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十二章 收二王闯王坐镇东亭衙 纳贤士深山巧遇牛举人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22次 字数:


 

 

闯王带大队人马从鲁山过来,到了一行树街,见到李铁锁,没一句责备的话,只是拉着他的手,轻轻地说:“兄弟,你受苦了。”

李铁锁眼泪刷刷落下,说:“哥哥,枣儿她……”

闯王打断的铁锁的话说:“吉人自有天相,她会没事的。”

李铁锁引荐了“一斗谷”和“响布袋”。“一斗谷”亲手献给了闯王许多金银财物。闯王说:“我不爱这些,听铁锁说了,你是个人才,愿来营中共同谋事,欢迎啊,就让铁锁在你那儿做事吧。”

“响布袋”正怪“一斗谷”没告诉自己单独给闯王备了礼物,尴尬得很,不想闯王竟认出了他,说:“‘响布袋’,布袋还响吗?”大家都笑了,“响布袋”见闯王还认识他,倍感荣幸,说:“闯王爷爷来了,我早几年就想跟你干。”

“以后不就是自己人啦?”闯王一句话说得“响布袋”眉飞色舞。

闯王骑马由李铁锁、王长寿、贺无定、“一斗谷”和“响布袋”陪同,出了一行树街,奔向红椿寺方向,到山口,见红椿庙还冒着青烟,仅剩下一座偏殿和被烧了半拉的柏树白果树,停住了马,自言自语道:“庙无罪啊。”

人马往红椿沟里进了一段,看见红椿寺和尚设卡的地方,大家坚决不让闯王再往前走。闯王也不再坚持,回头招了一下手,便有一弓一箭到了他的手中,搭弓出箭,只听“嗖”的一下,箭飞了过去,碰到设卡附近的山石,发出火星,那箭硬是没入石中连颤也不颤。

闯王没有再停下,随人马回转到车村去了。前方战事紧急,不断遇到官军、豪绅和乡勇的袭击,但队伍越来越多,好容易过完了,又听说闯王破了合峪,又拔下一个大镇子东亭衙,闯王的大营就设在那里。

“响布袋”跟随闯王走了,李铁锁和“一斗谷”留在一行树一带,车村驻扎着闯王的一员大将,不时给他们送来食物,“一斗谷”和李铁锁坐在一户财主家的堂屋里,烤着木炭火,感叹地说:“靠着大树好乘凉啊。”

李闯王坐镇东亭衙,指挥大军向西攻栾川、卢氏、永宁,向北指向山高县、宜阳,队伍一律绕开大的城镇,招募百姓投军,一时间穷老百姓纷纷来投,队伍迅速扩大,“一斗谷”、“响布袋”人马比他们先前多了好多倍。王长寿也带起兵,整天忙着训练筹粮,不亦乐乎。

李铁锁和“一斗谷”主要任务是对付红椿寺的和尚兵,不意过了春节,忽然又来了大批和尚,武艺都不凡。“一斗谷”和李铁锁的人,刚加入进来的多,别说擒拿格斗的本事,就是一般的打仗本领也没有。和尚进攻他们,弟兄们奋力抵抗,无奈损失惨重,从木札岭到一行树街,再到车村这大块地方,一天时间便被僧兵占领,先前被逼上山的官军也下了崇山峻岭,占了车村,并建了坚固的大营,和尚们每天列着队,拿着棍子在街上巡逻,把个“一斗谷”气得撅着胡子,李铁锁也很伤脑筋。

“一斗谷”派人打听,这么多僧兵来自何处?原来,赵忠和红椿寺的佛能和尚坚决督促星云紫空派僧兵去他处搬兵,官兵指望不上,只有向各寺院求救。本来星云紫空厌烦赵忠飞扬跋扈的行径,但闯王队伍烧了红椿庙,刺痛了他的神经,要知道那座庙是他花了十多年功夫,化缘求援,没用福王和红椿寺的一文钱而建立的,里边花了他多少心血?如果说红椿寺是皇家寺院,吃的是皇粮,那么红椿庙则全是他个人的功德,他还指望用红椿庙的香火钱为当今皇上崇祯祈福,还要联合洛阳福王家的迎恩寺方丈——师弟鹤云青空筹措佛资,有了佛资,在洛阳白马寺建造一座佛塔。可是红椿庙没了,这些贼,佛不会宽容你们的,你们要下地狱的。

于是信使和尚拿着星云紫空的手信,就近遍求伏牛山各寺方丈,搬兵护寺。伏牛山有七十二庙,八十二庵,传信和尚星夜兼程,前去借兵。这些寺有伏牛山区的千佛寺、法坪寺、周佛寺、慧光寺、灵瑞寺、响水寺、法华寺、雪棠寺、菩提寺、白雀寺、桃花寺、圣水寺、蝉玉寺、云岩寺、乌曼寺、唐王寺、龙兴寺、竹林寺、庆安寺、龙驹寺、永定寺、石佛寺、斑竹寺、佛泉寺、吉祥寺、三潭寺、梵台寺、喂母寺、玉宝寺等。同时呈奏折派人送往洛阳和北京,请求皇上派大军来救护。

星云紫空法师又求智圆和尚赶紧下山,前往五台、峨嵋等地邀来功德大僧,救红椿寺于水火。智圆一口答应,只是近日还不想出行。星云紫空特派大觉和尚前往少室山,搬少林寺僧兵来救急,名山近邻,唇亡齿寒,十万火急。

于是红椿寺一带一时僧兵云集,没多久,各地香客从南阳经鲁山,过木札岭,来红椿寺烧香,顿时呐声梵响,星云紫空法师心中略有安慰。

鉴于闯王已入洛阳福王藩地,赵忠被福王招回。这对红椿寺来说,不啻是一个福音,上上下下对这位老佛爷确实供奉不起,多少委屈和别扭强加在方丈星云紫空身上,大家看在眼里,只有生闷气的份。现在赵忠要走了,整个红椿寺像卸掉了一块大石头。

赵忠走那天,星云紫空法师坐在蒲团上打坐,念了无数遍“南无阿弥陀佛”,给佛祖行九十九个礼,夜里亲自为佛灯添油。法师默念:“佛在心中,我佛保佑。”

 

闯王近来得一位名士,姓牛,名金星,字启东,是刘宗敏攻克卢氏在卢氏县城二道街发现的。当初刘宗敏和牛金星吃过一顿饭,牛金星一口便喝下去半瓶杜康。刘宗敏在闯王军中从起事那天起,为一能喝善饮的宿将,又是能征善战的主帅,他是从商洛山直接进入卢氏的,战旗东指,二十来天便把闯王的控制区域连在一起,使伏牛山区的几个县城差不多都成了孤城。

但看看牛金星,他佩服了。牛金星是举人,相貌堂堂,举止高雅,能说会道,为刘宗敏讲了一些用兵打仗的大道理。刘宗敏,大老粗一个,很看不起识字断文之人,在他手上败过的总督、巡抚、守备之流据说都是举人、进士之类的人,也不过就是那回事。

而牛举人,他很看重,能喝酒不说,还能讲几句笑话,他甚至惊讶读书之人还这么可爱。自己喜欢,他就想,已进入伏牛山的主公闯王也会喜欢,便鼓励牛金星去会闯王,牛金星满心高兴,坐上刘宗敏为他准备的车轿,颠颠簸簸,来到了山高县的东亭衙。

闯王也拿出杜康酒招待他,牛金星见闯王如此热情好客,几杯酒下肚便高谈阔论。就说杜康,伏牛山一绝,他还建议要陪闯王去杜康村看看,杜康村的酒曲两千年没断过。又说东亭衙,北魏时这里设有东亭县,伊河水从此流过,周围是山,中间盆地,村落密集,好的年成,此地粮食丰富,富人大户人家比比皆是。

本来,闯王是反感什么举人的,自己早年因借那个可恨的艾举人钱物到期没有还上,差点丢了性命。但大老粗刘宗敏说这个举人好,闯王岂不如一个部下?于是闯王就接待了他。谁知他的感觉比刘宗敏还要好,闯王在军中,虽然日理万机,但读了几本书,书使他受益不浅。可惜很多读不懂,想找个人请教,身边无人,临时找驻地读书人,一来没时间,二来也怕人取笑了去,因而读书不多。

牛金星谈古论今,闯王知道一句俗话,叫“深山出俊鸟”,想那卢氏,是大山连绵荒蛮之地,竟有举人出世,不知牛家门前的旗杆粗不粗,高不高?

可是和牛举人谈的深了,知道他是生于卢氏,而长在汝州府宝丰县,因父亲牛垧宝丰为官,举家迁宝丰而居。

原来是官宦之家,闯王不自觉皱了一下眉头,他自记事时起,最恨的就是官宦。正当心中不快之际,牛金星讲了自己天启七年中举后,在宝丰县不意惹了场官司,他被诬蔑为抗欠赋税,竟被革去举人,带枷在闹市游行,严刑拷打后充军。家人卖地相救,改就近充军卢氏,当差服役。最后牛金星说:“我也算是归根了,卢氏是我的老家。”

一席话了,闯王打开一瓶杜康,各斟半瓶,说:“干。”一仰脖子,二人喝进肚里。

酒又倒上,闯王说:“原来我俩是同病相怜,我也是因欠人钱财,被告官府,拷打之后,带枷闹市游街,后要充军,我便杀了仇人,当上了反徒。哎,我是大老粗,你是大老细,居然是一样的命,干杯!”

牛金星说:“历朝历代都是老粗管老细,本朝开国朱皇帝就是典型,粗人办事不落俗套,敢作敢为,能成大事业。”

二人喝酒喝了一天一夜,都有点醉了,但闯王却死死地记着牛金星的几句话:“不得不杀的,缓;能不杀的不杀;该用刑的,缓;可用刑可不用刑的,放。杀富济贫,如今正是大旱之年,要想法让百姓活下去,收尽人心。”

这几句话,闯王琢磨好多年了,老也琢磨不透,今日,牛金星酒后说话,把什么道理都讲得这么浅显,真可谓相见恨晚。

牛金星就这么在闯王大营住了下来,每天还要为闯王讲一阵书。对于今后队伍进攻方略,也要牛金星给他出主意。

牛金星说:“昔年我在开封结交一位朋友,姓宋,名献策,归德府永城名士。此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尤通天理演算,识天象,是一奇才。如果能求得此人,于你身边,能解许多困惑,是件极好的事情。不过听说此人已隐于嵩山之中,不肯出山,待弟去访他一访,为闯王说项说项,请他前来,不知意下如何?”

闯王高兴之极,说:“与你相谈,每次便有新得,若能为我再求名士,真是感谢不尽。”

牛金星在闯王大营住这一段,发现一个奇事,每当夜深困乏之时,闯王会把身上带的一个香囊在鼻子上闻一闻,初始以为是陕北人的习俗,就像伏牛山人,每年端午节,吃粽子,戴五色线,戴香囊,连驴子也要绑上一个驴头香袋,纯是为图个吉利。不过多见的是孩子,大人却少见。

一日喝了点酒,牛金星便把这个疑问向闯王打探,闯王先是不语,后是自喝了一杯,说道:“既然你我前生有缘,无话不谈,我就把话说给你。这个香囊是我妹妹枣儿的,我每天看到它,闻闻它的气味,我便不知劳累,便心有所向。”

“哦,有这等异事,那么,把令妹接在身边,既照顾,又亲近,天伦之乐,岂不两全齐美?”

“别提了。”闯王把如何把枣儿寄于张献忠大营,如何派人去接,如何半道被红椿寺僧兵所截的事说了一遍,直说得牛金星瞪大眼睛,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闯王说:“更可恨,近来红椿寺和尚把我通往南阳的必经之路卡断,并把我的兵逐出车村镇,待我这边理出头绪后,一准荡平了它。”

牛金星说:“有这等事实在可恶,不过僧门佛地,以吸引香客过活,何以与我军过不去?我平生不沾佛道,但我知道南北朝以来,伏牛山、少室山、峨眉山、五台山为佛教名山,少室山、伏牛山离古都洛阳近,自古名寺星灿。红椿寺与我桑梓近在咫尺,但弟平生没有去过。流放那年,从鲁山前往卢氏,路过红椿寺山下,听说昔年在开封时结识的大相国寺高僧星云紫空是红椿寺方丈,本想前去拜访,想是戴罪之人,也就在红椿庙休息一下,便走了。我想荡平红椿寺,于闯王实在是举手之劳,但得罪天下佛徒香客,实不划算。我私下认为,闯王现在收人心为最重要。”

闯王想想是这个理,沉思了良久,嗅着香囊不吱声。

牛金星见了,说:“为弟别的事也许办不成,去红椿寺劝说和尚放了令妹,也许能成,古人云和为贵,弟与方丈是旧交,星云紫空法师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即使有意外,打探个底细总也有所收获。”

闯王说:“我们刚刚相交,害怕你有点闪失,我将会雪上加霜,实不划算。”

牛金星说:“尊兄尽管放心,弟不会让你失望。”

闯王说:“这样说,可有大恩了,得敬你一杯。”

二人又喝了许多酒,说了许多话,醉醺醺地还不肯散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十二章 收二王闯王坐镇东亭衙 纳贤士深山巧遇牛举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