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十一章 战恶僧兵贺无定火烧牛尾 破红椿庙山大王双双联手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135次 字数:


 

 

清晨,木札岭阴云密布,空中散落着雪籽。山风一吹,打在脸上,凉冷生疼。入冬以来整个伏牛山没有下过一场雪。往年,在伏牛山山高地带,往往多落几场雪。闯王也正是瞅准通往伏牛山这条路,没有雪的障碍,可以顺利通过。现在落了几颗雪籽,大不必惊异,太阳一出,什么也没了。

闯王的兵嘴里鼻子里吐着白气,有手套的戴着手套,没手套的抄着手,不时地跺着脚,大家焦急地等着李铁锤回来,已经急不可耐了,都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闯王大营设在二郞坪,闯王一大早就起了床,在炭火跟前半躺在一个藤椅上,若有所思。诸将领在外间围着一盆炭火,那炭火烧得正旺,将领们小声地说着话,有人站起来又坐下,着急地等着从木札岭传来的消息,一旦通过这个险碍,将领们带领队伍进入伏牛山,就把大明的追兵甩得远远的。

一匹快马在闯王大营帐前停下,骑兵下马来到闯王寨中,众将领忽地全站起来,看着骑兵满头白雪,匆匆地揭帘进去向闯王报告,木札岭已经开始了厮杀。

众将领支着耳朵把骑兵的话听完。骑兵说前锋在李铁锤和张杠子带领下,翻越前山很顺利,过了一个叫长虫吸蛤蟆的村子,再往里进,却突不进去,官军和僧兵把守甚严。在一段石坎前,三个僧兵手拿铁杖,弟兄们每冲上去一个,未等动作便被打倒,秃驴们好生厉害,几个弟兄已受了重伤。张杠子和李铁锤着了急,在石坎下和僧兵战了十多回合,被僧兵一杖打下,打折了张杠子的一只胳膊,不是李铁锤反应快,张杠子怕是没命了。

闯王听了,站了起来,从容低沉地说:“和尚慈悲为怀,竟干起杀人的勾当,伏牛山的和尚欺我太甚。叫李田江医官过来。”

李仙儿过来,闯王叫人牵马驮李仙儿去前方救人,李仙儿便出发了。

闯王叫进两个将领,闯王说:“前方仅一条山道,山路崎岖,险不可测。这些年我们在商洛山和武当山,能不被官军所灭,全仗了山路都是杀敌的陷阱。如今轮着我们进攻,对手据崇山峻岭守势,向我发难,我们只能智取,不可强攻,我们还是研究一个方法,减少我们的伤亡。”

将领中有一小将,十八九岁的样子,背着一把大刀,模样儿很是英武,名叫贺无定,是绥德人,以家乡的无定河为名字,是一个英武的陕北的后生。只见他站起来忸怩地说:“闯王,我有一计,不知道……”闯王见他欲言又止,鼓励他说:“讲。”

贺无定说:“我过去听人讲瞎话,听到一件事。”他见大伙笑眯眯地听他讲话,竟哑了嗓,红着脸说:“我想跟闯王你单独说说。”

闯王进了帐内,说:“进来吧。”

贺无定进屋如此这般跟闯王说了一阵,闯王点头道:“妙妙。”笑着出了里帐,对大伙笑吟吟地说:“我军人才辈出,贺无定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头脑,那么你去实施吧,总管家,去满足他的要求。”

贺无定和总管家走了,闯王把贺无定的计策说了,将领们哈哈大笑,有人竟笑得直不起腰来,边笑边说:“真是个孩子。”

笑声驱除了前方带来的拼杀残酷的消息。

 

李铁锤把张杠子丢给来救护的李仙儿,他已是杀红了眼,又有四五个弟兄眼睁睁地看着被僧兵打倒,两个人当场毙命。

从早晨直到中午时分,不见任何进展,此地两边悬崖,一条河从崖底经过,河床落差又大,即使闯王人马再多,也施展不开。能打善斗的几位将领都不抵占着有利地形的僧兵。叫来几十个弓箭手,弓箭声嗖嗖响一阵,箭全碰上山崖落下去,没伤着对方一根毫毛。

闯王人马便被压在长虫吸蛤蟆。李铁锤进村要找上次路过的驼背甲长,看看能否有别的路,怎奈全村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找到。

李铁锤提了大刀,他要去跟僧兵们拼命,其他人拦不住,正在这时,贺无定飞马而来。见铁锤道:“铁锤哥哥,不要急躁,看小弟如何治这些秃驴。

他看了地形,向后招手,便上来了十几个士兵都牵了一头黄牛,牛大小不一样,这些牛是鲁山牛,善于爬山,并且性子也烈。贺无定命人把牛牵上小道,士兵们手脚麻利,不一时,便在牛身上捆上了干草,贺无定说:“开始。”

只见牛身上的草起了火,贺无定指挥众士兵用棍子驱赶,大声呐喊,整个山谷都是声音,牛背上又着了火,受了惊吓,挤着顺路往前奔。牛奔向石坎,僧兵们吓了一跳,等迷过劲来,早有几人被牛撞倒,僧兵用杖击牛,牛受阻挡,狂跳不止,在狭窄的路上撞来撞去,几只牛和僧兵一起掉在崖下,人惊叫,牛哀鸣不止。

李铁锤和贺无定、张杠子等都是当年从陕北跟闯王出来的,来时都是小孩子,先后都在闯王帐里做护卫,而贺无定鬼点子多,早早被派到部队领兵打仗,使铁锤等人很羡慕,而在这艰难之时,他却来了,而且一举开了道,铁锤既敬佩他,又妒忌他,便不顾好歹,拼命往前追,想立大功。

前边比较开阔些,有众多官兵把守,李铁锤带人追上前去,奋力砍杀,不意坡上滚下礌石,当场便碰死几个人,官兵从坡上呐喊着冲下,一时箭如雨下,李铁锤等人躲闪不及,纷纷中箭,一箭不偏不倚,中在李铁锤的脸上,他立即倒在路边。

眼看着后继人马要吃大亏,只见坡上又一阵呐喊,一群人挥舞着刀棍下了山,官兵初以为是自己人,稍后便发现是“毛葫芦”,立即乱了阵脚。“毛葫芦”为首的是李铁锁和王长寿,只见他们冲进官兵群里猛杀猛砍,一个个像复仇的恶狼。

闯王兵中,早有人认出李铁锁和王长寿来,互相呐喊着向前冲。

有人扶起李铁锤,李铁锁见了自家兄弟,立即单腿跪在地上双手把他扶起。李铁锤头上的血顺着脸流下来。他眼睛瞪得很大,李铁锁大声喊着他:“铁锤,我是你哥,醒醒,醒醒。”

李铁锤眼睛转了一下,认出了哥哥,手动了动,似乎要用手拉哥哥,但还是无力地垂下了。他嘴里虽气如游丝,但还是对铁锁说:“哥……枣儿,枣儿……”

“枣儿还好好的,马上去救她。”铁锁大声说。

不知道铁锤听没听见他的话,只见他动了一下,脖子便软了下去,那只还扎在他脸上的箭触了地。

李铁锁大声叫人把铁锤抬过去,怎奈路太狭窄,士兵们正在向前急奔,追逼官兵,李铁锁只得抱着李铁锤直着嗓子大声地叫着。

闯王的队伍一举拿下龙王庙,正向一行树街突进。

“响布袋”接到“一斗谷”的消息,又欢喜又气愤,他“一斗谷”没有忘自己,有发财的机会还能想起自己。气愤的是半年时间,竟没有主动来给他道个歉,哪怕送一点东西也行,看着他受饥饿,被官兵和红椿寺的和尚追撵,人死了许多,逃了许多,现在越发不能和他“一斗谷”相提并论了。“当年,老子比你气派。”“响布袋”总这样安慰自己,千难万难,总算活下来了。

“一斗谷”送来的消息,使“响布袋”很兴奋。入冬以来,山上仍是饥一顿饱一顿,所幸今年就是不下雪,还能随时潜入山下打些饥荒。现在“闯王”真的来了,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他后悔就后悔在李铁锁和王长寿身上,他当时没有把他俩留在自己的山上,让“一斗谷”拣了个大便宜。不过,自己帮助他二人打过红椿寺,死了那么多兄弟,到时见了闯王,也不能说没有帮过忙。再者,他几年前在商州见过闯王,闯王对他不薄,总比“一斗谷”强些。

“响布袋”立马决定下山,一来想趁机捞点东西,二来,如果碰上机会,要报一报红椿寺那一仇,想起红椿寺和尚多年来对他的种种欺压,“响布袋”狠狠地骂了一声,“日你祖宗”,又说:“老账新账一起算。”

“响布袋”带人抄小路,翻山越岭,到了红椿庙后边的山上躲起来,等了一天,不见闯王的人马过来,却只见山下大路上官军和红椿寺的和尚,在龙王庙方向来来往往。“响布袋”寻思,“一斗谷”再没良心,也不会骗老子吧?该不会故意又让老子吃红椿寺和尚的亏吧?正想着,山下路上人多起来,几个和尚骑着马从龙王庙方向直奔过来,然后是官军的马队,官军的兵和一大群僧兵。官军穿过一行树街往车村方向跑,僧兵都奔到红椿庙。

接着就是大批的队伍跑着喊着撵着官军和僧兵,大队人马追官军,一队人马追僧兵到了红椿庙,就在庙前厮杀起来。

红椿庙里一下子冲出几百个僧兵,手执铁杖和追兵打了一阵,一股脑儿把他们赶回去,和尚们直把他们追了有一里多地。

“响布袋”看明白了,被追的是闯王的队伍,“响布袋”大喊一声:“日你祖宗,操家伙。”喊过便要下山,晓谕他的人说:“谁抢住东西属谁的,杀一个和尚老子有赏。”

“响布袋”的人嗷嗷叫着便奔向山下,在深山大谷里奔波惯了的“毛葫芦”,个个如走平地,眨眼功夫便冲到了红椿庙前,庙里和尚猝不及防,仓促应战,互有伤亡。“响布袋”抡起大刀就砍,十来个人围着一个和尚,和尚挺杖,虽然武功了得,临阵英勇无比,但终因“毛葫芦”人太多,不久和尚便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等到追击闯王队伍的和尚发现不妙,赶忙折回时,红椿庙的大殿已起了火。和尚回救,闯王队伍又回头来追,和尚被前后两边夹击,便进不了红椿庙,只好迅速从夹击中突出来,顺着红椿沟往红椿寺方向撤了半里地,布成两列长阵,一人喊起,和尚们拼命地舞着铁杖,口中发出低沉有力的哼哈声,跺起脚来,地上飞起许多灰尘。

“响布袋”带人冲在前边,见和尚布阵,立即停住。后边闯王部队追过来,领头的是李铁锁。李铁锁上前大骂和尚,指挥队伍冲上去。“响布袋”见是李铁锁,想拦没拦住,冲上去的七八个人被和尚们棍起人倒,全部摔在地上吐血抽搐。

李铁锁和“响布袋”的所有人口中呐喊着,却无人敢上前,任由和尚在那哼哈舞棍,奈何不得。

红椿庙正殿偏殿大火熊熊,借着风势,屋檐的木头上火焰时大时小,不久就烧着房檐旁的松树和白果树,着火的声音爆竹似的噼哩啪啦直响,整个红椿庙的青烟直飘了一二里远。

“响布袋”的人不顾殿里着火,成群结队进屋搜寻东西,抱出了和尚们的生活用品,连灶房里的白菜、大葱、埋在殿左侧花坛的白萝卜、胡萝卜都被搜罗出来,大家吃了个饱。还有几个半大不小的小伙子,拿着和尚丢下的铁杖,把殿里没着火的神像敲了个稀巴烂。又把倒在庙门前的和尚尸体扔上一堆干草上,点着火,不久,到处散发着难闻的烧肉焦糊的气味。

和尚们远远看着红椿庙被烧毁,又看到同类的尸体被架火焚烧,便停止舞杖,把铁杖拦在怀中,双手合十举在胸前,微微低头,嘴里念道:“南无阿弥陀佛。”直到天黑,才撤去。李铁锁赶忙派人跟进,在一个山脚拐弯处的狭窄道前,和尚们把守着,李铁锁没有再进攻,双方对峙着。

李铁锁被传令兵唤到一行树街上,王长寿、贺无定、李仙儿都在,另外还有“一斗谷”。李铁锁和李仙儿紧紧拥抱,李仙儿说:“没想到咱们会在分别的地方重相见。”停了一下,又对李铁锁说:“铁锁,铁锤他已经不行了,你可要挺住。”

李铁锁听了,半天不吱声,但终于熬不住,泪水从眼里涌出来,后来用袖子擦了一把,说:“我要杀了这些秃驴。”

他又了解到张杠子折了一条胳膊,在长虫吸蛤蟆留着,准备等闯王大营过来时随着大营行动。

李仙儿对李铁锁说:“听长寿讲了,枣儿还在这里,闯王来了,一定把她救出来。”

天黑时分,大头领田见秀骑马来到一行树街,会了会“一斗谷”和“响布袋”,对他们加入闯王队伍表示欢迎。只说别人见了田总管心里欢喜,但李铁锁一见,赶快跪在地上,王长寿也挨着他跪在一起,低着头,请田见秀治他们的罪,因为没有保护好枣儿。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军中人都知道田见秀,说一不二,为人特别较真。“一斗谷”过来,脸上堆着笑,向田见秀诉说铁锁和长寿不断监视着红椿寺,既然闯王来了,只当大家在这里等候闯王,据说枣儿一切都好,所以铁锁二人非但无罪,而且有功。

田见秀沉着脸说:“终是有罪,但现在顾不着你们,接报,山高县北部官军受福王派遣,正大举向这里扑来,闯王有令,此地道路崎岖,人马众多,不能在此耽搁,必须连夜向车村、孙店平坦地区推进,明军总兵汤九洲驻扎在伏牛山北陆浑一带,我们要和他抢时间,兵贵神速,必须快速推进。”

说完打马便走,留下一员偏将,负责明天闯王从此路过等事,铁锁、贺无定在此警戒,务必不要受和尚兵的干扰。

“一斗谷”把李铁锁二人拉起,对他们说:“弟兄们别担心,有我‘一斗谷’在,谁也动不了闯王一根毫毛。”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十一章 战恶僧兵贺无定火烧牛尾 破红椿庙山大王双双联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