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四章 混战中李仙儿临危献计 贵人助李铁锁逃出虎口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17次 字数:


 

 

那天傍晚,李铁锤和李仙儿、张杠子随着大伙被赶出红椿庙已觉大事不妙,哥哥铁锁、长寿、要命的枣儿也没出来,他本能地拉着杠子要折回去,他要把枣儿他们救出来。怎奈李仙儿死死拉着他们二人不丢手,催促他俩赶快逃命。

顺着大路跑了一阵,天已黑下来,人都跑散了,他们三人加上在鲁山入伙的俩小伙子,一个叫小石,一个叫玉柱,五个人又饥又渴,刚要找个人家喝点水,只见身后不远处几点灯火迅速增大,隐约听见人喊着:“捉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一个人喊,几个人喊,几十个人喊。

李仙儿说:“快躲起来,是冲咱们来的。”五个人迅速滚落在路边的树丛后边,一群骑马的和尚呼啸而过。不巧的是,有两个和尚打着火把就在他们面前不远处下了马,一个撒尿,一个屙屎,那个和尚吭哧了半天没有拉下来,另一个和尚就催。借着火把,李铁锤看得清楚,面前一棵树下边悬着一个小盆大小的山马蜂窝,不由得计上心来,他想悄悄地折根树枝,又怕惊动对方,一时性起,一伸手够着了马蜂窝,一用劲,把马蜂窝端掉,趁势扔在两个和尚跟前。蜂窝一落地,立即四分五裂,马蜂们倾巢出动,见有人打着火把来招惹它们,便很生气,成团成团在他们光光的头顶上蜇,蜇得两个和尚哭爹喊娘,两匹马在他们跟前团团转,蹦跳不已。拿火把的和尚用一只手捂头,一只手把火把伸向马蜂窝,顷刻间马蜂窝烧起来,噼噼啪啪直响。

李仙儿要大家赶快向后边山上跑,李铁锤却想到路上抢那两匹马,不意马蜂上来在他手上给了两下,他疼得叫出了声。两个被马蜂蜇的和尚听见了动静,直着嗓子喊:“反贼在这里,反贼在这里。”一边喊一边疼得哭泣。

跑到前边的马队听见喊声,举着火把跑回来,发现马蜂满天飞,几个和尚的头都被蜇了,赶紧把火把扔开引马蜂,救了两个和尚,这时李铁锤五个人已跑到山冈上去了。

李铁锤被马蜂蜇的地方钻心地疼,休息时李仙儿过来,摸索着抓着铁锤的手狠心地往外挤着毒水。

李铁锤说:“你挤得比马蜂蜇的还疼,你不是我的亲叔公。”

李仙儿说:“我得给你挤挤,那两个和尚怕是活不成了。”

摸黑挤了好半天,李铁锤感觉真疼得轻了点,五个人的饥渴感又上来了,无论如何,得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可是大家束手无策。

坐了好久,想不出好办法,几只飞虫在身上爬。忽然玉柱说:“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好意思不说了。上午咱们从长虫吸哈蟆过来,拐到那个沟岔躲人,我俩趁大家不注意,把一袋子番薯藏在一个树丛下,预备到了一行树街瞅空不跟大家走了,就回老家鲁山,路上吃的就有了。”

铁锤没吭声,杠子说:“看你俩怪老实,还偷东西。”

一时大家无语。

李仙儿说:“世事想来歪打正着,你俩不偷,到了一行树街,连毛驴都被抢走了,番薯一个也不会有。走吧,咱们去找找,兴许还在。”

五个人不敢下山走大路,忍饥忍渴,翻了几道山梁,才绕上沟底的大道,进了上午躲人的那条沟岔,进去后,小石和玉柱找了半天,粮袋子居然还在,大家抢也似的抓住番薯,一口气吃了两三块,终于把饥饿挡住了。

李仙儿说:“没想到今天的两顿饭都是在这里吃的,我是跑不动了,我死就死在这儿吧。”

李铁锤忍着胳膊上的疼,没了哥哥,这里无疑自己是主心骨。李仙儿年纪大了,今日这样奔波,他当然受不了。今天要不是他,大家全完了,背也得把他背走。于是他站起来说:“叔公,经历了今天的事,大家都是亲人了,只要我们五个有一个人活着,就不会让你死掉。你走不动,我们轮流背你。”

李仙儿哧溜哧溜地哭起来,他说,他命不好,这些年一直被人撵来撵去。

杠子说上午长虫吸蛤蟆那个向导说,这沟里有一户人家,今晚何不投奔去,运气好了,也许能落脚。

四个人搀扶着李仙儿往沟里进,小路实在窄小,几次差点掉到崖下,借着星光,背着吃剩下的十来个番薯,终于找到了那户人家。

敲门不开,好久,一个苍老的声音说:“谁呀,家里可是要啥没啥。”

铁锤刚要回话,小石和玉柱应了话,他俩是鲁山人,口音和这里人差不多。说了好多话,老人才说:“你们不是赖人,门口边上有个棚子,上边有席子,你们爬上去睡吧,我给你们一条破被子吧。”说完不知从哪里把被子扔在他们脚边。

五个人挤在一起在棚子上睡了一晚,夜里冻醒了好几回。因为习惯,铁锤和杠子轮流放哨。天亮起来大家吓了一跳,铁锤变得大家认不出来了,眼、脸、脖子都肿起来,看起来好吓人。

李仙儿数落铁锤说:“要是你哥,不会让马蜂蜇住,你还是年轻。”说着找这家主人。这家主人是一个老头,老人确实老,腿脚不灵便,一只眼瞎了,一只眼勉强能看见。李仙儿问哪里有碱草,老人给李仙儿指了指,不远处果然有几丛碱草,采了一些,用老人的锅熬了两大碗碱水让铁锤洗了洗蜇伤的地方。玉柱又帮助老人把十几个番薯全洗了煮在锅里,在老人的指导下,从一个破筐里抓了把干叶子,扔在锅里,饭好后,盛在碗里,番薯稀饭又好看又好吃。

李仙儿打听是什么菜,老人说是格兰叶。

李仙儿没吃过,也不知自家叔叔在《本草》上叫它什么名字,只觉得好吃。

老人说:“人饿了什么都好吃,檀叶、槐叶、山楂叶、黄柏芽、龙柏芽、杨捞叶、鼠瓜叶、牛鼻圈叶、猪耳朵叶、水蒿苗、乌桑叶、榆叶、小杨叶、柳叶、臭春叶、桐叶、木兰叶、棠梨花、刺槐花、木槿花都能吃。哎,那是春上,现在树叶都落了,天又没收成,啥都吃不上。”

大家都觉得这老人可怜,问他孩子哪去了,老人呜呜哭起来,哽哽咽咽说饿死的有,当“毛葫芦”的有,逃亡过鲁山下南召的有。

吃了一顿早饭,体力恢复不少,大家商量下一步怎么办。铁锤想打听一下哥哥他们的消息,大家都伤脚伤腿的,在这沟里休息一天再说。如果实在没有消息,就想法赶快通过车村,出山高县到卢氏,风声这么紧,说不定闯王真的进到伏牛山来了,得找找他们。

 

李铁锁和王长寿被关在黑屋里,二人的嘴被布塞着,王长寿靠墙,嘴在墙上磨蹭,终于把布磨出来了,大口吸了口气,就轻轻叫着铁锁哥,铁锁身子动了动,用脚踢了踢王长寿,二人寻着声音把嘴凑到一起,王长寿用嘴把铁锁嘴里的布拽了出来。铁锁吸了口气,骂道:“和尚他妈的怪狠,差点把我憋死,长寿,你啥样啊?”

长寿说:“全身都是木的,铁锁哥,咱们咋想办法出去呢?”

二人企图凑在一起互相解绳子,但二人是被分别拴住的,凑不到一块,费了不少劲,累得浑身出汗,没有半点门路。

门口有人说话,二人不敢吭声,门口没有动静,二人就小声说。两人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担心着枣儿的死活,真是欲哭无泪,欲死不能。

把守二人屋子的是一个老太监,名叫闫进,今年已八十有二,眼不花耳不聋,此人睡眠极少,精力充沛,活该他出家当和尚,但这是他七十出头的事情。

老太监家居河北肃宁的太监之乡,五岁因家里穷,净身做了太监,在宫中熬到三十多岁,终于成了钦赐御马监。御马监是皇宫内设的十二监之一,掌管御马,有了一定的地位。万历十六年,李皇太后倡导重修红椿寺,号召太监们捐款,闫进捐了一笔银子,红椿寺立碑纪念时,翰林院碑撰同进士师傅把他的名字刻在碑上,他经过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朝,立这块碑时,魏忠贤还没有入宫,因为是同乡,和总管太监相熟,魏忠贤入宫时闫进曾帮他说过话,后来魏忠贤发达,也曾向他报过恩。万没想到,到崇祯元年,老了,已告老还乡的闫进,被东林党人揭发出来,随着魏忠贤绝命,他也受到牵连,辛苦了一辈子积攒的家当没收殆尽,并被逼发配,闫公公四处花钱,到处托人,才被福王接纳,打发到红椿寺做了和尚。闫公公闲时望望群山,看看石碑,一切都想开了。幸亏星云紫空方丈宽厚仁慈,使老公公身体一直硬朗。赵忠陈孝当年是宫中的皇权派,为人处事蛮横惯了,但对老资格又同是因魏忠贤而倒霉的公公是客气有加的。昔年是熟人,今日异地相逢,沧桑乱世后仍活在人间,大家都很庆幸。让他看守反贼,赵陈二人只有放心。其实红椿寺戒备森严,一只鸟儿也飞不过去,一千多僧兵把守着,不看守反贼,反贼也插翅难飞。

夜已深沉,山风起来,高大的白果树飒飒作响。闫进老公公,这个老和尚一丝不动地在反贼门口打坐,云游僧人智圆和尚打此路过时,惊醒了他。智圆和尚年轻机智,学识渊博,云游四海,自从游进红椿寺以来,有时和闫和尚小声说话,又一起打坐,有时一起谈古论今,说起前朝故事,二人很投机,很畅快。智圆和尚陪闫和尚打坐,约摸二更时候,闫和尚上了趟茅房,回来继续和智圆和尚一起打坐,到了天亮。赵忠和陈孝提反贼审问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两个反贼居然不见了,看看铁门锁得好好的,钥匙一直是赵忠拿着,大家面面相觑,无话可说。

奇了怪了,真是活见了鬼,赵忠、闫进、智圆三和尚说不清。官司打到星云紫空方丈那里,星云紫空说:“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不想与众生为难,但此事不能不了了之,着人报告官府,赶快写告示,悬赏捉拿两个反贼。”

乱世山乡,事情哪里还有结果?

好在李香君还在,赵忠和陈孝日日不离左右,害怕李香君也羽化了,因而就连李香君进茅房也要跟在门外。李香君对这两个跟屁虫极为讨厌,天天琢磨如何摆脱他们,这样的心思用多了,居然把刚来到红椿寺的恐惧以及对铁锁长寿思念也淡漠了些。她也想着死掉算了,有意激他们发怒,但两个有野鸭子声音的老男人居然不气不恼,还给她侍候得更周到,这使香君姑娘糊涂了,她便有了错觉,好像就在闯王军营一样,大家都宠着她。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在寂静的大庙里,想啊想啊,到底她是个有心计的姑娘,她明白她的处境,她得悄悄地,不动声色地瞅机会逃出去。现在她要把自己装得什么都不懂,随遇而安,使着小性撩逗他们,总有一天,让她们瞧瞧她这个闯王妹妹的厉害。主意已定,李香君便活泼可爱起来,哄着两个老头儿,两个老头儿竟然喜欢起这个美丽的反贼小施主。

李铁锁、王长寿是被换了僧兵衣服天未亮就下山的。二人出了一行树街,走了二十多里才坐下休息。此时二人都不想说话,死里逃生太无常了。昨夜二人在黑屋里迷迷糊糊,忽然被两个僧人带走,到了一间屋里,起初还以为和尚要杀了他俩,接下来见和尚和善而缜密,不让他们出一点声音,给他们准备了僧衣,换上,又端来饭菜,让二人吃个饱,最后引他们随下山的僧兵就出来了。这是谁要救他们,救得这么成功,悄没声音?难道会是枣儿?枣儿的死活谁又知道?更何况她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最后李铁锁说话了,对王长寿说:“日后能来红椿寺,我们得给佛烧一炷香。”

在山外转了一天,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干什么。肚中饥渴,村子不敢去,忽然想起那天从鲁山过来躲避人的沟岔,曾听长虫吸哈蟆的向导说过沟里住有一户人家,兴许是他俩的栖身之地。

在山上走了几里,荆棘挂破了手脸,到了沟岔寻着那户人家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好消息,听老人描述,铁锤和李仙儿三四天前来过这里。铁锁和长寿的心放下了,大约也可推测,他们肯定会想法去找闯王。

他俩尽往好处想,不由得高兴起来,他们要休息一下,也去找闯王,找到闯王,一切就好了。老人勉强供了他们饭食,四天前他们如果在这沟里往里再走走,找到这个老头,给老人留点粮食多好。此一时彼一时,三四天,人能经受生和死的轮回,就没有理由再悔恨一切。

现在他们一粒粮一文钱也没有,无法报答老人,只好帮助老人收拾一下家当。当他们的身体渐渐恢复之后,念头仍然在救枣儿身上。枣儿到底在哪?没有枣儿,他们是不能回商洛见闯王的,他们得想法把她救出来。想起那晚和枣儿一起进的红椿寺,枣儿肯定还在寺中,枣儿是那么漂亮的大姑娘,在寺里……听说和尚都不是好东西……铁锁心都碎了,不敢想下去,泪流满面。

和老人聊天,聊到了白云山上的“响布袋”,这时李铁锁豁然开朗,对呀,“响布袋”,前两年,许多弟兄到伏牛山和“毛葫芦”一起开矿,“响布袋”曾专门到商洛拜望过闯王,还送给闯王一个金葫芦,足有斤把重。那次是铁锁接待的,“响布袋”为人豪爽,铁锁和他很能谈得来。现在自己遇了难,去找他,他不会不理睬吧?

向老人打听了一下,白云山距此地有七八十里,这倒也不怕,问题是这条路是否好走。问了老人,老人说,车村这边不好走,可以从鲁山走南召马寺坪再到桥端镇,顺白河往上走就到了,快一点三五天,慢一点的十天八天。

李铁锁和王长寿终于下了决心,重翻木札岭回鲁山,取道南召到白云山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四章 混战中李仙儿临危献计 贵人助李铁锁逃出虎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