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十三章 担道义牛金星汝河庙遇老乡 观寺容饱学士红椿寺访方丈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141次 字数:


 

 

闯王吩咐手下用轿子抬牛金星起程,牛金星不肯,要骑马,山高路险的,轿子极不方便,也容易为山匪袭击的对象。

闯王又派人护送,牛金星也不肯,说派个向导即可。

闯王使人叫来贺无定,交待他把牛举人送到汝河庙“一斗谷”和李铁锁营中,路上不得出丁点儿差错。

贺无定领命,沿途极为小心,原想文质彬彬的牛举人不知路上该有多难侍候,谁知牛举人一上路便加上一鞭,马蹄子立即溅起黄土儿直奔,正是隆冬时节,寒气逼人,但直跑得马鼻子里喘着白气,贺无定对牛举人另眼相看了。

二人过了一个庄子,下马活动了一下筋骨。牛举人对贺无定也很满意,就问他叫什么名字。

“贺无定。”贺无定说。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这个名字好苍凉。”牛金星说。

“你去过无定河边?”贺无定说。

牛金星笑了,说:“哪去过呢,但知道无定河就在绥德米脂一带,注入黄河。”

贺无定佩服极了,举人是大学问人,可惜自己虽已是个头领,但却几乎目不识丁,看牛举人为人和善,请求似的说:“牛举人,如果你在军中,想拜你为师,学认字,不知举人愿意不愿意辛苦。”

牛金星哈哈大笑说:“开馆纳弟子一事,本是牛某人的老本行,好多年以此为生,从宝丰到卢氏,从卢氏到开封,书生无用,书生人情纸半张,教你们这些将领们识字断文,那则是有趣的事儿。”

“我们几个弟兄,都拜你为师,可不要拒绝啊。”贺无定说。

“不会,你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年轻人,回头我跟闯王建议,军中繁忙,学点诗书大有必要,不过束脩得闯王出啊。”说完又哈哈大笑。

再次上马,半天功夫,便到了汝河庙。汝河庙是车村大镇旁边的小村庄,在汝河岸边,村中几乎成了一个兵营。“一斗谷”和李铁锁就驻扎在这里,时不时和从车村出来巡逻的僧兵官军发生点小摩擦,“一斗谷”和李铁锁不敢有半点大意。

“一斗谷”看了贺无定带来的闯王的亲笔信,急忙把牛金星让进屋里。嘴里说着:“哎呀,牛举人,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咱们宝丰有人才啊。”

牛金星也早知道木札岭占山为王的宝丰刀客“一斗谷”,心想“一斗谷”不过是个草莽之人,是个妇孺皆怕的杀人魔王,而今一见却是个五十多岁的文弱老头,而且识文断字,是一个真可以开馆延徒,教人读书识字的先生。可是世道不古,这样的人也投入绿林,逼上梁山之事每朝衰败都是如此。

贺无定又见了李铁锁,大家聊得很愉快。不过李铁锁和贺无定二人总觉得接不上“一斗谷”和牛举人的话,对二人的客套话有些不屑。吃饭时候,“一斗谷”客气地说:“启东兄,此地无甚稀奇东西款待你,只搞到一只鸡,连酒也没有,闯王有令,战时不准饮酒,我和铁锁不敢违规程啊。”

牛金星说:“牛某人此来,有要事在身,喝酒事小,来日方长。你们只管把这里情况说与我听,强似那琼浆玉液。”他把要去红椿寺的事说了一遍。

四个人边吃边聊,牛金星把僧兵和官兵的情况掌握了一些,心里平安下来。李铁锁问贺无定王长寿的情况和张杠子的伤势,贺无定一一作了回答。李铁锁感叹地说:“李仙儿,真多亏他了。”又想到自己的弟弟李铁锤,当时如果不是道路狭窄,人马混乱,让李仙儿给他治,铁锤他还不至于……哎,想这些干啥,人死不能复生,只是这个仇早晚得报。

大家饭还没吃完,门外有报,捉住了一个官兵,弟兄们都在那里折磨他,要用刀子零割了他。

“一斗谷”、李铁锁、贺无定听了并不觉奇怪,牛金星听了,赶忙放下筷子,对“一斗谷”说:“老兄赶快去看住,别杀了,愚弟要借他一用。”

“一斗谷”对报告的军士说:“听见没有?别动他。”

军士说:“得令。”跑出去了。

牛金星饭毕,向“一斗谷”借来笔墨纸砚,写了一封信,封好,对“一斗谷”说,军中有文房四宝,真乃儒雅将军,请下令让那官兵进来。”

李铁锁跑了出去,那官兵立即被带进屋子,搞的是灰头灰脸,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那官兵并不害怕,一进门眼睛便盯着饭桌。牛金星起身,让人松了绑,从桌上拿起两块烙饼塞在他的手中,说:“吃吧。”

官兵看了周围一眼,低着头三口两口便把烙饼吃了下去,也是吃得猛,噎着了。牛金星又亲自端给他半碗汤,一直招呼他吃过饭,才跟他说话,让他回营把信送给那些僧兵,让僧兵把信送给红椿寺方丈星云紫空法师,不得有误,如果信没送,再让抓住,绝不轻饶。

官兵带信去了,“一斗谷”招呼牛金星躺在自己床上休息。牛金星说:“不瞒你说,体力不济,这一路过来,够累的,加上素有午休的习惯,不睡会儿,下午就犯迷糊。”说完便呼呼地睡去了。

第二天,牛金星辞别李铁锁、“一斗谷”和贺无定。只身骑马往车村走去,他在想李铁锁坚决要求跟他到红椿寺的事,以至于哭个不止。但牛金星没有答应他,他明白只有自己一个人去最安全。李铁锁想救枣儿心切,但他去只能于事无补,怕是搞得连牛金星自己能否回来也未可知。

还没有进车村寨,就被一群僧骑和官兵围住,牛金星说是到红椿寺的香客。一个僧兵说:“施主不必多话,方丈法师派小的在此等候,他老人家已在红椿庙候着你呢。”

一阵快马疾进,四五十里路,转眼即到,沿途牛金星看到一拨一拨的官军和僧兵在路上行走,怪不得闯王的队伍被赶出车村寨。

星云紫空法师立在红椿庙跟前,由大觉和尚和智圆和尚陪着,等牛金星下了马,上前施礼道:“阿弥陀佛,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牛金星也施了礼,说:“法师看来体康身健,开封一别,一晃二十余个春秋,光阴如梭啊。”

红椿庙残垣断壁,只有左偏殿尚存,早被和尚们拾掇个利索,星云紫空、大觉、智圆一路让着进了去。牛金星知道是闯王兵所烧,不便叹息,只说:“庙罹不测,实乃不幸,望大师宽慰。”

星云紫空说:“世间万物,有生有灭,有盈有损,随它去吧。”

在红椿庙吃了茶,因天气寒冷,直至近午时分,才行动往红椿寺去。星云紫空法师备了三辆马车,带着厢棚,里边安着火炉,请牛金星上车,牛金星嫌马车颠簸,要骑马,星云便让人牵过来几匹马来,大家骑上,智圆、大觉分别在前后护着,缓缓往红椿谷里去。

从红椿庙向红椿谷山口行了二三里地,宽阔的大道变做能并行两辆马车的路,渐渐路随山势高起来,两边山石嶙峋,一条小溪随路盘旋,一会儿路左,一会儿路右,小溪全结了冰,太阳一照,光芒直刺眼睛。

牛金星很感叹,这条路修得如此平整,许多地方是从整个是石头的山体上凿出来的。沿途看见的僧兵,马车,和被僧人保护着的香客,见了他们,僧人们施礼,其他人让道。

约莫走了四五里,山转了个大弯,就在弯的正中间,有一片平地,平地上有三四间房子,自成一个很规整的院落,院门上写着“山神庙”三字。一行人下马进去休息,一边烤火,一边吃茶。牛金星终于忍不住,向星云紫空道:“此地应为佛门圣地,如何也有山神之庙?”

星云紫空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兼容并包。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佛与芸芸万象同在,浑然一体,并非相违。”

牛金星连连点头。

又走了十几里,迎面有一块巨石挡住,巨石上赫然刻着四个大字“皇家道场”,落笔是福王。这地方守护着六七个僧兵。

牛金星正怀疑无路可走时,到了跟前才发现路从石中通过,牛金星感叹,此处真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

往前再走了七八里模样,山峰低了,前面开阔了,在马上回望走过的路,早不见了路,只看到峰峦起伏,几座高山上缠着白云,和天连接起来。

前边是一座三孔石拱桥,桥有四五百步长短,中有三孔,中间一空很高,三孔边沿可看见精美的花岗岩石雕镶嵌着,整个桥体却是石块干砌而成,极为巧妙。桥两边立着四根花岗岩大石柱撑起的亭子,亭子斗角飞起,雕梁画栋,角落还吊着铁马,在风中微微叮当作响。

牛金星下了马,方丈、大觉和智圆也下了马。牛金星向桥下看了看,一溜白冰遮住小溪,溪水没有一点声响。牛金星问星云紫空,说:“我虽不常在佛门盘桓,但走南闯北,也见过一些亭台楼榭,鲜有石柱撑立的,多是木头撑立的,何况这上面刻着的对联刀笔极为细腻。”

星云紫空道:“远客有所不知,此乃张叔大所赠,你看这石头,非伏牛山石,是南方的大理石,桥成而立坊,当初宰相量体裁衣而做,远道送来,建筑而成。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牛金星看那对联,北边是隶书:

 

伏牛山间禅林静,

红椿墁上磬声悠。

 

横批是:

 

皇家寺院。

 

南面柱子上是魏碑:

 

天根清净出三界,

八相成道离五行。

 

横批是:

 

天下第一名刹。

 

牛金星想,那风流倜傥的张居正,在一代艳后李太后钦赐并捐资修建的皇家寺庙上焉能不尽犬马之力?想那万历半朝,因了李太后和张居正,大明也算盛极一时,惜乎明日黄花,大明如今到了这步田地,哀叹乎哉!

牛金星一边想一边欣赏着亭子,猛然想起大家站得久了,略嫌不好意思。过了桥往前走,大家不再骑马,早有几个僧兵把马牵了去。走过一个十几亩大的场子,牛金星不知道,半年前,李铁锁、“响布袋”就是在这里被红椿寺和尚打败的。

再往前走了数百步,是垒起来的路基,顺着山势路基越来越高,到了红椿寺的正门,路基已高达好几丈,路两边的古柏、银杏、栎树高大挺拔,松柏叶子泛着青黑,显得苍劲肃穆,白果树却光秃秃的,山风吹着树枝发出呜呜的声响。

红椿寺与别寺不同,一般的寺皆坐北朝南,古语云,天下庙门向南开,几乎很少例外。而红椿寺却依山势而修,因地制宜,座西向东,有三个门:东、北、南门,西边背靠大山。

牛金星走到东门,东门高大,建式如三孔桥,内石块干砌,外镶雕花门边,下边铺着伏牛山本地的红砂石条,石条上雕着几朵美丽的牡丹花。橡木做成的两扇大门,漆着闪亮的朱红漆。牛金星看到东门上方有一行木雕大字:“钦封伏牛山寺院之首”,每个字都是镏金,皆成阳文。据星云紫空说,雕花的木头是南洋进贡的红木,名贵无比。那字也气度不凡,据说是张叔大的手笔。

进得寺院,牛金星只觉得有开封大相国寺的恢宏。星云紫空、大觉、智圆引他到一房休息,怎奈牛金星不肯去,说:“早听说伏牛山七十二墁,八十二庵,是佛国之乡,在下第一次来到七十二墁之首红椿寺,气派如此宏大,始料未及,始料未及,此刻兴致正好,何不一睹为快,尽饱眼福。”

众人听此说,就陪牛金星观看。寺院有五级,每级皆有几十亩大,主殿、配殿、正殿、偏殿、千佛殿、大士殿、伽蓝殿、禅堂、金刚殿、延寿殿、藏经楼、祖师殿、钟楼、鼓楼、望月台、观景台。每阶自成院落,依山而上五个院落由十条八条阶梯相连,阶梯三五阶十阶八阶三五十阶不等。一行人绕着合抱粗的大白果树,在游廊里穿行。庙里香客烧香的法器声,和尚念经的诵经声,随着暗香的气味弥漫在空中。

一行人并不进庙里,直到了第五级院落的观景台和望月亭前,那亭子下立着两通碑,碑楼巍然耸立,两通碑规格一样,每通碑两侧有整块树立的花岗岩沿条保护,碑顶上面由雕凿精美的屋脊瓦垅形状的花岗岩楼顶覆盖。细一打量,碑楼和石碑石质不一样,星云紫空法师解释说:“碑是在洛阳刻成运来的,碑楼是伏牛山的石头刻成的,所以不一样。”

牛金星看那碑文,甚是仔细,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看了个够。

其一为:

重修伏牛山红椿寺记

佛肇西方教延中国抑弥炽遏弥流炽何故也迹其故固有旁觉群盲荫蔽世化深入人心于莫解者此圣祖旷千古而定制统以宗伯隶以有司名山大川悉有梵宫不废以佛理佛殿钦旨深哉伏牛胜概甲里区佛所阐灵地也而里区之披缁论呗者率亦记写宗印盖自唐已然矣然所谓伏牛者何辟支隐居野牛阻路自在和尚降之名斯著耳详载禅乘无容赘论论其显者山之寺环云岩辖口百五十余区宝刹霞张纳流云聚世宗时荆壁和尚修之印空和尚复修之既口口口额山额炳娘辉煌诸天媲美存历年所剥落倾颓是不可无精行者出于其间增饰之也乃慈舟上人以中贵披剃栖迹伏牛几星霜矣企荆壁踵印空殚心肆力大振宗风润色招提尽复当年之胜伙同忝口口口口口三大士天王祖师诸殿兰若精舍广石垣周密巍峨抑有大过焉者岂偶致哉良由上人袭蟒玉究竟波罗关隐三年淘口修持殆口禅口口心达摩面壁口庶几者所以声彻慈宫颁经赐镪且奉懿旨建千盘胜会讲演秘典而口上敕谕震跃山灵龙凤异数上人走书转答中贵弘斋诚轩口口闻文起口道齐口口于大颠文畅若拳拳者以其墨名而儒行也世谓古今人不相及者非口口口口口口沼汶而无悔繁华凤敝屣视蔬素凤甘饴超脱寻常不啻霄壤已尔此墨口口儒行口口口口禧劝俗口佛弟子之正谛此旁觉群盲阴口口口也口若兹矣口口泰山余不敢望昌黎口口口口口口口口颠畅无疑垂口口口言哉爰托贞珉庸垂永世

赐同进士出身翰林院修撰承务郎傅野肖及徐联芳撰

钦口御马监太监 张忠 陈儒 李官 鲁缵 李中 李才 王寿 闫进 李忝寿

万历十七年四月八日 立石

美中不足,因有香客羡慕此碑的字文,用纸拓片,不料纸质不佳,致使多处还沾着纸,看不清字。紫空见牛金星专注此碑,就让小和尚弄水抹去。牛金星赶忙拦住,说:“我已会意,不麻烦,不麻烦。”

其二为:

浮芦济弱水西入中华昉于汉延于唐炽于元魏筮灵严美轮奂以时焚修迨及国初乌斯藏乩藏慈寿寿明寺妙净庄严宗律式振菩提化现寿国康民河南古豫洲为角亢之分亘中岳支伏牛属嵩邑崇岗绝争霞寿胜甲天下四方檀樾以进影摄缁为幸阜城里许额有名红椿寺者建自嘉靖之初临济正宗第二十五世荆壁老人荆壁者族世西夏法讳德山号翠峰荆壁其别号也幼嗜禅学过函谷择春寺居焉索然一榻逾二十年余足不履城市口不下烟火性定慧契真宗沙门传法无虑数百人既而游京都妙悟益深依归益众事皆前知临化有一拳打破虚空赫得诸佛退位之偈其徒依宗师兼住持延寿印空恪守宗风广兴禅舍今又逾三十余祀矣季久倾塌荆壁孙明海号慈舟初入庭数敬谨饬袭蟒玉一日谢时俗祝发闭关抱玄茹和为缁衣第一流抚然欲新之谋同忝法派明本等捐赀集施复铲崖堙早驱石剪棘削污壤裒高隅乃栋若宇以桷以楹修千佛藏经殿去数武增三大士配殿之左右则天王祖师伽蓝也次禅堂俭不陋丽不奢森沉燥湿馀清积翠辉映金壁炳焕一新矣恭荷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赐大藏金经复增禅堂延众检阅以虔祝延夫贪溺者自私鄙狭者不振藉令知自守必以传舍为虚幻乌能缵承先志恢弘像宇一切清净规梵于宵汉之表俨庙貌于日月之傍若是哉吁若慈舟者将不得为贤乎哉昔朝柳二公善大颠为师文畅公序亦嘉其行以敬本若空其普照机铎圆通者证上秉不尔亦足以望彼岸而不至沦溺之甚是有以济吾道之所不及者也是为记

万历十七年四月初八立石三十六年四月吉日立碑楼记

看完碑,牛金星兴致还很高,便上了观景台。观景台的位置,设置得恰到好处,寺院那么多古柏、银杏、宇房,居然没有一点遮住视线。牛金星这才发现左边北门、右边南门、前边东门全在视线之内,庙墙高大,如城墙一样,只是全为干石砌成,墙顶墙腰都有道路,僧兵拿着铁杖在上面来回走动。

此地好风水,成一簸箕形状,宇墙在两边山脊上,虽是洼地,但很开阔,靠南庙墙边是两个方方的水池,虽是大旱之年,泉水咕咕地往外冒着,水池上一团白雾。

往前看,奇峰俊秀,山有几重,由近及远,崚磳高耸,山色由黄而蓝,由蓝而青,白云在山上时聚时散,几只苍鹰在山涧盘旋。

牛金星有窥景忘返之感,不断点头,连声说,好景,好景,红椿寺果然名不虚传。

星云紫空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牛举人不愧为饱学之士,性情还是青春年少时那般热情,老衲钦佩得很。启东先生,一路劳顿,山高风寒,还是下去吧,取暖喝茶,我有许多事向阁下请教。”

牛金星说:“学生不敢当。”几个人下了观景台,下了三级院落,绕过三棵白果树,到了方丈的会客堂,几个小和尚,得纯、灵随,忙着吹火、沏茶,几个人便坐下说话。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十三章 担道义牛金星汝河庙遇老乡 观寺容饱学士红椿寺访方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