着全家去迎恩寺烧香祈祷,朱由崧甚至祈祷福王早点命归黄泉,成佛成仙,而他继承福王的爵位。

正当他想方设法阻挡父亲占有李香君时,福王却把李香君送往北京,给了皇哥哥朱由检。朱由崧觉得上天不公平。同为朱家子孙,身份地位不同,待遇悬殊这么大,他恨得牙痒痒。

年轻人还是敢想敢干,竟不想在自己的家福王府再呆下去,觉得郁闷异常。大丈夫志在四方,为何不出去建功立业?听说闯贼现在在伏牛山活动,在自家的藩地破坏,这洛阳之地早晚是他朱由崧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不能坐视不管,所以上伏牛山打闯贼成了他这一段时间的想法,他自视自己平时舞刀弄枪,洛阳街上的流氓谁个不怕他?他要把这一身本事用在打闯贼身上,建些功业回来 ,给福王老子看看。适逢一个公公被派往红椿寺送粮,朱由崧便要跟他去。公公不敢应承,报与福王,福王阻拦,朱由崧不听,硬是骑马追上公公的运粮队伍,把个福王气得大骂不止。

到了红椿寺,原来伏牛山这么好玩,高山大谷,风情奇异。虽是冬天,虽然民间饥民遍地,但官吏们没有亏了他的供奉,早有官吏从公公那里得知公子喜欢美女,或强迫或花银子,一路让朱公子心满意足,天天是云里雾里。再者,僧兵和官府的兵护送,在深山大谷中常常与闯贼小股兵马奇遇,时有摩擦打斗,朱由崧觉得很刺激,与浪荡在洛阳城中相比,简直太有意思了。

在红椿寺呆了一阵,参佛烧香之事,朱由崧不感兴趣,对星云紫空也没有兴趣,因而嚷着要下山,于是公公安排,到了繁华地车村寨子里寻欢作乐去了。

这车村是个好地方,四周环山,中间盆地,汝河从寨边流过,寨子厚砖高墙,坚不可摧。据说,这里因为姓车的人家多,所以就叫作车村。

这地方有意思,比起福王府有意思多了,天天喝酒作乐,官吏们个个像府里的太监一样支应着他。伏牛山的美女虽不如府中的美女能说会道,却是未雕琢的玉璞,他拿出看家的本事,让她们依自己的主意伺候自己,哎,那个惬意,来一回伏牛山,这辈子就不算白活。

太有意思了,早就该出来走走。朱由崧甚至怪闯贼早些时候为什么不来。

到见了真正的闯王,说实在的,朱由崧很失望,他在福王府里早想过十万八千遍了,贼首应该是身高两丈,牛鼻,铜铃眼睛,像福王府大门上的门神像,怎奈是一个周周正正,而且还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主儿,差距太大了,哎,怎么是这样呢?

呆在黑暗的屋子里,朱由崧还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闯王和众头领商议,赶快向东、向南扩大战果,快要过年了,伏牛山这个地方本来就穷,而且是大灾之年,必须把队伍扯开,避实击虚,难打的地方就围,好打的地方就克,有些仗不是不能打,只要派善打恶仗的将领去,是能攻克的,前时,刘宗敏攻打永宁城,几次反复不下,现在围而不打,先打闵乡,形势越来越好。

各将领按闯王部署,一时间破伊阳、登封、偃师,和留在南阳一带的将领配合,再次攻下宝丰、鲁山、汝州。队伍的人数急剧膨胀,多亏地盘大,吃喝用度相应解决。

只是红椿寺的僧兵拒不归附,拦去了南阳和伏牛山的通道,极不便利。闯王布兵要荡平红椿寺,消灭各地汇聚而来的僧兵,调“一斗谷”、李铁锁、贺无定,正在随刘宗敏向西砍杀的“响布袋”也被招回,布阵车村、一行树街一带。“响布袋”被招回故地,心里老大的不乐意,对付这些难缠的僧兵,远不如随刘宗敏一起去砍杀,吃香喝辣,好不自在。“哎,日你祖宗,这一回要把你灭掉。”“响布袋”恨得咬着牙说。

牛金星再三确定被抓的朱由崧确真是福王之子朱由崧,便有了一条妙计。

再说闯王大帐中,牛金星自进入闯王大营以来,知道闯王的一块心病,那就是爱妹枣儿——李香君被福王掠走这件事。虽然牛金星不曾见过李香君,但从别人的口中,他完全可以推想李香君,闯王的妹妹方方面面还能有啥差错?他已专为此事到过红椿寺,本想依仗方丈星云紫空的关系,接回李香君,没想到无功而返。为此还让闯王生了病,内心有愧啊。

再说宋献策来到营中,给闯王算了一个齐天好卦,闯王对宋献策的信任好像要超过自己,这是多么尴尬的事,得有所作为,才能永保和闯王亲密无间的关系。

这样他一想再想,便想到,这不是捉住了福王之子朱由崧了吗,众将领要杀,是他拦了下来,现在杀他,只能增加福王的仇恨,因而拿朱由崧换李香君回来,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就宋献策所算,神已把圣上位置锁定闯王,福王一家谁还能跑得掉,朱由崧那小子早晚还不是闯王的刀下鬼?

李闯王听了牛金星的妙计,脸上便有了光彩,直说:“这是天意,这是天意,枣儿该回来了。”

经商议,为了确保此事成功,红椿寺一带先不要用兵攻击,只做进攻准备就是了。红椿寺是福王府直接支应的皇家寺院,事关朝廷的脸面,不打红椿寺,又送回朱由崧,两个条件换回枣儿一个,福王不会不动心。

为了争取时间,听说把守山高县的总兵汤九洲是一个蛮横不讲道理的家伙,只好打发人直接到洛阳,把牛金星写给福王的信送去。

福王接到信,果然着急,先哭了一通,只要儿子朱由崧能回来,什么条件他都答应。怎奈,李香君已被送往北京,早知有儿子的事,他何必自讨苦吃。儿子朱由崧是他的几个儿子中他最看中的一个,虽然不听话,但还有点本事,福王府的事将来还要靠他。

福王叫人赶快向皇侄上表,苦苦哀求,让皇上放李香君回来,救他的儿子。随后八百里加急,表奏往北京传递。

福王领着一家人到迎恩寺向佛祖和母亲郑贵妃上香,求佛祖和母亲的在天之灵保佑儿子朱由崧没事,保佑福王府洪福永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十九章 顾茅庐宋献策归依李闯王 救枣儿牛金星计痛朱常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