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十四章 忆开封宾主重叙旧交情 论天下智圆侃侃语惊人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34次 字数:


 

 

下午,星云紫空带大觉和尚主持讲经坐禅,牛金星睡了一觉,起来坐在暖烘烘的禅房之内,灵随小和尚招呼牛金星,沏上茶,合着掌坐在屋子的一角。

牛金星说:“不用候着,去吧,有事叫你。”

灵随出去了。牛金星坐在炭火边,想这红椿寺这么宏大,僧兵那么多,仅小和尚烧一次饭,水得挑上几十担,那锅该有多大呢?难怪李铁锁救闯王的妹妹会无功而返。听“一斗谷”说过,红椿寺的房上,墙上地下到处都暗设机关,攻克红椿寺谈何容易,再说星云紫空方丈这个老朋友,当年在开封大相国寺时二人相投,今天相见并无多大改变,而且还专程接到山口。红椿寺如何要与闯王过不去?早晚要出大事的,赶紧把闯王妹妹放了,由他从中斡旋,双方修好,功德无量。

牛金星正想着,门“吱”的一声开了。牛金星以为是灵随,喝着茶并没抬头,听到一声“阿弥陀佛”,吓了一跳,一看,是上午随方丈法师到山门口迎接他并陪他巡看红椿寺的智圆和尚,赶忙站起,说:“智圆法师,请坐,请坐。”

智圆毫不客气地坐在一个禅座上,围着火盆,说:“启东先生,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牛金星见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年纪大约在三十来岁,大眼宽嘴,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不似一般修行和尚那么木讷,心中有好几分纳闷。又见智圆和尚这般热情,也就热情地说:“一介书生,百无一用。”

“哪里,如今是天下大势再造之时,如君才学,必是担当大任之人。”智圆说。

“请问法师在此寺多久了?”牛金星问。

“半年而已。”智圆回答。

“哦,从何方仙山来此?”牛金星问。

“大清国治内,辽东望海寺。”智圆没有任何遮掩。

“哦,天涯若比邻,四海之内皆兄弟,云游海内,必是志存高远之人,兄弟明白了。”牛金星说。

智圆和尚笑了,说:“我是晚辈,当以学生称呼才是,在举人面前不敢造次。不日我将下山,没想到无意之中还能遇到一个真正的神仙,真是缘分哪。据我推测,如今这伏牛山,闯王人马汇集于此,天下豪杰应如过江之鲫,纷纷来此投闯王,实现自己的大抱负。你不会是路过于此,一个散淡香客而已。”

说完,从袖中掏出两罐子酒来,起身到门口叫灵随,说:“除了方丈,任何人不准进来。”

灵随垂着手道:“是。”

智圆和尚对着牛金星笑笑,又从袖子里掏出两根剥了皮的大葱,两个胡萝卜,一大块干干巴巴的熟牛肉,说:“牛举人,红椿寺只有念经的和尚吃斋念佛,而练武的和尚平时却有肉吃,其实,岂止是红椿寺,整个伏牛山的护寺僧,少室山的和尚,五台山、峨眉山的武僧都食荤的。来,尝尝这块牛肉,我保存了好几天了。”说完,撕下一大块牛肉递给牛金星,又给了牛金星一根大葱,把两罐子酒酒封拆开,一股清香味立即扑鼻而来。

牛金星也不客气,先喝了一口酒,拿起牛肉就着大葱便咔嚓咔嚓吃起来。智圆和尚见了,夸了一句:“真风流名士,豪爽。”

二人吃喝到耳热身燥,话就稠起来。牛金星高谈阔论,纵横天下大势,他说:“如今这天下,有三个大英雄,闯王为一个,当今皇上为一个,清国皇太极是一个。因为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争端不可不起,依我看,国家已处动荡飘摇之中,这就看谁是到底的英雄了。”

“哎呀,”智圆和尚大声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以君之才,我建议应当出关至盛京谋求前程,清国皇帝盖世英雄,励精图治。我在望海寺多年,出寺化缘,随处可见清国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家家有粮,户户吉祥。每次出去,百姓于出家人,常笑脸施舍,令人感动。哪像进入关内,田野凋敝,官吏腐败,乱党纷起,路有倒毙饿死之人。不瞒牛举人说,我去年春天从北京走往山东,大旱大灾之年,百姓易子而食,亲眼见人用刀子割人肉。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牛金星说:“国家灾荒连年,民不聊生,官吏又巧取豪夺,实乃大明之祸患,但你做个和尚,一心向佛,超然物外,有何不好,何必顾念尘世凡事,恕我直言,阁下并非一个真正的向佛之人。”

“阿弥陀佛,爽直爽直,不愧是星云法师的朋友。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我阅历肤浅,但做一个和尚,不打诓语,君谓我是和尚就是和尚,君谓我非和尚则非和尚,佛于我心中,向佛可自知。”智圆听了牛金星说的话,绕着圈子似乎有意掩盖什么。

智圆又说:“想这伏牛山,天下名山,佛光普照,红椿寺,一代名刹,几受皇恩,但历来为当今皇叔朱常洵把持,僧与民对峙,兵戎相见,成何体统,与佛事南辕北辙,红椿寺现在危险万分,我劝过星云紫空大师,但大师尚不明白,真乃急煞人也。”

星云紫空终于下了功课,由伴云、灵随护送进屋,见二人吃酒,便说:“多亏智圆法师,心向佛路,另辟蹊径,不然金星举人远道而来,只好吃老衲的斋饭了。”

伴云给方丈送来斋饭,是清水煮的大豆一碟,玉米饼一个,星云紫空法师吃起饭来,了无声息,不久便用过晚餐了。

牛金星三人围着火盆好久,智圆要回房休息,星云紫空让灵随挑着灯笼送他回房。金星和方丈坐着悄悄说话,共叙当年在开封大相国寺的友情。

那时都很年轻,紫云有四十出头,金星二十多岁。金星开封赶考举人,等放榜之日遍游汴梁,但见人贵物华,街市繁荣,妓馆莺歌燕舞,美女如云。风雅之士牛金星是青春年华,手中川资宽绰,在妓馆和姑娘们终日盘桓,花天酒地,日子过得极为逍遥自在。不意一日被争缠头的当地恶棍打了一顿,光天化日夺走了金星的姑娘。金星与他理论,差点被暗算。这时金钱耗尽,沦落在开封街头,一次去大相国寺想讨口吃的,被星云紫空发现,一眼看来,便知他肚里饥饿,大师忙把自己那顿斋饭送与他吃,算是救了牛金星的性命。

牛金星非常感激,入相国寺拜谢,和尚们喜欢这个聪明有学问的后生,让他为寺内写几幅字做点缀,不想出了大名,有人认为他的字极富特点,直逼黄米,求他字的人登时多起来。饭铺客栈,街坊招牌,婚丧嫁娶,有求必应。几个月做下来,为大师赚了一笔钱,那时星云紫空并无多大名气,牛金星借给巡抚家办喜事做账房的机会,向巡抚力荐星云,星云便有了封号度牒。从那以后,星云紫空在相国寺有了僧位。这一老一少成了俗道合一的忘年交。

再后来,岁月茫茫,牛金星做梦也没想到会被发配充军,大相国寺方丈候选人星云紫空也没想到会到红椿寺做主持。

夜灯炭火,叙旧如旧,都找到当年的感觉。遑遑人世,人生得一知己足也。

话一多,星云紫空便又对红椿寺津津乐道,说是北魏孝文帝元恪酷爱佛教,四川无际明悟派的创始人月幻无际禅师最著名的弟子,被朝廷封为“荆壁禅师”的慈舟和尚最早创建红椿寺。并在帝都洛阳附近盖了无数个庙院,伏牛山的佛事也从此开始,历经唐宋元明,发扬光大,伏牛山已是天下名山。到万历十七年重修红椿寺,是万历之母被称为圣母太后的李太后斥资修建的,后福王府时有恩泽,红椿寺便有这等模样。万历年间刚修成,被誉天下的四大高僧云栖袾宏、紫柏真可、憨山德清、澫益知旭,都曾来过,红椿寺的香火何其旺哉!伏牛山人热心向佛,在七十二墁八十二庵中,附近民家有两个孩子得送往寺里当和尚一个,家有两个女儿就得去庵里做尼姑一个,向佛何其胜哉!

二人谈起红椿寺为何会与闯王的队伍为敌,星云紫空咳了一声,把赵忠、陈孝等人来胁迫的事说了一遍,牛金星大惊,急忙问闯王的妹妹李香君在哪里。

星云紫空叹息地说:“已被押往洛阳福王府了。”

这个消息把牛金星弄懵了,仰着脸问:“什么时候?”

“就在闯贼大队人马过来时候,已一个月了。”星云紫空站起来在屋里走了几步,说:“看来兄弟和闯贼甚有瓜葛,为此而来?”

牛金星说:“兄长在上,弟不能有丁点儿隐瞒,弟已决心从闯王,闯王决非能用贼称呼。如果能见到闯王,你则一切明白。大明江山千疮百孔,需要英主匡扶天下,救民于水火,如今大明腐烂至于骨髓,无妙药可以起死回生,我看闯王气象,十余年来,或大或小,或兴或衰,终是不灭,有王者之气,为弟受尽大明之难,所以决心从闯王,或许不会虚度一生。”

星云紫空说:“阿弥陀佛,我明白了,但闯贼并非仁义之师,起兵以来,和献贼、罗汝才等,实流寇一党,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哪一个不是杀人如麻?过去只是听说,如今亲眼所见,红椿庙你是见着的,好端端的庙宇,曾费多少人心血,竟付之一炬。草寇奸贼,你与之为伍,污辱一世清白。再者,像‘一斗谷’、‘响布袋’之辈,如蝇逐腐肉归去,闯贼军中岂不是藏污纳垢之处?你随闯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前程危途,切莫轻率。”

牛金星说:“大明一朝,二百六七十年,从太祖开始,朝纲不稳,小的不说,仅嘉靖的严嵩,天启的魏阉,足可证明,多少黎民百姓受朱姓劫难,每个皇帝,荒淫无道,有目共睹。如今兵戈纷起,实为大明气数已尽,有志之士,就该顺应潮流,上承苍天,下惠黎民。改朝换代,多有杀伐,但闯王仁厚,有扰乱地方之事,也为小兵所为,不足为怪。”

星云紫空说:“贤弟莫谈反话,我们之人,信佛为份,不枉论国事。但说起来,崇祯以来,皇上宵衣旰食,除乱党,厉精图治,天下无一人辛苦过他。四海纷争,只是为臣子不行臣道,不是当今天子之过。你也说顺应潮流,智圆也劝我顺应潮流,率伏牛山数十万佛教徒反皇上,真是误途。罢罢罢,伏牛一山,有闯贼,有智圆,有官府,再放不下一张平静的桌子,阿弥陀佛,国家危矣。”

时已三更,二十多年不曾见面的老友谈了些国家大事,虽是不睦,但于友情无碍,星云紫空和牛金星同卧一榻。待金星醒来,已是阳光照屋,只见星云紫空盘腿坐在地上的一个大蒲团上,腰板挺直,双目紧闭,手捻佛珠。牛金星不敢惊动他,起床叫得纯小和尚引领,洗漱去了。

牛金星当日就要下山,怎奈星云紫空苦留,智圆和尚也留说:“明日何其多,既来之则安之。”

牛金星说:“明日复明日,万事成蹉跎。”

智圆说:“此乃入世心迹,举人前程无量。”

主人如此诚恳,盛情难却,牛金星只得留下来,看了僧兵们的演练,听了星云紫空讲禅,撇开天下大事不理,和星云紫空、智圆、大觉情感进了一层,连侍候他的小和尚得纯、伴云、灵随,也对他喜欢起来。

第三日,牛金星坚决要下山,智圆也要走,星云紫空留不住,亲自骑马送他二人至红椿庙,在一行树街口,牛金星往西,智圆往东,三人举手而别,各人马蹄下几缕尘烟,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十四章 忆开封宾主重叙旧交情 论天下智圆侃侃语惊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