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古典文学
第二章 思哥哥枣儿唱曲信天游 道险险众人遭祸一行树
本章来自《火烧红椿寺》 作者:唐益舟
发表时间:2019-06-09 点击数:13次 字数:



这个村子叫长虫吸蛤蟆。这里山壑险阻,道路曲里拐弯,高低不平,沿着两山峭壁之间的小河向前延伸。太阳已上了木札岭的山腰,早上的几分潮湿已化作几缕白云,远远地随风往山崖上飘,山林里的鸟儿叽叽喳喳叫得欢畅。

驼背甲长很绅士地和已打点好行李要起程的一行人说着话,长虫吸哈蟆的大人孩子都出来看热闹,甚至还有几个女人抱着孩子也在自家房檐下往这边张望。李铁锁这一行人只是不开拔,时间长了,连甲长也着了急,只是无话可说。干干地弯着腰,样子像给大山鞠躬。

李铁锁在焦急地等着铁锤和长寿,他们天不明,就背着刀跟着雇来的向导出发了,他们是去探前边的路。

铁锤和长寿不回来,有几头驴子背上捆好的粮食又被卸了下来,驴子们甩着尾巴,有几分悠闲。枣儿和李仙儿骑的两头驴子脖子上都搭着鼓囊囊的搭裢,里边装的全是吃和用的东西。

枣儿生得白面儿人,杏眼皮,长睫毛,精巧的鼻梁,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能照出人影儿。齿白唇红,一笑还有一对酒窝子,一个稚嫩女儿形,举手投足是轻盈灵活的身子。可是却留着男孩子的短头发,穿着男娃们的衣服,衣服显然不合身,胖胖大大,裤子长得把脚脖子都盖住了。

李仙儿个头不高,一副干瘦的脸,身材有些单薄,穿着黑衫儿,越发显得消瘦。

枣儿好像很兴奋,李仙儿脸上很忧郁。枣儿兴奋是因为她昨晚做了梦,梦见回到了闯王的老营,见到了很多亲人,梦见闯王教她认字,梦到了和蔼可亲的老旺叔给她修眉,给她扎辫子。她从早上起来,就找铁锁和杠子说个不停,铁锁满腹心思,枣儿知道是因为铁锤和长寿,常年在军中,军情她是懂得的,不许问,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

李仙儿心里直打鼓,上了一把年纪的人,身上的智慧是有些的。他昨晚听了山民的说叨,知道前去的路上不会消停,要过不去的。再说离老家越来越远,原先希望随张献忠回老家的念想眼看着彻底消失了,在这大山里钻,比起张营的那种生活,是天壤之别的,李仙儿又担心又无奈。

这一回李仙儿估计错了,不久,王长寿回来,说往前走了十五里,沿途遇到了一些从鲁山南阳过来,晚上在沟里打尖的生意人和饥民,天明他们都在赶着路往前边龙王庙吃早粥呢。怕大家急了,铁锤让他回来叫大家出发,铁锤和向导再往前探探。

听说前边安全,大家兴奋起来,把卸掉的粮食重新搬到驴背上。李铁锁让李仙儿和枣儿骑上毛驴,让人牵着,李仙儿骑上驴,枣儿却不肯,一边顽皮地和铁锁斗着嘴,一边蹦蹦跳跳地跟着大伙往前走,到了谷底,沿着河边走,不时还要踩着石块在河上穿过来穿过去,尽管水很浅,而落差大的地方形成了缕缕瀑布,水珠儿珍珠般地溅在旁边。

枣儿跑过去,用手掬着水洗一把脸,又喝了几口水。李仙儿看到,叽哩咕噜说着难听懂的话,大声地制止。枣儿终于明白,李仙儿是说这水脏,不要喝生水,枣儿不听,故意气李仙儿似的,又用竹筒取了些水挂在驴背上的货架上。

枣儿只顾闹,没注意脚下,冷不防一脚踩空,便倒在地上。几个人上前去拉,她起来哎哟了几声,被李铁锁强迫逼到驴子上去了,其实枣儿什么事也没有,一会儿便兴高采烈地在驴背上唱出甜甜歌来:

 

对面山里喜鹊喳,

你给我那哥哥哟捎上句话。

 

这是陕北的曲儿啊,陕北黄土地上长大的孩子,从小就会唱这些拖长腔的曲儿,这些年在箭雨礌石下过活,这几个年轻后生却没有忘记老家这些曲儿。现在一听到枣儿唱,嗓子就痒痒。李仙儿和队伍里一些人听了也就罢了,反正从南阳一路过来,没少听枣儿唱,旅途遥遥,寂寞中有点变化,不错。而陕北长大的后生杠子和长寿就忍不住了,杠子比长寿唱得好,杠子声音不高,倒也嘹亮:

 

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

黄土里笑来黄土里哭。

 

枣儿又唱道:

 

山丹丹花开花又落,

我躲在墙角想哥哥。

 

杠子唱道:

 

白生生的胳膊巧巧的手,

人群里就数妹妹你风流。

 

队伍活泼起来,大家走得很卖力,李铁锁喉咙里也痒了,但他决不会唱出来的,让他们把歌唱出来吧,这样大家心里轻松些。听着这些歌,他仿佛行在家乡的沟壑里,那么亲切,那么惬意。

 

黄黄的土来蓝蓝的天,

我们赶着脚儿上了伏牛山。

 

枣儿的歌真好听,歌声顺着山谷传出阵阵回声,惊得几只山鸟结伴朴棱棱地从崖边直飞过去,突然把大家吓了一跳。

就在大家要转弯的时候,突然看见李铁锤满头大汗地跑过来,见了面,嘴里喊着:“停下,停下。”其它话一时竟说不出来。

铁锁立即警觉地上前,说:“前边有啥事了?”

“停下,别走了,哥,不好了,我走到前边一个叫龙王庙的庄子,庄子里到处是人,逃荒要饭的,割漆采药的,僧道尼姑,一帮一伙,都在等着吃粥。村里的屋墙上贴了官府的告示,有认字的人说,从今天起这一带不再设粥场了。”李铁锤急于把话说完,他打小就有一个特点,吃饭快,走路快,说话快。

李铁锁说:“这是为啥啊?”

李铁锤说:“我又往前走了十五里,到了一个更大的村子一行树街,村子里人更多,据说从设粥场以来,去那里的人只进不出,已经成百上千,现在那里有几百个和尚,手里拿着禅棍把人往外撵,不设粥场了。有些生意人遭了殃,东西被饥民抢去,和尚们又从饥民手里夺去,很乱。”

大家都停下了,枣儿和李仙儿也从驴背上下来,围着李铁锁,等他拿主意,气氛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铁锤压低声音对周围的人说:“我听人说,告示上已经写了,官府是在防咱们的人,听说有弟兄已来到这一带,不知是谁带着来的。”

这消息令人鼓舞,枣儿立即说道:“闯王哥哥来了吗?我们赶紧去找他呀。”

有几个人立即附和,说:“对呀,找到他们就好了,我们在路上走了半个多月了。”一听说闯王,大家马上便有了依靠,恨不得现在就找到他。

李铁锁清楚,从六月底自己在商洛告别哥哥闯王,周周折折,现在已经近一个月,这里耽搁一下,那里耽搁一下,沿汉水回不去,无奈走了这条道。绕路事是小,枣儿几个人没事是大,莫非闯王哥哥病已好了?真的派弟兄到伏牛山来了?要说起这条道,铁锁心中是有把握的,因为自从到商洛之后,队伍为了生存,化整为零地在大山里活动。商洛山、武当山闯王的人去了大部分,伏牛山这边也来了不少人,都混在“毛葫芦”里开矿,铁锁心里正盘算着和他们取得联系呢,没想到风声忽然紧起来。不管怎么说应该是好事吧?现在往东走,肯定不行,但谁也不会愿意继续往前走,驴子驮了这么多东西,风险太大。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找个地方躲一躲,要不了多久,被赶的饥民就会从这里经过。遇见饥民,那不是闹着玩的。

一想到这层危险,李铁锁顿时感到十万火急,他召集大家简单说了几句话,由长虫吸蛤蟆那个向导带大家掉头走了半里地,从一条小路进入一个沟岔里,驴子进去后,解开笼头,让它们啃路边的草,但驮的东西不准卸下,时刻准备着应急。

李铁锁把铁锤、长寿、杠子几个人召集到一块,说:“操家伙守住沟口,不准任何人进来,饥民不可遏制,咱们无论如何不能和他们正面冲突。”又问向导这条山沟通往何处。

向导说:“里边不是很深,沟垴是悬崖峭壁,拽韭菜上去过,里边还有一户人家。”

李铁锁放心了,但向导要走。他说家中有老有小,害怕饥民从这过去,家里人还不知道。

李铁锁起初不想放他走,许给他二斤粮食,但向导焦躁不安,坐立不宁,一脸苦相,只好让他走了。临别,让长寿给他抓了二斤玉米,没东西盛,向导把上衣脱下,把两只袖口扎紧,装上玉米走了。

现在整个队伍都是外乡人,大家心里空落落的。在小路旁坐了一会儿,谁也不说话,只听见驴子吃草的声音奇大。

几近中午,沟里的大道上热闹了,成群结队的人往东边方向涌,呻吟着,叫骂声不断传来。李铁锁几个人手握大刀,趴在沟口注视着大道上的情况,并一再要求大家再往沟里去点,不准说话。

断断续续,有几个人背着个简单的行李岔到沟里来了,被铁锁他们持刀低声喝退,来人肯定都是外乡人,以为遇见了土匪,撒腿就跑,边跑边喊救命,大道上的人不明就里,以为有什么不测,一伙笼跑了个没影儿。

中午不敢生火造饭,每人啃了一只生番薯。到半下午,大道上不管东去,还是西去,再看不见人影,李铁锁反而着急起来,他派铁锤和长寿在路上等了好久,也没等着一个人,一行树方向的情况就不明朗,不敢贸然前往。

好容易等到从一行树方向来的一个汉子,当铁锤把他带到铁锁面前,他看见一大片人和驴子,几个人又拿着刀,吓得脸都白了。铁锁问话,他语无伦次,话也说不囫囵,口音叽哩咕噜,没人能听懂他说的话。

忽然李仙儿过来,也叽哩咕噜说了两句,问:“你是随州的客吧?”

汉子眼一翻,像落水遇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头不停点着:“是啊,是啊。”

“不要害怕,都是老乡。”李仙儿当年投奔张献忠,在随州耽搁过,知道那里人说话的特点,没想到到了伏牛山,这个留意居然替人解了难。

杠子给了随州人一个生番薯,随州人显然饿极了,把番薯在身上象征性地擦了一下,就大口地啃起来。

随州人说,一行树街的饥民和生意人全被赶走了,到处都是僧兵把守。开始他们还客气,后来这些秃驴们开了杀戒,见人就打,见东西就抢,把来往行人都当成闯贼了。我的生意担就是一个秃驴抢走的。

出家人慈悲为怀,为何这般凶狠。几个人商量猜测了半天,大家早就听说附近有个红椿寺,是一个规模宏大的皇家寺院,僧兵无数。但昨天寺里和尚还在施粥放饭,今天却要打人抢人,这里边必有什么缘故。

李铁锁兄弟还是主张向西,如今只这一条道,不能走回头路,就得向前进,是沟是崖也得跳。大家商定,过一行树街,不打尖,迅速远离。往后行军还要加快些,从这山高县到卢氏再到商洛,再有十天半月不一定走得到。

随州人也许受了惊吓,絮絮叨叨劝大家不要去,大家都没心思听他的。

送走随州人,就生火做饭,准备在这里好好补充一下,一鼓作气通过一行树街,晚上在大镇子车村附近打尖。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唐益舟
对《第二章 思哥哥枣儿唱曲信天游 道险险众人遭祸一行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