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十七章 遵圣旨赵忠陈孝护进京 惊魂魄智圆武举斗本领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87次 字数:


 

圣旨下到福王府,赵忠、陈孝、钱贤领了赏银,心头的那份滋润如六月里喝了冰水,三人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在一起饮酒作乐,感到齐天洪福不日来到,又可以进宫了。阔别京都十余年,窝在小小的洛阳福王府中,心中的压抑谁人知晓?吾皇万岁万万岁,眼看着老了老了,还是给了机会,皇恩浩荡啊。

三人这日晚上喝酒喝到兴头上,雇车来到洛阳南大街的丽春巷。这里灯红酒绿,一家妓院连着一家妓院,姑娘们扭着腰肢,搔首弄姿,嗲声嗲气招徕客人,嘻笑声响彻半大街。

见来了客人,姑娘们一拥而上,把三个人迎上楼,待弄清是三个太监时,姑娘们便放肆地笑个不住:“哟,公公,是带着胡萝卜来了,还是带着大白萝卜来了?”三个太监好不沮丧啊,这种话是说到他们的痛外了。好在大明朝十万太监中,妻妾成群的比比皆是,他们三个人逛逛窑子又怎么着了?三个人醉意朦胧,从身上摸出几个元宝,往桌上一放,老鸨唱着诺吆喝:“你们瞧瞧,姑娘们,这白花花的银子比什么萝卜都管用,还不把公公们侍候舒服?”说完把元宝握在手中,掂量着轻重。

姑娘们嘻嘻哈哈一拥而上,把三个太监拉到房里去了。

 

赵忠、陈孝二人遵福王令赶紧准备,买车买马,给李香君又做了几套华鲜衣服,又从福王府挑选十几名精壮的护卫,花了大把银子,当然了,香君之行所需无几,大都落入了二人的腰包。

钱贤空欢喜一场,跟在赵忠、陈孝屁股后溜了这么长时间,真正遇到好处的时候反而没有自己的事了。哎,那个气啊,怎么这么背呢?他们二人又怎么了?他钱贤还是福王的红人呢!

钱贤向福王求情,也要上京。

福王说:“钱公公怎么就这点见识,你当有重任,你是本王府的太监,能和他们一样吗?”

钱贤一听,不再言语,服侍二十年的主子没有忘掉自己。

限十日内把李香君送往北京,路途那么遥远,又不太平,不敢再耽搁时光。赵忠请求福王,福王却有不舍之意。香君在福王府也就十几日,整日唱曲,无拘无束,笑声不断,给沉闷的福王府带来了无数乐趣。福王也弄不明白,为何对她这么迁就,成千上百个宫女、嫔妃、公主,谁敢放肆地在府中撒野,而李香君却能够,而且他一天听不见她的笑声、歌声,就好像日子要过不下去似的。不过已报奏皇侄,天命难违,真个不敢再延误,打发他们上路吧。

李香君上路前一天,福王又率家人到迎恩寺祈福,跪在母亲郑贵妃的牌位前,福王不由得落下泪来,一遍遍念叨,为儿福王没福,看来是命中注定。当年母后力保儿子为太子,儿子命薄,哥哥朱常洛也命薄,仅一年,泰昌一朝便归了天,哥哥去了,大明的至尊宝座也该让我朱常洵坐坐,可是,大臣们不同意,奏折满天飞。该死的大臣们,谁当皇上,这不是俺老朱家的家事吗?谁要你们外人管。可是二百多年前的太祖在南京就立有祖制,虽然先爷燕王朱棣不买这个账,杀去南京,夺了建文爷的皇位,但自己却没有这个能耐。龙脉相传,至尊为上,哥哥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朱由校当了皇帝,天启朝开始了。由校这个皇侄,贪玩,不知何故,爱捣鼓那些木工活,如痴如醉。和自己哥哥朱常洛一样,不爱上朝理事,让魏公公魏忠贤把天启一朝搞得乌烟瘴气,朱由校坐朝七年也随哥哥去了。这一回该轮着俺福王了吧?没有,又是要命的祖制,朱由校没有儿子,就由朱由校的弟弟,自己的二侄儿朱由检做了皇帝。这个侄儿为人深沉,不事奢华,对女色不沉溺,他下令把宫中的宫女放掉,专宠周皇后和田、席二贵妃,上朝理事,凡事亲躬,崇祯一朝眼见云光霞帔,大明中兴为时不远,可是可恨的皇太极,相逼殊甚,更可恨贼子闯王李自成,这般凶狠,扰得我朱家不得安宁。可是让人再无法想到李自成却有个天仙似的妹妹,他这个妹妹连上清宫能算出人前三世后三世的道士也认为贵不可言,是啊,连贵为福王的我都不能摸一下,看来只有当今皇上才有摸她的资格了。

哎,福王朱常洵没福,皇侄朱由检有福啊。

福王向母亲郑贵妃祈祷罢,便亲自送李香君上了车,瞧见李香君仪态万方,那么安详地坐在车上,他是多么想亲她一下,或者摸她一下。

李香君走了,把福王的心弄得空落落的。

赵忠、陈孝是此行的监护,另有两人和十几个护卫随行。一人是伏牛山东亭衙的武举王岳飞。王岳飞从小并不叫王岳飞,而叫王飞,慢慢长大,别无他术,但好使枪弄棒,后到少林寺练了几年武艺,有了功夫和名气,便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王岳飞,主要是听说岳飞是员猛将,更重要的是朝廷中的厂卫供奉的神像就是岳飞,他想像岳飞那样有名。

另一人是迎恩寺尼姑庙的庙祝清月尼姑。清月尼姑四十出头,清静脱俗,她是李香君随福王家人去迎恩寺降香时认识的,两人颇有眼缘,一见如故。让她去,是充当李香君的伴当,路上有个女人相伴,有人照顾,方便。

一直走了两天,李香君居然不知道干什么去,只听赵公公说去还愿,还什么愿她不知道,但她知道这一走,怕是离她的闯王哥哥越来越远,但她好像已经习惯了,不再轻易流泪了。

一行人浩荡东行,旌旗猎猎,逢水过水,遇桥过桥,过往州县,都有大小官吏进行供奉。沿途有赵忠、陈孝张罗,不时向官吏们索要点什么,两天后又添了两辆马车,专门拉那些东西。

李香君和清月尼姑并坐在马车上,任由马车左右摇晃,上下颠簸,幸而赵忠们照顾仔细,没有受冻挨饿。

清月尼姑告诉她要过黄河了,李香君立即感到亲切起来,她掀开窗帘,看见马车站在一艘大船上,船正在黄红的河水中慢行。黄河,母亲河,陕北的河。李香君记得,小时候,有一年,她和闯王哥哥骑在一匹马上站在家乡一个叫吴堡的黄河边,她问闯王哥哥黄河流到哪里,闯王哥哥告诉她流到大海里去了。她刚要再问什么,闯王哥哥却对着黄河用低沉肃穆的声音唱起来:

 

九曲黄河嘞天上来哟嘞,

奔腾不息嘞再也不回来。

 

……

 

那时候,她不太理解闯王哥哥唱的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苍凉、深厚,震人心脾,那歌声,多少年过去了,她都不忘。

过了黄河,往哪里去,她一直为这个事而不安,她想问清月尼姑,又不能问,她显然看清了清月尼姑的眼睛在躲着她的眼睛,聪慧的她不想让清月尼姑为难。

鸡鸣则起,天黑才打尖,有时夜间还要走上一程。过了保定,算算路程和时间,赵忠等人有点着急,时间太紧了。想来想去,这几日,李香君天天嚷着要骑马,嫌坐车太颠簸,不妨让她骑骑马,在洛阳时,已估计了这一层,挑的人都是会骑马的。但陈孝不同意,他想起了在东亭衙那一险情,对李香君,这个像谜一样的奇女子,谁知道她整天想的是什么呢?

王岳飞不以为然,拍着胸脯给他们打保票,李香君即使插上翅膀,也别想从他王岳飞的手上逃脱。再说,伏牛山的地儿,闯贼的暗探到处都是,距闯贼的营地又近,随时也许可以逃了她李香君。而这个地方,是大明腹地,里甲完整,而且官道每隔一段就有官军驻扎,但骑无妨。王岳飞还不满道:“若按我的主意,早到北京了。”

听说骑马,李香君高兴起来。到了一个大镇子,一行十几号人全骑上马,让李香君高兴的是,清月尼姑也会骑马,众人一声喝起,马蹄生尘,不到一天,走的却是两天的路,赵忠等人喜不自胜。

离北京不远了,过了一架小山,前边是一片树木,冬天,树上连一片叶子也没有,但林子很大,远远看去,雾蒙蒙的。

已是傍晚时分,路边有行人,道路又窄,马跑不快。赵忠让大家加一鞭,过了树林子就有一个小城,到那里打尖。

走了没多远,李香君几乎没有感觉,一个穿着黑衣、蒙着面的人轻轻地落在她的马上,一只手牵着马并抱着她,一只手拼命地打着马,嘴里咴咴地叫着。

马群立即乱了,王岳飞纵马直追,大喊:“有劫贼了,有劫贼了。”

一路上严加防范,防的也就是这些,是谁人敢如此大胆。

李香君猜着骑马人的技艺,觉得是闯王哥哥派人救她了,一阵狂喜,十分默契地配合着黑衣蒙面人。赵忠、王岳飞等人也在猜测,这个蒙面人就是闯王的人,看样子是蓄谋已久。

王岳飞功夫果然了得,催马赶上来,找着机会和蒙面黑衣人打斗。蒙面人显然武艺高强,不断躲开王岳飞的进攻,还不时主动出拳出腿。这样打着,跑着,护卫的武士们纷纷追上来,把蒙面黑衣人围在中间。

李香君的马渐渐体力不支,本来是该歇息的时候,又上来一个大汉,鞭子加得急,马儿便吃不消,护卫和蒙面黑衣人打斗,蒙面黑衣人渐渐不占上风。

王岳飞使出狠招,一个魔爪伸过来,只听嗤拉一声,把蒙面人的蒙面布撕了一个大口子,蒙面人的大半张脸露了出来。

李香君仰起头,惊讶地说:“咦,是你?”

“姑娘保重。”蒙面人低沉而有力地说了一声,一纵身便脱离了李香君的马,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一只脚不偏不倚踩住了追在身边的护卫,那护卫欲斗而不及,便翻身落了马,蒙面人稳稳地骑在护卫的马上,加了一鞭,吹着响亮的口哨飞驰而过,绕着树林子跑,顷刻间便钻进了林子,明明看见他在林子里蹿动,护卫们冲进去,不一时,全被树木挡住,动弹不得。而王岳飞却能在林子里钻来钻去地追,直追到山边,那人骑马跃过一条壕沟,转眼不见了。

众人全下了马,赵忠、陈孝纷纷上前看望李香君,见她未损一根毫毛,惊魂才定下来。清月尼姑上前一把拉住李香君,害怕她再跑了似的。

赵忠、陈孝纷纷问王岳飞看清这个人没有,王岳飞也描述不清,但大家都认为,是闯王的人盯上了。

大家簇拥着李香君到了前方小城,歇息下来,要求当地驻军协助警戒防范,赵忠、陈孝也佩带腰刀不敢歇息。

李香君躺在床上,瞪大眼睛,心里很乱,清月尼姑也不睡,陪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

是智圆和尚,他是从哪里来的?他不是在红椿寺吗?是闯王哥哥派他来的?他的功夫那么好,他还会来吗?

李香君想得头疼了,想得心酸了,眼里饱满着泪水,一时禁不住,便啜泣起来。

清月爱怜地拉着她的手,安慰说:“姑娘,贵体重要,到北京见了圣上,一切都会好的。”

李香君这才知道是去北京,还要去见什么圣上,就是那个皇帝吗?怎么会这样呢?一个好好的跟着闯王哥哥的女子,为何这么多人抢,这么多人保护,李香君有一个理解,有一万个不理解。

李香君一行一进北京,就住在红椿街。说来也是,这红椿街是当年李太后出资重修伏牛山红椿寺时,觉得这个名字吉祥,便把这条街命名为红椿街。这个街上有个衙门,好大的地方,他们一群人就住在里边,几天来,太监来了一拨又一拨,锦衣卫对每个人审了又审,搜了又搜,李香君的头发、指甲、牙齿都被看了又看,衣服全换成宫里的衣服,这才被引着,去见皇上。

赵忠、陈孝、王岳飞向李香君施礼说:“香君姑娘,祝贺你,今天去见圣上,你将大富大贵。从伏牛山那个小小红椿寺里,我们几个伺候你到现在,虽然尽了力,但多有不周,还望你多多包涵,往后我们几位还要指望你在圣上面前说好话,我们几个给你磕头了。”

三个人齐齐地跪在李香君面前,李香君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轻轻地说:“起来吧。”

清月尼姑伴着李香君十多日,吃饭、睡觉都在一起,虽然不谈李香君进京的事,但清月还是向她诉说了她自己的不幸身世。她本是洛阳城里大石桥书场有名的艺角儿,常被福王家人招进府里说唱,被福王看上,强行从艺母那里买走,后被福王强占,生过一个儿子,生活倒也平安。不想儿子害天花死了,年老色衰,对尘世万念俱灰,就削发为尼,在迎恩寺黄卷青灯,从二十多岁熬到现在,佛门弟子,清静无为,倒是一方好去处。清月劝李香君,如若有一天,对尘世厌倦,清月愿陪她一生。

李香君含着泪告别了清月尼姑,上了轿子被太监抬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十七章 遵圣旨赵忠陈孝护进京 惊魂魄智圆武举斗本领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