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十六章 身娇贵福王无福消受枣儿 献皇侄香君有缘结识崇祯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68次 字数:


 

 

烂泥一样的福王正抱着怀里的那个女娃不松手,听见高亢、圆润、摇荡的歌声才把头抬起,迷迷糊糊的眼睛也睁开了。

整个厅堂的人鸦雀无声,仅那片刻,“哄”的一下全笑起来,人声鼎沸,常年在福王府的人哪里听过这样的歌声,野味十足。

这也算歌?所以大家都笑。

李香君没笑,也没有什么难堪,她的脸上安详而平和。

当第二声唱完,大家笑声没有了,福王把粘在身上的女娃推在一边,支起他那肥胖的身体,探起肩头,硕大的脑袋,硕大的耳朵,拥住脖子的赘肉都在微微地抖动。

福王着人叫来陈孝,问:“这就是李香君唱的曲儿,是不同,让她唱下去,本王有赏。”陈孝躬着身子回答:“是,王爷。”

陈孝还没有来得及跟李香君打招呼,李香君便又唱起来:

 

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

见面面容易啦说话难。

 

一个在山上一个在沟,

拉不上话儿招招手。

 

见了那村村见不了那人,

泪蛋蛋抛在河蒿蒿林。

 

上一道坡坡过一道梁,

见不上哥哥我好心慌。

 

李香君唱一歇儿,整个大厅的公子、公主、宫女、太监都高兴了,成年累月在这府里头,规矩多得很,什么事儿都有人看着管着,总觉得不舒坦,又不知咋着不美气,现在好像知道了,缺了这歌里体现的味儿,就是说,想咋着就咋着,自由自在,这曲儿实在好。

福王半张着嘴,听着曲儿,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垂了老长老长,伺候他的太监赶紧用一块毛巾给他揩了揩,福王才缓过神来。

福王要回寝宫了,太监搀扶他回去,大厅里的人还不想散去。按照惯例,家宴的时间长短,是福王一散便全散了,但大家不想散,主要是一个人不想散,他就是福王的儿子朱由崧,当今圣上朱由检的堂兄弟。

朱由崧见父王回宫了,他坚持要李香君再唱几个曲儿,大家见王爷公子在坐,也趁势坐下。

有人让唱,李香君就唱:

 

太阳把黄土晒裂了口,

雨水把裂口打成沟。

 

大风把地皮又刮走,

咱陕北就是这来头。

 

这段和刚才唱的调子不同,声调要低沉凄凉得多。下边的调子又变了。

 

风吹黄土满天飞,

雨水流过带走泥。

 

不是俺家没吃的,

收下的粮食都给了你。

 

大家正听得入迷,太监来督促大家散了,说是福王有谕,李香君唱得好,福王叫她过去有赏。

大家散了,朱由崧坐着没动,太监过来,弯腿施了个礼,说:“王爷,散了。”

朱由崧恶狠狠地看了太监一眼,伸手给了他一个嘴巴,拂袖而去。

太监捂着脸半天不敢直身,他弄不明白王爷为什么打他。

太监引着李香君走进福王的寝宫,屋里温暖如春。李香君穿的华美的衣服顿时好像在春天沐浴过一样,有着暖洋洋的气息。看见福王穿着一身薄薄的黄褂儿坐在一把藤椅上,李香君不由得一阵紧张,刚才暖洋洋的感觉又变成了冷飕飕的感觉,不过她提醒自己,一定要沉着,沉住气。

福王见了李香君,说:“你的歌儿唱得好,哥呀妹呀怪好听,打哪学来的?”

李香君大大方方地说:“我打小在乡下长大,不知道跟谁学的,反正会唱。”

“你哥哥就是那闯贼李自成,听说长得三头六臂,面如魔鬼,吃人肉,喝人血,是不是啊?”福王是有意挑衅。

李香君说:“是。”

福王大笑:“哦哈哈……哦哈哈……小妮子竟温顺乖巧,我逗你玩呢。好,你唱得好,我赏你,坐到我身边来。”

李香君不动。

太监上前拉她,说:“圣王爷叫你呢。”

就在太监拉她那瞬间,李香君也抓住了他的手,顺势一提,迅雷不及掩耳,香君已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而太监一只胳膊已经脱了臼,呻吟不止。

香君说:“公公,你怎么了?”

太监呻吟着说:“这是咋回事呢?哎哟,哎哟。”

福王不明就里,让太监出去,坐在藤椅上命令李香君过来。李香君见只有福王一个人,而且还是一堆烂泥巴似的,她完全可以对付他。她温顺地来到福王身边,福王让她坐在身边,她便坐在福王身边,他摸了李香君的手,嘴里嘿嘿地淫笑,他要李香君把他衣服脱下,李香君便脱他的衣服,薄薄的黄褂子被脱下,只见福王已气喘吁吁,额头上汗涔涔的。

李香君看到了福王的上身,脖子、肩膀,连成一体,前胸的两个乳房嘟嘟噜噜垂了半尺长,腰间是堆鼓起来的赘肉。

福王还要李香君脱他的裤子,李香君侧着脸把他的裤子脱下,这时的福王,整个是一个肥胖的大白猪。

福王已经把李香君当成他的嫔妃了,但他意识上清楚地记得她是闯贼的妹妹,他没想到这个会唱曲儿的贼首的妹妹这么温顺,善解人意。好,他的老想法,你动我皇家的江山,我操你的妹妹,你让我不安,我也让你不安。不过最终还是吃亏,本王的精力是金贵的,被我玩弄过的女人叫宠幸,说到底一个反贼的乡下妹妹,居然能与本王躺在一张床上,你李家祖坟上是几辈子才冒了烟的。

其实福王也是高看自己,他每月“宠幸”女人,是爬不上女人身上的,太胖太虚弱,总是由两个太监帮忙才行。今日却不自量力,自己行事,难度可想而知。

他嘘嘘地喘着气,让李香君躺在身边,忽然一股香味沁入他的心房,迷迷糊糊的,有说不出的陶醉和舒服,他紧紧地抓住李香君的一只胳膊,放在他的胸前,李香君已经能感觉到他的胸毛扎她胳膊了。李香君渐渐地胳膊使了劲,福王便觉得有千钧之力,很快便承受不住 ,气喘不及,喉咙里发出啊呜啊呜的声音。

帘外的两个守夜太监随即跑过来,见福王和香君好好地躺着,开始不敢打扰福王,眼见福王脸憋得像猪肝,这才赶忙把福王扶起,李香君瞪着惊惧的眼睛,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守夜太监是得了陈孝的特别叮嘱,在红椿寺,赵忠想打她,却一只手背疼了好多天。再加上和李香君在一起将近半年,一个小姑娘家,被人看管起来的,若是寻常人家的姑娘,不知道该哭多少次。而李香君却没哭过一次,整天是阳光灿烂,那是金贵之体。陈孝把她先献给福王,不管赵忠还在红椿寺和闯贼交手,他是想独霸献美之功,以期重赏。陈孝放心不下,被准许亲自为福王守夜,刚开始一个太监的胳膊莫名其妙地脱了臼,陈孝便害怕福王发生意外,果然如此,赶忙来救。看来啊,这个李香君,千金贵体莫非真如她自己所说,别人摸不得,只有皇上摸得?

事先,福王要“宠幸”李香君,陈孝和钱贤已经和他说了李香君的奇异之处,福王不听,因为他觉得自己是福王,福王没福,天下人谁还有福。再者,当今圣上是自己侄子,如果皇叔不能宠幸的女人,皇侄如何敢有这等洪福?

福王醒来,先是恨得咬牙切齿,说李香君谋害他。两个太监就在屋外,没听见李香君打斗挣扎,怎么会说李香君害他,再说谁敢害皇叔福王呢?陈孝唯恐此罪成立,坏了立功大事,百般为香君说项。

福王说:“你们有所不知,我朝嘉靖年间,就有宫女合谋差点把嘉靖皇爷勒死,我一直小心这种事,一次只宠幸一女,而今却遇不测,来人,把她杀了剐了。”

临到真要杀掉李香君时,福王却舍不得。是呀,李香君没有反抗我一点呀,那么温顺,那么乖巧,我怎么能杀了她呢?人死不能复生,你瞧她那令人百看不厌的脸蛋,还有是她的曲儿,更难得的是来自她身上那股让人如痴如醉的味儿,哎,人各有命,也许李香君有大富大贵的命,如果把她献给皇侄朱由检,让侄子心里坦然,专心打理国家大事,皇侄不会亏待他这个皇叔的。

贵为皇叔的福王沮丧极了,福王无福啊。

福王一边让李香君在王府唱曲解闷,一边精心调养,准备把她献给皇侄,就是当今皇上朱由检。福王有一事不明,那晚曾在李香君身上闻过的香味,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闻过第二次。后来赵忠从伏牛山红椿寺回来,福王与他谈起此事,赵忠大异,随即有了个新点子,让上清宫老道仙拿着卦签儿来到福王府,请李香君抽了卦,在福王、赵忠、陈孝面前解读卦象。

老道说:“此女贵不可言。”

又问她身上的香味为何时来时不来?。

老道说:“天机不可泄露。但遇君而香,不遇君而香,那就有天壤之别,凡人只是麻醉,君王却是拨开混沌之妙得,人分三六九等,能否享用此等神仙之物,只有造化而已,不可强求。”

福王终于下决心把香君献给皇侄了,准备一番,派赵忠、陈孝、钱贤等人送行,在出发前,先给皇侄上了一表,八百里加急送往北京。

崇祯皇帝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好好休息了,眼圈儿熬得通红通红。闯贼兵入伏牛山,河南被他拉开了一个大口子,洛阳在他虎口之下,着实叫人忧虑。八百里加急督促总兵汤九洲、左光斗等人务必守住洛阳,那是皇叔福王的藩地。

再者清兵不断骚扰辽阳一带,小股清兵铁骑还通过长城,虽随后退了回去,明显在探明军虚实。加上各地灾情不断,饥民入冬以来,冻死饿死者非一省一州一县有,而是遍布大明江山。随之而来的便是饥民纷纷揭竿而起,抢了军粮,杀了官吏,各种恶报乌鸦似的飞到他手中,他背着手满屋子转,下令杀差事不力的官吏,重任新官,忙得是焦头烂额。

而接到皇叔一表,言闯贼妹妹被押往洛阳,崇祯为之一震。半年前就接报在伏牛山的皇家寺院红椿寺里捉到了闯贼妹妹,中间事情繁多,竟忘了。今日旧事重提,却新意无限。皇叔不等不靠,自养僧兵,保家卫国,与反贼决斗,成绩斐然,实可嘉褒。若天下朱家几百个王,成千上万个皇亲国戚都能如皇叔一般,朕的江山何愁治理,那他早已是高枕无忧了。

细看密折,又闻闯贼的妹妹李香君是个奇异美貌绝色的女子,芳龄二八,崇祯更加新奇,于是亲书一旨,对皇叔褒奖,对参加抓获李香君的人嘉奖,对皇家道场红椿寺优渥,并着八百里加急传于福王,限十日内把李香君解往北京。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十六章 身娇贵福王无福消受枣儿 献皇侄香君有缘结识崇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